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雯波与北京西环置业有限公司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6-1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n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 n 民 事 判 决 书
\n(2013)二中民终字第16424号\n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雯波,女,1964年8月18日出生。\n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金融街西环置业有限公司(原名称为北京西环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高梁桥路6号5号楼6层。\n法定代表人吴彬,董事长。\n委托代理人翟国强,男,1962年11月7日出生。\n委托代理人申意君,北京观韬律师事务所律师。\n上诉人王雯波因与北京金融街西环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环公司)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3)西民初字第059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n2013年1月,王雯波诉至原审法院称:2004年,我所有的位于北京市西城区47号的房屋拆迁,因当时我在国外,故我委托王晓华作为我的代理人代理拆迁协议的签订,但承租人王小梅在没有我的有效授权的情况下与西环公司签订了《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根据法律规定,该代理行为为无效代理,故请求法院确认王小梅以我的名义与西环公司于2004年6月18日签订的《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无效,诉讼费用由西环公司承担。\n西环公司辩称:2004年6月18日及2005年3月28日,我公司与王雯波代理人王小梅签订《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并于2005年3月28日向王小梅支付了全部的拆迁补偿款项。王雯波对于上述事实一直没有向我公司提出过任何异议,王雯波的诉讼请求已过诉讼时效。王雯波关于灵境项目拆迁有关事宜签署《授权委托书》委托王晓华代理其办理拆迁补偿协议的签订、搬离拆迁现场及领取拆迁补偿款等事宜,王晓华将上述受托事宜转委托王小梅办理。如王雯波对王小梅的代理事宜不知情,不可能在我公司拆除王雯波所有的房屋且向其支付拆迁补偿款后时隔七年之久才向我公司提出主张,故可以认定王雯波已经取得拆迁补偿款,知道并认可王小梅的代理行为。即使王雯波不认可王小梅代理其办理拆迁事务,也应该向受委托人王晓华主张权利,而王小梅受王晓华的委托与我公司签订的《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合法有效,我公司已经按照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履行完毕全部义务。现我公司不同意王雯波的诉讼请求。\n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王雯波为王晓华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可以确认王雯波在2004年已知其名下位于北京市西城区47号的房屋面临拆迁之事宜,并将拆迁事项委托其姐王晓华办理。庭审中,王雯波称其代理人王晓华已于2004年、2005年左右告知王雯波房子已拆除,拆迁款在王小梅处,王雯波对此未提出异议。因此,能够认定王雯波及其代理人王晓华最迟于2005年即知晓王雯波名下的房屋已拆除、拆迁款已由王小梅领取之事实,但在之后的七年之久,王雯波从未向西环公司主张过相关权利,故应视为王雯波认可王小梅代其签约及领款之事实。现王雯波请求法院确认王小梅以王雯波的名义与西环公司于2004年6月18日签订的《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无效之请求,依据不足,且已超过诉讼时效,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3年9月判决:驳回王雯波之诉讼请求。\n原审法院判决后,王雯波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王雯波的主要上诉理由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王雯波始终阐明承租人是无权代签产权人的拆迁补偿协议的,正是因为产权人与承租人利益上的冲突,为了避免冲突,王雯波特意委托了其他无利益冲突的人作为自己的委托人。综上,原审判决中所言“故应视为王雯波认可王小梅(承租人)代其签约及领款”是毫无根据的。王雯波看到产权人拆迁补偿协议以及承租人的签字是在2011年12月,经询问得知产权人的被委托人从未与西环公司达成协议,因此也未签署任何协议,故王雯波提起诉讼,其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原审判决认定“已超过诉讼时效”的观点不能成立。西环公司同意原审判决。\n经审理查明:王雯波于2004年6月7日取得位于北京市西城区47号(建筑面积30.30平方米)的所有权。