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某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其他执行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11-0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7)沪02执复107号
复议申请人:刘晨晨,男,1994年7月29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霄峰,上海汇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张某,女,1967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静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晓峰,高朋(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刘晨晨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普陀法院)于2017年8月7日作出的(2017)沪0107执异48号异议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普陀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张某与被执行人刘晨晨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一案中,于2017年6月6日作出(2017)沪0107执2759号执行裁定,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刘晨晨的银行存款人民币816,359元(含执行费人民币10,459元,以下币种相同),不足之数,查封、扣押被执行人相应价值的财产。刘晨晨对此不服,向普陀法院提出书面异议。
普陀法院查明,该院于2016年12月19日作出(2016)沪0107民初20535号民事判决,判令刘晨晨在继承刘文君遗产范围内支付张某80万元;受理费5,900元由刘晨晨承担。判决生效后,刘晨晨未履行义务,权利人张某于2017年5月26日向普陀法院申请执行,普陀法院以(2017)沪0107执2759号立案,于2017年6月6日作出执行裁定,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刘晨晨银行存款816,359元(含执行费10,459元);不足之数,查封、扣押被执行人相应价值的财产。后冻结刘晨晨与上述金额相对应的房屋征收补偿款。
根据(2016)沪0107民初20535号案卷记载,刘晨晨继承刘文君的遗产为上海市普陀区永定新村XXX号底层北间、二层北间(以下简称涉案房产);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簿载明,涉案房产登记的权利人为刘晨晨,权利登记日期为2011年6月27日,所有权来源为继承,建筑面积为34平方米,于2016年12月21日涉案房产所在地块纳入征收范围。
普陀法院认为,首先,刘晨晨所提异议的实质为执行标的的异议。其次,根据本案执行依据,刘晨晨应承担被继承人生前债务应以其继承刘文君的“遗产范围”为判定标准,所谓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该财产即使变更登记在继承人名下,也不能改变其系遗产的性质。本案中,刘晨晨虽然将其继承的涉案房产变更登记在其本人名下,但并不能改变涉案房产系其所继承遗产的本质,该房屋的增值部分仍属“遗产范围”。再其次,现涉案房产的价值远大于本案所确定的80万元债务,本案所确定的执行标的金额为刘晨晨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应承担的80万元的债务及诉讼费、执行费,该执行标的的确认于法有据,并无不当。刘晨晨主张涉案房产在变更登记后的增值部分应属其个人财产,清偿被继承人的债务应在继承发生时的遗产价值为42万元为限的理由不能成立,刘晨晨要求撤销普陀法院作出的(2017)沪0107执2759号执行裁定,暂缓划款其资金的异议请求,不予支持。据此,驳回刘晨晨的异议请求。
刘晨晨向本院复议称,1、异议裁定对刘文君遗产的认定有错。《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根据该条规定,遗产应指继承之时的实际价值。刘晨晨继承涉案房产之时,涉案房产的评估价格为42万元,并以此价值缴纳相关税款办理过户登记,故刘文君遗产的实际价值为42万元,并扣除相关税款和公证费。2、异议裁定适用法律错误,忽略物权支配及排他的权利。刘晨晨自2011年6月27日通过公证的方式继承涉案房产,并变更登记在其名下,取得涉案房产的物权,并发生物权效力。故涉案房产的增值部分应当属于收益,由权利人刘晨晨享有。异议裁定将涉案房产的增值部分认定为遗产范围,用于偿还被继承人的债务,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对物权效力的认定。综上,请求撤销普陀法院(2017)沪0107执异48号执行裁定,暂缓将划扣的刘晨晨资金给付张某。
张某称,1、本案中刘晨晨继承的遗产是涉案房产,而并非42万元现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本案执行标的以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是以涉案房产的现有实际价值为限,并没有规定继承时的实际价值。2、遗产实际价值本身是一个变量,不应该以遗产在某以时刻的价值来等同于实际价值。涉案房产发生继承时评估价值为42万元,仅为当时可能的价值,并非现在的实际价值,还应当包括遗产的自然增值或自然贬值。3、涉案房产的评估报告仅为办理继承的手续材料,并非证明涉案房产实际价值的依据。综上,普陀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请求维持普陀法院(2017)沪0107执异48号执行裁定,驳回刘晨晨的复议请求。
本院查明,普陀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在执行中,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或者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主张实体权利的,可以提出执行异议。本案中,本案执行依据确定刘晨晨在继承刘文君遗产范围内支付张某80万元。刘晨晨系本案的被执行人,认为其继承刘文君遗产范围为42万元(并扣除相关税款和公证费),实质是对生效判决的不服,该异议并不符合执行异议、复议案件的受理条件。现普陀法院立案受理,经审查作出异议裁定,属于程序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刘晨晨对生效判决不服,可另行通过法律途径主张。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7)沪0107执异48号执行裁定;
二、驳回刘晨晨的异议申请。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徐征峰
审判员  朱志红
审判员  张常青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日
书记员  陶胡萍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执行异议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或者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在三日内立案,并在立案后三日内通知异议人和相关当事人。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不予受理;立案后发现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申请。
……
第二十三条上一级人民法院对不服异议裁定的复议申请审查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
(二)异议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正确,结果应予维持纠正的,裁定撤销或者变更异议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