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存立与王成赠与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0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02民终1184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存立,男,1963年12月22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建国,北京中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成,男,1975年4月12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海斌,北京市中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存立因与被上诉人王成赠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6民初218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存立的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未处理的一审诉讼请求,即撤销双方签订的家庭房产协议书。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存在拒不查明事实,分清是非的重大错误。二、一审严重违反了合同法第185条。三、一审严重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19条、第64条、第77条,构成了审判程序严重违法。四、一审违反人民法院的审判惯例。补充意见:一审判决严重违反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经济案件若干问题解答的第一个规定。如果不存在赠与合同法律关系,也应该程序驳回,即应该裁定驳回起诉,而不是用实体判决的方式驳回。一审存在审判程序严重违法。一审判决涉嫌非法收取我方当事人的一审诉讼费和二审诉讼费的情形。
王成辩称:同意原判。答辩意见为:1、赠与是赠与自己的财产,而争议的财产不是王存立的,所以赠与当然不成立。2、不认可违反了合同法的185条规定。对方对争议财产没有所有权,赠与的前提不成立。3、证人不具备作证的能力,所以不存在程序违法。4、对方认为违反审判惯例没有任何的证据,法院也没有相关的审判惯例。5、如果程序驳回主要是主体不对,对方明确要求撤销赠与,所以其有义务证明其是所有权人,所以一审实体驳回没有问题。
王存立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撤销双方于2015年9月24日签订的《家庭房产协议书》;2、诉讼费由王成承担。事实和理由:为了解决王存立个人生活问题,王存立于1983年9月获得了北京市丰台区××汽车十一厂东侧一块废弃土地的使用权。王存立于1983年9月至1986年3月在上述土地内建设了共计800平方米房屋。2015年9月24日,双方签订了《家庭房产协议书》(以下简称涉案协议),规定:北京市丰台区××汽车十一厂东侧院子中的房屋及土地由王存立、王成共同居住使用居住,其所有权王存立占65%,王成占35%,如上述土地内的房屋进行拆迁,王存立分得拆迁款的65%,王成分得35%。上述协议签订后,王存立未将35%房屋实际交付给王成。2016年1月17日,王成要求王存立将北京市丰台区××汽车十一厂东侧院子中南侧的六间门脸房及其王存立的其他财产全部交付给王成未果即向王存立泼了冷水。王成还于2016年3月21日对王存立进行了殴打,导致王存立左眼膜裂伤、左眼眼睑皮层裂伤。2016年3月28日,王成非法放火燃烧了王存立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汽车十一厂东侧院子中东侧的木材与轮胎,造成王存立经济损失2000元。涉案协议中的全部房屋系王存立个人投资建设的财产,王存立对协议书中的房屋享有独立的所有权。王成在涉案协议订立后存在严重侵犯王存立财产权益与人身权益的恶劣行为,王存立有权撤销给予王成35%房屋份额的约定。
王成辩称,不同意王存立的诉讼请求。涉案协议并非赠与协议,而是双方之间的析产、析产后的居住修缮装修以及遇拆迁后对所得经济补偿划分比例达成的协议。涉案协议中的房屋由王成一家和王存立共同出资建设,并非王存立的个人财产。赠与合同是单务合同,而涉案协议均没有出现赠与字样,也没有王存立将其自己的财产无偿赠与王成,王成表示接受的条款。涉案协议亦约定了王存立的义务,这种约定明显可以确定涉案协议并非赠与合同。涉案协议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等行为,现王存立以协议书订立后王成存在严重侵犯其财产权益与人身权益的行为为由要求撤销涉案协议,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
一审庭审中,王存立提交《违章建设(设计、施工)违章占用土地罚款通知书》证明其对涉案房屋享有所有权,王成对此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本案中,王存立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汽车十一厂东侧院内房屋系经过合法手续由相关部门批准所建,亦无法证明其系房屋所有权人,故法院认为涉案协议不符合赠与协议的法律要件。故对王存立要求撤销该协议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王存立的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经询,双方当事人均认可的事实是:2015年9月24日,双方签订了《家庭房产协议书》,规定:北京市丰台区××汽车十一厂东侧院子中的房屋及土地由王存立、王成共同使用居住,其所有权王存立占65%,王成占35%,如上述土地内的房屋进行拆迁,王存立分得拆迁款的65%,王成分得35%。上述协议签订后,王存立未将35%房屋实际交付给王成,双方为此形成诉讼。对于涉案协议中的全部房屋问题,双方当事人均认可没有产权证书,诉争院落的土地亦没有批示。另对于房屋来源及土地问题双方各执一词。
本院认为: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一审法院对王存立要求撤销赠与问题所做认定及处理是否适当及上诉人王存立的上诉请求是否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另外我国法律还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针对本案双方争议的问题,本院论述如下:王存立在本案中主张撤销与王成双方于2015年9月24日签订的《家庭房产协议书》,而要求撤销赠与的前提即要证明诉争财产是否是王存立所有的财产,基于王存立未提供相关证据证实,加之双方亦均认可诉争财产既无批示又无房屋产权证书,而王存立又无其他有利证据证实其上诉主张。基于上述情况,王存立要求撤销赠与,证据不足,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本案的案情及相关证据,所作的处理符合法律规定和立法原则的本意,根据本案的案情、证据和法律规定所做的认定及处理亦无不妥。综上所述,王存立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王存立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魏曙钊
审判员  石 磊
审判员  侯晨阳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XX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