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李振广、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6-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津01民终316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振广,男,1972年12月16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山东省宁津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威,山东忠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德州禹城市建设路南首。
法定代表人:刘镔霆,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威,山东忠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强兆敏,1941年6月19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天津市静海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雪,天津恒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强兆秀,1947年12月27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天津市静海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雪,天津恒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强兆和,1949年9月5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天津市静海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雪,天津恒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山东省德州市经济开发区三八东路北侧鑫源国际第16层。
负责人齐强,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同伟,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李振广、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强兆敏、强兆秀、强兆和、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州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法院(2017)津0118民初75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2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李振广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法院(2017)津0118民初7551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判决结果,并依法改判;2.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对法律关系认定错误。一审法院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理该案,却依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内容判决,属于对法律关系的认定错误。本案事故发生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交警部门达成了一份赔偿协议,因此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两种法律关系,即债权之债与合同之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享有选择权。一审法院未予释明。本案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应按照侵权之债来查明被上诉人方的事故损失。被上诉人举证证明的损失只有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其余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未提供证据。另外,本案系因刑事案件引发的民事赔偿,根据相关规定,被上诉人主张的精神损失抚慰金不应支持。一审法院在查明损失后,却依照调解协议的内容进行判决,形成了依债权之债审理,按合同之债判决的矛盾结果。2.本案中双方达成的赔偿协议违法且建立在上诉人被欺诈基础上达成的。该调解协议未建立在各方责任已确定这一基础事实之上。并误导上诉人,构成欺诈达成的协议,应认定无效。应按受害人实际的经济损失确定上诉人应赔偿的数额。
上诉人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上诉请求:同上诉人李振广上诉请求。事实与理由:李振广的车辆挂靠上诉人公司运营。事故发生后被上诉人与李振广达成了一份赔偿协议。按照合同相对性,该协议仅在被上诉人与李振广之间产生效力,与上诉人公司无关。被上诉人举证证明的损失只有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其余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未提供证据,不应给予认定。另外,被上诉人均属于受害人第二顺序继承人,50000元精神损失确定没有依据。且本案是因刑事案件引发的民事赔偿,依法不应支持精神损失费。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审理认定的赔偿数额远低于被上诉人与李振广签订的赔偿协议约定的数额,高出部分与我公司无关。上诉人不应对高于事故损失的协议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
被上诉人强兆敏、强兆秀、强兆和辩称,同意一审判决,请求驳回二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事实及理由: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当时在交警队进行的调解是建立在公开自愿的情况下,上诉人李振广也参加了调解过程。对于赔偿项目及各方赔偿的数额都是明知的,且经李振广及案外人签字认可的。即便是45万元赔偿数额略微高于死者实际损失,但对于肇事一方来讲,是为了取得受害人家属谅解以达到减少刑期的结果,所以调解协议是有效的。且另外两个当事方已经及时履行了该调解协议。法院根据该调解协议作出判决是公平公正的。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与李振广的连带责任问题,因为双方有挂靠关系,按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李振广全责的情况下,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至于比例如何划分是其内部的问题,与我方无关。关于家属处理死亡事故产生的交通费、误工费,一审法院根据处理时间等酌情认定的5000元数额,也符合实际,并非过高,没有问题。综上,一审判决内容、结果都是合理的,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州中心支公司书面答辩称,1.我公司已经在一审判决书规定的履行期间内于2018年2月1日将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划款至一审法院,履行了我公司的赔偿义务。2.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与我公司无关,我公司不承担因上诉产生的任何费用。
强兆敏、强兆秀、强兆和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李振广、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州中心支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等共计150000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9月2日3时46分许,王玉良驾驶津A×××××号货车沿静霸公路由西向东行驶至静霸公路与津静路交口西侧约100米处,其车前部撞前方顺行强兆顺驾驶的自行车后部,造成双方车辆不同程度损坏,强兆顺受伤倒地;3时53分许,郝志来驾驶津M×××××号小型客车沿静霸公路由西向东驶来,从倒地的强兆顺身体上轧过后驾车逃逸;3时54分许,李振广驾驶鲁N×××××号货车沿静霸公路由西向东驶来,也从倒地的强兆顺身体上轧过,后驾车逃逸,造成强兆顺现场死亡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公安静海分局交警支队城区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第一次事故王玉良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第二次事故郝志来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第三次事故李振广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另查,鲁N×××××号货车实际所有人是李振广,挂靠在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该车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州中心支公司投保了强制保险和限额为300000元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并投保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强兆顺于1953年8月24日出生,其父母已去世,至今未婚。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到法律保护,由于过错造成损失的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关于事故责任问题,因发生事故后被告李振广驾车逃逸,认定被告李振广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并无不妥,同时被告李振广从倒地的强兆顺身体上轧过后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事故,违反常理,故本院对由李振广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予以认可。因此次事故造成的损失:死亡赔偿金为321216元(20076元/年×16年)、丧葬费为3159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000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为5000元,以上共计407806元,即便由三个侵权人平均分担该损失,与约定的赔偿150000元相比较,也不属于显失公平,故被告李振广应按照赔偿协议履行。因被告李振广在发生事故后驾车逃逸,属于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违法行为,故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因鲁N×××××号货车实际所有人是李振广,挂靠在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故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因鲁N×××××号货车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州中心支公司投了强制保险,故原告的损失先应由承保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在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不足部分再由被告李振广承担。判决:“一、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州中心支公司在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强兆敏、强兆秀、强兆和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等共计110000元。二、被告李振广赔偿原告强兆敏、强兆秀、强兆和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等共计40000元。被告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以上条款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执行。(以上赔偿款项直接汇入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法院,开户银行:农行天津静海支行营业部,账号:02×××05)。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25元,由被告李振广全部承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另查明,2017年9月26日,上诉人李振广与被上诉人及案外人王玉良、郝志来在公安静海分局交警支队城区大队达成《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协议内容为:“1.王玉良一次性赔偿强兆顺死亡补偿金、丧葬费、家属精神抚慰金、修车费、交通费等费用共计壹拾伍万元整。2.郝志来一次性赔偿强兆顺死亡补偿金、丧葬费、家属精神抚慰金、交通费等费用共计壹拾伍万元整。3.李振广一次性赔偿强兆顺死亡补偿金、丧葬费、家属精神抚慰金、交通费等费用共计壹拾伍万元整。4.王玉良的车损自负。5.关于赔偿金于2017年9月30日前结清,各方签字生效互不反悔,结案后各方不得就此事故主张任何权力。”该调解协议达成后,案外人王玉良、郝志来均履行完毕。上诉人李振广未履行该协议成讼。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二上诉人是否应支付被上诉人精神抚慰金及处理事故人员的误工费、交通费。
本案涉诉交通事故发生后,上诉人李振广作为肇事一方与被上诉人达成了调解协议。上诉人李振广虽主张该调解协议存在欺诈,但未在法定期限内提起撤销之诉,亦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存在欺诈行为,因此该调解协议应为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上诉人李振广应按该调解协议履行自己的义务。一审法院按照调解协议的数额,判令上诉人李振广承担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李振广要求改判不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的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是否应当对被上诉人精神抚慰金及处理事故人员的误工费、交通费承担连带责任问题。二上诉人均认定,二上诉人之间存在挂靠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涉诉交通事故上诉人李振广负全责,因此被上诉人主张上诉人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判令上诉人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在上诉人李振广应承担赔偿责任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要求改判对被上诉人精神损害抚慰金、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的损失不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李振广、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上诉人李振广、禹城市顺通运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郭萍会
审 判 员  王宗新
代理审判员  纪曼丽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刘文爽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