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与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冠科(福建)电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闽民初字第49号
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住所地:泉州市丰泽区宝洲街浦西万达广场商业综合楼4号建筑01#商铺,组织机构代码:66685041-5。
代表人:谢志仁,副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湘晔,男,汉族,1989年12月12日出生,住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该行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施晓东,男,汉族,1981年7月23日出生,住福建省石狮市,该行职员。
被告: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罗山街道后林工业区,组织机构代码:66281001-0。
法定代表人:柯少纯。
被告:冠科(福建)电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罗山街道后林社区,组织机构代码:78219442-7。
法定代表人:柯少纯。
委托代理人:余上文,男,汉族,1987年2月22日出生,住福建省建阳市,该公司职员。
被告:冠为(福建)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罗山街道后林工业区,组织机构代码:66281004-5。
法定代表人:向伟。
被告:柯少纯,男,1966年9月9日出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A)。内地联系地址:福建省晋江市。
被告:向伟,男,土家族,1980年4月26日,住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被告:黄春燕,女,汉族,1981年2月8日出生,住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
被告:宝诺(福建)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金峰经济开发区埔尾片区,组织机构代码:79839588-0。
法定代表人:方勇。
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下称交行泉州分行)与被告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冠成公司)、冠科(福建)电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冠科公司)、冠为(福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冠为公司)、柯少纯、向伟、黄春燕、宝诺(福建)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宝诺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4月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交行泉州分行的委托代理人陈湘晔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冠成公司、冠科公司、冠为公司、柯少纯、向伟、黄春燕、宝诺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均拒不到庭应诉,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交行泉州分行诉称,其与冠成公司存在以下借款的事实:1.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3550052013C000000000),双方约定由交行泉州分行给予冠成公司综合授信额度人民币(下同)8875万元。2013年12月4日、2013年12月5日、2013年12月6日、2013年12月9日、2013年12月25日根据冠成公司的申请,交行泉州分行分别为冠成公司开立银行承兑汇票人民币1000万元整、1000万元整、1000万元整、1500万元整、166万元整,冠成公司同时分别存入人民币400万元、400万元、400万元、600万元、66.4万元作为业务保证金。上述承兑汇票期限均为六个月,双方约定冠成公司(即开票申请人)于汇票到期日将汇票项下票款足额交存交行泉州分行处,由交行泉州分行直接划扣保证金及申请人在交行泉州分行处开立的任一账户中款项用于向持票人付款。2.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0号/3550052073C100000100),2013年11月11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贷款370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11日,年固定利率7.8%。3.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5号/3550052013L100001000),2013年12月13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分别发放贷款人民币227万元、423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年固定利率8.1%。4.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4号/3550052013L100000900);2013年12月13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724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年固定利率8.1%。5.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3号/3550052013L100000500),2013年12月2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682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2日,年固定利率7.8%;2013年12月13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49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年固定利率8.1%。6.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4年8月1日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4)27号/7130102014M100004600],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200万元整,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5年4月2日,按月结息,年固定利率6.9%。7.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4年8月1日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7130102014M100004800),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3666341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5年8月1日,按月结息,年固定利率6.9%。
冠科公司、冠为公司、柯少纯、向伟、黄春燕对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的债务存在以下保证:1.冠科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3年1月9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1),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160万元整。双方又于2014年8月1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7130102014AM00004600),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保证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8880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上述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还包括编号为3550052013C000000000的《综合授信合同》及编号为3550052013L100000100、3550052013L100000200、3550052013L100000300、3550052013L100000500、3550052013L100000900、3550052013L100001000、3550052013L100001200的《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未还清的债权(包括或有债权)。