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汪明光与佛山市禅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粤0606行初1074号
原告汪明光,男,1956年6月2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被告佛山市禅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江湾一路31号。
法定代表人简里高,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子劲,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伟杰,广东龙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广东通利达律师事务所,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汾江中路148号七楼。
负责人吴彩晃,主任。
原告汪明光诉被告佛山市禅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禅城人社局)社会保障纠纷一案,原告于2017年9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向被告禅城人社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广东通利达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通利达律师所)与本案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汪明光,被告禅城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黄子劲、陈伟杰,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的负责人吴彩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禅城人社局于2017年6月19日作出《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回复》,对原告于2017年6月13日向被告禅城人社局反映的信访问题,回复认为:原告向被告禅城人社局申请向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下达《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原告补缴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的社保费,已经超出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规定的有效时限,被告禅城人社局不再查处。
原告诉称,原告于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在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从事专职律师工作,期间,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一直没有给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原告2016年6月26日满60周岁,于当月16日开始向佛山市禅城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以下简称禅城社保局)申请办理退休手续并按月领取退休养老金,禅城社保局不同意办理,其理由是原告的社保缴费年限不够15年(当时原告的缴费年限累计为11年8个月),于是原告要求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原告补缴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期间的社会养老保险费,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也同意为原告补缴,但是禅城社保局和地税部门要求原告提供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在上述期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明,由于时间久远(20年前),原告一时提供不了证据证明,后来通过到佛山市司法局查询档案才得以证明。2017年4月14日,佛山市禅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佛禅劳人仲案非终字[2017]第237号《仲裁裁决书》,确认原告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自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存在劳动关系。当原告持上述裁决书到地税部门要求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原告补缴上述期间的社会养老保险时,地税部门工作人员说:第一、原告的年龄已超过60周岁,原则上不能补缴;第二,即使要补缴也必须提供被告禅城人社局向第三人出具的《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才能补缴。原告随后前往被告禅城人社局要求其向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下达《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原告补缴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期间的社会养老保险费,被告禅城人社局以“已经超出《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规定的有效时限”为由,拒绝下达该指令书。原告认为,被告禅城人社局的行政行为是严重不作为,其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第一,对原告于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在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工作期间,该律师所一直没有给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的行为,被告禅城人社局怠于行使监督权。《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规定:单位在取得营业执照或获准成立后三十日内,必须向社会保险部门办理养老保险申报手续;社会保险部门必须为单位和被保险人建立社会保险档案;社会保险部门有权对单位和被保险人参加社会养老保险、缴费和养老金发放等有关情况进行稽查;单位违反本条例规定,欠缴养老保险费,瞒报人数和工资总额的,由社会保险部门责令其限期缴纳,逾期仍未如数缴纳者,社会保险部门可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并可对单位法定代表人处以二千元至五千元的罚款;单位拒不参加社会养老保险,由社会保险部门责令其限期参加,并追缴其应参加社会养老保险之日起社会养老保险费及按日加收应缴额千分之一的滞纳金。逾期仍不执行者,可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暂扣单位营业执照,或者由社会保险部门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并可对单位法定代表人处以二千元至五千元的罚款。原告于2001年3月16日离开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之前,从未见过被告禅城人社局行使过法律赋予的上述权力。被告禅城人社局必须明白,法律赋予被告禅城人社局的行政权力同时也是其应当履行职责的法定义务,由于其怠于履行法定职责即行政不作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保留另案追究被告禅城人社局赔偿损失的权利)。第二,被告禅城人社局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规定,认为原告要求被告禅城人社局向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下达《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已经超过该条例规定的有效时限,纯属为行政不作为找托词。《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自2004年12月1日起施行,原告在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工作期间是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十四条“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的规定,很明显,被告禅城人社局适用《劳动保障监察条例》作出该行政行为是错误的,没有法律依据。
原告起诉请求判决:1.被告禅城人社局立即作出向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下达《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的行政行为;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禅城人社局负担。
原告在诉讼中提供了以下证据:
1.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被告禅城人社局的信息查询结果、网上信息资料,证明原、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办理退休须知,证明原告申请办理退休手续的时间从2016年6月16日开始;
3.《佛山市社会保险参保缴费证明》,证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没有为原告参保;
4.佛禅劳人仲案非终字[2017]第237号《仲裁裁决书》、送达回证,证明佛山市禅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确认原告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自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存在劳动关系,并送达给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
5.用人单位追溯补缴社保费用业务、佛人社函[2014]567号《佛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达到和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人员能否适用佛劳社[2005]206号文件进行补缴的复函》,证明补缴社保费需要被告禅城人社局出具《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
