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丽红与刘建设、河南豫凯汽贸有限公司、沁阳市隆盛运输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7-2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惠民二初字第112号
原告王丽红,女,汉族,1966年12月1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郭小勇,系公司员工。
被告刘建设,男,汉族,1960年12月21日出生。
被告河南豫凯汽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肖少彬,系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兴伟,河南言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沁阳市隆盛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段四顺,系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翟利军,系公司员工。
原告王丽红诉被告刘建设、河南豫凯汽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凯公司)、沁阳市隆盛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输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9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郭小勇、被告豫凯公司委托代理人王兴伟、被告运输公司委托代理人翟利军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建设经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3年10月15日,原告开办的郑州市惠济区某某汽车修理厂与被告刘建设、被告豫凯公司在原告处签订修车协议一份,协议约定:某某号车发生交通事故受损,由原告对该车辆修理,修理总费用以保险公司报价为准,实际车主刘建设及该车辆分期付款公司豫凯公司接到原告提车通知后必须在一个月内结清修理费并将车提走。该车辆经保险公司定损为113270元,原告依约定将该车辆修理完毕,共花费117710元。原告通知二被告支付修理费并将车提走,二被告迟迟未支付修理费。无奈,原告将车辆停至停车场。被告豫凯在未结清修理费且未经原告同意的情况下,单方将该车辆开走,并从保险公司将该车辆损失理赔款取走,未支付给原告修理费,被告刘建设及该车辆的登记车主沁阳市隆盛运输有限公司拒绝支付修理费。现原告起诉来院,请求依法判令:1、三被告支付原告汽车修理费113270元并支付迟延履行利息2000元。2、诉讼费费用由各被告承担。
为支持其主张,原告向法庭提交如下证据:
1、修车协议书复印件一份,证明修理费以保险公司报价为准,双方对提车时间、主体有约定,关于相关费有明确约定;
2、车辆维修清单三张,证明涉案车辆修理费用情况;
3、保险公司出具的赔款收据二份,证明被告豫凯公司已从保险公司领取保险费(73685.43元、16936.05元);
4、涉案车辆行车证及事故责任认定书复印件一份,证明该车辆的基本信息;
5、原告维修厂工作人员与豫凯公司及刘建设通话记录光盘一份,证明刘建设未委托豫凯公司将涉案车辆取走,但豫凯公司实际将涉案车辆取走。
6、中国人寿财产保险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出具的涉案车辆理赔材料,证明该车辆保险理赔金已转入被告豫凯公司,该组证据中保险赔偿告知函证明涉案车辆不存在逾期偿还银行贷款,银行不享有优先债权。该组证据中保险公司对涉案车辆的定损单与原告提供的维修单相印证。
被告刘建设未答辩,未提交证据。
被告豫凯公司辩称:被告公司不承担付款责任,被告公司未委托任何人与原告方签订修车协议,被告公司与被告刘建设是车辆分期付款买卖担保关系,被告公司已就刘建设车辆欠款事宜起诉至相关法院,关于涉案车辆在原告处修理过程中,刘建设曾委托被告公司将车辆从原告处取回,但至今被告公司未实际取回车辆;关于涉案车辆造成的一切经济纠纷及损失与被告公司无关,由刘建设本人承担;关于涉案车辆保险理赔金被告公司未实际领取。
为支持其辩论主张,被告豫凯公司提交如下证据:
1、起诉状及开庭传票,证明被告刘建设经营的车辆,因为违约导致欠款,欠款纠纷已经诉至法院;
2、对外声明,证明被告公司对冒用豫凯公司没有正式委托手续的民事行为,一概不予认可的事实;
3、《分期付款汽车买卖和服务合同》,证明被告刘建设与被告豫凯公司签订协议,按照约定分期还款,车辆的所有权归属被告豫凯公司,被告刘建设为实际使用人的事实;
4、《个人借款担保合同》,证明被告刘建设与银行签订借款协议,被告豫凯公司作为质押担保人和保证人的事实;
5、垫款回单,证明被告豫凯公司作为被告刘建设的质押担保人,已经为被告刘建设的银行欠款履行了垫款义务,被告豫凯公司享有追偿权的事实;
6、被告刘建设的委托书,证明被告刘建设已经委托被告豫凯公司将车辆收回,但因被告豫凯公司一直找不到该车,而未实际收回,后刘建设承诺,产生的任何纠纷由其本人承担。
7、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复印件,证明保险公司的理赔款优先偿还银行,由被告豫凯公司代为办理;公司证明一份、被告豫凯公司名册及证人证言,证明豫凯公司人事经理韩某某证明豫凯公司没有原告录音资料中显示的姓吴的经理和小李。被告公司理赔经理孙甜甜证明2013年10月左右,刘建设将保险理赔资料交至被告豫凯公司,由豫凯公司实际办理保险理赔手续。
