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陈某甲、张某甲等非法拘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0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甬象刑初字第951号
公诉机关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某甲。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4年6月5日被象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1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象山县看守所。
被告人张某甲。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4年5月21日被象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取保候审,2014年11月19日被本院依法决定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象山县看守所。
被告人朱某。2007年4月27日因赌博被象山县公安局决定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人民币3000元。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4年5月21日被象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取保候审,2014年11月19日被本院依法决定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象山县看守所。
被告人翁某。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于2014年6月18日被象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3日被取保候审,2014年11月19日被本院依法决定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象山县看守所。
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检察院以象检公诉刑诉(2014)18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犯非法拘禁罪,于2014年10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樊守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4月20日下午,被告人陈某甲在象山县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小店玩牌,经验牌后发现使用的牌为“眼镜牌”,遂伙同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等人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驱车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采用毛竹棒、拳打脚踢等手段殴打易某、王某,以逼问“眼镜牌”的来源。后因易某、王某拒不承认,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等又将易某、王某等人强行带至墙头镇岭下村陈某乙家里继续拷问,期间被告人陈某甲又唆使被告人翁某用电线将王某、蒋某乙、“小燕子”捆绑在屋外的毛竹林。后因“小燕子”逃脱且有人报警,易某、王某、蒋某乙得以被放走。经鉴定,易某因本次被打造成胸背部多处软组织挫伤,累计挫伤面积达36.3平方厘米,伤势程度为轻微伤。2014年5月21日、6月18日,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分别主动至象山县公安局墙头派出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交了相应的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结伙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系自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可以从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陈某甲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人张某甲辩称,他没有参与将易某等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
被告人朱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人翁某辩称,他没有参与将易某等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
经审理查明,2014年4月20日晚,被告人陈某甲在象山县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内发现被告人翁某等人在该小店内使用的“牌九”牌为“眼镜牌”,遂伙同被告人朱某、翁某等人驾车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后被告人张某甲等人赶至该水库附近与被告人陈某甲、朱某、翁某为查明“眼镜牌”的来源而共同逼问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但易某、王某均未承认使用,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即对易某、王某进行拳打脚踢并使用毛竹棒进行殴打,随即,被告人朱某先行离开。后被告人陈某甲等人欲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带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遂电话联系被告人朱某要求被告人朱某联系车辆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接被告人陈某甲等人,被告人朱某即电话联系欧某驾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接被告人陈某甲等人。