2.冠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3年1月9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0),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交司授2012089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160万元整。3.柯少纯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3年1月9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2),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160万元整。双方又于2014年8月1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7130102014AM00004601),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保证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8880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还包括编号为3550052013C000000000的《综合授信合同》及编号为3550052013L100000100、3550052013L100000200、3550052013L100000300、3550052013L100000500、3550052013L100000900、3550052013L100001000、3550052013L100001200的《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未还清的债权(包括或有债权)。4.向伟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3年1月9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3),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160万元整。黄春燕系向伟的配偶,其出具共有人声明,声明其知悉并同意向伟为冠成公司向交行泉州分行提供担保,基于该保证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以夫妻共同财产予以清偿。
宝诺公司对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1.2012年12月27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3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与《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4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524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5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724万元。)2.2012年12月27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4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与《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5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367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7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650万元。)3.2012年12月27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5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与《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6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205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4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已结清。)4.2014年8月1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4)27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018.02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还包括编号为3550052013C000000000的《综合授信合同》及编号为3550052013L100000100、3550052013L100000200、3550052013L100000300、3550052013L100000500、3550052013L100000900、3550052013L100001000的《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未还清的债权(包括或有债权),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4)第39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30212192元。)5.2014年6月10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4)28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010.62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还包括编号为3550052013C000000000的《综合授信合同》及编号为3550052013L100000100、3550052013L100000200、3550052013L100000300、3550052013L100000500、3550052013L100000900、3550052013L100001000的《最高额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未还清的债权(包括或有债权),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4)第40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30212192元。)
交行泉州分行为冠成公司开立的上述银行承兑汇票合计人民币4500万元于2014年6月4日、6月5日、6月6日、6月9日、6月25日先后到期,交行泉州分行已承兑,冠成公司未依约将汇票项下票款足额交存交行泉州分行处,致使交行泉州分行实际垫款27995960元。经交行泉州分行多番催收,冠成公司仍未向交行泉州分行偿还银行承兑汇票垫款本金及相应的利息、罚息、复利,已构成实际违约。
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的贷款中,682万元于2014年6月2日到期,370万元于2014年6月11日到期,49万元于2014年6月20日到期,724万元于2014年6月20日到期,227万元于2014年6月20日到期,423万元于2014年6月20日到期。上述贷款合计2475万元到期后冠成公司并未依约还款,截止交行泉州分行起诉日尚欠贷款本金24545851元,及相应欠息、罚息、复利等。
交行泉州分行于2014年8月1日向冠成公司发放的两笔贷款3666341元和200万元合计人民币5666341元尚未到期,该两笔贷款的利息未归还。根据《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4)27号/7130102014M100004600]、《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7130102014M100004800)中第九条“贷款的提前到期事件”9.1(6)约定:“借款人在履行与贷款人订立的其他合同或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时,有违约行为或债务可能或已经被宣布提前到期的”这一情形的出现,交行泉州分行可宣布合同的“提前到期”。现冠成公司在与交行泉州分行订立的其他借款合同中已构成实际违约,交行泉州分行遂宣布上述贷款合计人民币5666341元于交行泉州分行起诉日全部提前到期,主张冠成公司应偿还交行泉州分行贷款本金及相应利息等。
交行泉州分行请求判令:1.冠成公司立即归还交行泉州分行之债务本金人民币58208152元和截止2015年3月16日的所欠利息、罚息和相应复利合计人民币7202867.31元(总欠款金额为人民币65411019.31元和及此后产生利息罚息等费用,利息罚息等费用按合同约定计算至本息还清之日止);2.冠科公司、柯少纯对冠成公司所欠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3.冠为公司、向伟、黄春燕分别对冠成公司所欠款项承担其担保范围内(即2160万元整)的连带保证责任;4.确认交行泉州分行对宝诺公司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拥有抵押权,交行泉州分行有权将其拍卖、变卖等,价款优先偿还冠成公司所欠本金及利息、罚息等;5.本案诉讼全部相关费用由本案被告承担。
