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李佩兰与伍亮飞、广州市辉龙达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公司证照返还纠纷2016民终14878二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06-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1民终1487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伍亮飞,住广东省恩平市。
委托代理人:李晖,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嘉艺,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佩兰,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委托代理人:李先年,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广州市辉龙达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法定代表人:李佩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先年,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伍亮飞因与被上诉人李佩兰、原审第三人广州市辉龙达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龙达公司)公司证照返还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原审法院(2015)穗云法民二初字第8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辉龙达公司系于2012年9月18日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同)30万元,由李佩兰、伍亮飞共同出资设立,李佩兰占70%股权,伍亮飞占30%股权,法定代表人为李佩兰。
《广州市辉龙达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章程》载明:第二条、公司经营范围物业管理、房屋租赁;第九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执行董事(经理),任期3年。
辉龙达公司成立后,由伍亮飞负责实际经营管理,李佩兰没有参与管理。辉龙达公司的营业执照、公司印章、财务专用章、个人私章交由伍亮飞保管。初期,公司运作正常,伍亮飞定期向李佩兰分配公司利润。2014年6月双方初步发生矛盾,2014年8月李佩兰委托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向伍亮飞发出律师函,要求伍亮飞将擅自掌控代表公司的全部证照印信,包括营业执照正副本、公章、财务章,以及财务凭证账册等物品返还。2014年8月25日,伍亮飞与李佩兰经协商达成协议,关于辉龙达公司的事项,双方同意按照共管的方式进行,双方再考虑两天,于2014年8月28日最后确定方案,双方必须保证未确定方案前维持原来的经营管理方式,任何一方违反必须负全部责任。此后,双方一直未能取得方案。2014年10月9日,伍亮飞使用辉龙达公司的公章和李佩兰的私人印章向白云区法院起诉,要求解除租赁合同支付租金、没收押金,李佩兰于2014年11月4日以对诉讼不知情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撤销起诉。同日,李佩兰登报声明辉龙达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和李佩兰私章作废。
原审庭审中,李佩兰表示其登报声明作废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和个人私章后,到达工商局登记重新领取新的营业执照、公章等,工商局工作人员表示因相关证照及公章等由伍亮飞持有,所以无法补办新的营业执照和公章。
伍亮飞确认从公司设立之初就持有公司营业执照、公章、李佩兰个人私章等,公司账册由公司财务进行管理。由于辉龙达公司已处于瘫痪,后出租方在2015年10月联系伍亮飞要求将公司财物移走,故伍亮飞已将上述物品现场封存并存放于伍亮飞处。
另查,伍亮飞于2014年12月22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散辉龙达公司,案号为(2015)穗云法民二初字第2号,原审法院判令驳回伍亮飞的诉讼请求,伍亮飞遂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3月24日判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佩兰于2015年3月12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伍亮飞归还出资额9万元、查阅辉龙达公司的会计账簿,并分配辉龙达公司从2014年7月份至起诉月的利润,案号为(2015)穗云法民二初字第665号,原审法院以主体不适格为由驳回李佩兰的诉讼请求。
李佩兰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伍亮飞将辉龙达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公司公章、公司财务账册返还给辉龙达公司,并由李佩兰负责保管;2、伍亮飞向李佩兰返还李佩兰个人私章;3、原审诉讼费由伍亮飞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原审的争议焦点为:一、本案中李佩兰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二、伍亮飞是否应返还辉龙达公司的营业执照正副本、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李佩兰个人私章及财务账册。(一)对于争议焦点一,李佩兰提起本案诉讼符合法律规定,诉讼主体适格。理由是:首先,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公司的公章、证照、财务账册等物品的所有权并非公司某一股东所有,而是属于公司所有,故公司有权指派他人保管,以开展经营活动;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条规定,“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李佩兰作为辉龙达公司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其任命符合公司章程和法律的规定,李佩兰作为法人代表有权对外行使职权、履行职务,其当然可以要求伍亮飞返还公司物品并代表辉龙达公司参与民事诉讼;第三,李佩兰在本案中要求伍亮飞向辉龙达公司返还涉案物品并交由法人李佩兰保管,而并非向其本人返还。