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朱关宝与徐柏顺、张翠宝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1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浙04民终18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徐柏顺,男,1951年2月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翠宝,女,1950年5月5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徐清,男,1972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关宝,女,1941年10月2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叙龙,浙江丛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为与被上诉人朱关宝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桐乡市人民法院(2016)浙0483民初48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各方当事人未提供新的证据,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朱关宝的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朱关宝负担。事实和理由:一审认定事实错误,朱关宝系自己摔伤而非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殴打所致,其受伤与三上诉人无关。一审中,朱关宝并未提供直接证据证明其受伤与三上诉人有关。事发时天色已晚,从派出所的笔录中可知,冲突双方均不能看清楚对方动手情况。且朱关宝年过七旬,与三上诉人系亲戚和邻居,纵使交恶三上诉人也不至于暴打一位老太太,更不会殴打其头部,朱关宝在冲突中头部受伤纯属意外。朱关宝因意外摔伤后参与纠纷,极有可能被自己家人误伤导致二次受伤。上诉人张翠宝因劝架而导致自己手部骨折,可见当时现场之混乱。朱关宝主张因该起事故导致自己神经受到影响进而构成十级伤残。但事件发生在2014年12月3日,司法鉴定是在2015年7月2日,期间朱关宝可能受到过其他刺激或伤害进而导致其神经方面出现问题。本案中,相关举证责任应当由朱关宝承担,一审在其无法证明事发经过及受伤原因的情况下,判定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承担一半的赔偿责任,明显过重。
朱关宝辩称: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所提朱关宝系自己摔伤而非被殴打所致没有事实依据,一审认定事实清楚;一审判定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承担50%的责任已经较轻了。请求驳回三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朱关宝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共同赔偿朱关宝53162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朱关宝与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系邻居且有亲戚关系,双方因土地问题存有矛盾。2014年12月13日,朱关宝擅自砍掉了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家种植的桃子树、李子树各1棵。当日19时许,在桐乡市屠甸镇和平村水波亭29号前,朱关宝及其家人与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发生口角,后产生肢体冲突,造成朱关宝、张翠宝等人受伤。后报警处理,受伤人员被送至医院。桐乡市公安局屠甸派出所在事发当天或之后几天对朱关宝及其家属张兴林、张元福、王妙娥,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及其家属张琴仙做了询问笔录。朱关宝共在桐乡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22日,共支出医药费10839.54元。朱关宝之伤于2014年12月19日、2015年1月16日经桐乡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已构成轻伤一级,张翠宝之伤于2014年12月19日经桐乡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已构成轻伤二级。朱关宝之伤于2015年7月2日经嘉兴康慈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鉴定意见为:脑外伤所致精神障碍(器质性神经症样综合症),与人体损伤系直接因果关系,评定为人体损伤十级伤残,朱关宝支出鉴定费2966元。
一审法院认为,首先,关于赔偿责任问题。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一,朱关宝受伤与本案纠纷具有因果关系。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辩称其未打到朱关宝而系朱关宝自身摔倒,但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根据派出所询问笔录,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及其他人员在笔录中均没有关于朱关宝因摔倒而受伤的陈述,且根据医院出院记录记载朱关宝“左颞顶部硬膜下血肿”与“上唇部软组织挫伤”的受伤部位不在同一平面,故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的该说法存疑,退一步讲即使朱关宝在冲突中因故摔倒,也与涉案肢体冲突具有因果关系,故对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的该项辩称,不予采信。第二,朱关宝与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的身体冲突发生于相对统一的空间和相对联系的时间,根据询问笔录及双方庭审陈述,双方有肢体上的冲突、拉扯或有身体上的受伤,可以认定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均实施了侵权行为,成立共同侵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三,朱关宝与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因土地问题发生纠纷,均有责任在保持冷静的基础上寻求正确途径解决,而不是相互争吵并产生肢体冲突,朱关宝擅自将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家果树砍伐,后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至朱关宝家前理论继而双方争吵,是引发本案肢体冲突的直接原因,双方对事件发生均有一定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故朱关宝应自负部分损失。根据现有证据无法确定哪一方在纠纷中先动手,结合上述及案件实际情况,酌定由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赔偿朱关宝合理损失的50%,朱关宝自负50%。
其次,关于朱关宝损失具体金额问题。核定朱关宝物质性损失如下:
1、医药费。根据前述意见,确认为10839.54元;
2、住院伙食补助费。朱关宝主张330元(22日×15元/天),该项主张合理,予以支持;
3、护理费。朱关宝住院22日,其主张2332元(22日×106元/日)合理,予以支持;
4、伤残赔偿金。朱关宝系农村居民,其主张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但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予以证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应按照农村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根据鉴定结论,核定朱关宝伤残赔偿金为14787.50元(21125×7年×10%);
5、交通费。朱关宝未提交有效票据,但鉴于往返治疗确需支出一定交通费,酌定为400元。
6、鉴定费。根据认定的证据,确定为2966元。
以上物质性损失共计31655.04元,由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赔偿50%计15827.5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的手段及方式、本地生活水平、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后果的发生的过错等因素,酌定为由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赔偿2500元。综上,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共需赔偿朱关宝18327.52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并参照浙江省统计局《2015年度浙江省人民生活等相关统计数据的公报》之标准,判决:一、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朱关宝18327.52元;二、驳回朱关宝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32元,减半收取216元,由朱关宝负担141元,由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负担75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在于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是否实施了侵害朱关宝健康权的行为。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主张朱关宝系自己摔伤,其并未殴打朱关宝。但第一,根据桐乡市中医医院的出院记录,朱关宝事发后住院经诊断存在左颞顶部硬膜下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头皮血肿、××,从其受伤部位的分布而言难谓单纯系摔伤所致;第二,涉事各方在派出所所作笔录中均未提及朱关宝在事发时有摔倒并受伤;第三,根据前述笔录记载,因事发时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激烈的言语争吵和肢体冲突,故即便朱关宝在冲突中确有摔倒,也不能排除系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的行为造成的可能性,且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未提供证据证明朱关宝所受伤病系其摔倒所致。因此,本院对于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的上述主张不予支持。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还主张朱关宝所患伤残系其受到其他刺激或伤害所致,但亦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院亦不予支持。本案朱关宝受伤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肢体冲突发生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一审据此认定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构成共同侵权,并在综合考虑双方过错的基础上判定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承担5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00元,由上诉人徐柏顺、张翠宝、张徐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涛
审 判 员  金傅祥
代理审判员  张鑫杰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陈丽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