被告冠成公司、冠科公司、冠为公司、柯少纯、向伟、黄春燕、宝诺公司均未提交答辩意见。
交行泉州分行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以下六组证据:
第一组证据包括以下35项,拟证明交行泉州分行对冠成公司享有合法有效的债权:1.冠成公司投资者同意书;2.《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3550052013C000000000);3.《综合授信项下开立银行承兑汇票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3550052013C300015100);4.银承承兑汇票1份(出票日期:2013年12月4日,票面金额人民币1000万元);5.《交通银行收款通知书》、《业务受理通知书》(2013年12月4日,保证金人民币400万元存入);6.《综合授信项下开立银行承兑汇票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3550052013C300015400);7.银承承兑汇票1份(出票日期:2013年12月5日,票面金额人民币1000万元);8.《交通银行收款通知书》、《业务受理通知书》(2013年12月5日,保证金人民币400万元存入);9.《综合授信项下开立银行承兑汇票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3550052013C300015700);10.银承承兑汇票1份(出票日期:2013年12月6日,票面金额人民币1000万元);11.《交通银行收款通知书》、《业务受理通知书》(2013年12月6日,保证金人民币400万元存入);12.《综合授信项下开立银行承兑汇票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3550052013C300015900);13.银承承兑汇票2份(出票日期:2013年12月9日,票面金额分别为人民币1000万元和500万元总计1500万元);14.《交通银行收款通知书》、《业务受理通知书》(2013年12月9日,保证金人民币600万元存入);15.《综合授信项下开立银行承兑汇票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3550052013C300016200);16.银承承兑汇票1份(出票日期:2013年12月25日,票面金额人民币166万元);17.《交通银行收款通知书》、《业务受理通知书》(2013年12月25日,保证金人民币66.4万元存入);18.《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0号/3550052013L100000100);19.《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3550052013R100003000);20.《借款凭证》(贷款金额370万元,到期日为2014年6月11日);21.《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5号/3550052013L100001000);22.《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3550052013R100003600、3550052013R100003800);23.《借款凭证》(贷款金额227万元、423万元,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24.《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4号/3550052013L100000900);25.《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为:3550052013R100003500);26.《借款凭证》(贷款金额724万元,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27.《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3号/3550052013L100000500);28.《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为:3550052013R100003400);29.《借款凭证》(贷款金额682万元,到期日为2014年6月2日);30.《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额度使用申请书》(编号为:3550052013R100003700);31.《借款凭证》(贷款金额49万元,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32.《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4)27号/7130102014M100004600];33.《借款凭证》(贷款金额200万元,到期日为2015年4月2日);34.《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7130102014M100004800);35.《借款凭证》(贷款金额3666341元,到期日为2015年8月1日)
第二组证据包括以下36-41项,拟证明冠科公司、柯少纯对冠成公司所欠款项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36.冠科公司投资者同意书;37.《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1);38.《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7130102014AM00004600);39.柯少纯投资者同意书;40.《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2)41.《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7130102014AM00004601)。
第三组证据包括以下42-45项,拟证明冠为公司、向伟、黄春燕对冠成公司所欠款项应承担其担保范围内的连带保证责任:42.冠为公司投资者同意书;43.《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0);44.《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3);45.向伟、黄春燕身份证复印件及结婚证件复印。
第四组证据包括以下46-55项,拟证明交行泉州分行对宝诺公司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拥有抵押权,交行泉州分行有权将其拍卖、变卖等,价款优先偿还冠成公司所欠本金及利息、罚息等:46.《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3号);47.他项权证:漳芗他项(2013)第5号;48.《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4号);49.他项权证:漳芗他项(2013)第7号;50.《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5号);51.他项权证:漳芗他项(2013)第4号;52、《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4)27号];53.他项权证:漳芗他项(2014)第39号;54.《最高额抵押合同》[交司抵(2014)28号];55.他项权证:漳芗他项(2014)第40号。
第五组证据是第56项冠成公司欠款欠息明细,拟证明冠成公司的欠款本金及利息、罚息等具体金额和计算方式。
原告开庭时补充提交的第六组证据是6份银行承兑汇票,拟证明原告已对汇票进行了承兑。
被告冠科公司在本院开庭前组织的证据交换阶段,对前五组证据质证认为,核对证据原件后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应落实银行承兑情况。
被告冠成公司、冠为公司、柯少纯、向伟、黄春燕、宝诺公司均未到庭,也未对原告所举证据发表质证意见,视为放弃其诉讼权利。
本院认为,交行泉州分行所提交的六组证据均有原件可供核对,在各被告均未有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形下,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关联性予以确认。
本院查明以下事实:
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3550052013C000000000),双方约定由交行泉州分行给予冠成公司综合授信额度人民币8875万元。该合同第十一条“违约”中约定“逾期和挪用的罚息利率分别为相应《额度使用申请书》记载利率上浮50%和上浮100%。”
2013年12月4日、2013年12月5日、2013年12月6日、2013年12月9日(同一天两笔)、2013年12月25日根据冠成公司的额度使用申请,交行泉州分行五次分别为冠成公司开立银行承兑汇票人民币1000万元整、1000万元整、1000万元整、1500万元整(1000万+500万)、166万元整,冠成公司同时分别向交行泉州分行存入人民币400万元、400万元、400万元、600万元、66.4万元作为业务保证金。上述承兑汇票期限均为六个月,双方约定冠成公司(即开票申请人)于汇票到期日将汇票项下票款足额交存交行泉州分行处,由交行泉州分行直接划扣保证金及申请人在交行泉州分行处开立的任一账户中款项用于向持票人付款。上述五笔承兑汇票到期后,交行泉州分行为冠成公司垫付款项分别为:600万元、600万元、600万元、900万元、99.6万元。冠成公司仅于2014年6月13日针对2013年12月9日开立的1500万元承兑汇票偿还本金40元,该笔垫款本金剩余8999960元。冠成公司对其余垫款本金及利息未归还。2013年12月4日,交行泉州分行还向冠成公司开立了一份1000万元(编号为3552013011253000)承兑汇票,2014年6月4日到期后交行泉州分行垫款5999084元。此后冠成公司陆续归还本金,于2014年8月1日全部还清本金,但尚欠垫款利息253453.59元未归还。
