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和郝耀军;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9-01-3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甘0111民初1054号
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住所地,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
法定代表人:李让宁,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甘培斌,甘肃昶泰(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男,1970年2月12日出生,住兰州市红古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利军,甘肃可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张国治,该公司执行董事。
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与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被告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亮辰行公司)劳动争议一案,双方均对仲裁裁决不服,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于2018年6月20日诉至本院;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于2018年6月28日诉至本院,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甘培斌、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利军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上海亮辰行公司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贵院不确认兰州市红古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红劳人仲(2018)22号《裁决书》裁决内容;2.请求贵院依法判令不支持上列被告针对原告和第三人的全部劳动仲裁申请请求。事实与理由:被告以要求原告、第三人解除劳动关系、补缴社保金、支付最低生活保障、支付占地招工补偿款、支付加班工资和支付经济补偿金等为由,向兰州市红古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劳动仲裁申请。2018年6月5日,兰州市红古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制作出具《裁决书》支持了被告的部分诉讼请求。原告认为《裁决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律关系混乱、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理应得到纠正。综上,现原告对红劳人仲(2018)22号《裁决书》不服,依法向贵院提起诉讼,请贵院依法保护原告正当、合法权益,判如所请。
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辩称,针对原告的起诉,红古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已经做出了裁决,该裁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告的诉请不应成立,请求法庭依法予以驳回。
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原告郝耀军与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的劳动关系;2.判令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郝耀军经济补偿金48600元(参加工作至2017年12月31日);3.判令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补缴2017年12月31日之前拖欠郝耀军社会保险费46999.01元(具体明细以社保部门核定为准);4.判令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给原告郝耀军补发2014年8月(企业停产放假)至2017年12月期间最低生活保障,每人每月800元,合计32000元;5.判令被告上海亮辰行公司对以上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事实和理由:原告郝耀军在原红古铁合金厂参加工作,2007年12月16日,兰州市红古区经济贸易委员会将原红古铁合金厂转让给上海亮辰行公司,约定由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补缴拖欠原告的各项社会保险。后来红古铁合金厂企业名称变为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原告继续在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上班。2014年8月,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全面停产,原告全部放假回家,在这期间企业连最低生活保障也不发放,原告没有任何收入。目前,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始终没有置换原告身份,没有补缴拖欠的各项社保费用。对此事原告多次找企业和当地政府上访反映诉求,但是由于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东上海亮辰行公司不配合,原告的以上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原告系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占地招工职工,根据红古区相关政策,占地招工每人补偿30000元。截止现在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也没有给原告支付补偿款。经原告申请劳动仲裁,红古仲裁委部分支持了原告的请求,部分没有支持。综上所述,原告将自己的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企业,为企业的发展奉献了光和热,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上海亮辰行公司作为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的股东和实际投资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依据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地方政府关于企业改制的政策、文件,提出诉讼请求,恳请公正裁判。
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辩称,1.本案被告并未与原告建立过事实劳动关系或劳动合同关系,不是适格当事人;2.本案所涉案情及纠纷为企业在政府所主导的改制过程中产生的问题,依法不属于劳动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纠纷案件受理范围;3.本案所涉关于社会保险的纠纷依法不属于劳动争议;4.本案与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无关;5.本案未依法向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公告送达司法文书,诉讼程序严重违法理应纠正;6.本案已经超过劳动争议仲裁时效;7.被告的其他仲裁申请请求于法无据。综上所述,请求法庭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以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围绕其诉讼请求及辩解理由提交了如下证据:1.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内资企业基本信息和工商登记档案资料各一份;2.兰州市红古铁合金厂破产档案资料一份;3.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政府关于原红古铁合金厂改革的批复(红政函〔2007〕70号)一份;4.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2014年6月份、12月份工资表(和考勤表)共三份。
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围绕其诉讼请求及辩解理由提交了如下证据:1.兰州市红古区经济贸易委员会、上海亮辰行公司关于原红古铁合金厂整体转让协议书、红政函(2007)70号;2.兰州市红古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的恒源铬铁养老保险欠费明细;3.兰州市红古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的恒源铬铁生育、工伤、失业欠费明细;4.中共兰州市委、兰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的实施意见、中共兰州市红古区委、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区属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红政函(2017)93号;5.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纪要(2007)第7号;6.兰州市红古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红劳人仲(2018)22号裁决书。
