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何为与曾润琪董爱华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渝05民终37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何为,男,汉族,1976年11月15日出生,重庆市渝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严长林,重庆泰和泰(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曾润琪,男,汉族,1963年11月8日出生,重庆市渝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兆瑞,重庆渝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鲜怀蓉,重庆渝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董爱华,女,汉族,1976年1月10日出生,住重庆市沙坪坝区。
上诉人何为因与被上诉人曾润琪、原审被告董爱华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2017)渝0103民初7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何为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原审判决;2.依法改判何为向曾润琪支付借款利息519444.3元;3.依法改判该债务为何为个人债务;4.一、二审诉讼费由曾润琪承担。事实及理由:1.何为已偿还曾润琪的本金不止500万元,何为在《催款函》中并未同意尚欠曾润琪556万元;2.一审中曾润琪的举证责任尚未完成,应当继续举证以支持其650万本金及利息的诉请;3.案件审理过程中曾润琪有隐瞒还款事实的情形;4.案涉债务是何为的个人债务。
曾润琪二审辩称,认可一审判决,但何为欠曾润琪的款项应为650万元,且均为本金,因我方未就此提出上诉,故请求维持原始判决。一审我方已尽到举证义务,也没有隐瞒事实虚假诉讼的情况。董爱华对借款知情,应属共同债务。
董爱华二审未作答辩。
曾润琪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何为、董爱华偿还2012年12月12日借款未还本金650万元人民币,并支付从借款之日2012年12月13日至2013年11月11日止,以借款本金1150万为基数,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的利息,同时支付以借款本金650万为基数,从2013年11月12日起至本金偿还完止,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的利息。2、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等实现债权的全部费用由何为、董爱华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12月12日,曾润琪(甲方出借人)与何为(乙方借款人)签订《借款暨担保协议》一份,约定乙方向甲方借款的金额为1150万元,用于置换何为2012年2月3日与重庆兰波房屋开发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的借款(目前还有月1450000元)。借款期限90天,从2012年12月12日至2013年3月11日止,实际借款日与到期日以划款日为准。利率为月息2%,每月支付(或者收到兰波公司的利息后支付)。甲方将借款划入借款指定的账户内,借款人指定的账户:1、重庆银钢科技(集团)有限公司10000000元人民币,开户行:华夏银行重庆南岸支行。账号:5435*************4532。2、张松1500000元人民币,开户行:光大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账号6226*******8125。还款方式:到期一次性还款或者乙方收到重庆兰波房屋开发公司的还款后,首先偿还给甲方。乙方若逾期未归还借款,甲方有权追回借款,乙方应承担违约责任,逾期每日按逾期还款金额的千分之1支付违约金。发生争议由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双方还对其他权利义务进行了约定。
同日,曾润琪委托重庆市旭飞贸易有限公司向何为指定的重庆银钢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支付1150万元。
2015年3月6日,曾润琪与何为签订了《催款函》一份,载明:何为,我于2012年12月12日与贵方签订了《借款及担保协议》,我司认为贵方尚欠556万元,大写伍佰伍拾陆万元,现期限届满,现延长6个月。催款方:曾润琪,2015年3月6日。何为意见:何为认为尚欠本金67万余元。利息按2%计算,同意延长。何为。2015年3月6日。
一审另查明,何为与董爱华于2003年9月9日登记结婚。
2012年2月3日,何为与重庆兰波房屋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借款协议》一份,约定重庆兰波房屋开发有限公司向何为借款1800万元等。
一审审理中,对于《借款暨担保协议》中“置换何为2012年2月3日与重庆兰波房屋开发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的借款”的理解,曾润琪的解释为何为之前借给兰波公司一笔钱,后何为需要资金周转向曾润琪借钱,借款后兰波公司还款给何为,何为就将借款还给曾润琪,何为提供了其与兰波公司之间的借款协议,证明其有还款来源。何为的解释是原本想将与兰波的债权转让给曾润琪,但是曾润琪不同意,所以就签了置换,但并非因资金周转困难借款,而是因为何为欲将该笔钱还给重庆银钢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对于以下事实:1、何为实际收到曾润琪出借的1150万元、2、双方于2012年12月12日签订的借款担保协议约定借款期限从2012年12月12日至2013年3月11日,利率为月息2%;3何为已于2013年11月11日向曾润琪偿还借款本金500万元,双方当事人均没有争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为何为尚欠曾润琪借款数额的问题。曾润琪认为何为仅于2013年11月11日委托第三方还款500万元到曾润琪指定的重庆市旭飞贸易有限公司账户,现尚欠曾润琪借款本金650万元,而关于借款函其认可何为尚欠其556万元的解释,曾润琪称因其与何为是朋友关系,且双方都是做民间借贷的,当时口头约定的借款利率不是2分,在何为未按约还款时曾润琪与何为就借款本息协商了一个数是556万元,之后何为又变卦,因诉讼时效即将届满,曾润琪对何为说你随便写一个,之后双方通过打官司来解决,所以催款函是上关于实际欠款数额双方各执一词,曾润琪写催款函的目的就是保证诉讼时效。何为则称其尚欠曾润琪借款本金67万元。具体还款情况如下:何为通过兰波公司一个叫刘婧的存入案外人邵瑞华的银行账户如下金额:2013年2月27日756420元,2013年2月28日1374577元,2013年3月5日272140元,2013年3月5日232140元,2013年3月11日200万元,2013年3月13日200万元,2013年3月14日187171元,前述金额合计6822448元,另外载明2013年3月7日曾润琪付给案外人张波100万元,计入何为的借款中予以抵扣,何为自愿认定付给张波的100万元为付给何为的钱,将该款项抵扣。即截止2013年3月14日何为已向曾润琪还款5822448元,剩余本金5677552元。结合曾润琪已认可的2013年11月11日通过第三方鲲鹏公司分两笔打款500万元(一笔200万元,一笔300万元)到曾润琪指定的收款方旭飞公司,即剩余本金677552元,该金额与催款函上何为认可的金额67万余元本金相互吻合。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何为尚欠曾润琪借款金额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何为认为其实际还款数额已超过1000万元,并称其尚欠曾润琪借款本金677552元,则何为应对偿还借款的具体情况承担举证责任。