3.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0号/3550052013L100000100),2013年11月11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贷款370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11日,人民币固定利率按贷款实际发放日一年期基准利率上浮30%(7.8%)执行,贷款期内不调整利率。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5号或3550052013L100001000),2013年12月13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分别发放贷款人民币227万元、423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人民币固定利率按贷款实际发放日一年期基准利率上浮35%(8.1%)执行,贷款期内不调整利率。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4号或3550052013L100000900),2013年12月13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724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人民币固定利率按贷款实际发放日一年期基准利率上浮35%(8.1%)执行,贷款期内不调整利率。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2年12月27日签订《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3号或3550052013L100000500),2013年12月2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682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2日,人民币固定利率按贷款实际发放日一年期基准利率上浮30%(7.8%)执行,贷款期内不调整利率。2013年12月13日,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49万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4年6月20日,人民币固定利率按贷款实际发放日一年期基准利率上浮35%(8.1%)执行,贷款期内不调整利率。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4年8月1日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4)27号或7130102014M100004600],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200万元整,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5年4月2日,按月结息,人民币固定利率按贷款实际发放日一年期基准利率上浮15%(6.9%)执行,贷款期内不调整利率。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4年8月1日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7130102014M100004800),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3666341元,双方约定到期日为2015年8月1日,按月结息,人民币固定利率按贷款实际发放日一年期基准利率上浮15%(6.9%)执行,贷款期内不调整利率。
4.冠科公司、冠为公司、柯少纯、向伟、黄春燕对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的债务提供以下担保:(1)冠科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3年1月9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1),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160万元整。双方又于2014年8月1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7130102014AM00004600),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担保,保证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8880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上述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还包括编号为3550052013C000000000的《综合授信合同》及编号为3550052013L100000100、3550052013L100000200、3550052013L100000300、3550052013L100000500、3550052013L100000900、3550052013L100001000、3550052013L100001200的《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未还清的债权(包括或有债权)。(2)冠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3年1月9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0),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160万元。(3)柯少纯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3年1月9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2),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160万元整。双方又于2014年8月1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7130102014AM00004601),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担保,保证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8880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还包括编号为3550052013C000000000的《综合授信合同》及编号为3550052013L100000100、3550052013L100000200、3550052013L100000300、3550052013L100000500、3550052013L100000900、3550052013L100001000、3550052013L100001200的《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未还清的债权(包括或有债权)。(4)向伟与交行泉州分行于2013年1月9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3550052013B100000003),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89号或3550052013C000000000)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160万元整。黄春燕系向伟的配偶,其出具共有人声明,声明其知悉并同意其配偶为冠成公司向交行泉州分行提供担保,基于该保证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以夫妻共同财产予以清偿。
