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吉林省德蕴电器有限公司与付占林、于航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8-1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延中民一终字第589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吉林省德蕴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吉林省敦化市经济开发区苗圃。
法定代表人:赵焕利,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延君,吉林敦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付占林。
委托代理人:付立明。
委托代理人:陈世伟,吉林林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于航。
上诉人吉林省德蕴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蕴电气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付占林、于航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敦化市人民法院(2014)敦民初字第24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付占林一审诉称:德蕴电气公司于2014年3月份,以日工资230元的标准,雇佣付占林从事旧网线路拆旧和新线路安装施工作业。3月28日早晨7点左右,付占林在正常的登杆拆旧作业过程中,因陈旧电线杆根部贴地表土层以下部分意外断裂,电线杆折断倾倒,造成付占林从电线杆顶部坠落摔成重伤。经敦化市医院诊断为闭合性胸腹联合伤、创伤性隔、心包破裂、肺挫伤、脾摘除、肋骨和胸椎、腰椎骨折等多处受伤,住院治疗67天。现主张德蕴电气公司和于航连带赔偿付占林伤残赔偿金178196.80元、精神抚慰金3万元、误工费42000元(150天×280元)、护理费9801元(90天×108.9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700元(67天×100元)、营养费9000元(90日×100元)、鉴定费2500元、鉴定交通费1140元、检查费720元、病历复印费18元,共计280075.80元。
德蕴电气公司一审辩称:1、付占林不是我公司雇佣的人员,我公司与付占林不存在法律上的任何关系;2、付占林是否受伤,在何处受伤、花费医疗费的数额我公司不清楚,付占林主张我公司赔偿没有依据;3、我公司承包了敦化市部分农网改造的工程,将部分劳务工作分包给了于航,所以付占林的受伤与我无关,我不应承担责任;4、关于付占林主张的各项诉讼请求,我认为伤残赔偿金计算标准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伤残赔偿系数每个十级按1%系数累计合理,精神损害赔偿金数额没有依据,误工费每天280元不合理,付占林主张护理费标准108.90元不合理,标准应是108.59元,护理费应是9773.10元,营养费标准应为每天50元,付占林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没有异议。
于航一审辩称:大概是2014年2-3月于航与德蕴电气公司签订了农网改造合同,改造的具体地点是根据工程的开展临时部署,我负责的主要内容就是立杆、挂线、挖坑等,工程用的材料是到农电局去取。工程总价款没有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工程款是以拆、架电线杆的公里数最后核定的,基本就是连拆带装2万元左右。本次工程我负责的地段为官地镇下洼子村,当时我雇佣了十二人,每人的工资230元/日,每个人都有电工证。事发当天我没在现场,按照工作惯例,每日早上开工之前都会召开例会,而事发当天在负责人还没开会时,付占林和另外一名工人就不见了,负责人在他们二人缺席的情况下就召开了例会,开会后负责人带领工人就到了施工现场,正干活的时候,得知了付占林从电线杆上摔下来受伤的事实。我对雇佣付占林干活的事实认可,且对付占林在工作中受伤的事实也认可。
一审法院认定:2014年于航与德蕴电气公司签订了农村电网改造工程合同,双方约定由于航承包德蕴电气公司的农网升级改造的劳务工程,德蕴电气公司向其支付改造工程劳务费款2万元/KM。2014年3月于航雇佣了付占林等12名工人从事电网改造施工,工作内容为拆除旧电线杆、挖坑架设新电线杆并衡量电线杆的距离以及角度等工作,双方约定每日工资为230元。2014年3月28日早7点左右,于航雇佣的现场负责人何志全召开例会后,付占林、武国良便临时去了卫生间,回来后发现何志全带领其他工人在施工线路的另外一侧已经开始了施工作业,二人便商议就留在原地拆除旧电线杆。二人检查了电线杆质量较好,付占林便用脚扣且带着安全绳上了电线杆,并拆断了电线,武国良便在电线杆下面盘剪断的电线,两根电线均盘完毕后,武国良准备走向下一根电线杆途中,付占林所在的电线杆底部折断,突然倒塌,付占林也一并从高空坠下。后付占林被送往敦化市医院住院治疗67日,经诊断为闭合性胸腹联合伤、创伤性膈疝、心包破裂、心脏挫伤、肺部挫伤、肋骨骨折、创伤性脾挫裂伤、结肠挫裂伤,并由于航支付门诊费3208.46元、住院费51146.09元。付占林的伤情经吉林天平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胸腹损失致脾切除八级伤残、左侧第8-10、12肋骨骨折、左下胸膜粘连、胃破裂修补,肠破裂修补、膈肌破裂修补各评定为十级伤残,误工损失日150日,需一人护理90日,营养时间90日。付占林的户籍性质为农业家庭户口,于2012年搬至其儿子付立明家(位于敦化市天玺阳光城9号楼6单元202室)居住,于航为付占林垫付医疗费54354.55元。
