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1-0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8)鲁02执复113号
复议申请人(申请执行人):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城阳区。
法定代表人:贾美珍,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斌、宁春竹,山东运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执行人: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市北区。
法定代表人:高祀禄,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聿珠,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不服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6)鲁0214执异29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诉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做出(2012)城商初字第1093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生效后,因被执行人未履行法律义务,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向执行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案号(2016)鲁0214执810号。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认为申请执行的执行申请已经超过二年的申请执行期间。
执行法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的规定,申请执行人对于X元的货款申请执行的期间自2012年10月8日起计算;对于货款X元申请执行的期间自2013年1月30日起计算,上述计算期间均为二年,因此,至申请执行人于2016年4月1日申请执行强制执行,已经超过两笔货款的二年申请执行时效。
关于申请执行人提交的催要货款时间统计表,系申请执行人单方制作,无法证实其自2013年5月以来多次找异议人催要货款的主张;关于2014年6月12日的销货结算凭据系复印件,且未体现对本案执行依据中确认的货款的催要,无法证实申请执行人所主张的在2014年6月期间与异议人有经济往来并多次催要货款的主张;关于证人李某1的中国移动通信客户详单,仅证实在2015年12月25日和12月31日分别主叫异议人法定代表人高祀禄的电话,但无法体现通话内容,且该通话时间均已在二年申请执行期间届满日2015年1月30日之后近一年的时间;至于催要地点照片,亦无法证实其催要货款的事实。三名证人李某1、李某2以及贾某某虽出庭作证,证明其在二年申请执行期间多次到异议人处催要货款,但证人李某1、李某2均系申请执行人的股东,且李某1还系申请执行人法定代表人的丈夫,贾某某系申请执行人处司机,均与申请执行人有利害关系,在无直接证据证明申请执行人存在申请执行时效中断的情况下,对上述证人证言法院不予采信。裁定,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的异议成立。
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向本院复议称,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诉讼时效中断的事实,执行法院对证人的利害关系认定错误,被执行人所欠款额较大,若申请执行人在此期间从未进行催要不合常理,请求法院驳回被执行人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执行申请已经超过二年的申请执行期间的申请。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本案申请执行人申请强制执行的时间是否超过二年的申请执行时效。
本院查明,申请执行人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执行法院于2012年9月18日作出(2012)城商初字第1093号民事调解书,载明: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欠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X元,于2012年10月8日之前向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支付X元,于2013年1月30日之前向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支付X元。如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有任意一笔逾期付款,则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有权一次性申请执行全部剩余货款,同时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自愿加付逾期未付货款的10%的违约金。案件受理费X元,减半收取X元,保全费X元,由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承担。该调解书生效后,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并未按照该调解协议履行义务。2016年4月1日,执行法院依照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的申请立案执行,执行案号为(2016)鲁0214执810号。
本院认为,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2)城商初字第1093号民事调解书系生效的法律文书,在青岛益合电脑控制设备有限公司未履行义务的情况下,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应当在法律规定的执行时效内,向执行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本案,执行依据确定的义务是分期履行的义务,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的时效应当从每期义务的最后一日起计算两年的时效期间,即第一笔义务时效起算点为2012年10月8日,第二笔义务时效起算点为2013年1月30日,至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强制执行的日期2016年4月1日,均已经超过二年的申请执行时效期间。
虽然申请执行人向执行法院提交了催要货款时间统计表,称其在执行时效内向被执行人催要过相关款项,但该证据系其单方制作,被执行人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中国移动通信客户详单也仅能证明双方有过通信联系,且证据系复印件,证明力不足,更不能认定通信内容与本案事实的关联性。本案的证人证言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与案件的待证事实缺乏关联性,其证明力较弱,该证据本院不能采纳。综上,复议申请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主张的执行时效中断的事实,复议申请人的复议请求本院无法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复议申请人青岛福泉电脑刺绣设备有限公司的复议申请,维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6)鲁0214执异29号执行裁定。
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长  伍亚荣
审判员  刁培峰
审判员  焦兴凯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日
书记员  慕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