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朱雯兰与王现优、王诗惠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015少民初175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2-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州市从化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从法少民初字第175号
原告:朱雯兰,住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县。
原告:王现优,住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县。
原告:王×,住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县。
法定代理人:朱雯兰,系王×的母亲。
以上三名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张莉,广东颐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江,住贵州省纳雍县。
被告:陈幸,住浙江省诸暨市。
被告: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所在地江西省新余市仙女湖区。
法定代表人:黄均光。
以上两名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金仕忠,住浙江省诸暨市。
被告: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心支公司,所在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负责人:闻广,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邱敏,住广州市黄埔区。
原告朱某、王某丙、王×诉被告王江、陈幸、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浙商财保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某、王某丙及三名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张莉,被告王江,被告陈幸及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金仕忠,被告浙商财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邱敏均到庭了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朱某、王某丙、王×诉称:2015年8月22日11时40分,在京港澳高速公路北行2117公里+300米(属从化区),王某乙驾驶赣B×××××号货车搭载钟某由南往北行驶至此时,车头碰撞王江驾驶的浙D×××××号车牵引赣K×××××挂号车尾部,造成王某乙当场死亡,钟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及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广州市交通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二大队作出由王某乙承担事故主要责任,王江承担事故次要责任,钟某无责任的事故认定书。被告王江驾驶的浙D×××××号登记车主是陈幸,赣K×××××挂车登记车主是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被告浙商财保公司承保了浙D×××××号车的交强险及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并购有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赣K×××××挂车未购买保险。
死者王某乙,男;妻子朱某,父亲王某丙,女儿王×。母亲钟某在本次事故中经抢救无效死亡。造成原告的损失如下:丧葬费32395元、死亡赔偿金603858元、误工费13845.53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57050.96元、交通费5000元、住宿费153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现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浙商财保公司在交强险死亡赔偿限额内赔付原告55000元;在商业第三者险限额内先行赔付原告240734.85元。二、被告王江、陈幸、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对第一项请求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三、本案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由被告承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将诉讼费用迳付给原告)。
被告保险辩称:一、事故车辆浙D×××××号牵引车在我司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50万元,有不计免赔。二、王江驾驶浙D×××××牵引赣K×××××挂违反装载要求,按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约定免赔10%。三、对原告的各项请求意见如下:1、对丧葬费32395元无异议;2、死亡赔偿金应当按农村标准计算;3、误工费应计算3人5天,按100元/天/人计算;4、被抚养人生活费应按农村准计算;5、交通费过高;6、住宿费,对340元/天的标准没意见,但只应计算3人5天;7、精神损害抚慰金由法院酌情判决。
被告王江辩称:对原告诉称的交通事故事实没有意见,但对责任认定有意见。本次事故是由于王某乙追尾我车造成的;王某乙驾驶的车辆制动系不合格,货物超载率达48.4%,我车制动系、转向系合格,货物超载率仅为22.4%;超载行为与本次事故的发生和损害结果之间没因果关系,不能作为本次事故的过错;我是按道规向前正常行驶,没有任何不当及过错,因此不应承担任何事故责任。对于原告的各项请求,意见与保险公司的意见一致。
被告陈幸与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共同辩称:一、对事故责任认定不服,我方车辆没有过错,不应承担事故责任。二、事故车辆已在保险公司处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应由保险公司赔偿。三、不同意被告浙商财保公司关于免赔10%的抗辩,投保单并非陈幸本人签名的,保险公司未履行提示说明义务,免赔条款无效。四、如果法院认定我方需承担事故责任且保险公司免赔抗辩成立,我们愿意对免赔金额部分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5年8月22日11时10分,在京港澳高速公路北行2117公里+300米(属从化区),王某乙驾驶赣B×××××号中型普通货车(货物超载率为48.4%)搭载钟某由南往北行驶至此时,车头碰撞同车道前方由王江驾驶的浙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事发前车速为51.2km/h)牵引赣K×××××挂号重型低平板半挂车(超载率为22.4%)尾部,造成王某乙当场死亡,钟某受伤送院救治无效于当天死亡、两车及两车上货物损坏的交通事故。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速二大队于2015年10月12日作出穗公交高二认字[2015]第440192201500029-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为王某乙驾驶制动不合格的超载货车没有与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其过错行为是造成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王江驾驶超载货车在高速公路行驶,其过错是造成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钟某没有导致事故发生的过错行为,据以认定王某乙承担事故主要责任,王江承担事故次要责任,钟某无责任。被告王江在期限内向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提出复核申请,该支队以原告已提起本诉为由不予受理。
被告王江驾驶的浙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的所有人是陈幸,其为该车在被告浙商财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50万元,含不计免除率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赣K×××××挂号重型低平板半挂车的所有人是被告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无保险。
