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赖某与覃某某、梁某甲故意伤害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1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桂0981刑初117号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男,1980年12月23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北流市,系本案被害人。
被告人覃某某,男,1995年12月15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北流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15日被北流市公安局留置,次日被北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2月21日被逮捕。
辩护人黄钟鸣,广西顺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梁某甲,男,1997年2月5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北流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15日被北流市公安局留置,次日被北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2月21日被逮捕。
被告人梁某乙,男,1995年5月1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北流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11月14日被北流市公安局留置,次日被北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2月21日被逮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人民检察院以北检刑诉(2016)7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3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4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检察员李芊萼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及覃某某的辩护人黄钟鸣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期间,北流市人民检察院以本案需补充侦查为由,于2016年6月14日建议延期审理,本院于次日决定延期审理;2016年7月13日北流市人民检察院建议恢复审理,本院于次日决定恢复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北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11月14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与梁某丙(另案处理)等人因事对被害人赖某不满,经商量决定报复赖某后,便驾乘车辆、携带刀具去到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门口,守候伏击赖某。期间,发现赖某驾驶摩托车离开该酒吧,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梁某丙等人便驾乘车辆追踪,追至北流市体育场侧门口路段,梁某丙坐在覃某某驾驶的助力车上使用一把弹簧刀将正在驾车的赖某捅伤,之后,继续追至北流市城东路的五洲宾馆红绿灯附近路段,梁某丙又持该把刀具将赖某捅伤。经法医检验鉴定,被害人赖某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被告人梁某乙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以及同案人梁某丙、梁某丁。以上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的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伙同他人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他人重伤的行为,构成了故意伤害罪。在本案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覃某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梁某甲、梁某乙均起次要作用,均系从犯。被告人梁某乙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和同案人梁某丙、梁某丁,属于立功表现。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坦白。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条、六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对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定罪处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诉称,由于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的犯罪行为造成其人身损害,使其受到经济损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赔偿其医疗费44874.18元、护理费1273.68元、误工费89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200元、交通费500元、营养费600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精神损失费20000元,以上共计77337.86元。原告人提供了身份证复印件、北流市人民医院出具的入(出)院记录、医疗费收费票据等证据材料,以证实其经济损失的情况。