5.宝诺公司对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1)2012年12月27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3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与《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4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524万元整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5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724万元。(2)2012年12月27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4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与《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5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367万元整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7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650万元。(3)2012年12月27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2095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的主合同《综合授信合同》与《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2096号)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205万元整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4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已结清。(4)2014年8月1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4)27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018.02万元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还包括编号为3550052013C000000000的《综合授信合同》及编号为3550052013L100000100、3550052013L100000200、3550052013L100000300、3550052013L100000500、3550052013L100000900、3550052013L100001000的《最高额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未还清的债权(包括或有债权),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4)第39号,对应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30212192元。(5)2014年6月10日,宝诺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为:交司抵(2014)28号],约定以其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为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010.62万元整,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债权本金及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抵押物的费用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还包括编号为3550052013C000000000的《综合授信合同》及编号为3550052013L100000100、3550052013L100000200、3550052013L100000300、3550052013L100000500、3550052013L100000900、3550052013L100001000的《最高额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未还清的债权(包括或有债权),并进行抵押登记,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4)第40号,对应土地证号为:漳芗国用(2009)第002**号,对应的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30212192元。
6.交行泉州分行向冠成公司发放的流动资金贷款中,682万元于2014年6月2日到期,370万元于2014年6月11日到期,49万元于2014年6月20日到期,724万元于2014年6月20日到期,227万元于2014年6月20日到期,423万元于2014年6月20日到期。上述贷款合计2475万元到期后冠成公司并未依约还本付息,其中交行泉州分行扣收冠成公司账户款项情况如下:(1)2014年6月24日针对编号交司授2012093号项下682万元贷款扣收49元用于归还本金,剩余本金为6819951元。(2)2015年1月30日,针对编号交司授2012090号项下370万元贷款扣收冠成公司账户204100元用于归还本金,剩余本金3495900元。截止起诉日,冠成公司尚欠贷款本金24545851万元及相应欠息、罚息、复利等。《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交司授(2014)27号/7130102014M100004600]、《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7130102014M100004800)中第九条“贷款的提前到期事件”9.1(6)约定:“借款人在履行与贷款人订立的其他合同或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时,有违约行为或债务可能或已经被宣布提前到期的”。因此,交行泉州分行宣布于2014年8月1日向冠成公司发放的贷款合计人民币5666341元提前到期。交行泉州分行自认起诉后于2015年3月24日扣收了冠成公司185元用于归还本金,系偿还编号交司授2012093号项下682万元的贷款。
本院认为,本案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因被告柯少纯系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故本案系涉港民商事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外民商事案件诉讼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三条、第五条的规定,本案由本院管辖审理。案涉《综合授信合同》、《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等均约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本案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为准据法。
原告与被告冠成公司签订的《综合授信合同》、《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以及原告与被告冠科公司、冠为公司、柯少纯、向伟、黄春燕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原告与被告宝诺公司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均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且相应抵押物亦办理了登记手续,均应认定为合法有效的合同。本案中,原告为被告冠成公司发放了流动资金贷款、承兑了银行汇票,已履行合同义务。被告冠成公司在诸笔欠款到期后未能还款,构成违约,应按合同约定承担归还本金并支付利息、罚息、复利的违约责任。至起诉之日,冠成公司尚欠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30212192元,交行泉州分行自认起诉后于2015年3月24日扣收了冠成公司账户185元用于归还本金,系偿还编号交司授2012093号项下682万元的贷款,故该笔贷款剩余本金为6819766元(之前已扣收49元),冠成公司至今总计尚欠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为30212007元,相应利息、罚息、复利按合同约定的标准计算至款项还清之日。原告为冠成公司开立的银行承兑汇票到期后,冠成公司未足额交存款项,致使交通银行泉州分行为其垫付票款,本金共计为27995690元。双方在《综合授信项下开立银行承兑汇票额度使用申请书》中已明确约定:自垫付票款之日起,申请人应立即向授信人偿还垫款并按每日万分之五的利率支付利息。该约定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即冠成公司应于每笔银行承兑汇票垫款之日起按照日万分之五的标准计算利息,计至款项还清之日止。冠成公司在编号3552013011253000项下的承兑汇票业务,已归还该笔垫款本金5999084元,但尚欠利息253453.59元,应一并归还。
