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北京篮顿广全养殖场与李丰昌等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6-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通民初字第03283号
原告北京篮顿广全养殖场,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南许场村村委会北600米。
投资人于庆武,总经理。
被告李丰昌,男,1972年9月3日出生,北京永昌动物医院医生。
委托代理人陈辉,北京市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济和动物医院,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南大街31号。
投资人王泽海,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辉。
原告北京篮顿广全养殖场(以下简称养殖场)与被告李丰昌、北京济和动物医院(以下简称动物医院)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养殖场的投资人于庆武,被告李丰昌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辉,被告动物医院的委托代理人陈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养殖场诉称:原告于2012年11月9日上午在被告动物医院处为本养殖场种公藏獒“毛毛”进行美容拉皮手术。在与主刀医生牛理谈好手术费用1400元后,随即将藏獒交给动物医院进行美容手术。当藏獒进入手术室20分钟之后,医生把我叫进手术室,告诉我藏獒可能活不了了。我着急让抢救,医生说抢救过了,没希望了。我冷静后,在手术室让主刀医生牛理给我写了一份整个用药及治疗的过程,并让他给我复印手术协议书及麻醉协议书各一份。随即,我委托通州区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具的委托书到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进行事故技术鉴定。种公藏獒被动物医院医死后,原告对动物医院使用的处方麻醉药品进行了全面了解,仔细查阅了“舒泰”麻醉剂的使用说明书,其中确认“舒泰”麻醉剂为法国威克药厂制造,其在中国并没有取得进口许可证,即没有进口批准文号属于假药范畴。另外,“舒泰”麻醉剂在使用说明书上特别标注禁忌中勿与下列药物一起使用:“phenothiazines(吩噻嗪类)acepromazine(乙酰丙嗪)使用后会造成心脏的危险,呼吸的抑制及体温过低”。英文翻译中文后“乙酰丙嗪”恰恰是动物医院给藏獒在麻醉中使用的“玛福莱静安舒”,此药的成分就是“乙酰丙嗪”,由此不难看出藏獒的死绝非偶然。动物医院违反了药物的配物禁忌,且玛福莱静安舒麻醉药品属澳洲生产,即没有进口许可证也没有进口批准文号,亦属假药之列。动物医院对我养殖场种犬藏獒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完全责任,理应赔偿。医疗事故发生后,原告曾多次找到被告就赔偿一事进行沟通,原告购买种公藏獒支出88万元,被告仅同意赔偿几万元,双方意见差距较大。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动物医院赔偿原告损失费88万元;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李丰昌辩称:此次事故发生在动物医院,动物医院是个人独资企业,负责人是王泽海。本案涉及事件的民事赔偿责任应该由动物医院承担,我只是动物医院的员工,不应当对此事件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应该由动物医院对外承担法律责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我的起诉。
被告动物医院辩称:1、手术过程中使用的药物不是假药,在宠物医院特别是对大型犬做手术的麻醉药品都是这种药品,其中存在麻醉风险在手术协议书里面都告知了原告,故原告的藏獒出现的风险应该由原告承担;2、原告提出的死亡藏獒价值从证据看只是一张收据,收据写的是黄色藏獒,但是死亡的藏獒是棕红色,可见不是同一只藏獒,因此原告没有主张的藏獒价值的依据。且如果是纯种藏獒是不需要做美容拉皮手术的,原告是想通过美容卖个好价钱。3、关于原告出示的该犬的血统证书,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血统证书不能证明与本案涉及的藏獒是同一只藏獒,血统证书上注明犬的毛色是黄色,无法与原告提供的犬的照片中毛色是棕色对应。血统证书上注明登记日期是2012年2月25日,犬主是于庆武,而不是原告养殖场,且结合原告提供的收据上记载的购买犬的日期是2012年3月8日,显然血统证书在先,购买在后,所以血统证书存在造假的嫌疑。即使该犬有血统证书,也不能证明死亡犬的价值。因此,原告主张其藏獒是纯种藏獒没有依据,类似于原告死亡藏獒的价值在2000元至3000元。原告养了很多藏獒,为犬做了很多美容手术,那么原告对麻醉药是明知的,并不是不知情的,对行业用药是非常清楚的,可能出现风险是存在的,且已经告知原告了。综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2年11月9日,养殖场带犬名为“毛毛”的藏獒至动物医院行移植皮肤手术。养殖场投资人于庆武与动物医院医生牛理签订手术协议书及麻醉协议书。手术协议书载明:可能出现手术操作时的并发症或者意外事件,如麻醉意外……,如发生意外,我愿意承担所有非手术操作失误所发生的风险和责任;手术金额1400元。麻醉协议书载明:麻醉方式为诱导加吸入麻醉,麻醉意外为麻醉失败停止手术;迷走神经反射心跳呼吸骤停……等甚至死亡;如发生麻醉意外,我愿意承担所有非手术操作失误所发生的风险和责任。动物医院为藏獒进行美容手术过程中,藏獒出现呼吸心跳异常,经抢救无效死亡。2012年11月23日,经北京市通州区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委托,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出具动物诊疗事故技术鉴定报告,鉴定结论为:麻醉意外致心脏骤停死亡。经养殖场申请,本院委托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进行补充鉴定,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复函,载明:经我所查阅药品使用说明,“舒泰”说明书注意事项中标明,“舒泰”不要与吩噻嗪类药物(乙酰丙嗪、氯丙嗪等)联合应用,一起应用存在抑制心肺功能和引起体温降低的风险,“静安舒”说明书中标明其主要成分含有乙酰丙嗪。因此,“舒泰”与“静安舒”联合应用存在风险。庭审中,动物医院称麻醉所用药物均系购买自境外私人携带的药物,药品未经相关部门审批或者入境检验、检疫。藏獒尸体在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检验后,当天即无害化处理。
另查:养殖场所有的犬名为“毛毛”的藏獒系养殖场投资人于庆武在2012年3月8日以88万元的价格向案外人安微购买,安微向于庆武出具收条,载明:于庆武购买纯种黄色种公藏獒一只,犬名为毛毛,价格88万元。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行业标准》藏獒(NY1870-2010)中品种特征中记载,3.9.2黄(或棕红)色:全身毛色为杏黄、草黄、金黄、橘黄、红棕,毛色均匀,胸花小为佳。养殖场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于庆武。
上述事实,有手术协议书、麻醉协议书、动物诊疗事故技术鉴定报告、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复函、收条、企业营业执照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损坏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应当经审查批准而未经审查批准即生产、进口的按照假兽药处理。动物医院在对藏獒进行美容手术过程中,使用未经审查批准的假兽药,且违反用药规范,同时使用“舒泰”与“静安舒”,造成藏獒因麻醉意外致心脏骤停死亡。动物医院应当对此次事故承担全部责任。现养殖场要求动物医院赔偿损失,理由正当、证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关于藏獒具体价值的问题,因藏獒尸体在经检验后即无害化处理,故对藏獒实际价值无法进行鉴定。养殖场购买藏獒的财务手续不规范,故藏獒具体价值由本院结合查明事实及市场价格予以酌定。动物医院关于死亡藏獒并非购买藏獒及藏獒市场价格为数千元的辩解意见,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兽药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被告北京济和动物医院赔偿原告北京篮顿广全养殖场财产损失人民币四十五万元;
二、驳回原告北京篮顿广全养殖场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六千三百元,由原告北京篮顿广全养殖场负担二千二百七十五元(已交纳),被告北京济和动物医院负担四千零二十五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曹 越
人民陪审员  李淑玲
人民陪审员  胡晓波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赵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