6.《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答复》,证明被告禅城人社局不再处理原告向其申请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补缴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的社保费的事宜;
7.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在2016年向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提交的答辩状,证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在答辩时做了虚假陈述,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与被告禅城人社局有恶意串通。
被告禅城人社局辩称,一、被告禅城人社局不存在原告所称之行政不作为情形。原告诉称被告禅城人社局对其于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16日在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工作期间没有给原告缴交社会保险费的行为怠于行使监督权系行政不作为。被告禅城人社局认为,相关法律法规确有赋予被告禅城人社局相关法定职权,但该法定职权的履行是整体性的权利义务。被告禅城人社局向来积极履行劳动保障监察义务,对相关的违法行为大力查处。但同时,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九条:“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对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有权向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举报。劳动者认为用人单位侵犯其劳动保障合法权益的,有权向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投诉。”原告作为一名拥有专业法律知识的律师,在自身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应该及时、积极向被告禅城人社局反映、申请,而不是怠于保护自己的权利,漠视权利丧失。因此,被告禅城人社局不存在原告所称之行政不作为情形。二、被告禅城人社局对原告反映的问题回复适用法律正确。原告于2017年6月13日向被告禅城人社局申请对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出具《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其补缴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16日期间的社会保险费。被告禅城人社局审查相关申请材料,依法受理了该申请,于2017年6月19日作出《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回复》并送达原告。经原告反映,原告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在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16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在该期间未为原告参保社会保险。被告禅城人社局认为,原告反映的情况符合《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条之规定:“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在2年内未被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发现,也未被举报、投诉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再查处。前款规定的期限,自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因此,原告向被告禅城人社局申请对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出具《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其补缴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16日期间的社会保险费已经超出《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规定的有效时限,被告禅城人社局不再查处。三、被告禅城人社局对原告作出的申请回复程序合法。原告于2017年6月13日向被告禅城人社局提出申请,被告禅城人社局审查相关申请材料,依法受理了该申请,于2017年6月19日及时作出《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回复》并于2017年6月20日送达原告。
综上所述,被告禅城人社局不存在行政不作为的情形,对原告信访回复是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敬请法院予以核实,驳回原告的请求。
被告禅城人社局在诉讼中提供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以下证据:
1.被告禅城人社局的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被告主体适格;
2.《劳动保障监察投诉/举报/信访事项登记表》、《群众来访材料清单》、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申请书》、送达回证、佛禅劳人仲案非终字[2017]第237号《仲裁裁决书》、禅城睿智城市平台短信记录截图、《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回复》、信访文书送达回证,证明:1.原告于2017年6月13日向被告禅城人社局申请对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出具《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其补缴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16日期间的社会保险费。被告禅城人社局审查相关申请材料,依法受理了该申请。2.原告反映的情况符合《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条之规定:“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在2年内未被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发现,也未被举报、投诉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再查处。前款规定的期限,自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因此,原告向被告禅城人社局申请对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出具《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其补缴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16日期间的社会保险费已经超出《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规定的有效时限,不再查处。3.被告禅城人社局于2017年6月19日及时作出《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回复》并于2017年6月20日送达原告。
被告禅城人社局在诉讼中提供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以下依据:《信访条例》、《劳动保障监察条例》。
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述称,一、原告陈述的“该律师所一直没有给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与事实不符。原告在行政诉状中陈述:对原告于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在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工作期间,该律师所一直没有给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的行为,被告禅城人社局怠于行使监督权。但原告所称的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一直没有给其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与事实不符,事实上,根据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与原告所签订的《聘用合同》第四条约定,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一直以来都要求原告购买社会保险,原告却一直以“社会保险没用,我自己买商业保险”等为由,一直不肯参保,从其提交的《佛山市社会保险参保缴费证明》可以证实,至2007年7月,原告自己开设了广东禅通律师事务所后,才开始参加社会保险,那时是社保主管部门强制其律师所人员必须参保,其迫于无奈才参保。二、原告自己身为律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参加社会保险的相关规定,也知道或应当知道单位不代其缴交社会保险费用时应该找主管部门投诉,可从1996年起到提起本案前,原告从来没有向主管部门投诉过。三、被告禅城人社局在处理原告的信访事项的回复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以律正确,程序合法,并不存在原告所称的不作为行为。关于行政处罚时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法律另有规定除外。前款规定的期限从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法行为有连续或继续状态的,从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从原告提交的诉状及证据材料、社会保险缴费证明可以证明原告于2001年3月已经离开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转往其他律所工作,且其开设律所后已经开始购买社保,所以即便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未为其购买社保行为是违法行为,也已经过了追溯时效。原告在2017年才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对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处以行政处罚,与法律法规不符合。