故伍亮飞提出的关于李佩兰诉讼主体不适格的抗辩事由不能成立。(二)对于争议焦点二,伍亮飞应当向辉龙达公司返还辉龙达公司的证照、印章、财务账册,理由是:首先,公司证照、印章是确认公司独立以自己的名义享有权利承担义务,对外进行活动的有形代表和法律凭证,上述财产理所当然属于辉龙达公司所有,本案中主张的公司公章、营业执照正副本等证照、公司财务账册等均属公司财物,其由何人、何部门保管应根据公司内部规章制度或公司章程等的规定,从辉龙达公司章程来看,并未涉及上述事项,现亦无证据表明辉龙达公司有相关的规章制度;其次,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法人组织,其证照、印鉴章、财务账册等必定是为公司具体的管理人员掌管、占有和使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是公司的经营管理者,是公司财产的法定管理人。辉龙达公司设立之后,李佩兰作为辉龙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必然是公司证照、印鉴章、财务账册的占有、使用者和管理者。之后,伍亮飞基于李佩兰的授权,获得了辉龙达公司的经营管理权,持有公司证照、印鉴章、财务账册,其在经营管理公司期间的职责之一就是善意保管公司财物,但在伍亮飞管理公司期间,其与李佩兰发生矛盾,而伍亮飞在2014年11月向原审法院提起的公司解散纠纷亦表明其不愿意继续经营辉龙达公司,故李佩兰作为享有辉龙达公司70%股权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要求伍亮飞向辉龙达公司返还诉争物品并无不当;第三,伍亮飞持有辉龙达公司的证照、印鉴章、财务账册,是源自李佩兰的授权,在李佩兰向伍亮飞主张要求其返还公司诉争物品时,其已无权再继续持有该公司证照、印章、财务账册,应当积极配合李佩兰以及辉龙达公司办理财物移交手续,如果上述财物已由他人保管,其也应当负责追回,并办理移交。综上,李佩兰起诉要求伍亮飞向辉龙达公司返还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公司财务账册,并由法定代表人李佩兰负责接收保管,合理合法,原审法院予以支持。至于李佩兰的个人印章,属于李佩兰个人财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李佩兰要求伍亮飞返还其个人印章,并无不当,原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于2016年7月25日作出判决,一、伍亮飞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辉龙达公司返还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公司财务账册,并由法定代表人李佩兰负责接收保管。二、伍亮飞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李佩兰返还个人私章。原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伍亮飞负担。
上诉人伍亮飞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法院严重违反程序,造成案件事实认定明显错误,依法应予以撤销,发回重审。根据《律师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该规定的双方当事人当然地包括了第三人,原审过程中原告李佩兰的代理律师同时也代理了第三人辉龙达公司的代理人,明显违反了该规定。结合案件查明的股东间纠纷事实,本案原审庭审中原告、第三人及其代理人的表现,足以证明原审法院违反该项程序法的规定直接导致案件的审理出现权利主体资格认定错误的结果;同时,原审法院作出的该项错误判决足以被公司大股东直接利用,成为支持李佩兰侵害公司及公司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的工具。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1款第4项的规定,应当依法予以撤销、发回重审。(二)本案为股东纠纷系列案中的一案,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及复杂的背景,李佩兰在第一次开庭后感到自身主体资格存在法律障碍,继而在第二次开庭前申请追加辉龙达公司为第三人,同时以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出庭,旨在利用自己代表辉龙达公司参与诉讼的特殊身份实现自身私利,原审法院对此未予以重视及没有准确全面查清事件的来龙去脉,适用法律不当的情况下作出了错误的判决。l、李佩兰作为辉龙达公司的大股东以其股份优势操纵公司,以非法行为获得利润。导致辉龙达公司一步步走向经营困难的原因,正是李佩兰一系列扰乱公司经营管理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纵容租户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私下收取租户租金、以法定代表人身份撤销辉龙达公司对欠租租户的起诉、挪用公司收取小租户的保证金、未经股东会议就撕毁双方于2014年8月25日再次书面确认继续维持委托伍亮飞管理辉龙达公司的书面约定,并单方挂失公司证照及印章等,更导致伍亮飞与李佩兰之间矛盾重重,伍亮飞也已无法继续经营管理公司。伍亮飞为了避免公司损失的不断扩大和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被逼提出解散公司之诉作为救济手段,李佩兰对其如此严重损害公司和伍亮飞权益的违约违法行为不但不作出反思,反而变本加厉制造多起针对伍亮飞的恶意诉讼,包括李佩兰诉伍亮飞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5)穗云法民四初字第480号】,要求伍亮飞返还30万元保证金及利息,原审法院以李佩兰不是适格原告为由予以驳回,其后李佩兰未上诉;李佩兰诉伍亮飞股东出资纠纷案【案号:(2015)穗云法民二初字第665号、(2016)穗中法民二终字第1241号】,要求伍亮飞返还9万元出资、要求查阅辉龙达公司财务账簿、要求辉龙达公司分配从2014年7月始的利润,该案开庭时李佩兰明确要求法院处理查阅财务账簿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以主体不适格为由予以驳回,后李佩兰上诉,二审开庭时经法院释明其主体不适格后李佩兰当庭撤诉。本案也为李佩兰制造的恶意诉讼之一。2、根据《公司法》第三条规定,法律在肯定公司人格独立的同时,不允许大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来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也是为了保护了中小股东的权益。2014年11月,因李佩兰擅自登报挂失公司证照、印章后便无法对外经营,逐渐陷入经营瘫痪,现已无经营。