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重庆清林五金有限公司与张代华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1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渝05民终678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清林五金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厚池街3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32029416850。
法定代表人:管炳清,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斌,重庆坤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代华,男,1970年8月12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长寿区长寿湖镇狮云路。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林,重庆巴渝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清林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林五金公司)与被上诉人张代华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3民初3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管炳清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斌,被上诉人张代华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清林五金公司上诉请求:一审判决事实存在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事实和理由:本案已有的证据具备“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9条4款规定的:根据已知的事实能推定出双方是承揽关系的真相事实,本案没有证据认定是劳务关系,就算是劳务关系,我方没有任何过错,可以进行人道主义补偿。因张代华第一次鉴定是8级,一审中我方重新申请鉴定,重新鉴定改变了伤残等级,产生鉴定费1050元,检查费200元,共计1250元,一审判决对该鉴定费用未进行处理,请求二审法院一并处理。
张代华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查明的事实,双方就是雇佣关系,清林五金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一审中上诉人未举示鉴定费发票,一审法院未对重新鉴定费用进行处理,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处理。
张代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清林五金公司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续医费、鉴定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275504.28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9月,清林五金公司在巴南区南泉街道虎啸村二社甲鱼场内租用一厂房用于生产经营。之后,因新租赁厂房需安装电路,经人介绍,清林五金公司将电路安装事项交给了张代华安装,双方约定工资为每天200元。2015年10月15日,张代华在安装电线时不慎从梯子上跌落受伤。张代华受伤后,先在巴南区南泉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包扎固定后,遂即转入新桥医院治疗,又于同日进入重庆西京医院治疗,诊断为:左径、腓骨下段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小腿血管、神经、肌腱损伤。张代华住院20天,用去住院医疗费49887.80元,出院医嘱:定期复查,视骨折愈合情况拆除外固定支架,全休1月等。2015年12月4日,西京医院又出具诊断证明书一份,建议全休一月。张代华另支付门诊医疗费3255.78元。2016年11月18日,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对张代华与清林五金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作出(2016)渝0103民初7235号民事判决书,以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驳回了张代华的诉讼请求。2016年3月7日,经重庆市巴南司法鉴定所鉴定:张代华左下肢远距离活动受限属于8级伤残,骨折处再次手术取出内外固定约需15000元左右。张代华支付鉴定费1300元、专科检查费250元。审理中,清林五金公司申请对张代华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一审法院审查后予以准许。2017年5月4日,经一审法院委托,重庆法医验伤所作出鉴定意见:张代华目前伤残等级属10级伤残。
另查明,张代华系城镇居民。2017年2月11日,张代华向清林五金公司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到清林五金公司装修厂房垫交的材料款6025元”。审理中,因双方意见分歧较大,本案调解未果。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利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人身伤亡的,应当承担民事侵权责任。本案中,张代华经人介绍到清林五金公司新租用的厂房从事电线安装工作,根据双方陈述及举证可以认定,安装需要的材料费由清林五金公司承担,张代华负责购买材料、进行安装,张代华工资为200元/天。双方并未明确约定工作期限,张代华系在一段时间内持续为清林五金公司安装电线,提供的仅仅是安装工作,根据其用工及张代华的工资的计算方式,双方已形成事实劳务关系。故清林五金公司作为雇主,应对其所雇请的安装电线人员在履行职务活动过程中造成的损害,承担雇主赔偿责任。张代华作为长期从事电线安装工作人员,其在工作过程中应当认识到高空作业存在的风险,故其在工作中忽视安全,未采取安全措施,也是造成本案安全事故的原因之一,故应相应减轻清林五金公司的民事赔偿责任。根据本案事故发生的原因力、作用及过错,一审法院认定清林五金公司应承担张代华损失70%的民事赔偿责任,张代华自行承担30%的民事责任较为适宜。综上,张代华诉请清林五金公司赔偿,理由正当,一审法院对其合理损失应予部分支持。
经审查,结合张代华诉请,一审法院确认清林五金公司因本案事故受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为:1、医疗费53143.58(49887.80元+3255.78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640元(32元/天×20天);3、护理费2000元(100元/天×20天);4、残疾赔偿金59220元(29610元/年×20年×10%);5、续医费15000元;6、鉴定费及会诊费1550元;7、误工费9344.66元(42635元/年÷365天×80天),因张代华未举证证明其享有固定收入,故误工费一审法院参照张代华所从事的相同或相近行业居民服务业平均工资计算,误工时间为住院及医嘱休息2个月;8、交通费酌情主张1000元;9、精神抚慰金酌情主张3000元。
综上,张代华因本案事故造成的损失共计144898.24元,清林五金公司应赔偿张代华101428.77元(144898.24元×70%),其余损失由张代华自行承担。
为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重庆清林五金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张代华因本案事故受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101428.77元;二、驳回原告张代华的其它诉讼请求。上述第一项,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履行,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一审法院减半收取1650元,由原告张代华承担495元,被告重庆清林五金公司承担1155元。
本案二审期间,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举示了重庆法医验伤所出具的张代华伤残等级复核鉴定费发票1050元和专科检查及胶片扫描费200元收据,共计1250元,张代华对此予以认可。本院对重新鉴定的鉴定费、检查费的金额和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被上诉人张代华到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新租用的厂房从事电线安装工作,被上诉人张代华工资为200元/天,安装需要的材料费由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承担,被上诉人张代华负责购买材料并进行安装。据此可以认定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雇佣被上诉人张代华干活并给付其劳动报酬,双方形成的是雇佣合同关系。被上诉人张代华在受雇佣期间受伤,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承担70%的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因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申请对被上诉人张代华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重新鉴定结果改变了被上诉人张代华原有的伤残等级,故被上诉人张代华自行委托鉴定产生的1550鉴定费用应当由被上诉人张代华自己承担。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重新委托鉴定产生的鉴定和检查费用1250元纳入损失予以计算,在其他费用不变的情况下,故本院确认被上诉人张代华因本案事故受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为144598.24元。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应赔偿被上诉人张代华101218.77元(144598.24元×70%),因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垫付1250元鉴定费,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尚需支付被上诉人张代华赔偿款99968.77元,其余损失由被上诉人张代华自行承担。
综上所述,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的主要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根据上诉人清林五金公司举示的新证据,二审对鉴定费进行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3民初33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3民初33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被告重庆清林五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原告张代华因本案事故受伤造成的经济损失99968.77元。
如果重庆清林五金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负担不变,二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上诉人重庆清林五金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周海燕
审判员  周 舟
审判员  秦 敏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书记员  陈园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