2003年9月30日,王雯波与其姐王小梅签订《租赁协议》王雯波将上述房屋出租给王小梅用于经营餐饮,租期自2003年10月1日至2006年10月1日。\n2004年5月,北京金融街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经有关部门批准,在北京市西城区灵境胡同、东斜街一带地区进行灵境胡同危改项目建设,王雯波所有的上述房屋在此次拆迁范围之内。2004年6月19日(王雯波主张应为2004年6月9日),王雯波为其姐王晓华出具一份授权委托书,委托王晓华在灵境项目拆迁中代为办理拆迁补偿协议的签订、搬离拆迁现场及领取拆迁补偿款等事宜并承担相关法律责任。2005年2月28日,北京市西城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作出西国土房管裁字(2005)第32号《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载明王晓华为王雯波的委托代理人,裁决内容为:“王雯波自裁决书送达15日内搬至北京市丰台区3-602号一居室内临时周转,并将北京市西城区47号房屋腾空交北京金融街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拆除,自建房一并拆除;该公司给予王雯波非住宅房屋拆迁区位补偿款335633.10元、房屋重置成新价49951元、一次性停产停业综合补助费45450元,共计431034.10元”。\n2004年6月18日,王小梅作为王雯波的委托代理人与拆迁人北京金融街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约定王雯波在拆迁范围内47号有正式住宅房屋两间,建筑面积30.3平方米,拆迁人应在王雯波完成搬家后7日内将被拆除房屋补偿款385584.10元、搬家补助费及拆迁补助费72112.50元,共计457696.60元一次性付给王雯波。2005年3月28日,王小梅作为王雯波的委托代理人与拆迁人北京金融街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再次签订《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约定拆迁人支付王雯波拆迁补助费665000元。2005年3月29日,王小梅代为领取拆迁款共计1122696.60元。\n诉讼中,西环公司提供了王雯波给王晓华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其中王晓华的名字被划去,并盖有作废印章,改为王小梅。西环公司还提交了2005年3月23日委托人为王晓华,受委托人为王小梅的授权委托书,委托事项及权限为在灵境项目拆迁中代为办理拆迁补偿协议的签订、搬离拆迁现场及领取拆迁补偿款等事宜并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庭审中,王雯波称2004年左右其就拆迁事宜与王晓华有联系,王晓华于2004年、2005年左右告知王雯波房子已拆除,拆迁款在王小梅处,并告知王雯波王小梅答应等王雯波回国后把钱给王雯波。王雯波另称自2005年拆迁到其2010年年底回国期间,其与王小梅有过联系,但没有提到过拆迁的事宜,其没有问过王小梅拆迁的事宜,因其不急用钱,故在此期间也未向王小梅主张过拆迁款。\n另查:2007年11月2日,北京金融街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变更名称为北京西环置业有限公司。2013年10月25日,北京西环置业有限公司变更名称为北京金融街西环置业有限公司。\n以上事实,有房屋所有权证、《租赁协议》、授权委托书、《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领款凭证、名称变更通知以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n本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王小梅、王晓华、王雯波系姐妹关系,王雯波在2004年即知晓其涉案房屋面临拆迁,并委托其姐王晓华代为办理拆迁事项的手续,之后,王小梅以王雯波委托代理人的名义与西环公司签订了拆迁协议。诉讼中,王雯波称王晓华已于2004年、2005年左右告知其房屋已被拆除、拆迁款已被王小梅领走,故王雯波至迟已于2005年知晓涉案房屋被拆迁及拆迁款发放给王小梅的事实。王雯波在明知上述事实的情况下,在此后长达五、六年之久的时间里,并未向西环公司、王小梅主张过相关权利。有鉴于此,原审法院认定应视为王雯波认可王小梅代其签约及领款之事实,并无不妥。王雯波起诉要求确认王小梅代其与西环公司签订的《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无效,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王雯波可通过合法途径另行主张王小梅向其交付拆迁款。综上,原审判决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n驳回上诉,维持原判。\n一审案件受理费70元,由王雯波负担(已交纳35元,余款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70元,由王雯波负担(已交纳)。\n本判决为终审判决。\n审判长李馨\n代理审判员张洁\n代理审判员李俊晔\n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n书记员杨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