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覃某某辩护称,其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均表示愿意依法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的经济损失,但现阶段无能力赔偿。
被告人覃某某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覃某某犯故意伤害罪的罪名无异议。其辩护称,1、被害人被梁某丙捅了一刀后,追赶梁某丙、覃某某、梁某甲,并企图追打覃某某、梁某丙、梁某甲,属于挑衅行为,被害人有过错。被害人在追赶梁某丙、覃某某、梁某甲过程中,梁某丙再捅一刀被害人,梁某丙第二次捅被害人的行为,属于梁某丙单独犯罪,与覃某某无关;2、在共同犯罪中,覃某某并没有持刀伤被害人,只负责驾驶车辆,起辅助作用,是从犯;3、覃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经审理查明,2015年11月14日凌晨,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伙同梁某丙、梁某丁(均另案处理)等人在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门口处与被害人赖某发生了口角。之后,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梁某丁、梁某丙、黄某(案发时未满十四周岁)等人回到北流市新松路梁某乙的租房处,商量决定报复赖某,便驾驶车辆、携带刀具返回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门口,守候伏击赖某。当赖某驾驶摩托车离开该酒吧时,覃某某便驾驶助力车搭乘梁某丙和梁某甲追踪赖某,梁某乙亦驾驶电动力搭乘梁某丁、黄某追踪赖某。覃某某驾驶助力车搭乘梁某丙和梁某甲沿北流市城东路行驶,行至北流市体育场侧门口路段接近赖某时,坐在助力车上的梁某丙使用覃某某提供给其的一把弹簧刀往正在驾车的赖某的背部捅了一刀。赖某受伤后,继续沿北流市城东路往北流市人民医院的方向驾驶摩托车,行至北流市金龙饭店附近路段时,又被梁某丙用刀捅其肩部。经法医检验鉴定,被害人赖某右侧头静脉断裂、右腋动脉破裂、左侧血气胸,从而造成重度失血性休克,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
另查明,被告人梁某乙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以及同案人梁某丙、梁某丁。
再查明,被害人赖某受伤后于2015年11月14日至2015年11月26日在北流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计12天,住院期间1人陪护;出院医嘱,注意休息,加强营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39874.18元、护理费890.04元(按1人护理12天,每天74.17元计)、误工费890元(按原告人所主张的损失额认定)、住院伙食补助费1200元(按住院12天,每天100元计)、营养费360元(按12天,每天30元计),以上损失合计43214.22元。
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梁某甲家属代梁某甲赔偿了被害人赖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元,被告人梁某乙的家属代梁某乙赔偿了被害人赖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元,同案人梁某丙的法定代理人赔偿了被害人赖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0元。民事部分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人未能达成协议。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受案登记表,证实2015年11月14日凌晨2时许,证人赖某2报案称,有人在北流市龙径路口被打伤。公安机关派出民警到达现场勘查后,遂立案侦查。
2、被害人赖某的陈述,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赖某2、卢某1、何某等人到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喝酒。其在该酒吧喝了很多酒,在该酒吧门口和他人发生过口角。次日凌晨,其驾驶摩托车从VV酒吧回家途中,被人跟踪。其驾驶摩托车沿北流市城东路到北流市体育场侧门口路段时,被人用刀捅背部,其继续驾驶车辆沿北流市城东路往北流市望街岭市场方向驶去,刚过北流市五洲宾馆路段的红绿灯路口附近路段其又被人用刀捅,其感觉自己迷迷糊湖糊的,但其仍继续驾驶摩托车往北流市龙径方向驶去,之后其晕倒了。当其清醒时,才知道其被送到北流市人民医院救治了。
3、证人赖某2的证言,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赖某、卢某1、何某等人到北流市VV酒吧喝酒。期间,赖某除了和他们喝酒外,还去和其他人喝酒。次日凌晨,大家各自离开了VV酒吧。之后,其在北流市龙径加油站对面的路上发现赖某的摩托车尾箱,其怀疑赖某出事了,就打110电话报警。之后,其和卢某1在北流市人民医院急诊室看见受伤的赖某。
