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飞与安徽普旺达新型节能建村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皖1181民初3229号
原告:王飞,男,1965年9月20日生,汉族,住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孔祥力,江苏益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贤文,安徽汪贤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安徽普旺达新型节能建村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天长市经济开发区经七路西侧天汊路北侧。
法定代表人:黄翠红,该公司董事兼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士坤,安徽天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明明,安徽天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黄翠红,女,1964年5月7日生,汉族,住安徽省蚌埠市蚌山区体育路2号兰天小区1栋2单元6号,系安徽普旺达新型节能建村科技有限公司股东,身份证号码340302196405072067。
原告王飞与被告安徽普旺达新型节能建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旺达公司)、第三人黄翠红公司解散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飞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祥力、汪贤文,被告普旺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黄翠红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士坤、周明明,第三人黄翠红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飞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解散普旺达公司。2、判令被告承担诉讼费。事实与理由:2013年8月21日,王飞、黄翠红二人发起设立普旺达公司。公司成立后,二人分别出资400万元,各占公司50%股份,黄翠红任公司执行董事兼财务主管,王飞任监事。(一)、自普旺达公司成立以来,黄翠红还担任安徽宏基仪表阀门有限公司和安徽天康集团管阀件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且三公司住所地、实际经营地在同一地点,三公司会计系同一人,公司财务和法人人格混同。黄翠红利用担任公司财务主管和董事长的便利,多次挪用公司货款,并向王飞隐瞒公司财务状况,以致股东矛盾激化。(二)、自普旺达公司成立至今,公司从未召开股东会,也未进行利润分配。2015年5月,受黄翠红排挤,王飞离开公司。事后,普旺达公司和黄翠红擅自将公司监事变更为案外人刘文坤。2016年7月14日,王飞要求查阅公司财务账簿,公司未作答复。综上,由于公司股东长期冲突,且两年以上未能召开股东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如公司继续存续,将使股东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且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故王飞依法提起解散公司诉讼。
普旺达公司辩称:公司成立后,王飞一直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且目前公司运营良好。另外,在公司成立时,王飞存在出资不实行为。
黄翠红述称:1、普旺达公司自成立至今,所有早期投资资金和后期运营资金均由黄翠红提供,王飞没有提供一分钱。在王飞任职公司期间,其向公司借了大量款项,至今未归还。2、王飞系普旺达公司总经理,并负责公司的技术、采购和销售等等,公司所有事务均由黄翠红、王飞二人共同商议处理,王飞签名的财务票据达540份左右。3、在王飞于2015年5月私自离开公司的情况下,我方仍努力筹集资金、寻找客源、开辟市场,公司一直运行至今。综上,请求法庭依法驳回王飞的诉讼请求。
王飞围绕诉讼请求,提供了8组证据,普旺达公司、黄翠红对第2组证据不认可,对其他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对王飞提供的第1组证据,其中公司章程与工商部门备案的章程不一致,本院不予认定,其他证据,本院予以采纳。对第6组证据,本院予以认定。对第8组证据,本院予以认定,但不能证明监事变更的事实。对第2、3、4、5、7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普旺达公司围绕答辩意见,提供了11组证据。其中,第8组证据是从工商部门调取的普旺达公司章程等登记资料,本院予以采纳。对第11组证据,王飞虽对签名提出异议,但明确不申请笔迹鉴定,对该组证据,本院予以采纳。对其他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定事实如下:普旺达公司于2013年8月设立,注册资本800万元,股东为王飞、黄翠红,二人分别持股50%,黄翠红任公司执行董事兼经理,刘文坤任监事。公司设立后,王飞一直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对外代表普旺达公司签订各类合同,对内与黄翠红共同审核财务票据。2015年5月,王飞离开普旺达公司。2016年7月,王飞书面申请查阅普旺达公司会计账簿等财务资料,普旺达公司未作答复。另查明,自普旺达公司成立后,公司未召开股东会。普旺达公司章程对股东会的表决程序和议事方式未作规定。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判决解散公司的条件为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因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解散公司的条件是公司存在下列情况之一:(一)公司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二)股东表决时无法达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比例,持续两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三)公司董事长期冲突,且无法通过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解决,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四)经营管理发生其他严重困难,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情形。本案中,普旺达公司章程对股东会表决程序和议事方式未作规定,两股东可通过后期章程修改程序对此进行完善,故两股东持股比例相同并不必然产生无法召开股东会或形成股东会决议的公司僵局。并且,在2015年5月王飞离开公司前,其与黄翠红共同参与公司经营管理,该事实也证明普旺达公司未召开股东会并没有实际影响公司的经营。同时,作为股东,王飞有权提议召开股东会临时会议,但其未能提供曾向公司提议并遭拒绝的证据,故普旺达公司不存在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解散公司法定条件。
至于王飞主张普旺达公司与黄翠红经营的其他两家公司人格混同、财务混同,对公司利益造成损害,其均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且即使存在该种行为,其应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主张损害赔偿,而不构成解散公司的理由。王飞主张普旺达公司一直未分配利润,但其未提供公司盈利的证据,且未分配利润不构成解散公司的理由。另外,针对王飞提出的公司监事变更问题,普旺达公司提供的经工商部门备案的公司章程明确记载自公司成立始监事即是刘文坤,该章程亦经王飞签名认可,故不存在监事变更问题,且监事是否变更与本案无关联性,故对王飞代理人提出的就2013年7月30日任命刘文坤为监事的股东会决议上王飞签名进行笔迹鉴定的申请,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王飞请求解散普旺达公司,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飞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元,由原告王飞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 芬
人民陪审员  万有富
人民陪审员  车正龙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钱凯林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一百八十三条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
第一条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以下列事由之一提起解散公司诉讼,并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一)公司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
(二)股东表决时无法达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比例,持续两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
(三)公司董事长期冲突,且无法通过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解决,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
(四)经营管理发生其他严重困难,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情形。股东以知情权、利润分配请求权等权益受到损害,或者公司亏损、财产不足以偿还全部债务,以及公司被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未进行清算等为由,提起解散公司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