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翁某等人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墙头村的某烧烤摊,并由被告人陈某甲安排其他车辆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带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随后,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至陈某乙家中对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进行看管。后被告人陈某甲、翁某等人商定将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带至屋外的毛竹林进行捆绑,被告人翁某先后将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带至屋外的毛竹林用电线进行捆绑。次日1时许,被告人陈某甲、翁某等人因“小燕子”逃脱且有人报警,遂将易某、王某、蒋某乙予以释放。经鉴定,易某因本次受伤,造成其胸背部多处软组织挫伤,挫伤面积累计36.3平方厘米,其所受的损伤构成轻微伤。
2014年5月21日,被告人张某甲、朱某自动至象山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上述主要犯罪事实。2014年6月18日,被告人翁某自动至象山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上述主要犯罪事实。被告人陈某甲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上述主要犯罪事实。案发后,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与易某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现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已按照协议约定支付给易某赔偿款人民币4000元,并取得了易某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易某的陈述,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19时许,陈某甲、朱某、翁某等人发现他经营的小店内使用的牌是“眼镜牌”,就将他和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陈某甲等人向他逼问该“眼镜牌”是谁使用的,后陈某甲、朱某、张某甲等人对他和王某进行拳打脚踢并使用毛竹棒殴打,但他和王某都没有承认使用“眼镜牌”。后陈某甲等人驾车将他和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墙头村的某烧烤摊,陈某甲和张某甲、朱某、翁某等人商议后又将他们四人带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他在陈某乙的家中看到陈某甲对王某进行殴打,并看到陈某甲和翁某、张某甲等人商议将王某等人捆绑到屋外的毛竹林,后由翁某和张某甲将王某、蒋某乙、“小燕子”三人带出房间。次日1时许,翁某进入房间说“小燕子”逃跑了并离开房间,后陈某甲听说警车来了,遂和他一起走出陈某乙的家中,他看到王某、蒋某乙及翁某从毛竹山上走下来并看到王某的手上还绑着一根铁丝,后陈某甲让他人驾车将他和王某、蒋某乙送回住宿的宾馆的事实。
2.被害人王某的陈述和辨认笔录,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19时许,陈某甲、朱某等人发现易某经营的小店内使用的牌是“眼镜牌”,就将他和易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逼问谁是该“眼镜牌”使用者,期间,陈某甲、朱某、张某甲等人对他和易某进行拳打脚踢并使用毛竹棒殴打,但他和王某都没有承认使用“眼镜牌”。后陈某甲、张某甲、翁某等人驾车将他和易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墙头村的某烧烤摊,陈某甲让张某甲等人将他们带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陈某甲、朱某、翁某也到陈某乙家中对他们进行看管。在陈某乙家中,陈某甲让他承认使用“眼镜牌”并打了他两个巴掌,陈某甲和翁某跟他说如果他不承认就把他绑到屋外的毛竹林,后翁某用电线将他和蒋某乙、“小燕子”带到屋外的毛竹林进行捆绑。后翁某告诉他“小燕子”逃跑了并将他释放,陈某甲让他人驾车将他和易某、蒋某乙送回住宿的宾馆,以及经辨认,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就是非法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和殴打他的人,被告人翁某就是非法限制他的人身自由的人的事实。
3.被害人蒋某乙的陈述和辨认笔录,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晚,陈某甲等人发现易某经营的小店内使用的牌是“眼镜牌”,就将她和易某、王某、“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陈某甲等人对易某和王某进行拳打脚踢并使用毛竹棒殴打,逼问谁是该“眼镜牌”使用者。后陈某甲、张某甲、翁某等人驾车将她和易某、王某、“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墙头村的某烧烤摊,翁某让她和“小燕子”下车,并和易某、王某一起乘坐另一辆车,张某甲坐在该车的副驾驶座位,将他们送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陈某甲、张某甲、翁某在陈某乙家中逼问他们谁使用“眼镜牌”并进行威胁,后翁某将她和王某、“小燕子”带到屋外的毛竹林用电线进行捆绑。过了十几分钟,翁某跟她说“小燕子”逃跑了并将她和王某释放,后陈某甲让他人驾车将她和易某送回住宿的宾馆,以及经辨认,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翁某就是非法限制她的人身自由的人的事实。
4.证人何某的证言,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19时许,他至象山县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玩时,看到该小店内使用的牌被检验出来是“眼镜牌”,并听说易某等人被村民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同日22时许,他看到陈某甲、朱某、张某甲、翁某、易某等人站在某烧烤摊附近。后他听说陈某甲等人将易某等人带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他遂至陈某乙家中,发现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和易某等人在陈某乙家中的事实。