现何为举示的证据均为复印件,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应承担举证不力的后果。而曾润琪称何为尚欠其借款本金650万元,但在《催款函》中又陈述截止到2015年3月6日,其认可何为尚欠556万元,审理中曾润琪陈述该556万元是双方就借款本息协商的数字。曾润琪举示的《催款函》中自认的556万元与诉讼请求借款本金650万元相矛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之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一审法院采信对其不利的陈述,认定截止2015年3月6日,何为尚欠曾润琪借款本息556万元。而对于该556万元中借款本金与利息的具体金额,一审法院要求曾润琪进行阐明,曾润琪称556万是双方协商打折的数字,如果出具《催款函》当天被告能够还款,则只偿还556万元,此后不再计息,因此556万元中无法细分本金和利息的具体金额。对于该556万元借款本息中本金与利息的具体数额,曾润琪应当承担举证责任,而曾润琪不能详细阐明本金与利息的具体数额。现何为自认截止到2015年3月6日,其尚欠曾润琪借款本金67万余元,在一审庭审中又详细陈述该金额为677552元,故一审法院对2015年3月6日之后的利息计算基数认定为677552元。综上,一审法院支持何为向曾润琪偿还截止到2015年3月6日的借款本息556万元,并支付以677552元为基数,从2015年3月7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的利息。
关于董爱华是否应当承担责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本案中,何为所欠的债务形成于其与董爱华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董爱华并未提交证据证明曾润琪与何为明确约定该笔债务为何为个人债务,亦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与何为约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且曾润琪知道该约定。且董爱华并未举示证据证明本案诉争借款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因此,一审法院认定本案所涉债务应属董爱华与何为的夫妻共同债务。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何为、董爱华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曾润琪偿还截止2015年3月6日的借款本息556万元,并支付以677552元为基数,从2015年3月7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的利息;二、驳回曾润琪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573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62300元,由何为、董爱华负担50000元,由曾润琪负担12300元。
本院二审期间,本院依据何为的申请依法调取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对曾润琪涉嫌诈骗犯罪案件的询问笔录等材料。何为发表质证意见为: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刘婧的询问笔录,可以证明是何为指示重庆兰波房屋开发公司的出纳刘婧将该款转入邵瑞华的账户。邵瑞华的询问笔录,可以证明户名为邵瑞华的银行账户其本人从未使用过,且曾润琪是邵瑞华女婿,邵瑞华本人并不认识打款的何为和刘婧。针对银行流水,可以看出刘婧打入邵瑞华账户的款项由曾润琪取走,足以证明邵瑞华的银行卡是曾润琪实际使用,该款是何为支付给曾润琪的还款。2013年3月11日,何为分两笔转入邵瑞华账户的150万也属于本案还款,应予抵扣。曾润琪发表质证意见为:真实性认可,但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认证意见为,根据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对刘婧、邵瑞华所作的询问笔录,并结合邵瑞华账户的银行明细,可以确认何为转入邵瑞华账户7322448元款项以及曾润琪自邵瑞华账户取款的事实,且根据邵瑞华作出的陈述,应确认曾润琪持有邵瑞华银行卡,何为已实际向曾润琪还款7322448元的事实,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信。
本院二审认定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何为应向曾润琪支付的借款本息以及案涉借款是否属于何为个人借款。本院评述如下:
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何为与曾润琪之间形成借款法律关系,该借款协议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属有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何为二审中申请法院调取的公安机关询问笔录结合一审已举示证据,可以反映何为与曾润琪之间的借款及还款情况,虽然短信截图没有原始载体,但可以确认何为向邵瑞华的银行账户转账7322448元,系接受曾润琪的指示偿还本案借款。何为提出的上诉主张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中,何为不认可《借款暨担保协议》记载的利息支付方式,认为约定的还款方式为先本后息,遂申请对《借款暨担保协议》的骑缝指印进行鉴定,曾润琪自愿按照先本后息的还款方式向何为主张权利,何为遂撤回对《借款暨担保协议》骑缝指印进行鉴定的申请。据此,何为应以先本后息方式向曾润琪偿还借款。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何为向曾润琪偿还借款7322448元,经本院核算,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以先本后息的偿还方式进行抵扣,截止2013年11月11日,何为尚欠曾润琪借款利息519444元未付,本案借款本金已经付清。董爱华并未对一审法院判决其承担共同还款责任提出上诉,何为提出的本案债务系其个人债务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何为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因二审出现新的证据,导致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本院依法对一审判决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2017)渝0103民初776号民事判决;
二、何为、董爱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曾润琪借款利息519444元;
三、驳回曾润琪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债务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573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62300元,由何为、董爱华负担4500元,由曾润琪负担57800元。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7300元,由何为负担4200元,由曾润琪负担531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熊学庆
审 判 员 夏东鹏
审 判 员 章若微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 罗 宇
书 记 员 刘 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