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中山凯中有限公司与邓某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长中民五初字第01195号
原告中山凯中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东区起湾北道142号。
法定代表人梁配辉,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贾建明,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唐雪榕,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邓某。
原告中山凯中有限公司因与被告邓某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于2014年8月19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起诉材料齐全日期为2014年8月20日,本院当日受理了本案后,于2014年8月30日向被告邓某邮寄送达了相关诉讼材料。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27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原告中山凯中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贾建明、被告邓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中山凯中有限公司诉称:第1911752号“”注册商标已注册多年,是用于杀害虫剂、杀昆虫剂等产品的驰名品牌,该品牌具有高知名度和良好的市场声誉,深受消费者的欢迎。原告作为该商标的持有人,一直致力于该商标及其商品的宣传推广,由于原告产品质量上乘,加上大量的广告宣传,该商标在杀害虫剂等产品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被告销售杀虫气雾剂产品,其标识的文字组合、大小、字体、形状均与原告商标相同,极易引起消费者混淆,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还因假冒伪劣产品的配方不但不能起到有效杀害虫的效果,很有可能包含对人身产生伤害的有毒有害成分,对消费者造成严重身体伤害,从而造成对原告享有声誉的“灭害灵”产品的重大打击和销量大幅大降,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1、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权的侵权产品;2、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000元;3、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庭审中,原告明确第一项诉讼请求中仅主张被告实施了销售行为。
被告邓某答辩认为,其不是生产厂家,不知道产品是否侵权,销售的产品只有8元一瓶,是原告要求开12元的发票,我实际只收了40元。另外,销售的时候写的是杀虫水,但是原告要求写灭害灵。
本院经审理查明:
涉案第1911752号“”注册商标注册人为案外人中山市凯达精细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的蚊香、粘蝇带、杀害虫剂、防蛀剂、粘蝇纸、杀昆虫剂、驱昆虫剂、烟精(杀虫剂)等,注册有效期限为自2003年2月7日至2013年2月6日止。2012年11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上述商标续展注册,续展注册有效期限自2013年2月7日至2023年2月6日。2010年12月27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上述商标转让给原告。该商标如下图所示:
19907263492500
2014年6月24日,湖南省长沙市长沙某处出具(2014)湘长市证民字第4503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4年4月23日,申请人中山凯中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贾建明的转委托人张国椅来到湖南省长沙市长沙某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2014年4月24日,张国椅与该处公证员陈璨及公证人员任朗来到位于长沙市雨花区高桥大市场的一处店铺,该店铺的招牌上可见“云勇百货”字样。公证员陈璨及公证人员任朗首先检查了用于拍摄用的相机,经查该相机的储存卡内无与此次保全证据相关的数据。公证员陈璨及公证人员任朗与张国椅一同进入店内,张国椅以普通购买者的名义要求购买杀虫剂五瓶,瓶身外包装上可见“灭害灵、裕达灭害灵速效杀虫气雾剂、净容量:600ml、广州陆丰裕达企业发展公司出品、厂址:陆丰市城东青山”等字样,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张国椅向店铺工作人员支付货款后,公证员陈璨、公证人员任朗、张国某该店铺取得了加盖有“长沙市雨花区云勇日化商行发票专用章”印章并显示有“云勇百货超市配运单”字样的票据一张以及云勇日化毛巾“邓某”的名片一张。随后公证员陈璨、公证人员任朗、张国椅一同回到长沙市长沙某处,张国椅对在上述购物过程中所取得的票据进行了复印,并进行了拍照。兹证明与公证书相粘连的照片打印件系在上述保全证据过程中拍摄后打印所得、与实际情况相符;与公证书相粘连的票据的复印件与原件相符,原件系在上述保全证据过程中取得。公证书所附票据显示被控侵权商品销售金额为60元。
经当庭拆封公证实物,该实物为拆开封条后,里面是5瓶杀虫气雾剂,产品正面有一个箭头向下的遁形图案,上面标识有从上到下的“滅害靈”字样,文字上方有“unioue”英文,背面有“广东陆丰裕达企业发展公司出品”的字样。
庭审中,原告主张被控侵权商品是杀虫气雾剂,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种类相同。被控侵权产品上的商标的字形和字义与原告的注册商标构成近似。被告对原告发表的比对意见无异议。
被告邓某系长沙市雨花区云勇日化商行经营者,该批发部组成形式为个体工商户(个人),成立于2013年5月14日,资金数额为20000元,经营范围为日化用品、针织品批发兼零售。
原告提交了一张《湖南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编号为1496715194,执收单位为湖南省长沙市长沙某处,付款人为中山凯中有限公司,收入项目为公证业务费2400元,原告在本案中主张公证费800元。原告购买本案两箱被控侵权杀虫剂支出60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2012)粤广广州第050626号公证书、(2013)粤广广州第010137号公证书、(2014)湘长市证民字第4503号公证书、公证费发票、被告的相关企业注册登记资料及本案庭审笔录等在卷佐证,经本院依法审核,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告系第1911752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其所享有的商标权应当受到我国商标法的保护,原告有权就侵犯上述商标权的行为主张权利。
本案被控侵权行为发生于2014年4月24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商标案件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人民法院受理的商标民事案件,涉及该决定施行前发生的行为的,适用修改前商标法的规定;涉及该决定施行前发生,持续到该决定施行后的行为的,适用修改后商标法的规定。本案适用修改前的商标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年修正,下同)第五十二条第(一)项之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构成商标侵权。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应当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在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况下,比对商标中文字的读音、字形、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判定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的标识是否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首先需要判定是否符合两个条件:一是被控侵权商品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是否相同或类似,二是被控侵权商品使用的标识与原告注册商标是否相同或近似。
