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龙运锦诉锦屏县人民政府林权颁证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1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4)黔东行终字第14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龙运锦,男,1953年8月16日出生,锦屏县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锦屏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杨伟,县长。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杨定贵,男,1962年4月24日出生,锦屏县人。
上诉人龙运锦因颁发林权证一案,不服锦屏县人民法院(2014)锦行初字第2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根据当事人的举证并经庭审质证认定:争议山大地名为“独溪冲头”,小地名为“桐油冲”,四抵为上抵格溪公路,下抵田坎上,左抵岭(与吴景干山相邻),右抵冲(与杨定培山相邻),1984年绍洞村四组杨武高(杨定贵之父)以32元价格同潘寨村五组购得此山造林,绍洞村四组龙运富等人以该山属于联户林场规划范围为由,阻止杨武高造林而引发纠纷,1990年3月19日锦屏县人民政府作出《关于对独溪冲(桐油冲)山林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明确土地权属归绍洞村集体所有,林权归造林者所有。2013年11月30日锦屏县人民政府向第三人杨定贵颁发宗地号为8226280810045Y08822的《林权证》,2013年10月第三人在争议山采伐林木时,原告以林木虽然归第三人所有,但土地应属原告享有进行阻止而发生争议,2014年6月27日原告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颁发宗地号为8226280810045Y08822的《林权证》。另查明,争议山场右边为冲,左边与吴景干山相邻,吴景干山左边为冲,原告主张其山左抵冲应抵吴景干山左边冲。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主张争议山土地归其享有的依据是1981年7月9日锦屏县大同公社管理委员会向其颁发的林管字第10号《集体山林管理证》登记的“独溪冲头”,该证记载左抵冲,经到山场踏查,争议山右边为冲,左边与吴景干山相邻,吴景干山左边为冲,该证登记的左抵与争议山四抵不符。原告主张左抵冲是抵到吴景干山左边冲,已将吴景干的山包括在内,而原告龙运锦又认可争议山左边为吴景干的山,故原告主张争议山为其享有证据不足,不予采纳。第三人对争议山进行造林并长期进行管理的事实原告认可,被告根据第三人的申请,向第三人颁发《林权证》并未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因颁发《林权证》属于行政许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不损害公共利益和利害关系人合法权益的,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为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龙运锦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人龙运锦上诉称:我持有的林管字第10号《集体山林管理证》登记的“独溪冲头”左抵吴景干责任山冲,其原因是解放前我父亲将此幅山左边一小部分卖给吴景干姑妈吴银桥,吴银桥又送给吴景干,解放后,此山仍由绍洞村发包给我经营管理,因吴景干的责任山是与我父亲买来的,我就认可是吴景干的山,无论山林管理证左抵是吴景干责任山的冲,还是杨定贵与杨定培责任山之间的冲,争议山均在山林管理证范围内,原审被告悄悄将争议林地颁证给杨定贵,明显损害了我的合法权益。而且颁证没有进行三榜公示,也没有接界人龙运锦的签名,程序违法。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原判和锦府林证字(2013)第52262808803696-1∕1号《林权证》中地名为“桐油冲”的林权登记,诉讼费由被上诉人锦屏县人民政府负担。
被上诉人锦屏县人民政府答辩称:杨定贵申请林权登记时,提供了绍洞村民委员会证明“桐油冲”是杨定贵管理的责任山,四至界线清楚,无权属纠纷。本府在大同乡绍洞村进行林权行政登记,是严格按照《贵州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确权发证办法》第三条规定的12个步骤实施,2007年第一榜摸底调查有杨定贵“桐油冲”林权公示,2012年11月杨定贵申请对遗漏的“桐油冲”林地勘界发证,2013年3月本府对遗漏的“桐油冲”进行第一榜公示,之后技术人员对“桐油冲”进行勘界勾图,并进行第二榜、第三榜公示后,于2013年11月30日向杨定贵颁发锦府林证字(2013)第5226280803696-1∕1号《林权证》。因此,本府对“桐油冲”的林权登记,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二审法院维持。