被告上海亮辰行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进行答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2007年12月14日,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政府对区属原红古铁合金厂进行改制,下发《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政府关于原红古铁合金厂改革的批复》,将原红古铁合金厂全部资产(含土地)一次性协议转让给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投资公司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并办理过户手续。转让收益用于职工安置。且要求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用工时,在同等条件下择优录用原企业职工,并签订劳动合同;并依照国家规定按时缴纳用工人员的各类社会保险费。2007年12月16日,兰州市红古区经济贸易委员会与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订立《关于原红古铁合金厂整体转让协议书》(以下简称《转让协议》),该《转让协议》约定,转让总价为669.8万元。原红古铁合金厂拖欠职工的养老保险费109.85万元由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于2008年底前缴清。该转让协议约定,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将转让价款中职工安置费用329.72万元交付给红古区经济贸易委员会,由红古区经济贸易委员会依据改制政策性文件规定的职工安置办法发放安置费用。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投资受让了原红古铁合金厂,受让后将红古铁合金厂更名为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成立后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和《转让协议》约定,按时缴纳原企业正式职工的各类社会保险,但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未按《转让协议》约定向红古区经济贸易委员会交付职工安置费用、未向社保经办机构补缴社会保险费。被告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作为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的投资公司在生产经营期间也未按国家规定为职工缴纳社会保险费。2014年8月,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停产歇业,郝耀军等职工请假回家,在此期间,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未向其支付生活费。
另查明:按照2007年12月16日,兰州市红古区经济贸易委员会、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关于原红古铁合金厂整体转让协议书约定,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应当按照《红古区人民政府关于原红古铁合金厂深化产权制度改革方案的批复》规定的办法置换职工的身份,原王家口铁合金厂改制为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由国有企业变为私有企业,但是职工的身份始终没有置换。截止起诉时双方的劳动关系没有解除。
再查明,2018年甘肃省最低工资标准为1620元;自2014年至2018年红古区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标准分别为:468元/月、515元/月、567元/月、612元/月、659元/月。郝耀军系原红古铁合金厂职工,且一直就职于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于1988年1月参加工作。
本院认为,郝耀军等人为原红古铁合金厂职工,原红古铁合金厂整体转让给被告上海亮辰行公司后,其受让改制的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应按《转让协议》的约定履行义务。本案存在以下争议焦点:一、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辩称郝耀军等人中有部分人员从未在该公司参加工作、部分人员已经离职、部分人员系该公司职工,该三类人员的身份应当如何认定;二、郝耀军与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是否解除,如果劳动关系解除,经济补偿金如何支付;三、郝耀军要求补缴各项社会保险费用是否属于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四、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是否应当发放郝耀军等人2014年-2017年最低生活保障金,生活保障金的数额如何确定;五、被告上海亮辰行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关于三类人员的身份应当如何认定问题。因该公司起初一直为以上三类职工缴纳保险,兰州市红古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所出具的欠费明细中均包含以上三类人员,且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没有提供与未上班人员和离职人员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相关证据,故应认定为以上三类人员均为该公司职工。
关于郝耀军与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应否解除,如果劳动关系解除,经济补偿金如何支付问题。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属于重度污染企业,因环保不达标于2014年8月停产至今,现无能力投资改善环保系统,无法重新投入生产,企业处于停产歇业状态,生产期间没有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因此,郝耀军诉求解除与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郝耀军1988年1月参加工作,于2017年12月首次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工作年限为30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的规定,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应当按照郝耀军的实际工作年限支付经济补偿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经济补偿金应按劳动者在本单位一个月的工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郝耀军诉讼请求经济补偿金按2018年甘肃省最低工资1620元支付30年,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郝耀军要求补缴各项社会保险费用是否属于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其限期缴纳或补足;劳动者请求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发放社会保险金的纠纷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故关于郝耀军要求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补缴2017年12月31日之前拖欠其社会保险费46999.01元的诉请,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是否应当发放郝耀军生活保障金,生活保障金的数额如何确定问题。郝耀军要求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支付2014年8月至2017年12月停产歇业期间的最低生活保障金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但应当按照2014年-2017年红古区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标准予以发放,经核算为22200元。
关于上海亮辰行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问题。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兰州市红古区经济贸易委员会与上海亮辰行公司订立的《转让协议》,其投资的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未按协议约定履行义务,上海亮辰行公司作为协议的签订方,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司法解释(二)》第七条、《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二条、《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八条,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与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的劳动关系;
二、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一次性向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支付经济补偿金48600元;
三、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一次性向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支付自2014年8月至2017年12月的最低生活保障金共22200元;
四、被告上海亮辰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驳回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0元,由原告(互为被告)兰州恒源铬铁有限公司负担10元,被告(互为原告)郝耀军负担1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吴存乾
人民陪审员  王静辉
人民陪审员  冯富功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马芸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