5.证人陈某乙的证言,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19时许,朱某打电话向他借用检验牌的“眼镜”,后由蒋某甲至他家中拿走了一个手电筒。同日21时许,他在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附近听说有人被带到了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他遂驾驶电瓶车至该水库发现易某和王某等人已经被打,朱某手中拿着一根毛竹棒。陈某甲在逼问易某和王某是谁使用“眼镜牌”并用脚踢王某,当时在场的还有张某甲、翁某等人。他看到王某等人被打得缩在一角,天气也变冷,就跟陈某甲说如果没有地方,就将易某等人带到他家中,陈某甲说知道了,他就驾驶电瓶车离开现场。他到家后没多久,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走进他家中,旁边和后面跟着陈某甲、张某甲、翁某,后朱某等人也来到他的家中。他看到翁某手里拿着一根电线和张某甲将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带到屋外。后翁某将王某、蒋某乙带回屋内并告诉他们“小燕子”逃跑了,陈某甲等人遂将易某等人释放并离开现场的事实。
6.证人张某乙的证言,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晚,他在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附近听说该小店使用的牌有问题。后陈某甲打电话让他卖香烟,他遂和俞先勇等三人驾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他到该水库时发现张某甲在骂易某并踢了易某一脚,后张某甲和朱某对王某进行拳打脚踢并用毛竹棒殴打,当时在场的还有翁某等人。同日21时许,他和朱某乘坐欧某的车离开现场的事实。
7.证人欧某的证言,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19时许,他在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附近听说该小店使用的牌有问题,后易某、王某等人被他人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同日21时许,他驾车至方家岙水库时发现陈某甲、张某甲、朱某在逼问易某是谁使用“眼镜牌”,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等人使用毛竹棒对王某进行殴打,后他和朱某离开了现场。同日22时许,朱某打电话让他到方家岙村水库接人,他遂驾车至方家岙村水库并发现翁某驾驶的车里已坐满了人,陈某甲和易某、王某坐上了他的车。后他驾车至墙头镇墙头村的某烧烤摊,看到朱某也在,陈某甲让易某和王某下车,蒋某乙和“小燕子”也到了烧烤摊,他听到陈某甲、翁某等人在商量将人带到墙头镇岭下村,后他驾车离开现场的事实。
8.证人蒋某甲的证言,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18时30分许,陈某甲让他驾车将朱某、易某、一个中年男子、戴眼镜的女子送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他在该水库附近听到朱某在喊不要打头,下车后发现有人拿着一根毛竹棒在打该中年男子,戴眼镜的女子在蹲在地上哭。他听陈某甲在向易某询问“眼镜牌”的事情,后他驾车离开现场的事实。
9.检查报告单、病历、象山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损伤鉴定鉴定书、照片,证实了王某因本次受伤的治疗情况,以及经鉴定,易某因本次受伤,造成其胸背部多处软组织挫伤,挫伤面积累计36.3平方厘米,其所受的损伤构成轻微伤的事实。
10.协议、谅解书,证实了案发后,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与易某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现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已按照协议约定支付给易某赔偿款人民币4000元,并取得了易某的谅解的事实。
11.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了被告人朱某的前科劣迹情况的事实。
12.到案经过,证实了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的到案情况的事实。
13.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的身份情况的事实。
14.被告人陈某甲的供述,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晚,他至象山县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玩,后发现该小店使用的牌是“眼镜牌”,为了弄清楚“眼镜牌”的使用者,他和朱某、翁某等人驾车强行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朱某、张某甲等人对易某、王某进行拳打脚踢并用毛竹棒殴打,逼问该“眼镜牌”的来源,但易某、王某都不承认是“眼镜牌”的使用者,后朱某等人先行离开。他欲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带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遂打电话让朱某联系车辆带他们下山,朱某就联系了欧某驾车来接他们,后他和翁某、张某甲等人驾车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街上的某烧烤摊处,他又让人驾车将朱某、张某甲以及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送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后他和翁某也至陈某乙家中,对易某等四人进行逼问。次日1时许,翁某告诉他一个女的逃跑并有人报警了,他遂让他人驾车将易某、王某、蒋某乙送回住宿的宾馆的事实。
