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雄仁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5-1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桂1422刑初102号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某1,女,1964年10月5日出生,壮族,居民,住广西宁明县。
委托代理人黄东乐,广西东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雄仁,男,1943年11月15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宁明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4月26日被宁明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并执行取保候审。2016年8月26日本院决定继续取保候审。
辩护人廖蔚,广西大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宁明县人民检察院以宁某刑诉(2016)8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雄仁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当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宁明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韦东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雄仁及辩护人廖蔚、被害人何某1及其委托代理人黄东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宁明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雄仁与何某1因排水沟问题素有积怨。2015年9月5日19时许,何某1在门口扫地,王雄仁看到后,对何某1竖手指做侮辱动作,两人遂发生争吵。随后,王雄仁的妻子梁某把王雄仁拉回家并关上门,何某1便一面敲打王雄仁家的门,一面责骂。王雄仁随即打开门出来,朝何某1头部打了一拳并将其推倒在地,致其后脑勺着地受伤。邻居张某2见状遂打电话报警。经鉴定,认定何某1头部之损伤为轻伤一级。
对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的证据材料。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雄仁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某1诉称,2015年9月5日19时许,被告人王雄仁与原告人因相邻权纠纷,王雄仁便将原告人头部打伤,导致原告人受伤住院治疗。王雄仁的行为导致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有:1、医疗费27634.81元;2、误工费8805.26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4400元;4、护理费5235.56元;交通费100元。共计46175.63元。
何某1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宁明县人民医院门诊病历、病程记录及出院记录,证明何某1被王雄仁打伤后在宁明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44天;2、宁明县疾病诊断证明书,证明何某1在住院治疗期间有陪护人员一名及出院后全休一个月;3、崇左市医疗系统统一收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医疗门诊收费票据、宁明县人民医院住院费用清单,证明何某1在宁明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和到广西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检查支付医疗费的事实;4、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证明陪护人何某2职业为餐饮业。
被告人王雄仁及辩护人廖蔚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有异议。其辩护人辩称:1、本案公安机关制作的现场勘验示意图存在错误,不是案发现场;2、公安机关未及时向被害人何某1及证人张某2制作询问笔录,且何某1及张某2均与王雄仁存在矛盾,张某2没有目睹案发过程,故不能采信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3、王雄仁供述笔录未能仔细阅读便被要求签字,该笔录不应被采纳。综上,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人王雄仁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王雄仁辩护人均未向法庭提交任何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雄仁与何某1因排水沟问题素有积怨。2015年9月5日19时许,何某1在门口扫地,王雄仁看到后,对何某1竖手指做侮辱动作,两人遂发生争吵。随后,王雄仁的妻子梁某把王雄仁拉回家并关上门,何某1便一面敲打王雄仁家的门,一面责骂。王雄仁随即打开门出来,朝何某1头部打了一拳并将其推倒在地,致其后脑勺着地受伤。邻居张某2见状遂打电话报警。经鉴定,认定何某1头部之损伤为轻伤一级。案发后,王雄仁已赔偿何某1人民币3000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5年9月5日宁明县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接到张某2报案称在宁明县城中镇一巷有人被打伤,要求出警。公安机关于当日立案侦查。
2、户籍证明,证实王雄仁出生于1943年11月15日,案发时已达刑事责任年龄。
3、抓获经过,证实2015年9月5日20时许,宁明县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民警在宁明县城中镇中华街一巷将王雄仁抓获。
4、医疗费收据、病历、疾病诊断证明书,证实2015年9月5日晚何某1因伤住院。
5、收条一份,证实王雄仁已赔偿何某1人民币3000元。
6、情况说明两份,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宁明县城中镇中华街一巷,且张某2可看到案发现场。
6、被害人何某1陈述,证实2015年9月5日19时许,其散步回来后看到家门口有垃圾,其便拿扫把清扫。刚好邻居王雄仁出来开路灯,见到其在扫地便做手势侮辱其,其就骂王雄仁。王雄仁就过来用手打其头部,并将其推倒在地。隔壁邻居张某2看到后,称要用手机拍摄,王雄仁便也躺在地上。王雄仁看到张某2用手机报警后便回家了。其被送到了医院住院治疗。
7、证人张某2证言,证实2015年9月5日19时许,其看到何某1在自家门前扫地,隔壁的王雄仁出来开路灯,看到何某1在扫地便竖起手指做侮辱何某1的动作。何某1就拿着扫把与王雄仁发生争执。王雄仁老婆就将王雄仁拉回家,何某1便过去敲打王雄仁家的门并说些骂人的话。王雄仁就从家里冲出来用拳头打了何某1头部并将何某1推倒在地。其称要用手机录像,王雄仁就也躺在地上。其进房间拿手机出来后王雄仁已经回家了,何某1还躺在地上,其就打电话报警了。
8、证人何某2证言,证实2015年9月5日18时许其跟姐姐何某1一起在宁明县城中镇中学小学散步四十分钟左右,就各自回家了。当晚21时许,其接到姐夫的电话才知道何某1被人打伤了。之前何某1没有生病,头部也没有受伤。
9、鉴定意见及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何某1头部之损失构成轻伤一级。该鉴定意见已通知王雄仁及何某1。
10、现场勘验笔录、现场示意图、现场指认笔录、指认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宁明县城中镇中华街一巷。
11、被告人王雄仁供述,证实2015年9月5日晚,其见天黑了便到门口开路灯,何某1在自家门口扫地。何某1见到其后就骂其,其就与何某1发生争执。其老婆见状就拉其回家了。何某1就拿着扫把到其家门口敲其家大门,还一边骂其。其生气了就从房间里出来,跟何某1发生了推搡。何某1被其推倒在地,其也被何某1推倒在地。其见何某1起来后其也起来回家了。
另查明,由于被告人王雄仁的犯罪行为,根据2016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人身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导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医药费医疗费27634.8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为4400元、护理费为3695.5元、误工费为6889.4元。
认定上述损失数额,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法庭提交相关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针对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本院以上述证据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被告人王雄仁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的问题。根据被告人王雄仁供述、证人张某2证言均能证实案发时王雄仁与何某1发生了争执和推搡,何某1确实被王雄仁推倒在地后受伤。张某2目睹案发过程,证言与被害人何某1第一次陈述笔录基本一致,且该证据是由侦查机关依照法定程序取得,来源合法,证据之间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故应采信其证言,王雄仁亲属又赔偿了被害人何某1部分经济损失,王雄仁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故王雄仁及其辩护人提出王雄仁不构成故意伤害罪、张某2不能目睹案发过程的辩护、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雄仁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轻伤,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某1要求赔偿医疗费27634.8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400元要求合理,本院予以支持。但要求赔偿交通费没有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何某1并无证据证实其职业为个体户,其误工费经本院计算,应为6889.4元。护理人何某2职业为餐饮业,陪护费应为护理费为3695.5元。原告人何某1在本案中具有一定过程,可酌情对被告人王雄仁予以从轻处罚,并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王雄仁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雄仁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生效之日起计算。)
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某1医药费医疗费27634.8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400元、护理费3695.5元、误工费6889.4元,被告人王雄仁承担80%,共计34095.77元,减去已赔偿的3000元,还需赔偿31095.77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余款原告人何某1自行负担。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某1其它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黄秋玲
审 判 员  黄宝翔
人民陪审员  黄 硕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黄 婧
附法律条文及相关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三十六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第七十三条第二款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得少于一年。
第三款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第一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