对于商品是否相同或类似,本案中,被控侵权商品是杀虫剂,与原告的第1911752号“”商标核定使用的第5类的杀害虫剂系相同商品。对于商标是否相同或近似,被诉侵权产品标识正面是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的箭头向下的箭型标志,箭型标志内为上下结构,由上方图形、英文字母或文字、下方主体汉字构成,主体部分汉字“滅害靈”在构图上所占比例较大,属于主体部分;被诉侵权产品标识主体部分“滅害靈”字样与原告注册商标主体部分“滅害靈”的三个字音、形、义均相同,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及构图与原告享有商标专用权的注册商标整体视觉效果十分相似,从一般消费者角度来看,容易对被诉侵权产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因此,本院认定被诉侵权产品的标识与原告注册商标构成近似。被告销售的系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该销售行为未经商标权人许可,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依据民法通则和商标法的规定,可以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故本院认为,被告邓某对其商标侵权行为应当承担原告诉请的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关于赔偿数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侵害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原告主张第二项诉讼请求中包含购买产品费用60元,公证费800元,律师费5000元,但仅有效提供公证费票据以及购买侵权产品的票据予以证明,考虑到原告确实因维权发生合理开支,本院对其维权开支数额结合案情酌情予以认定。基于原告具体损失和被告获利均难以确定,本院依法实行定额赔偿,本院综合考虑侵权人侵权的性质、期间、过错程度、后果、侵权商品为可能对人身健康造成直接损害的生活用品、被告就侵权商品的经营规模及原告为制止侵权在本案诉讼中确已产生的公证费及其他合理费用等因素判定赔偿数额为9000元,对于原告超过此数额的赔偿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商标案件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邓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中山凯中有限公司第191175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杀虫剂商品;
二、被告邓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中山凯中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9000元(已包含合理维权费用);
三、驳回原告中山凯中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邓某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0元,由被告邓某负担。该费用已由原告中山凯中有限公司预交,本院不作退回,由被告邓某在履行本判决给付义务时一并迳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伍峻民代理
审 判 员 蔡   晓
人民陪审员 胡   沙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刘   婧
附相关法律条文:
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五十二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
(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
(三)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
(四)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
(五)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
第五十六条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
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第十条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
(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
(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
(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第十一条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
类似服务,是指在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服务。
商品与服务类似,是指商品和服务之间存在特定联系,容易使相关公众混淆。
第十二条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品或者服务是否类似,应当以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一般认识综合判断;《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或者服务的参考。
第十六条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当事人按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就赔偿数额达成协议的,应当准许。
第二十一条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商标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还可以作出罚款,收缴侵权商品、伪造的商标标识和专门用于生产侵权商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财物的民事制裁决定。罚款数额可以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确定。
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同一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已经给予行政处罚的,人民法院不再予以民事制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商标案件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除本解释另行规定外,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人民法院受理的商标民事案件,涉及该决定施行前发生的行为的,适用修改前商标法的规定;涉及该决定施行前发生,持续到该决定施行后的行为的,适用修改后商标法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