被告运输公司辩称:涉案车辆实际挂靠被告公司,车辆实际车主为被告刘建设;涉案车辆维修事宜、保险事宜及相关受益主体、车辆现状,被告不知情,原告起诉被告公司无事实法律依据。
被告运输公司针对其辩论意见未提交证据。
各方当事人均对证据发表了质证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2年7月18日,被告刘建设与被告豫凯公司签订《分期付款汽车买卖和服务合同》,被告刘建设通过银行贷款购买涉案车辆(某某号车)。依据合同,涉案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时,被告豫凯公司有权有偿代为办理相关保险理赔事项。涉案车辆于2013年3月8日发生交通事故,2013年9月10日拖至郑州市惠济区某某汽修厂(该厂经营者姓名:王丽红,系本案原告)拆检定损。2013年10月15日,被告刘建设与郑州市惠济区某某汽修厂签订修车协议,协议约定:修理总费用以保险公司报价为准,实际车主接到提车通知后必须在一个月内结清修理费并把车提走。如超过三个月车未提走,修理厂有权将车辆自行处理。修理后必须经河南豫凯汽贸有限公司同意后放车。
另查明,涉案车辆保险公司共赔款90621.48元。涉案车辆贷款银行在机动车辆保险赔款确认书中将涉案车辆机动车辆险赔款处理为“支付河南豫凯汽贸有限公司”。
还查明,原告提供的录音资料显示:原告与被告刘建设曾经协商将涉案车辆出售后,用卖车款来支付修车费,涉案车辆至今下落不明了。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已将维修过的涉案车辆实际交付给了谁。
以上事实有《分期付款汽车买卖和服务合同》、修车协议、赔款收据及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刘建设存在承揽合同关系,被告刘建设与被告豫凯公司存在汽车买卖合同关系。原告主张被告豫凯公司是修车协议的一方,但被告豫凯公司予以否认,并辩称公司未委托任何人与原告方签订修车协议,修车协议中也无豫凯公司的印章。主张有代理权的原告方对代理权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原告方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关于被告豫凯公司是否实际收取了保险理赔金与其是否应当向原告承担交付涉案车辆维修费的责任无必然的联系,因为被告刘建设与被告豫凯公司在《分期付款汽车买卖和服务合同》中明确约定“因刘建设未全额交付购车款,当河南豫凯汽贸有限公司是车辆所有权人时,河南豫凯汽贸有限公司有权有偿代为办理相关保险理赔事项”,且涉案车辆贷款银行在机动车辆保险赔款确认书中将涉案车辆机动车辆险赔款处理为“支付河南豫凯汽贸有限公司”,原告依据修车协议要求被告豫凯公司承担交付维修费用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因原告作为承揽方有义务妥善保管承揽物并适时交付承揽物于定作人,在原告与被告刘建设的电话通话中,原告方明确表示:因被告刘建设未按合同约定按时来原告处领取涉案维修车辆,原告依据合同将自行处理车辆。在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将承揽物交付给被告刘建设的前提下,原告仅依据修车协议要求被告刘建设承担交付维修费用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中原告与被告刘建设系承揽合同关系,非交通事故侵权法律关系,原告依据被告运输公司与被告刘建设系挂靠关系,要求被告运输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于法无据,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一条:“承揽人完成工作的,应当向定作人交付工作成果,……”、第二百六十三条“定作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报酬。对支付报酬的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定作人应当在承揽人交付工作成果时支付;工作成果部分交付的,定作人应当相应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丽红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605元,由原告王丽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七份,上诉于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之日起七日内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缴纳上诉费,并将交费凭证交本院查验,逾期视为放弃上诉。
判决生效后,当事人应从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间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法院申请执行,逾期则不再执行。
审 判 长  刘朋飞
审 判 员  李 岚
代理审判员  吴琼琼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邢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