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航运保险运营中心、福建省大福通船务有限公司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8-0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厦门海事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7)闽72执异16号
案外人:高旭,男,1984年7月15日生,汉族,住福建省平潭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福洪,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萱,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航运保险运营中心,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福山路458号同盛大厦19楼。
负责人:黄雁南,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小峰,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执行人:福建省大福通船务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21号左海名苑综合楼2层7-C。
法定代表人:高芳。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聿挺,男,公司职员。
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航运保险运营中心(以下称“阳光财险公司”)申请执行被执行人福建省大福通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称“大福通公司”)海事海商一案中,案外人高旭于2017年10月10日对执行标的“通达998”轮提出书面异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19日举行听证会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案外人高旭请求立即停止对其所有的“通达998”轮的强制执行,返还其为解除对该轮扣押提供的担保金45万元。事实与理由:“通达998”轮原为实际船东余乃光等人所有,挂靠在被执行人大福通公司名下经营,后余乃光将所有权全部转让给案外人高旭,但仍挂靠在大福通公司名下经营。案外人高旭于2016年8月17日成立芜湖闽源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称“芜湖闽源公司”),并支付对价受让了“通达998”轮作为抵押物所担保的2000余万元债权。案外人认为,其已取得“通达998”轮的所有权并实际占有了该轮,阳光财险公司无权申请对该轮进行扣押保全。
为支持其异议,案外人高旭提交《船舶挂靠协议》、两份《产权确认书》、《债权转让协议》、银行流水、公告、身份证、营业执照、(2015)武海法商字第01711号民事判决书及《法律文书生效证明》、(2016)闽72执第226号执行裁定书等证据予以佐证。
申请执行人阳光财险公司辩称:案外人所表述的其取得船舶所有权的方式不明,其中前半段表示是从余乃光受让了该船的所有权,后半段表述是受让了“通达998”轮作为抵押权担保物的2000余万元的债权;案外人未证明其确系“通达998”的所有权人,因此不同意案外人的执行异议申请,请求法院依法裁定驳回。
被执行人大福通公司称:“通达998”轮产权原属余乃光所有,因海事登记需要,大约在2009年挂靠在大福通公司名下。期间因为余乃光经营不善,2015年在上海港被武汉海事法院扣押,高旭与余乃光协谈,银行的欠款2000余万元和其他债务由高旭负责承担,该轮产权转让给高旭。2016年3月18日双方至大福通公司签订产权确认书,“通达998”轮所有权转让给高旭,现高旭与大福通公司仍存在挂靠关系,时间为一年,该船由高旭占有、使用、经营。对阳光财险公司的欠款与高旭和“通达998”轮没有关系,应由大福通公司承担。
申请执行人阳光财险公司、被执行人大福通公司均未举证。
本院查明,2015年10月18日,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根据申请人阳光财险公司申请,对其与被申请人大福通公司的MASH20150035号保险合作协议争议案作出(2015)海仲沪裁字第05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拖欠的保险费453729.32元及仲裁费17160元。该裁决书生效后,申请执行人阳光财险公司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于2016年5月27日查封了大福通公司登记所有的“通达998”等轮。
2016年8月17日,芜湖闽源公司成立,高旭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6年12月21日,芜湖海西公司向嘉兴湖岸一号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湖岸一号投资企业”)转账50万元。2017年1月至4月芜湖闽源公司向湖岸一号投资企业转账660万元。
2017年3月9日,武汉海事法院作出(2015)武海法商字第0171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认定“通达998”轮所有人登记为大福通公司,但系余乃光、余乃国二人实际所有。
2017年7月5日,案外人高旭向本院提出其系“通达998”轮实际船东,挂靠在大福通公司经营,本院扣押错误,同时为了让船舶解除扣押,案外人高旭向本院提出申请,愿意提供现金45万元作为担保,请求本院解除对“通达998”轮的扣押。如果其执行异议不成立,该担保金可以直接用于清偿大福通公司在本案所欠阳光财险公司的债务;如执行异议成立,则应将该担保金退回案外人。案外人高旭于2017年7月11日向本院汇入45万元现金,经征求申请执行人意见,本院准许案外人高旭的申请,解除了对“通达998”轮的查封、扣押。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二项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二)已登记的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动产,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的登记判断……”。“通达998”轮的登记所有权人为大福通公司,案外人高旭未提交生效法律文书证明其为该轮实际所有权人,其排除执行的异议请求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裁定如下:
驳回高旭的异议请求。
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应当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审 判 长  汪 钢
审 判 员  刘玉蓉
审 判 员  朱小菁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
代书记员  朱健芳
附:本案所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七条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四百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的异议,经审查,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益的,裁定驳回其异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二)已登记的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动产,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的登记判断;未登记的特定动产和其他动产,按照实际占有情况判断;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