4、证人卢某1的证言,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赖某、赖某2等人到北流市VV酒吧喝酒。期间,赖某喝了很多酒,在酒吧里到处行走。次日凌晨,大家先后离开了VV酒吧。其回到家后拨打赖某的手机,想问问赖某是否已安全到家,但无人接听,其便和赖某2一起去找赖某。其二人经过北流市龙径加油站斜对面路段时,看见赖某的摩托车倒在公路边,其和赖某2就意识到赖某出事了,就去北流市人民医院找赖某。后来,其和赖某2在北流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看见了受伤的赖某。
5、证人何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赖某、赖某2等人到北流市VV酒吧喝酒。期间,其一直在吧台旁喝酒,赖某在该酒吧里到处行走。次日凌晨,大家先后离开了VV酒吧。后来,其听说赖某被人用刀捅伤了。
6、证人卢某2的证言,证实2015年11月的一天,其朋友梁某丙到其家玩时,其对梁某丙带来的一把黑色刀柄的弹簧折叠刀很感兴趣,便要求梁某丙将该刀给其。当时,梁某丙告知其,他使用该刀捅过人。
7、同案人黄某的证言及辨认被害人赖某和被告人梁某甲、梁某丁、覃某某和同案人梁某丙的笔录及照片,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男朋友梁某乙带其到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喝酒,其在VV酒吧看见梁某丙、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丁等人也在喝酒。次日凌晨,其和梁某丙、梁某乙、覃某某等人离开酒吧时和赖某发生了口角之争。其和梁某丙、梁某乙、覃某某、梁某丁等人回到梁某乙租住的房间后,大家商量决定返回VV酒吧殴打赖某。之后,梁某乙驾驶一辆电车搭乘其和梁某丁,覃某某驾驶一辆助力车搭乘梁某丙和梁某甲返回到VV酒吧处守候赖某。当赖某驾驶摩托车离开VV酒吧时,覃某某驾驶助力车搭乘梁某丙和梁某甲追踪赖某,梁某乙驾驶电动力搭乘其和梁某丁亦尾随追踪赖某。其和梁某乙、梁某丁追到北流市体育场路段时,不知道覃某某、赖某等人的去向,梁某乙便驾驶电车搭乘其和梁某丁往北流市陵宁路方向行驶,但没有找到覃某某、赖某等人。后来,其听梁某丙说,他用刀具捅了两刀赖某。
8、同案人梁某丁的供述及辨认被害人赖某、同案人梁某丙、被告人覃某某、梁某乙、梁某甲的笔录及照片,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梁某丙、覃某某、梁某乙、梁某甲以及梁某乙的女朋友等人到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喝酒。次日凌晨,其和梁某甲、覃某某、梁某乙、梁某丙在VV酒吧的门口处被赖某骂,梁某乙还被赖某勒脖子。梁某乙挣脱后,其和梁某甲、覃某某、梁某丙、梁某乙、梁某乙的女朋友等人回到梁某乙租住的房间商量决定,对赖某实施报复,并一起返回到北流市VV酒吧处守候伏击赖某。当赖某驾驶摩托车离开VV酒吧时,覃某某驾驶助力车搭乘梁某丙和梁某甲追踪赖某,梁某乙也驾驶电动车搭乘其和黄某追踪赖某。其和梁某乙以及梁某乙的女朋友追到北流市体育场路段时,不知道覃某某、赖某等人的去向,梁某乙便驾驶电车搭乘其和梁某乙的女朋友往北流市陵宁路方向行驶,但没有找到覃某某等人。后来,其听梁某丙说,他用刀捅了两刀赖某。
9、同案人梁某丙的供述及辨认被害人赖某、被告人覃某某、梁某乙、梁某甲和同案人梁某丁的笔录及照片,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梁某甲、覃某某、梁某丁、梁某乙、梁某乙的女朋友等人到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喝酒。次日凌晨,其和梁某甲、覃某某、梁某乙、梁某丁在VV酒吧的门口处被赖某骂,梁某乙还被赖某勒脖子。梁某乙挣脱赖某后,其和梁某甲、覃某某、梁某乙、梁某丁等人回到梁某乙租住的房间,并在该房间内商量,决定一起返回到VV酒吧报复赖某。之后,其和梁某甲、覃某某、梁某乙、梁某丁、梁某乙的女朋友等人回到VV酒吧守候赖某。当赖某驾驶一辆摩托车离开VV酒吧时,覃某某驾驶一辆摩托车搭乘其和梁某甲沿北流市城东路追踪赖某,追至北流市体育场侧门口路段时,覃某某驾驶助力车靠近了赖某,其便用覃某某提供给其的弹簧刀往赖某的后背捅了一刀。赖某被其捅了一刀后,一边继续驾驶摩托车沿北流市城东路往北流市人民医院方向行驶,一边骂其三人。其三人听到赖某的骂声后,又加速追赶赖某,追至北流市金龙饭店附近路段,覃某某将助力车驶至赖某前面时因车打滑侧翻了,其和覃某某、梁某甲都倒地了。赖某为了防止撞到其三人,刹了一下自己驾驶的摩托车,其立即爬起来,跑到赖某身边,用手中的弹簧刀捅了一刀赖某的肩部。
10、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门口辅道至北流市城东路、北流市城东一路及北流市城东二路。北流市城东路的北流市图书馆附近的机动车道有一处血迹、北流市城东路与北流市城东一路交界处机动车道有一处血迹、北流市城东二路0018号住宅对面机动车道有一处血泊,旁边遗留一个沾有血迹的摩托车尾箱,北流市城东二路0038号住宅对面的绿化带处有一辆倒地的有大量血迹的摩托车。
11、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和同案人梁某丙、梁某丁及被害人赖某分别辨认案发现场的笔录及照片,证实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丁、梁某乙、梁某丙等人商量决定报复被害人赖某的地点,位于北流市新松路口对面梁某乙的租住房处;守候被害人赖某的地点位于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门口;梁某丙用刀捅伤被害人赖某的地点位于北流市城东路的体育场侧门路段及金龙饭店门口路段。
12、扣押清单和辨认作案工具的笔录及照片,证实经卢某2辨认公安机关在其家中扣押的弹簧刀就是梁某丙给其的弹簧刀;经梁某丙辨认公安机关在卢某2家中扣押的弹簧刀就是覃某某提供给其捅被害人赖某的弹簧刀;经覃某某辨认公安机关在卢某2家中扣押的弹簧刀就是其提供给梁某丙捅被害人赖某的弹簧刀。
13、扣押清单和辨认交通工具的笔录及照片,证实经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和同案人梁某丁、梁某丙的辨认,梁某丙、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丁、梁某乙等人追踪被害人赖某时所驾驶的车辆就是公安机关扣押的一辆电动车和一辆助力车。