被告浙商财保公司提交了投保单及保险条款,其中《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九条约定:“保险人在依据本保险合同约定计算赔款的基础上,在保险单载明的责任限额内,按下列免赔率免赔:……(二)违反安全装载规定的,增加免赔率10%;……”《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不计免赔率特约条款》约定:“经特别约定,保险事故发生后,按照对应投保的险种规定的免赔率计算的、应当由被保险人自行承担的免赔金额部分,保险人负责赔偿。下列情况下,应当由被保险人自行承担的免赔金额,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三、因违反安全装载规定而增加;……”被告陈幸在投保单的“投保人声明”处签名,表明被告浙商财保公司已详细说明了责任免除条款、投保提示等内容。被告陈幸辩称其上“陈幸”的签名并非其本人签署,但未提供任何证据且表示不申请作笔迹鉴定,本院对陈幸的抗辩不予采纳。被告陈幸、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在庭审过程中明确表示,如果王江确实承担事故责任且被告浙商财保公司的免赔事由成立,其愿意承担免赔金额部分的赔偿责任。
受害者王某乙,男,户籍地江西省赣州市×县。原告朱某是王某乙妻子,原告王某丙是王某乙父亲,原告王×是王某乙的女儿。事故另一受害者钟某的亲属已向本院提起诉讼[案号:(2015)穗从法民一初字第1696号]。两案的原告请求在交强险死亡赔偿限额110000元内各分配55000元。
本院认为,本案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调查核实,王某乙驾驶制动不合格的超载货车没有与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其过错行为是造成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王江驾驶牵引车牵引超载的半挂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其过错是造成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交警部门据此认定王某乙承担事故主要责任、王江对事故承担次要责任有理,本院予以采纳并作为划分本案赔偿责任的依据。被告王江认为其无事故责任的抗辩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被告浙商财保公司是浙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的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承保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的损失,不足部分,应根据保险合同按侵权人王江的过错承担30%的赔偿责任。由于被告王江驾驶的浙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赣K×××××挂号重型低平板半挂车违反安全装载的规定,被告浙商财保公司请求按保险约定免除10%的赔偿责任的抗辩有理,本院予以采纳。原告请求免赔金额部分由侵权人王江及两车车主陈幸及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有理且三名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支持。
对于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本院认为如下:
1、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为64790元/年÷12个月×6个月=32395元。
2、死亡赔偿金,原告提交了龙南县民主街下坝的房地产权证(所有人为原告王某丙)、龙南县龙南镇文化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居住证明》,证实王某乙与家人共同在龙南县民主街下坝居住;提交了证明人徐某、陈建材、潘某、刘某等的证人证言,王某乙的道路运输证等,证实王某乙生前一直与家人从事收购活鱼并自驾货车运输贩卖的事实。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以上事实足以证实王某乙在城镇居住生活并有经营收入的事实,其主张死亡赔偿金按照2014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192.9元/年计算合理,应予支持,即为603858元(30192.9元/年×20年)。
3、误工费,原告主张王某乙的妻子、父亲及妹妹三人为办理王某乙丧葬事宜等产生误工损失,请求按照2014年全省国有单位在岗职工年均工资64790元/年计算3人26天。本院认为,死者家属处理丧葬事宜等确实会产生误工损失,但计算23天过长,考虑到原告需从江西前往广州处理丧葬事宜等因素,酌情计算3人10天,原告未能提交证据证实误工人员的收入及实际误工损失,被告浙商财保公司认为按100元/天计算的主张较为合理,即为3000元(100元/天/人×3人×10天)。
4、被抚养人生活费,王某乙的被抚养人为其女儿王×,抚养年限为14年2个月共170个月。被扶养人的生活费来源于扶养人,应当根据扶养人的经济状况确定,原告主张按2014年广东省全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22171.9元/年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有理,应予支持,即为157050.96元(22171.9元/年÷12个月×170个月÷2)。
5、交通费,原告等为办理丧葬事宜等确会产生交通费,本院综合考虑处理事宜人数、路程及一般交通工具的收费情况等,酌情认定为2000元。
6、住宿费,原告主张按340元/天计算3人15天为15300元。本院认为,原告等亲属从江西到广州处理丧葬事宜等确有住宿的需要,其主张按340元/天计算住宿费合理,但其主张3人15天,天数过多,本院根据一般司法实践,酌情支持7天,即为7140元(340元/天×3人×7天)。
7、精神损害抚慰金,受害人王某乙在本次事故死亡,原告作为近亲属必然受到巨大打击,其请求精神损害抚慰金合理,结合当地生活水平、侵权人王江及受害人王某乙在事故中的过错程度等综合考虑,原告主张30000元并要求在交强险限额内优先赔付合理,予以支持。
以上合计835443.96元。被告浙商财保公司应当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责任限额110000元内赔偿原告55000元(另案分配55000元),超出交强险的经济损失780443.96元,应由侵权人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为234133.19元(780443.96元×30%)。被告浙商财保公司按保险合同扣除10%免赔率后应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210719.87元[234133.19元×(1-10%)];免赔部分金额23413.32元应由被告王江、陈幸及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共同承担。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心支公司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55000元给原告朱某、王某丙、王×;
二、被告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心支公司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210719.87元给原告朱某、王某丙、王×;
三、被告王江、陈幸、新余市路通物流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赔偿23413.32元给原告朱某、王某丙、王×;
四、驳回原告朱某、王某丙、王×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5736元,由原告朱某、王某丙、王×承担128元,由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心支公司承担5154元,由被告王江、陈幸、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承担454元。本案保全费520元,由被告王江、陈幸、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承担。被告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心支公司、王江、陈幸、新余市路通物流中心可将上述受理费及保全费直接支付给原告朱某、王某丙、王×。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次日起七日内按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案件受理费,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王 小 珍
审 判 员 夏 毅 雄
代理审判员 欧阳燕桃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陈 俊 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