15.被告人张某甲的供述,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20时许,他听说象山县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所使用的牌被人做了手脚,易某等人被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他就搭乘他人车辆至该水库。他在该水库边发现陈某甲、朱某、翁某等人均在场,陈某甲对易某进行辱骂并逼问谁是“眼镜牌”的使用者,他遂上前对易某拳打脚踢,并与陈某甲等人用毛竹棒殴打王某。后他坐车至墙头镇墙头街十字路口,陈某甲让他坐上一辆车和易某等人一起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后陈某甲、朱某、翁某等人也过来了。陈某甲在陈某乙家中继续逼问谁是“眼镜牌”的使用者,并让翁某将王某、蒋某乙、“小燕子”绑到山上去,翁某就拿着电线将该三人捆绑在屋外的毛竹林。陈某甲发现他在旁边就让他去帮助翁某,他就对已被捆绑的王某进行辱骂并打了两个巴掌。后他们发现其中一个女的逃跑了,他就离开现场的事实。
16.被告人朱某的供述,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19时许,他和陈某甲等人发现象山县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所使用的牌是“眼镜牌”,他和陈某甲、翁某等人驾车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逼问谁是“眼镜牌”的使用者。他和陈某甲、张某甲等人对易某、王某进行拳打脚踢并用毛竹棒殴打,但易某、王某均不承认,他就乘坐欧某的车离开。后陈某甲电话联系他并让他联系车辆去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接陈某甲等人,他遂电话联系让欧某驾车去接陈某甲。随后,陈某甲在墙头镇墙头村某烧烤摊让他一起对易某等人继续进行逼问,他遂和陈某甲、翁某一起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他看到王某和蒋某乙被带到了屋外,并听到陈某甲和翁某在商量是否将“小燕子”带到外面进行捆绑,后翁某将“小燕子”带到了屋外。后听翁某说“小燕子”逃跑了并看到有警车,他遂逃离现场的事实。
17.被告人翁某的供述,证实了2014年4月20日19时许,他至象山县墙头镇墙头村的易某经营的小店玩,陈某甲和朱某等人发现该小店使用的牌是“眼镜牌”并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后他在该水库边发现陈某甲、朱某、张某甲等人对易某、王某进行拳打脚踢并用毛竹棒殴打,逼问谁是该“眼镜牌”的使用者,但易某、王某都不承认是“眼镜牌”的使用者。后陈某甲让他驾车将其中两个女的带至墙头镇墙头村的某烧烤摊,陈某甲安排了其他车辆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带至墙头镇岭下村的陈某乙家中。随后,他和陈某甲、朱某至陈某乙的家中,当时张某甲等人已经在陈某乙家中。陈某甲让他将王某、蒋某乙、“小燕子”绑到屋外的毛竹林,他就用电线将该三人捆绑在屋外的毛竹林。次日1时许,他发现有人逃跑并有人报警,他遂告知陈某甲,后他们将其他人也释放的事实。
对于被告人张某甲提出他没有参与将易某等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的辩解意见。经查,被告人张某甲的供述与被告人朱某的供述、证人张某乙的证言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了被告人张某甲在被告人陈某甲等人强行将易某、王某等人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后赶至现场,为查明“眼镜牌”的来源而共同逼问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的事实。故被告人张某甲的上述辩解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对于被告人翁某提出他没有参与将易某等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的辩解意见。经查,被告人朱某、翁某的供述与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的供述、被害人易某、王某、蒋某乙的陈述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了被告人翁某伙同被告人陈某甲、朱某等人驾车将易某、王某、蒋某乙、“小燕子”四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的事实。故被告人翁某的上述辩解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某甲、张某甲、朱某、翁某结伙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且具有殴打情节,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实施犯罪后自动至司法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的意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陈某甲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甲提出他没有参与将易某等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的辩解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翁某提出他没有参与将易某等人强行带至墙头镇方家岙村水库边的辩解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案发后,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据此,对被告人陈某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对被告人张某甲、朱某、翁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陈某甲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5日起至2015年1月4日止。)
二、被告人张某甲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1月19日起至2015年3月25日止。)
三、被告人朱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1月19日起至2015年3月25日止。)
四、被告人翁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1月19日起至2015年4月2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黄振贤
人民陪审员  郑存祥
人民陪审员  陆传凤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黄 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