14、北流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伤情照片,证实经法医检验鉴定,被害人赖某右侧头静脉断裂、右腋动脉破裂、左侧血气胸,从而造成赖某重度失血性休克,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
15、北流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的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梁某乙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以及同案人梁某丙、梁某丁。
16、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的身份证复印件以及北流市人民医院出具的收费票据、入院记录、出院记录,证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系农村居民。赖某受伤后在北流市人民医院治疗,住院12天,用了医疗费39874.18元。
17、被告人覃某某的供述及辨认被害人赖某、被告人梁某甲、梁某乙和同案人梁某丙、梁某丁的笔录及照片,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梁某乙、梁某丁、梁某丙、梁某甲、黄某等人到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喝酒。次日凌晨0时许,其和梁某乙、梁某丁、梁某丙、梁某甲在酒吧门口被赖某骂,梁某乙还被赖某勒脖子。梁某乙挣脱赖某后,与其和梁某丁、梁某丙、梁某甲、黄某等人回到他租住的房间里商量,决定教训赖某,便一起返回到VV酒吧处守候赖某。凌晨2时许,赖某驾驶摩托车从VV酒吧沿北流市城东路往北流市五洲宾馆红绿灯方向驶去,其便驾驶助力车搭乘梁某丙和梁某甲追踪赖某,追至北流市体育场侧门口路段时,其让自己驾驶的助车接近赖某驾驶的摩托车,并保持并排行驶,梁某丙便拿出其提供给他的弹簧刀,往赖某身上捅了一刀。赖某被捅后,一边责骂其三人,一边继续驾驶摩托车。之后,梁某丙又往赖某身上捅了一刀。
18、被告人梁某甲的供述及辨认被害人赖某、被告人覃某某、梁某乙和同案人梁某丙、梁某丁的笔录及照片,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梁某丙、覃某某、梁某丁、梁某乙、梁某乙的女朋友等人到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喝酒。次日凌晨,其和梁某丙、覃某某、梁某丁、梁某乙在VV酒吧的门口处被赖某骂,梁某乙还被赖某勒脖子。梁某乙挣脱赖某后,其和梁某甲、覃某某、梁某丁、梁某乙、梁某乙的女朋友等人回到梁某乙租住的房间商量,决定对赖某实施报复。之后,其和梁某丙、覃某某、梁某丁、梁某乙、梁某乙的女朋友等人又返回到VV酒吧。当赖某驾驶摩托车离开VV酒吧时,覃某某驾驶助力车搭着其和梁某丙沿北流市城东路追踪赖某。追至北流市体育场侧门口路段时,覃某某驾驶摩托车接近赖某,梁某丙便用手中的弹簧刀捅了一刀赖某。赖某被捅了一刀后,一边继续驾驶摩托车往前行驶,一边骂其三人。其三人听到赖某的骂声后,继续追踪赖某,梁某丙又用手中的弹簧刀捅了一刀赖某。其三人回到梁某乙的租住房后,梁某丙说,他捅了两刀赖某。
19、被告人梁某乙的供述及辨认被害人赖某、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和同案人梁某丙、梁某丁的笔录及照片,证实2015年11月13日晚上,其和梁某丙、覃某某、梁某丁、梁某甲以及其女朋友黄某等人到北流市城北一路的VV酒吧喝酒。次日凌晨,其和梁某甲、覃某某、梁某丁、梁某丙在VV酒吧的门口处被赖某骂,其还被赖某勒脖子,其挣脱后,便和梁某甲、梁某丙、覃某某、梁某丁、黄某等人回到其租住的房间商量,决定对赖某实施报复。之后,其驾驶一辆电动车搭乘黄某和梁某丁,覃某某驾驶一辆助力车搭乘梁某丙和梁某甲返回到VV酒吧守候赖某。当赖某驾驶摩托车离开VV酒吧时,覃某某驾驶助力车搭乘梁某丙和梁某甲追踪赖某,其也驾驶电动车搭乘黄某和梁某丁追踪赖某。其和黄某、梁某丁追至北流市体育场路段时,不知道覃某某、赖某等人的去向,其便驾驶电动车往北流市陵宁路方向行驶,但没有找到覃某某、赖某等人。后来,其听梁某丙说,他用刀具捅了两刀赖某。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上述事实还有被害人赖某出具的收条予以证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被告人覃某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被梁某丙捅了一刀后,追赶梁某丙、覃某某、梁某甲,并企图追打覃某某、梁某丙、梁某甲,属于挑衅行为,被害人有过错,被害人在追赶梁某丙、覃某某、梁某甲过程中,梁某丙再捅一刀被害人,梁某丙第二次捅被害人的行为,属于梁某丙单独犯罪,与覃某某无关的辩护意见,经核查,被告人梁某甲供述被害人被梁某丙捅了一刀后,一边继续驾驶摩托车往前行驶,一边骂其三人,其三人听到被害人的骂声后,覃某某驾驶助力车搭乘其和梁某丙继续追踪被害人,之后,梁某丙再捅一刀被害人。梁某甲的供述与梁某丙的供述、被害人的陈述能互相印证、相互吻合,足以证实被害人被梁某丙捅了一刀后,是覃某某等人继续追踪被害人,无证据证实被害人被捅了一刀后有企图追打覃某某、梁某丙、梁某甲的行为,故被害人无过错。被害人被梁某丙捅了一刀后,覃某某驾驶助力车继续追踪被害人,与梁某丙等人相互分工,相互配合,致使被害人再次被梁某丙捅一刀,覃某某应为其及其同伙造成的后果承担责任。因此,本院对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所请求护理费、营养费、医疗费、交通费、后继治疗费、精神损失费的损失,经查,赖某接受医治的医疗机构并没有出具护理人员的人数意见,原则上应为一人,而且赖某也陈述护理人数为一人,因此护理人员的人数按照一人护理12天进行认定。