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魏斌与赵正常、中山市帝道灯饰照明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4-2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654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魏斌。
委托代理人:赵龙龙,重庆升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赵正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山市帝道灯饰照明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新兴中路18号9楼907-908间。
法定代表人:赵正常,总裁。
委托代理人:潘兴旺,重庆锦扬(江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彭德。
上诉人魏斌与被上诉人赵正常、中山市帝道灯饰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道公司)、彭德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9日作出(2015)沙法民初字第03299号民事判决,魏斌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由审判员陈瑜担任审判长,审判员赖生友(主审)、代理审判员闫信良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18日进行了询问,上诉人魏斌的委托代理人赵龙龙,被上诉人帝道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潘兴旺、被上诉人彭德到庭参加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5月2日,魏斌(丙方)与帝道公司(甲方)、彭德(乙方)签订《员工持股协议书》,约定甲方同意将重庆运营中心的部分股份转让给乙方、丙方,甲方以灯饰连锁方面的管理经验、技术和资金、产品25.5万元出资,暂51%的股份;乙方以现金14.5万元出资,占29%的股份,丙方以现金10万元出资,占20%的股份。该协议约定甲乙丙签字生效。2013年3、4月,魏斌向赵正常卡上转款9万元。彭德未出资。审理中,赵正常提供了重庆运营中心2013年3月至2013年9月有魏斌及彭德签字的报销单及2013年3月至2013年9月发的工资表打印件,提出运营中心实际进行了运营,魏斌及彭德提出他们原来就是中山市帝道灯饰照明有限公司重庆分支机构的员工,工资及报销费用是作为员工报销的。2013年10月,因双方对工作安排发生分歧,魏斌与彭德离开了运营中心。双方发生分歧,魏斌故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赵正常经一审法院合法传票传唤后,仍未到庭参加诉讼,一审法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
一审魏斌诉称:2013年5月2日,魏斌与帝道公司、彭德签订《员工持股协议书》,约定三方共同出资50万元设立重庆运营中心,魏斌向赵正常账户转款9万元,帝道公司及彭德未出资,也未根据协议设立重庆运营中心。魏斌故诉至法院,要求解除魏斌与帝道公司签订的《员工持股协议书》,并判决帝道公司与赵正常连带返还魏斌投资款9万元并支付违约金1万元。
一审中山市帝道灯饰照明有限公司辩称:魏斌诉状陈述的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符,主要在以下三方面:重庆运营公司已经成立并开始运营,并不是魏斌所述的未投资设立;帝道公司已经足额投资;反而是魏斌未按协议约定足额投资。本案中帝道公司无任何违约行为,相反是魏斌及彭德自2013年10月起不按照协议的约定服从帝道公司的安排,不愿意接受考核,才导致了重庆运营中心无法继续经营。同意解除协议,三方也应按协议书约定共同承担重庆运营中心的亏损。魏斌起诉赵正常属于错列诉讼主体,因为赵正常属于帝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行为属于职务行为,帝道公司也愿意为其职务行为承担责任。
一审彭德辩称:对魏斌的诉讼请求中解除员工持股协议,我同意解除,理由:因为该协议本就未履行,魏斌要求返还投资款及要求支付违约金的请求,因与我无关,其钱也并未支付给我,因此与我无关。
一审赵正常未作答辩。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的《员工持股协议书》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双方应当按约履行。本案中,魏斌于2013年3、4月即缴纳了出资,2013年5月双方签订《员工持股协议》,该协议约定帝道公司将股份转让给魏斌及彭德,甲乙丙签字生效。魏斌已缴纳了出资,该协议签订后,魏斌即持有了重庆运营中心的股份。赵正常提供的报销单及工资表也可以说明该运营中心在签订协议后进行了运营。故一审法院认为该运营中心是进行了运营的。魏斌以帝道公司未履行协议为由要求其支付违约金的诉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该运营中心属于合伙组织,现三方均同意解除,一审法院予以准许。至于魏斌要求退还投资款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已认定该合伙组织进行了运营,散伙分配合伙组织财产应当进行清算。但本案中,魏斌坚持认为该合伙组织没有运营而要求退还投资款,对此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双方可另行清算。虽然魏斌的款项打到赵正常卡上,但魏斌也认为该款系投资款,赵正常并非合伙组织的合伙人,且帝道公司也表示该投资款已交给公司并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赵正常系代为收取,魏斌对赵正常的诉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赵正常经一审法院合法传票传唤后,仍未到庭参加诉讼,一审法院依法缺席判决。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九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解除原告魏斌与被告中山市帝道灯饰照明有限公司、彭德签订的《员工持股协议书》。二、驳回原告魏斌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300元,减半交纳1150元(此款原告已预交),由原告魏斌负担。”
魏斌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维持原判第一项,撤销原判第二项,依法改判为支持其一审诉请。主要事实和理由:1、魏斌与彭德工作的重庆运营中心是帝道公司的销售服务点,其费用均列为帝道公司的财务账目,故魏斌为帝道公司的员工,公司理应支付魏斌的工资及差旅费;2、帝道公司没有证据证明重庆运营中心独立于其帝道公司之外的合伙组织,进行独立运作,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3、重庆运营中心未进行工商注册故无法进行清算,应当与帝道公司的财务会计账目合并计算,由帝道公司承担魏斌的工资等费用。
帝道公司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彭德辩称:同意魏斌的第一、二点上诉理由。
二审审理中,魏斌撤回对赵正常、彭德的上诉。
认定上述事实的依据有:二审询问笔录。
本院查明的其它事实与前述一审审理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魏斌撤回对赵正常、彭德的上诉,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本院依法予以准许。
在一审审理中,赵正常提供的重庆运营中心2013年3月至2013年9月有魏斌及彭德签字的报销单、及2013年3月至2013年9月发的工资表打印件,均能证明重庆运营中心实际进行了运营。魏斌上诉提出其与彭德工作的重庆运营中心是帝道公司的销售服务点,其费用均列为帝道公司的财务账目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故对其关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在重庆运营中心没有清算的情况下,原判对魏斌要求退还投资款的诉请不予支持并无不当,对此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其上诉请求不予主张。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魏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瑜
审 判 员  赖生友
代理审判员  闫信良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吉昌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