一审法院认为:付占林向于航提供挖坑、拆除旧电线杆等劳务,于航向其每日支付230元工资,双方之间形成了劳务关系。付占林在拆除旧电线杆时,因电线杆底部折断,从高空坠下造成其身体多处损伤,属于从事劳务活动造成其自身受到损害的情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之规定,付占林从事的为高空作业,具有高度的危险性,被告于航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应对工人施工作业加大管理力度,提供相对安全的施工条件,在付占林已经脱离了施工队伍的情况下,放任其自行拆除旧电线杆,未尽到相应的管理义务,故应对付占林的损害承担相应的责任。付占林在明知施工队在施工线的另一侧施工,还自行留在原地与工友武国良一起拆除电线杆,在上杆前未仔细核实电线杆的承重情况,应对其自身受到的损害承担相应的责任。付占林的施工行为从根本上来讲被告于航是受益方,故本院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由于航对付占林的合理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德蕴电气公司将架设新电线杆、拆除旧电线杆的工程交付给于航施工,而于航并无高压作业的资质,且德蕴电气公司在签订合同时明确知晓于航并无高压作业的相关资质,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之规定,德蕴电气公司应对被告于航承担的部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付占林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6700元、鉴定费2500元、检查费720元、复印费18元,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付占林主张每日护理费108.90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支持其每日护理费108.59元。付占林的伤情经司法鉴定需一人护理90日,即付占林护理费为9773.10元(108.59元/日×90日)。付占林主张其从事农网改造每日工资为230元,即主张其受伤后每日误工费280元,本院认为,农网改造工作不具有固定性,无法确定其实际收入的准确性,故本院比照居民服务业的行业日工资标准108.59元支持付占林误工费16288.50元(180日×108.59元)。付占林主张营养费每日100元,本院认为,付占林从高处摔伤,伤情多处,酌定支持每日营养费50元,即营养费为4500元。付占林主张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其伤残赔偿的请求,本院认为,付占林虽为农业家庭户口,但从2012年开始在其儿子付立明家中居住,即其经常居住地为敦化市,且在敦化市内依靠打零工为主要收入来源,因此伤残赔偿金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进行计算。付占林的伤情为八级伤残一处,十级伤残五处,其主张附加指数按照10%计算,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支持5%,即付占林的伤残赔偿金为155922.20元(22274.60元×20年×35%)。付占林主张精神抚慰金3万元,根据付占林的实际伤情,本院酌定支持精神抚慰金5000元。付占林主张交通费1140元,未向本院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本院根据付占林提供的证据支持其70元。综上,付占林的合理损失为医疗费54354.5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700元、鉴定费2500元、检查费720元、复印费18元、护理费9773.10元、误工费16288.50元、营养费4500元、伤残赔偿金155922.20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合计255776.35元。以上损失由于航赔偿付占林126188.89元〔(255776.35元-5000元)×70%-54354.55元+5000元〕,德蕴电气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三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于航于本判决生效之后立即赔偿原告付占林人民币126188.89元;二、被告吉林德蕴电气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付占林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于航、吉林德蕴电气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191.28元,由被告于航负担2823.77元,被告吉林德蕴电气有限公司负连带责任,原告付占林负担367.51元。
德蕴电气公司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伤残赔偿金应当依据农村赔偿标准予以判决。天玺阳光城9号楼竣工时间是2013年12月30日,社区证明写的是2013年1月,所以付占林主张在2013年1月份提前居住不属实,因为没有向住户交付。付占林在官地镇上班,在官地镇居住,农村还有土地,缴纳养老保险费和赔偿标准没有关系。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德蕴电气公司与于航之间签订的是农村电网改造工程中的劳务承包合同。而不是将整体工程转包给于航,而于航组织相关具有高空作业的资质的特殊工种人员即电工进行拆卸。已经尽到安全注意义务。所以一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要求德蕴电气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人民法院撤销一审判决。
付占林辩称:一审判决正确,维持原判。
于航辩称:与德蕴电气公司的上诉意见一致,应按农村标准赔偿。付占林是违章作业,所以付占林承担主要责任,我承担次要责任,单位不应该承担责任。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付占林虽然为农村户口,但连续一年以上居住在城镇,并在城镇工作来获取主要收入,故一审判决按照其经常居住地,即城镇标准来计算伤残赔偿金并无不当。农村电网改造工程作为高空高压作业,应当由具有高空高压作业资质者提供劳务,虽然实际提供劳务的工人均具有相关资质,但这些工人均系于航所雇佣,德蕴电气公司雇佣的是没有任何资质的于航,故未尽到应尽的安全注意义务,应当与于航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审判决适用法律并无不当。综上,德蕴电气公司的上诉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3191.28元,由被上诉人于航负担2823.77元,上诉人吉林德蕴电气有限公司负连带责任,被上诉人付占林负担367.5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191元,由上诉人吉林德蕴电气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郑贞子
审判员  咸柱英
审判员  池东波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朴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