赖某在案件审理期间未提供护理人从事的行业情况的有效证明,护理费的损失计算标准,应参照广西壮族自治区统计部门公布的上一年度农民的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医院出具的医嘱要求赖某注意休息、加强营养等等,本院根据赖某伤情的情况,酌情对营养费损失额予以认定。因而,对于赖某所请求护理费、营养费的过高部分,本院不予认定。在案件审理期间,原告人未能提供其受到伤害后交通费损失以及对其进行治疗时支付给专家的医疗费用5000元的证据,原告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院对原告人所主张的该两项损失不予认定,原告人可在取得相关证据材料后,另行提起民事诉讼。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所主张的后续治疗费损失,因尚未进行后续治疗,无法确定具体的损失数额,本院对原告人所主张的该项损失亦不予认定,原告人可在后续治疗费产生后,另行提起民事诉讼。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所主张的精神损失费,无法律依据,本院对原告人所主张的该项损失亦不予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他人重伤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伙同他人主观上有共同伤害被害人身体健康的故意,客观上共同实施了伤害被害人身体健康的行为,是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覃某某事前参与商量,并提供作案工具给同案人梁某丙,事中驾驶摩托车搭乘梁某丙、梁某甲追踪被害人,接近被害人后,与被害人所驾驶的摩托车保持平行,方便梁某丙用刀捅被害人,积极实施了本案的犯罪行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但是是同案人梁某丙使用刀具捅伤被害人,相对于同案人梁某丙,覃某某是罪责相对较轻的主犯,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梁某甲、梁某乙均起次要作用,均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本院对被告人覃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覃某某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梁某乙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四个同案人,属于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覃某某的辩护人提出覃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综合本案的事实与情节,本院依法对梁某甲、梁某乙减轻处罚。由于被告人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的故意伤害犯罪行为而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遭受经济损失,除依法承担刑事责任外,还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本院所认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43214.22元,扣除同案人梁某丙的法定代理人主动赔偿的20000元外,还有损失23214.22元应由三被告人承担。根据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覃某某应承担23214.22元赔偿款的50%即11607.11元,梁某甲应承担23214.22元赔偿款的25%即5803.56元,梁某乙应承担23214.22元赔偿款的25%即5803.56元,并相互承担连带责任。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认罪态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条、六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覃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年11月15日起至2019年4月14日止)
二、被告人梁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年11月15日起至2017年9月14日止)
三、被告人梁某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年11月14日起至2017年6月13日止)
四、被告人覃某某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的经济损失一万一千六百零七元一角一分,梁某甲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的经济损失五千八百零三元五角六分(已赔偿的三千元,在结算时予以抵减),梁某乙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的经济损失五千八百零三元五角六分(已赔偿的二千元,在结算时予以抵减);覃某某、梁某甲、梁某乙对对上述损失赔偿承担连带责任。赔偿款限在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履行完毕。
五、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赖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庞庆梅
人民陪审员  黄祖奎
人民陪审员  李玉玲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黄芳葵
app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