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在诉讼中提供了以下证据:
1.《聘用合同》,证明原告当时是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的招聘律师,律所与普通用人单位招聘工人的招聘方式有区别,且在该合同书上是要求购买社保的;
2.《申请书》、《情况说明》,证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的行政答辩状内容属实。
经公开质证,对本案证据作如下认证:
原告提交的证据1、4、6,被告禅城人社局及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无异议,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对上述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2、5,被告禅城人社局及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对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上述证据为原告申请办理退休手续及办理补缴社保费用时向相关部门取得,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3,被告禅城人社局无异议,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对关联性及证明内容有异议,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7,被告禅城人社局对真实性、合法性不能确定,对关联性有异议,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因该证据为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在另案中提交的答辩状,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禅城人社局提交的证据1,原告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无异议,该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禅城人社局提交的证据2,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对其中的禅城睿智城市平台短信记录截图的真实性不能确认,对《申请书》的内容有异议,因原告对其查询禅城睿智城市平台短信记录的真实性无异议,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
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提交的证据1-2,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被告禅城人社局对真实性、合法性不能确认,上述证据,为原告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签订的劳动合同、原告请求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其补办缴交社保费用的文书,故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原告在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从事律师工作,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未为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2016年6月,原告向禅城社保局申请办理退休手续及按月领取退休养老金,禅城社保局以原告的社保缴费年限不够15年为由拒绝办理。2016年8月,原告向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提交《申请书》和《情况说明》,要求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其补缴在该律师所工作期间的社保费,并表示自愿承担一切相关费用。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予以同意,并派员随同原告前往申请补缴,但补缴申请未果。原告为确认1996年3月至2001年3月31日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存在劳动关系而向佛山禅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2017年4月14日,佛山禅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佛禅劳人仲案非终字[2017]第237号《仲裁裁决书》,确认原告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自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存在劳动关系。2017年6月13日,原告向被告禅城人社局提交《申请书》,要求被告禅城人社局向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下达《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原告补缴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的社保费。2017年6月19日,被告禅城人社局作出《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回复》,并于2017年6月20日向原告送达。原告对此不服,而于2017年9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三条第一款规定:“国务院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主管全国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被告禅城人社局作为佛山市禅城区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具有对本行政区域内违反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律法规、规章的行为进行查处的职能。被告禅城人社局在收到原告提交的要求被告禅城人社局向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下达《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为原告补缴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的社保费的《申请书》后,依法作出《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回复》并向原告送达,程序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前款规定的期限,从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法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行为终了之日计算。”《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条规定:“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在2年内未被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发现,也未被举报、投诉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再查处。前款规定的期限,自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原告在1996年3月1日至2001年3月16日被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招聘为律师,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未为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尽管未为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的原因,原告与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的意见不一,但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的行为已构成违法。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未为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的行为从1996年3月1日持续至2001年3月16日,该违法行为终了之日后的二年内,期间既未被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发现,原告也未向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举报、投诉,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条的规定,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未为原告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费的违法行为无需再给予行政处罚。被告禅城人社局作出的《关于汪明光反映的信访问题的回复》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起诉请求判决被告禅城人社局立即作出向第三人通利达律师所下达《劳动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的行政行为的诉求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汪明光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汪明光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海昌
人民陪审员  陈嘉惠
人民陪审员  刘 虹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陈 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