被上诉人杨定贵答辩称:“桐油冲”林木系我一家营造并管护成林,1990年政府的处理决定已明确林木归造林者所有,对此上诉人也是认可的。上诉人持有的《集体山林管理证》记载的四抵,经原审法院组织双方上山踏查与事实不符,因此,“桐油冲”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属我享有是不争的事实,原审被告给我颁发“桐油冲”的《林权证》没有损害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2013年3月26日大同乡绍洞村民委的林权依据证明,以此证明“桐油冲(独溪冲)”山属绍洞村四组杨定贵管理的责任山;2、2007年4月14日绍洞村林权情况调查统计公示(第一榜)、2012年11月13日杨定贵的申请、2013年3月16日绍洞村补勘界遗漏山林第一榜公示及公示照片、林权登记申请表(内表)、2013年4月2日绍洞村林权登记第二榜公示及公示照片、农村林地家庭承包合同书、林权登记申请表及身份证、林权登记审核表、2013年6月9日绍洞村林权登记第三榜公示及公示照片、2013年9月1日大同乡林业站报告绍洞村“桐油冲”宗地公示结果,以此证明本府对“桐油冲”宗地林权登记程序符合法律政策的规定。
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原告身份证,以此证明原告身份;2、锦府林证(2013)第5226280803696-1号《林权证》,以此证明被告为第三人颁发了新的林权证;3、林管字第10号《集体山林管理证》,以此证明第三人领取的林权证中登记的山林在1981年就确权给了原告;4、关于对桐油冲山林权属的处理决定、1991年锦屏调处办通知,以此证明第三人林权证中登记的山林县政府于1990年已处理确权了;5、阻条,以此证明第三人出售其林权证中的林木时,原告对土地提出权属主张,对林木所有权没有异议;6、2014年6月25日绍洞村委的证明、吴作坤的证言,以此证明颁发给第三人的林权证没有在村里进行过公示;7、2007年4月14日绍洞村四组山林权属情况调查登记表,以此证明第三人林权证中登记的山林存在权属纠纷;8、2014年9月5日绍洞村的证明,以此证明第三人林权证中登记的山林存在权属纠纷;9、吴作坤等8人的证言,以此证明林权登记没有在村里进行公示。
原审第三人杨定贵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1990年的造林验收单据,以此证明第三人在争议山造林;2、关于对桐油冲山林权属的处理决定,以此证明1990年县政府已明确第三人拥有争议山的林权;3、锦府林证(2013)第5226280803696-1号《林权证》,以此证明被告为第三人颁发了林权证;4、2014年5月28日绍洞村调解意见书,以此证明被告为第三人颁发林权证,第三人拥有林权的事实。
原审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材料有:1、争议山场照片,证明争议山四抵情况;2、吴景干的说明,证明争议山左边为其山。
上述证据材料均已随案移送本院。
经审查,本院认为原审法院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认证正确,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采信的证据认定的案件事实与原审判决相同。
本院认为:锦屏县人民政府向杨定贵颁发锦府林证(2013)第5226280803696-1号《林权证》登记的“桐油冲”东(右)抵杨定培山,南(上)抵格溪公路,西(左)抵吴景干山,北(下)抵田坎,上诉人龙运锦主张其持有的林管字第10号《集体山林管理证》登记的“独溪冲头”左抵冲包括“洞油冲”,经组织当事人现场勘查,“桐油冲”右边隔着一条冲与杨定培山相邻,左边与吴景干山相邻,吴景干山左边有一条冲,上诉人主张其山林管理证登记的“独溪冲头”左抵冲应抵吴景干山左边冲,证据不足,且与实际地形不符,故其主张山林管理证包括“洞油冲”,本院不予采纳,而且上诉人对“桐油冲”也无管理事实,故上诉人主张享有“桐油冲”林地使用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因此,锦屏县人民政府向杨定贵锦颁发锦府林证字(2013)第5226280803696-1号《林权证》并未侵害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不损害公共利益和利害关系人合法权益的,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的规定,原审判决驳回龙运锦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按照《贵州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确权发证办法》的规定,林权勘界由邻界人签名,但“桐油冲”邻界并无上诉人龙运锦的山,龙运锦提出没有其签名程序违法的理由,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所述,上诉人龙运锦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龙运锦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通烈
审 判 员  张秋菊
代理审判员  欧阳平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马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