李佩兰现在提出的返回公司证照、公章、财务专用章、公司财务账册其目的就是企图继续利用股份优势操纵公司,从而侵害伍亮飞作为小股东的权益,李佩兰第一次开庭时获知自己起诉主体资格存在法律上的障碍,于是李佩兰第二次开庭庭前变更诉讼请求、追加辉龙达公司为第三人、当庭委托自己的辩护律师为辉龙达公司代理人、当庭代表辉龙达公司承认自己的诉讼请求、代表公司处分公司财产,以上行为无一表现出其不良的诉讼动机及利用并控制辉龙达公司损害伍亮飞的权益,为自己的不当目的助力。3、原审法院未重视及查明李佩兰的不良动机及无权代理辉龙达公司出庭应诉的行为,更没有准确全面查清事件的来龙去脉,做出的判决明显违反了《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三)李佩兰不是公司证照、公章、财务专用章、公司财务账册的所有权人,无权要求返还,原审法院认定其主体适格明显是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已认定辉龙达公司的证照、印章、财务账册等物品的所有权由辉龙达公司有所并非公司某一股东所有,换言之即使李佩兰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上述物品也并非由其所有,原审法院在明知公司证照、印章、财务账册等物品属于公司财物的前提下,却认为李佩兰作为本案的适格主体,明显违反法律规定。(四)涉案的法定代表人专用章属于公司财物,原审法院认定为属于李佩兰个人财产并判令向其返还没有法律依据。李佩兰个人印章属于法定代表人专用章,是公司成立之初印刻,也已向工商、税务等行政部门进行备案及留存,一直以来都由辉龙达公司使用及保管,属于公司的财物,因此原审法院认定该印章属于李佩兰个人所有并判令向其返还没有法律依据。(五)事实证明李佩兰此前已多次滥用法定代表人身份侵害辉龙达公司及伍亮飞权益,如将公司证照、印章、财务账册等公司财物交由李佩兰保管,辉龙达公司及作为公司股东的伍亮飞的权益必将遭受进一步的侵害,原审法院未考虑作出如此判决不但违反法律规定,且必将带来助力李佩兰利用并控制辉龙达公司损害伍亮飞权益的法律后果。此前,李佩兰以滥用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擅自撤销辉龙达公司起诉欠租租户的诉讼,本次诉讼其更是绑架辉龙达公司为起自身利益助力,李佩兰在未实际取得辉龙达公司的证照、印章及财务账册的情况下都可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倘若辉龙达公司的证照、印章及财务账册真交由李佩兰保管的话,伍亮飞无法想象李佩兰将会做出何种举动,届时公司及伍亮飞的权益将无法得到保障。原审法院未考虑到该违反法律规定的判决将带来的严重后果。现阶段最好的状态即为辉龙达公司证照、印章及财务账册继续保持封存的状态,待公司解散清算一并予以处理。故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李佩兰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李佩兰、原审第三人辉龙达公司共同答辩称:同意原审判决。律师法第三十九条是有利害关系的双方,李佩兰与辉龙达公司是没有利害关系的,李佩兰要求的是返还私章,辉龙达公司要求的是返还公司公章和证照及财务资料,所以代理人的代理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即便代理人的代理有瑕疵,但辉龙达公司和李佩兰本人都参加了原审的诉讼,所以原审的庭审程序是没有问题的。辉龙达公司只有两个股东,李佩兰占70%,伍亮飞占30%。从何谈起没有经过全体股东授权。伍亮飞不交还涉案的证照、公章、财务资料导致公司很多债权无法收回。因此,李佩兰与辉龙达公司要求伍亮飞赔偿因为拒不交还公章、财务资料、证照导致辉龙达公司债权无法收回的损失。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本院对原审判决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伍亮飞与李佩兰、辉龙达公司的诉辩情况,本院归纳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李佩兰提起本案诉讼是否适格,伍亮飞是否应当向辉龙达公司返还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公章、财务专用章、公司财务账册,并由法定代表人李佩兰负责接收保管;二、伍亮飞是否应当向李佩兰返还个人私章。
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李佩兰提起本案诉讼是否适格,伍亮飞是否应当向辉龙达公司返还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公章、财务专用章、公司财务账册,并由法定代表人李佩兰负责接收保管。伍亮飞主张李佩兰无权代表公司提起诉讼,其诉讼代理人不能同时作为辉龙达公司的诉讼代理人参与诉讼。对此,本院认为,辉龙达公司作为企业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李佩兰作为公司代表行使权利,代表公司提起诉讼符合公司法的精神,作为诉讼主体适格。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公章、财务专用章、公司财务账册作为公司财产,李佩兰提起本案诉讼追回公司财产与公司利益存在一致性,其诉讼代理人可以代理公司进行诉讼。对于上述公司财产,应当由公司安排人员负责接收保管。现公司股东李佩兰、伍亮飞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安排人员管理公司财物。李佩兰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法定的公司代表,由其代表公司保管公司上述财物符合公司法精神,也是其代表公司处理公司事务的必要条件,原审判决伍亮飞向辉龙达公司返还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公章、财务专用章、公司财务账册,并由法定代表人李佩兰负责接收保管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对于第二个争议焦点:伍亮飞是否应当向李佩兰返还个人私章。本院认为,李佩兰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其法定代表人专用章不仅与其职务相关联,也具有个人属性,理应由其占有、使用。原审法院作出相应判决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伍亮飞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伍亮飞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国平平
审判员  张纯金
审判员  徐 艳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记员  何 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