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3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京73行初2769号
原告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乌沙海滨路18号。
法定代表人金乐亲,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文彬,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晴,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茶马南街1号。
法定代表人赵刚,主任。
委托代理人梁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刘畅,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深圳市金酷珀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振兴路华康办公楼B栋6楼616、617房。
法定代表人陈兴旺,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徐向辉,北京市隆安(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简称欧珀公司)因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7]第14144号关于第13978408号“KOPO”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被诉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4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深圳市金酷珀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酷珀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本院于2017年12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欧珀公司委托代理人刘文彬、李晴,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委托代理人刘畅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金酷珀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庭审,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裁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欧珀公司就金酷珀公司名下的第13978408号“KOPO”商标(简称诉争商标,见附图)所提无效宣告请求作出的,该裁定中认定:
原告欧珀公司援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七条第一款关于诚实信用原则规定的精神已经体现在商标法的具体条款中,商标评审委员会将适用商标法的相应具体条款审理本案。
商标相同和近似的判断,首先应认定指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是否属于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或服务;其次应从商标本身的形、音、义和整体表现形式等方面,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并采取整体观察与比对主要部分的方法,判断商标标志本身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本案中,诉争商标由经过艺术化设计的英文字母“KOPO”组成,引证商标由英文字母“OPPO”或“OPO”组成,双方商标首字母不同,在呼叫、整体构成等方面亦存在一定区别,尚可区分,未构成近似商标。因此,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共存于计数器等商品上一般不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或误认,未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所指的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我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主要是指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的标志。本案原告所述理由不属于该条款所指情形,且本案商标本身并没有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因此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情形。另,本案诉争商标本身不具有欺骗性,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所指情形。
依照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如下: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原告欧珀公司不服被诉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诉称:一、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违反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二、法院应对经过自主创新已经形成了较高知名度的民族品牌施以严格保护,以激励创新、维护公平竞争。综上,原告请求法院撤销被诉裁定,并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做出裁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答辩称,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第三人金酷珀公司提交书面陈述意见称,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存在明显差别,不会造成混淆或误认。第三人申请诉争商标不存在主观恶意。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诉争商标系第13978408号“KOPO”商标,由金酷珀公司于2014年1月24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于2015年7月28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9类计数器;眼镜;便携式遥控阻车器商品上,专用期限自2015年7月28日至2025年7月27日。
引证商标一系第10535258号“OPPO”商标,由原告于2012年2月27日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于2013年9月14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9类商品上(具体商品附后),专用期限至2023年9月13日。
引证商标二系第4571222号“OPPO”商标,由原告于2005年3月29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于2008年4月28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9类商品上(具体商品附后),专用期限至2018年4月27日。
欧珀公司于2016年6月21日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主要理由为:1、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属于近似商标,共存使用在类似商品上将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2、金酷珀公司的行为具有主观恶意;3、诉争商标的核准注册使用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4、诉争商标的核准注册及使用将造成消费者的误认和混淆,造成不良影响。依据商标法第七条、第三十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的规定,诉争商标应不予核准注册。
评审阶段,欧珀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以下主要证据:
1、诉争商标及各引证商标的注册信息打印件;
2、欧珀公司“OPPO”被认定为“手提电话;数字音乐播放器”商品上的驰名商标的裁定书复印件及驰名商标公告打印件;
3、欧珀公司企业简介及设备、车间等照片复印件;
4、欧珀公司产品质量免检证书、著名商标证书、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电信设备进网许可证等证书及产品照片复印件;
5、欧珀公司广告发票、广告资料及产品销售发票复印件;
6、欧珀公司对假冒引证商标产品的打击资料复印件;
7、在先类似案例的裁定复印件;
8、引证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的证明材料。
金酷珀公司在评审阶段未答辩。
2017年2月24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被诉裁定。
诉讼阶段,欧珀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中国政府采购网关于阻车器、测速仪的采购公告、最高人民法院(2011)知行字第37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用以证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便携式遥控阻车器”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测速仪(照相)”商品构成类似商品;
2、引证商标二商标使用许可授权书、2011年至2014年OPPO手机广告合同及发票,用以证明引证商标在指定使用的“手机”商品上具有很高知名度;
3、第三人网站打印页、第三人商标注册信息列表、最高人民法院(2015)知行字第116号判决书,用以证明第三人申请注册诉争商标具有主观恶意。
评审阶段原告欧珀公司共主张11枚引证商标作为诉争商标的在先权利障碍。庭审阶段,原告欧珀公司明确表示仅主张第10535258号“OPPO”商标即引证商标一和第4571222号“OPPO”商标即引证商标二作为本案的引证商标,其他9枚引证商标不再作为诉讼阶段的引证商标。
上述事实,有诉争商标和引证商标档案、当事人在评审阶段和诉讼中提交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外观近似,或者文字与图形组合的整体排列组合方式、外观近似,使用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或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在判断商标近似时,既要根据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具体字形、读音、含义、图文组合方式及整体外观等多个因素考虑商标构成要素的近似程度,又要综合考量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
本案中,诉争商标由英文字母“KOPO”组成,引证商标由英文字母“OPPO”组成,二者的英文字母均经过艺术化处理。虽然诉争商标和引证商标的英文字母所采用的艺术化处理方式具有相似之处,但二者首字母、呼叫、整体外观均不同。在判断商标近似时,确应考虑引证商标的知名度,但其知名度应体现在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原告提交的知名度证据均为引证商标在“手提电话;数字音乐播放器”商品上的知名度证据,但引证商标在“手提电话;数字音乐播放器”商品上的知名度并不能当然及于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相同或类似的商品上,而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在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上的引证商标知名度证据,因此即使考虑引证商标的知名度,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亦不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其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近似商标。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计数器、眼镜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计时器(时间记录装置)、护目镜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构成类似商品,但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便携式遥控阻车器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如前所述,即使考虑知名度因素,亦未构成类似商品。
第三人经营范围为手机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等,其围绕自身经营范围并注册与自己商号相近的商标的行为,难言恶意,故原告关于第三人注册诉争商标具有恶意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作出的被诉裁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同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赵 玲
人民陪审员  赵振洲
人民陪审员  贺志鹏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法官 助理  赵康斌
书 记 员  王 雪
附:
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商品:
数据处理设备;已录制的计算机操作程序;计算机软件(已录制);电脑软件(录制好的);电子出版物(可下载);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与计算机连用的打印机;扫描仪(数据处理设备);集成电路卡;智能卡(集成电路卡);计算机游戏软件;光学数据介质;光盘;计时器(时间记录装置);邮戳检查装置;钱点数和分检机;假币检测器;投币启动设备用机械装置;商品电子标签;摇奖机;闪光信号灯;霓虹灯广告牌;灯箱;车辆故障警告三角牌;无线;内部通讯装置;导航仪器;调制解调器;手机;移动电话;手持移动通信终端设备;可视电话;光通讯设备;电话机套;手机带;手机套;手机外壳;手机盒;手机袋;移动充电电源;手机用蓝牙拨号器;数据线;手机支架;移动键盘;车载充电器;蓝牙鼠标;手机适配器;手机保护外壳;手机用音箱;手机音响;无线WIFI发射器;手机无线充电器;盒装充电器(电池盒);手机按键;手机显示屏;手机屏幕;手机摄像头;摄像头;可充电电池;充电器;密纹盘(音像);DVD播放机;多媒体播放器;数字音频、视频播放器;个人数字助理;学习机;点读机;电子教学学习机;带有图书的电子发声装置;放大设备(摄影);幻灯片放映设备;测速仪(照相);全息图;放映设备;计量仪器;测量器械和仪器;显微镜;聚光器;放大镜(光学);立体视镜;电线;电缆;电话线;晶片(锗片);半导体;电阻材料;印刷电路;电磁线圈;电阻器;晶体管(电子);半导体器件;电器接插件;电开关;整流器;电动调节装置;调压器;稳压电源;遥控仪器;光学纤维(光导纤维);热调节装置;避雷器;电解装置;灭火器;消防车;防水衣;护目镜;救生圈;救生衣;防火服;救生器械和设备;报警器;烟雾探测器;蓄电池;太阳能电池;电影胶片(已曝光);电暖衣服;可下载的手机铃音;可下载的音乐文件;可下载的影像文件;USB闪存器;便携式计算机;CD播放机;便携式媒体播放器;无线电设备;全球定位系统(GPS)设备;程控电话交换设备;网络通讯设备;头带耳机;耳塞机。
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商品:
计算机;计算机周边设备;电子字典;笔记本电脑;监视器(计算机硬件);鼠标(数据处理设备);计算机键盘;计时器;电子日程表;复印机(光电、静电、热);电传真设备;传真机;衡量器具;量具;电子公告牌;电话机;成套无线电话;手提电话;程控电话交换设备;网络通讯设备;手提无线电话机;影碟机;扬声器音箱;声音复制器具;声音传送器具;数字音乐播放器;MP3播放器;功率放大器;收音机;电视机;扩音器;音响设备;个人用立体声装置;头戴耳机;耳塞机;与电视机连用的游戏机;音响连接器;麦克风;扩音器喇叭;语言复读机;照相机(摄影);摄像机;液晶显示器;荧光屏;等离子显示器;光盘刻录机;家用遥控器;测量仪器;车辆计程器;计量仪表;望远镜;电源材料(电线、电缆);集成电路;芯片;电器插头;变压器;插座、插头和其他连接物(电器连接);低压电源;工业操作遥控电器设备;电镀设备;灭火设备;电焊设备;工业用放射设备;个人用防事故装置;电子防盗装置;电门铃;电池;电池充电器;动画片;电动开门器。
附图:
诉争商标
引证商标一
引证商标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