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某甲犯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2-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潍刑一终字第159号
原公诉机关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甲,农民。2013年12月27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3日被取保候审。2015年7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潍坊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梅杰,山东文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人民法院审理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某甲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5年7月8日作出(2014)坊刑初字第185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王某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潍坊市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崔雯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王某甲及其辩护人张梅杰均到庭参加诉讼。在审理期间,因案情复杂,本院依法报请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延长审限两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3年9月1日9时50分许,在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道办事处王家庄子二村村民王某门前,因王某修门前水泥路的事,王某与前邻居李某发生争执,继而与李某的丈夫王某戊发生争执,王某先持铁耙子将王某戊左后肩部打伤,后王某之子王某甲参与上述二人打斗。期间,被告人王某甲持砖头将被害人王某戊头部砸伤。经鉴定,被害人王某戊头部损伤致头部裂创之伤情构成轻伤二级。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有业经原审开庭审理时质证并确认的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书证、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甲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王某甲有期徒刑一年。
宣判后,被告人王某甲以“一审法院据以定罪的法医鉴定结论有瑕疵,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据以定罪的证据未达到确实、充分,不能排除被害人的伤情系他人所为的合理怀疑”为由,提出上诉。
二审开庭审理时,潍坊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对原审判决确认的证据无异议,同时出示并宣读了公安机关补充的证人王某乙的证言及公安机关办案说明等证据;上诉人王某甲及其辩护人对原审判决确认的证据未申请重新出示及宣读。王某甲的辩护人提出“原审判决认定王某甲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审公诉机关提供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即被害人王某戊陈述、证人李某、王某乙、孙某甲、王某丙等人的证言及鉴定意见有疑点,不足以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辩护意见。同时辩护人对二审期间公安机关补充的证人王某乙的证言提出异议,认为王某乙的证言系伪证,且调查程序不合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综上,建议二审法院改判上诉人王某甲无罪。潍坊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2013年9月1日9时50分许,在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道办事处王家庄子二村村民王某家门前,王某与邻居李某因修门前水泥路之事发生口角,继而与李某的丈夫王某戊发生争执,王某持铁耙子将王某戊左后肩部打伤,随后闻讯赶来的王某之子王某甲与王某戊发生厮打。在厮打过程中,被告人王某甲持砖头将被害人王某戊头部砸伤。经鉴定,被害人王某戊头部损伤致头部裂创之伤情构成轻伤二级。同日10时12分,李某向公安机关报警。2013年12月27日,被告人王某甲被抓获归案。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陈述
王某戊证实,我和王某甲、王某打架的地点在坊子区九龙街办王家庄二村其家房后、王某家门前的东西街上。当时正在修路我想修房后的滴水檐,王某从家里拿了把铁耙子出来,要把我弄高的水泥弄平,我不同意,就因为这事我们吵了起来。王某拿着铁耙子砸到我左后背上,我把铁耙子推开了,王某的儿子王某甲也过来和我打在了一起,当时王某和我抱在一起,王某甲从地上拿了块砖头朝我头上拍了五、六下后,我坐到了地上,然后双方就不打了。我后肩部被铁耙子打了三个齿眼,是王某打的,头上左侧约有5公分的口子,右侧约有7、8公分的口子,都是被王某甲打的。
2、证人证言
(1)李某证实,案发当时我看到王某甲从家里跑出来朝王某戊跑去,并在家门口一土堆那里捡了一块砖头,他们打仗时王某戊的头破了。后来我问王某戊,谁把他的头打破的,王某戊说是王某甲用砖头打破的。我没亲眼看见王某甲打王某戊的头,当时只看到他们三人打在一起,打完后王某戊就满脸是血了。
(2)孙某甲证实,我和王某、王某戊两方都只是一般朋友关系。案发当天因为王某家用水泥修门前的路,王某戊的老婆出来让他们把滴水檐留宽点,两边就叨叨起来了。一会儿王某戊也从家里出来,他和王某吵起来。这时我看见王某拿着耙子扒水泥时,用手里的耙子朝王某戊身子砸了一下,王某戊一闪,铁耙子砸在了他的后背上,接着俩人就撕把起来,王某戊捣了王某乙身上一下,王某的儿子王某甲和王某的老婆孙某乙从家里都出来了,王某的儿子王某甲去打王某戊,我没有看清他用砖头还是石头打的王某戊,王某戊被王某甲摁到地上,三人就撕打在一起了。王某戊的老婆和孙某乙一起撕把。过了一会儿,王某家出来一个妇女把他们分开了,我看到王某戊坐在地上满脸是血,王某戊的老婆接着报了警。在这期间,我看到王某除了拿铁耙子砸了王某戊一下后,没看到王某再拿其它工具打王某戊。
(3)王某乙证实,我给王某戊家编筐,是他家的工人,一般关系。2013年9月1日上午10点左右,我正在王某戊家里编筐,听到王某戊家房后有人吵吵,就踩着马扎趴在王某戊家后窗户上看,这个窗户正好对着后邻的大门口,我看到王某戊正和一个中年男子吵吵,李某也在吵吵,然后中年男子和王某戊撕打起来了,李某也和一个中年妇女扯着头发撕成块了。王某戊和中年男子在撕打时都倒在地上。这时,一个青年男子从王某戊家房后的院子里跑了出来,从地上拾了一块砖头跑到王某戊他们撕扯的地方用砖头朝王某戊的头上砸了三、四下。在看到王某戊头上出血后青年男子就不打了,他将砖头扔到了地上,就和中年男子、中年妇女一起回家了。
王某乙于2015年10月15日证实,我和王某戊是亲叔侄关系,王某戊是我二叔,案发当天我在王某戊家编筐。案发后因为我怕王铁锋打击报复我们,怕找上麻烦,所以公安机关多次找我作证,我开始时不愿意作证,后来我讲的情况都是实话。我认识王某,不认识王某的儿子,我出嫁快20年了,我和他们不熟悉,和他们也没有矛盾,我要求公安机关为我保密。
