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启田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等所有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2-2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承民终字第23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启田。
委托代理人李瑞峰,河北泉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
负责人胡维来,职务组长。
委托代理人李亚楠,河北尚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村民委员会。
负责人胡国玉,职务村长。
上诉人胡启田因所有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承德县人民法院(2015)承民初字第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胡启田的委托代理人李瑞峰,被上诉人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负责人胡维来及其委托代理人李亚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原告胡启田于1971年在承德县畜产废旧物资回收公司上班,属非农业户口,于1996年8月1日正常退休(开始享受退休待遇至今),按当时政策原告之子被原告单位招为合同制工人。次年,原告与其子胡维玖户口互换,胡维玖户口为此转为非农业,原告将户口迁回原籍下板城镇胡杖子村三组(原二组),在该小组居住至今,但一直未分得土地,其子亦因农转非而相关土地被收回。后因被告承德县下板城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的土地三次被征占,2008年1月22日、2010年1月24日、2013年6月26日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满族村村民委员会分别做出了土地补偿款分配实施方案,其中第8条规定“落户人员,当时分到土地的,享受本村村民一样的待遇,没分到土地的,不参加任何分配”同时确定了分配标准为:2007年占东南稻田按人头分配的补偿费8,640.00元,按地分配的补偿费9,939.00元;占大田按人头分配的6,751.00元,按地分配的7,760.00元;征占土地剩余再分配按人头分配9,634.00元,按地分配的7,200.00元。2009年承秦高速占地按人头分配的补偿费2,230.00元,按地分配的2,886.00元。2014年征占山地按人头分配的55,906.00元,按土地分配的75,529.00元。原告依该补偿方案没有得到补偿款,现原告起诉要求二被告给付其应分得的补偿款186,475.00元。
原审法院认为,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根本,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农村土地被依法征收后,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所得土地补偿款是对农民失去土地的补偿和安置,享受土地补偿款是农民的基本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本案中,原告虽然将户口迁回被告下板城镇胡杖子村三组(原二组)为农业户口,在该小组居住至今,但其身份为企业正式职工身份,享受职工退休待遇,其与农民身份不同,故不具有被告下板城镇胡杖子村三组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其主张按被告下板城镇胡杖子村三组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要求土地补偿款之请求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审宣判后,上诉人胡启田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并依法改判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给付应得款186475.00元。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如下: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我是被上诉人方的合法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我既有事实也有证据印证。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最主要证据是户籍,我在一审时提供了我的户籍户口页,该证据体现我不但居住在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并有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户籍,我不是城镇居民,而是农村居民,我参加本组各项村民活动,且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村民委员会已经明确证明我是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一审判决以我享受退休待遇而否定我的集体经济组长成员资格,剥夺了我的合法权利,属于认定事实的明显错误;我的祖籍就是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从未离开过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虽然我现在享受退休待遇,但是在1996年8月,按照当时国家政策,我与儿子胡维玖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互换,当时被上诉人是认可的,并办理户籍互换手续,由集体经济组织普通成员可以繁衍取得,可以与集体经济组织普通成员婚姻关系取得的;还可以经过合法程序收养的子女;因国家政策性迁入或经法定程序加入的。我与儿子胡维玖互换户籍就是集体成员资格的互换,符合当时政策,故应当认定我胡启田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2、上诉人胡启田应当享有集体经济组织的各项权利待遇,即应依法获得应得土地补偿费186475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承德县下板城镇胡杖子村第三村民小组土地被征占时,上诉人胡启田已经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故应当享有分得土地补偿款。请求二审法院支持我的诉求。
被上诉人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依据本案证据所认定的法律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依据在案证据及各方当事人陈述,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作出了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认同不再赘述。上诉人胡启田虽然将户口迁回被上诉人下板城镇胡杖子村三组(原二组)为农业户口,但其身份为企业正式职工身份,享受职工退休待遇,其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具有被上诉人下板城镇胡杖子村三组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故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证据不足,本院无法支持。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0.00元,由上诉人胡启田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崔向京
审 判 员  李国兴
代理审判员  白 云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郭 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