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赵斯花与连云区房屋征收局行政征收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7-2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连行终字第0002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斯花。
委托代理人胡光璞,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连云区房屋征收局,住所地在连云港市连云区墟沟镇中华西路64-4号。
法定代表人陈孔祥,局长。
委托代理人吴定龙,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唐浩,江苏苍梧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刘仓生。
原审第三人蒋洪巧。
以上两原审第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名环,连云港市新浦区云台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以上两原审第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刘琴,江苏永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赵斯花因与被上诉人连云区房屋征收局、原审第三人刘仓生、蒋洪巧房屋征收补偿安置一案,不服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2014)海行初字第00012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赵斯花原审诉称,赵斯花原是江苏省金桥盐业有限公司云台实业分公司(以下简称云台实业分公司)职工。2002年云台实业分公司被告住房改革新政,赵斯花与云台实业分公司签订了《云台实业分公司内部折价处理公有住房协议书》,并交清了购房款。通过云台实业分公司审批后,赵斯花取得了坐落于盐坨西村的房屋,建筑面积33.43平方米。该房在房改之前就一直由赵斯花居住。房改后,赵斯花搬进了新房,该房就借给第三人刘仓生、蒋洪巧居住。2013年,该房屋被征收,但连云区房屋征收局却无视原始住房房改登记等客观事实,把拆迁安置房补偿给了第三人,这是严重错误的行政行为。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撤销连云区房屋征收局给第三人的房屋征收补偿,责令其将房屋补偿给赵斯花。
原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受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等案件问题的批复》(法复[1996]12号)第一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人民政府或者城市房屋主管行政机关依职权作出的有关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等问题的裁决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行政案件受理。”第二条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因房屋补偿、安置等问题发生争议,或者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后,一方或者双方当事人反悔,未经行政机关裁决,仅就房屋补偿、安置等问题,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作为民事案件受理。”本案中,连云区房屋征收局与第三人刘仓生于2013年12月24日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约定刘仓生将大浦路76-42号房屋交与连云区房屋征收局征收,连云区房屋征收局补偿其位于昌圩湖安置小区90平方米房屋一套,另给付房屋差价款14078元,同时还就责任与权利、奖惩等事项进行了约定。可见,该协议是双方就财产处置达成的民事协议,连云区房屋征收局履行协议的行为系一种民事行为,而非具体行政行为。赵斯花对该协议书持有异议,可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其得起行政诉讼不符合上述规定,应当裁定不予受理;鉴于已经受理,应裁定驳回起诉。遂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驳回赵斯花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赵斯花承担。
上诉人赵斯花上诉称:1、原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原审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受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等案件问题的批复》第二条所规定的作为民事案件处理的适用条件是”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因房屋补偿、安置等问题发生争议,或者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后,一方或者双方当事人反悔,未经行政机关裁决,仅就房屋补偿、安置等问题,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作为民事案件受理。本案中,真正被拆迁人是赵斯花,赵斯花并没有与拆迁人即本案的被上诉人达成房屋补偿安置协议,本案中是赵斯花的房屋被被上诉人补偿、安置给了别人即本案的第三人。这完全符合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受案范围。2、被上诉人连云区房屋征收局将房屋征补给第三人存在两个错误:一是涉案房屋没有房产证以及土地使用权证,其所有权应依据该房屋的房改对象确定。该房屋房改对象是赵斯花,被上诉人连云区房屋征收局却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房子是第三人的情况下,将该房屋征补给第三人显属错误;二是第三人主张上诉人已将涉案房屋卖给了他,其应通过法院诉讼确认买卖行为有效。现连云区房屋征收局直接认为上诉人赵斯花将房屋卖给第三人,其代行了法院的职权,直接裁判了第三人与上诉人赵斯花之间房屋纠纷的房屋归属。请求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审裁定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连云区房屋征收局辩称:1、本案从赵斯花的诉讼请求及理由来看,属于拆迁征收补偿权益之争,无论最后法院认定是否支持其诉求,本质上仍然属于民事争议范畴,所以本案所争议的征收补偿协议不属于行政行为,原审裁定不存在适用法律不当的问题;2、被上诉人对于涉案房屋拆迁的程序是合法的。拆迁房屋面积88.47平方米,即便上诉人凭十几年前名义上的房改也仅有33.43平方米,也就是说这种名义上的房改的产权人只能在其范围内主张权益,何况后来发生了客观事实变化,2002年房改费用均由第三人支付,之后由第三人实际居住使用至今,并根据其需求在周边加盖新的建筑才形成拆迁时的状态。上诉人混淆事实,想通过诉讼方式将第三人资产占为己有,这是不成立的;3、基于本案仅仅是关于房屋征收补偿的民事权益之争,被上诉人有证据表明已经对于涉案的全部房屋进行了补偿,且履行完毕,上诉人无权要求被上诉人重复补偿,应由上诉人另案向第三人主张他们之间的民事权利,被上诉人主体不当,不应当做民事案件主体。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没有事实根据,原审裁定合法公正,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原审第三人刘仓生、蒋洪巧述称:与被上诉人答辩意见相同。同时需要说明:1、涉案房屋是第三人在十几年前通过合法手续所得,并经被上诉人连云区房屋征收局以合理价格收购,符合法律规定。2、被上诉人将房屋征收补偿给第三人符合有关法律条文,被上诉人在公示前经过充分调查,最后确定由第三人享有补偿,且手续合法,上诉人对拆迁补偿公示明知并认可;3、上诉人提出第三人没有就归属权起诉,我们认为其归属权已经在第三人名下,没有必要提起诉讼。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裁定。
本院认为,赵斯花系基于对连云区房屋征收局的房屋拆迁征收补偿不服提起本案诉讼,连云区房屋征收局在房屋征收补偿安置中与第三人刘仓生已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认为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或者违法变更、解除政府特许协议经营协议、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协议的诉讼。依据上述规定,赵斯花提起的本案之诉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理范围,上诉人赵斯花提出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2014)海行初字第00012号行政裁定。
二、指令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对本案继续审理。
审判长 方 愚
审判员 刘 场
审判员 王海军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苏 洋
法律条文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六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和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也可以不开庭审理。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