根据冠科公司、柯少纯分别于2013年1月9日、2014年8月1日所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被告冠科公司、柯少纯应对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3年1月9日之后签订的全部主合同在最高额2160万元(包括相应利息、罚息和复利)范围内连带责任保证,应对冠成公司与交行泉州分行在2014年5月16日至2015年5月16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在最高额8880万元(包括相应利息、罚息和复利)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案涉借款、垫款均发生于上述保证期间内且均未超过约定的最高限额,故冠科公司、柯少纯应对冠成公司在本案的所有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冠为公司、向伟应按照各自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对被告冠成公司在《综合授信协议》项下所欠交行泉州分行的债务在最高额2160万元(包括相应利息、罚息和复利)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黄春燕在《最高额保证合同》上“共有人声明条款”处签字,声明其知悉并同意其配偶向伟为冠成公司向交行泉州分行提供保证,基于该保证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以夫妻共同财产予以清偿。应视为黄春燕同意以夫妻共同财产对本案债务承担清偿责任,本院予以确认。冠科公司、柯少纯、冠为公司、向伟在承担担保责任后,可依法向被告冠成公司追偿。被告宝诺公司签订了五份《最高额抵押合同》,提供位于福建省漳州市金峰经济开发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分别为冠成公司所签订《综合授信合同》及《流动资金最高额借款合同》项下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已办好抵押登记手续。交行泉州分行的抵押权依法成立,有权对抵押物在所担保的最高债权额的范围内优先受偿。
综上所述,原告除了关于“黄春燕应在2160万元最高额债权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不能得到支持外,其他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二百零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偿还尚欠流动资金贷款本金人民币30212007元及相应利息、罚息、复利(利息、罚息、复利按合同约定的标准计算至款项还清之日止);
被告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偿还银行承兑汇票垫款本金人民币27995690元及利息(其中本金6000000元从2014年6月4日起计息、本金6000000元从2014年6月5日起计息、本金6000000元从2014年6月6日起计息、本金900万元从2014年6月9日计至2014年6月13日、本金8999960元从2014年6月14日起计息、本金996000元从2014年6月25日起计息,均按照日万分之五的标准计算至款项还清之日止。冠成公司在编号3552013011253000项下的承兑汇票业务尚欠利息253453.59元,应一并归还);
被告冠科(福建)电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柯少纯
对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上述第一、二项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冠为(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向伟分别在担保的最高债权额(即本金2160万元及相应利息、罚息、复利)范围内对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上述第一、二项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冠科(福建)电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柯少纯、冠为(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向伟在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追偿;
四、黄春燕应在夫妻共同财产范围内对其配偶向伟所承担的债务承担清偿责任;
五、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对宝诺(福建)电子有限公司所有的址在漳州金峰经济开发区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享有抵押权,有权将上述抵押物进行拍卖、变卖等处分,所得价款优先用于偿还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上述第一、二项债务[其中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85号所对应的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5号,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524万元及相应利息、复利、罚息;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86号所对应的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7号,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367万元及相应利息、复利、罚息;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87号所对应的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3)第4号,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205万元及相应利息、复利、罚息;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81号所对应的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4)第**号,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1018.02万元及相应利息、复利、罚息;土地证号漳芗国用(2009)第00284号所对应的抵押权证为漳芗他项(2014)第**号,抵押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010.62万元及相应利息、复利、罚息]。宝诺(福建)电子有限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追偿;
六、驳回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各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68855.09元,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负担8855.09元,由被告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冠科(福建)电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柯少纯共同负担360000元[冠为(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向伟在133591元范围内分担案件受理费]。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被告冠成(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冠科(福建)电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冠为(福建)科技有限公司、向伟、黄春燕、宝诺(福建)电子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柯少纯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国雄
审 判 员  陈少苓
代理审判员  林文勋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李晓旭
附:本案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二百零七条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第三十一条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七十三条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担保财产和实现担保物权的费用。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第一百七十六条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第一百七十九条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抵押给债权人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债权人有权就该财产优先受偿。
前款规定的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抵押人,债权人为抵押权人,提供担保的财产为抵押财产。
第二百零三条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对一定期间内将要连续发生的债权提供担保财产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抵押权人有权在最高债权额限度内就该担保财产优先受偿。
最高额抵押权设立前已经存在的债权,经当事人同意,可以转入最高额抵押担保的债权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