(4)孙某乙证实,2013年9月1日上午10时许,我在家的院子里听到外面吵吵,从家里出来后,还没看清楚什么事,王某戊的老婆什么话也没说就用手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拽倒在地,以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打架的时候我儿子王某甲在屋里干活,王某在外面看着修路。
(5)王某丙证实,我看到王某拿着铁耙子打了王某戊身上一下,王某戊、李某、王某、王某老婆四人撕把在了一起,王某甲出来后用脚跺了谁一下,后来王某甲就和王某一起打王某戊,他们三人怎么打的我没看清,后来他们就被人分开了。王某戊面朝西坐在地上,王某走过去左手拿了一块整砖在王某戊头上比划了一下,王某戊坐在地上没动,王某拿砖头是否打着王某戊我没看见,王某戊回头说了一句你们欺负人的时候,我看见王某戊的额头上有血,王某甲又要去打王某戊,王某甲的媳妇拦着王某甲不让去,接着王某、王某甲、王某的老婆、王某甲的媳妇回家关上了大门。
(6)褚某、王某丁、孙某丙(上述三人均系案发当天在XX家编筐的工人)证实,三人均未看到案发情况,其中褚某、孙某丙听到案发时有人在吵吵,王某丁称耳朵聋,当天上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三人均证实,王某戊家的编筐工人均是不定期去干活,记不清当时有谁在屋里干活。
3、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被告人王某甲在侦查机关供述称,我不知道为什么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出去时看到爸爸王某扶着在地上半躺着的妈妈孙某乙,没看到谁打架,也不知道妈妈的伤是怎么造成的。爸爸王某与王某戊打架候其在干什么想不起来。
在审查起诉阶段及原审开庭时,被告人王某甲供述,打架时我从未到过现场,当时我在家里陪我的一个老姑,老姑的详细情况想不起来。
二审开庭时,被告人王某甲供述,案发当天我未到过案发现场,当时我在家中,家中只有我一人。
4、鉴定意见
(坊)公(刑)鉴(伤)字(2013)27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鉴定意见补充说明证实,经检验,王某戊右颞顶部有一5cm缝合创口,左额顶部有一5cm缝合创口,分析认为符合外力作用所致,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4a的规定,被害人王某戊的伤情构成轻伤二级。
5、勘验、检查、辨认笔录
(1)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证实,勘查时间为2013年9月1日10时21分开始至同日10时42分结束。现场位于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道办事处王家庄子二村北边王铁峰家大门口西侧约10米的地方,现场有散落的砖头。
(2)潍坊市公安局坊子分局依法制作的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证人王某乙对十张不同男性照片进行辨认后指出,3号照片(王某甲)系持砖头将王某戊打伤的人。
6、书证
(1)受案登记表,证实该案系2013年9月1日10时12分由被害人妻子李某报警。
(2)抓获经过,证实王某甲于2013年12月27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3)前科查询,证实被告人王某甲无违法犯罪记录。
(4)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王某甲年龄、身份情况。
(5)办案说明证实,2013年9月1日案发后,潍坊市公安局坊子分局民警到达现场后展开调查,经走访周边群众寻找目击证人,了解到王某乙案发时在王某戊家打工并见到案发时打架的情况,但王某乙一直有顾虑不愿意作证,怕以后受到打击报复,经多次联系王某乙终于在2014年3月8日同意做了笔录,但是要求给予保密。
以上证据均经原审及二审开庭质证,除被告人王某甲的供述与辩解与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外,其余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王某甲所提“一审法院据以定罪的法医鉴定结论有瑕疵,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鉴定意见存在疑点”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的鉴定机构具有鉴定资质,其鉴定人员通过查阅医院病历及被害人受伤情况进行检验等法医临床学检验方法,作出的专业性鉴定意见,依据充分,程序合法,该鉴定意见合法有效,具有证明效力,可作为定案依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王某甲提出“其未实施伤害被害人的行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据以定罪的证据未达到确实、充分,不能排除被害人的伤情系他人所为的合理怀疑”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提出“原审判决认定王某甲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审公诉机关提供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即被害人王某戊陈述、证人李某、王某乙、孙某甲、王某丙等人的证言及鉴定意见,不足以证明被告人有罪,建议二审法院予以改判上诉人王某甲无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孙某甲、王某丙、王某乙、李某的证言及被害人王某戊的陈述均能够证实王某甲在王某与被害人王某戊发生争执时在现场,除证人李某外,其他证人及被害人均证实王某甲对王某戊有厮打或伤害行为,同时证人李某于案发后立即向公安机关报警,公安机关赶赴案发现场后即对现场进行了勘验、检查及拍照,该案发案正常,且证人王某乙亦对被告人王某甲进行了辨认,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认定王某甲故意伤害犯罪事实,上诉人王某甲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因此,上诉人王某甲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所提“二审期间公安机关补充的证人王某乙的证言调查程序不合法,系伪证,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辩护意见,经查,二审期间,公安机关所补充的证人王某乙的证言系公安机关依法取得,程序合法,该证言对原审判决认定的王某乙的证言进行了补强,并对王某乙为何隐瞒其与被害人的关系及作证的时间均作出了合理解释,该证言具有证明效力,且与公安机关出具的办案说明相印证,辩护人所提该证言系伪证无相关证据支持,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某甲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予刑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刘 勇
代理审判员  王耀顺
代理审判员  李桂霞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韩肖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