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陶羽丽、赵志伟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7-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冀07民申12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陶羽丽,女,1970年1月20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蔚县。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赵志伟,男,1980年3月28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蔚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黄永飞,男,1969年8月3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蔚县。
再审申请人陶羽丽因与被申请人赵志伟、黄永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6)冀07民终69号民事判决书,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陶羽丽申请再审称,本案借款是否全部真实存在,需被申请人赵志伟提供更有力的证据证明,仅凭34张借条,不能认定借款事实的客观存在,赵志伟主张其与黄永飞之间存在借款的合意以及涉案借款已实际履行交付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赵志伟只对10万元以下的8笔小额借款提供了银行转账凭证,证实借款实际交付,其他26笔10万元以上的大额借款,赵志伟主张现金支付不合理。该26笔借款是否实际交付,赵志伟应提供更有力的证据予以佐证,否则,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赵志伟系蔚县涌泉庄乡干部,出借时尚有10万元信用社贷款未还,不具备出借能力。赵志伟初借4笔大额借款不设抵押,区区3万元借款设抵押。2014年11月17日发生借款273000元借款,而2014年11月26日黄永飞与陶羽丽离婚后借款骤然停止。黄永飞在二审中,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诉讼,致使借款事实未能法庭调查。而且赵志伟与黄永飞对借款事实没有任何争议,但对借款过程和用途陈述互相矛盾,前后不一,混乱不堪。因此,34笔借款是否真实客观,不能确定。即使34笔借款客观存在,也是黄永飞与陶羽丽分居期间发生的,陶羽丽对黄永飞的个人借款不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且陶羽丽与黄永飞在2010年4月分居,该债务是黄永飞与樊立俊同居生活所借,且借款远远超出了家事代理权法律规定的范畴,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黄永飞向赵志伟34次大额举债,已超过了一般日常生活需要,作为出借人有必要的审慎注意义务,应征得黄永飞妻子陶羽丽的同意,否则对其妻子不产生约束力。综上所述,恳请再审法院对34笔借款是否客观存在,依法再审。基于债务形成时,陶羽丽与黄永飞的婚姻状况(分居),无论该债务是否存在,陶羽丽都不应当承担相应的连带清偿责任。
赵志伟提交意见称,一、二审法院认定再审申请人与黄永飞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向答辩人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黄永飞向赵志伟借款时,其与陶羽丽系夫妻关系,借款理由为购置车辆、从事运输业务资金需要,以及其他家庭生活所需,该债务符合“为夫妻共同生活”所产生,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陶羽丽既没有与黄永飞之间存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或所负债务为各自所有的书面约定,又无证据证明黄永飞借款时与赵志伟明确约定上述债务属于个人债务,故陶羽丽的再审理由不成立。请求贵院依法驳回陶羽丽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第一、赵志伟与黄永飞之间借款是否真实存在,陶羽丽提出众多疑点,比如赵志伟资金来源、黄永飞借款用途、借款支付方式、借款人的审慎注意义务,但就疑点陶羽丽仅仅是合理性的怀疑,并未提供充足证据予以证实,所以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第二、陶羽丽是否应对3545000元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由于该借款均发生在黄永飞与陶羽丽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陶羽丽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黄永飞未将该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黄永飞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并且赵志伟知道该约定,所以陶羽丽主张该借款为黄永飞个人债务的理由不成立;第三、陶羽丽申请对赵志伟向法院提交的四张借条是否形成于同一时间内进行鉴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九条之规定,审查再审申请期间,再审申请人申请人民法院委托鉴定,人民法院不予准许。综上,原终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陶羽丽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陶羽丽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陈 厚
审 判 员  刘亚峰
代理审判员  李志平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卜 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