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孙凤兰、李凤凯等与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北省海兴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海民初字第883号
原告孙凤兰,农民,系李景义之妻。
原告李凤凯,农民,系李景义之父。
原告李美玉,学生,系李景义之女。
原告李某甲。
原告李某乙。
二原告李某甲和李某乙的法定代理人孙凤兰,系李某甲、李某乙之母,身份情况同上。
上述五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王忠勇,系海兴县香坊乡寇庄法律顾问。
上述五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王智龙,河北瀚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经营者姜永军,男,1984年10月29日出生,汉族,个体户,住海兴县海滨路城关小区5017号,身份证号:130924198410295215。
委托代理人武洪强、张海燕,河北沧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孙凤兰、李风凯、李美玉、李某甲、李某乙与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5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呼金昌独任审判。并于2015年11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孙凤兰并作为二原告李某甲和李某乙的法定代理人,五原告孙凤兰、李风凯、李美玉、李某甲、李某乙的委托代理人王忠勇及王智龙,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委托代理人武洪强、张海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五原告孙凤兰、李风凯、李美玉、李某甲、李某乙诉称,2013年3月李景义被雇佣到冯文龙的车上(重型半挂牵引车车牌号冀J×××××、重型仓栅式半挂车车牌号冀JFF08挂)工作,冯文龙的车辆挂靠在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2015年3月31日下午,李景义在上班工作中发生事故,造成李景义的当场重伤昏迷,后送往黄骅市人民医院抢救,于2015年4月13日经抢救无效死亡。海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认为“劳动关系的最本质特征在于其从属性,包括人格从属与经济从属”以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和《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2015)12号》第一条规定,裁决李景义与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认为:1、海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违背客观事实,对该案认定事实错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及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二条的规定,“企业、个体经济组织以及国家机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作为用人单位用工,适用劳动法;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当签订劳动合同;如果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但劳动者事实上已成为企业的成员,并为其提供有偿劳动的,则属于事实劳动关系”。李景义与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之间虽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冯文龙将其所有的上述车辆挂靠在被告海兴县瑞程货物运输队后,接受其管理,车辆车门上印有海兴县瑞程货物运输队的标记,其车辆行驶证、许可证、机动车保险也登记在被告海兴县瑞程货物运输队名下,表明该车与运输队存在隶属关系,并且海兴县瑞程货物运输队向其收取管理费,被告海兴县瑞程货物运输队在法律关系上成为该车的车主和营运主体,冯文龙系公民身份,其不具备劳动法律规定的作为用人单位的主体资格,海兴县瑞程货物运输队是用人单位,符合有关法律规定的用人单位主体资格,冯文龙为营运业务而聘用李景义为其职工的行为应视为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的授权,李景义与海兴县瑞程货物运输队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故海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认定事实错误;2、海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适用法律不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五)个人挂靠其他单位对外经营,其聘用的人员因工伤亡的,被挂靠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以及《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一条“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条、第七条、第十六条以及《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之规定,应认定李景义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综上所述,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工伤保险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相关之规定,特提起诉讼,请法院依法撤销海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海劳仲案字(2015)第4号仲裁裁决书,依法确认被告和李景义存在劳动关系,确认工伤,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原告方在2015年11月20日庭审时撤回请求法院确认工伤的请求。
被告海兴县瑞程货物运输队辩称,被告从未雇用过李景义,李景义与被告间不存任何形式的劳动关系,关于李景义是被雇用到冯文龙的车上,所受到伤害,应依法按人身损害赔偿予以主张。关于工伤的请求应由劳动部门予以确认,而不应法院认定。综上,应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李景义被雇到冯文龙的车上(重型半挂牵引车车牌号冀J×××××、重型仓栅式半挂车车牌号冀J×××××挂)工作,冯文龙是该车辆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2015年3月31日下午,李景义在为冯文龙工作中发生事故,造成李景义的当场重伤昏迷,后送往黄骅市人民医院抢救,于2015年4月13日经抢救无效死亡。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甲方)和冯文龙(乙方)于2012年1月1日签订挂靠协议,约定:“经甲乙双方协商,就车辆挂靠甲方运营达成以下协议,并双方共同遵守。一、乙方自愿将汽车壹部,牵引车车牌号冀J×××××、挂车车牌号冀JFF08挂靠于甲方经营,二、甲方本着服务车主,方便车主的原则,不收取乙方的任何费用,也不承担乙方发生任何意外交通事故及债权债务的连带赔偿责任,甲方为乙方提供服务项目包括车辆上牌、办理营运证、年检、补证、补牌、二级维护提醒、保险到期提醒等,……”。海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9月16日作出海劳仲案字(2015)第4号仲裁裁决书,裁决李景义与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方对仲裁裁决不服,于2015年9月25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
以上事实由原被告陈述、海劳仲案字(2015)第4号仲裁裁决书、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营业执照一份、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和冯文龙挂靠协议书一份、李景义医学死亡证明、原告方的身份证明,事故车辆行驶证、道路运输证、渤海新区公安分局对刘洪收、张清财询问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并已质证。
本院认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一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劳动法律关系主要有三个基本特点:一是兼有平等关系和隶属关系,二是兼有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三是兼有当事人意志与国家意志。其中隶属性是劳动关系的本质特点,是判断是否构成劳动关系的根本标准,隶属性包括人格上、经济上和组织上的隶属性。结合本案,实际车主冯文龙与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签订的合同性质应属于车辆挂靠性质,被告并不享有挂靠车辆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利,实际车主冯文龙才是实际支配机动车的所有人,被告不参与车辆实际运营,冯文龙系独立经营、自负盈亏。虽然被告可能在管理时取得一定的费用,但这是被挂靠人对挂靠车辆进行管理所得的服务费用,而非营运所产生的收益。李景义系冯文龙自行聘用的随车工作人员,被告与李景义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招用关系,也没有直接的控制关系,在车辆运营过程中,李景义的工作任务和工作时间都不是由被告安排,双方不存在人身隶属性。李景义的工资薪酬由冯文龙直接发放,并非由被告发放,双方缺乏经济隶属性。另外,被告也不负责李景义的培训与考核,李景义不用向被告汇报工作成果、业绩,并且被告的规章制度也对李景义缺乏约束力,故双方也不存在组织上的隶属性;再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五)个人挂靠其他单位对外经营,其聘用的人员因工伤亡的,被挂靠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该规定第三条第五项适用的前提是个人购买的车辆挂靠在单位且以挂靠单位名义对外经营的,本案无证据证实冯文龙以挂靠单位名义对外承揽业务等经营活动,故本案也不适用该规定。据此,不能判定李景义与被告之间建立了劳动关系。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并参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动部发(2005)12号)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李景义与被告海兴县瑞程伟业货物运输队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孙凤兰、李风凯、李美玉、李某甲、李某乙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呼金昌
审判员  李红瑞
陪审员  田培青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韩宝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