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鄄城县张氏置业有限公司与菏泽同方置业开发有限公司排除妨害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6-0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东省鄄城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1726民初626号
原告:鄄城县张氏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郑营乡郑营西街行政村西街村025号。
法定代表人:张景卫,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春亮,鄄城诚鄄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菏泽同方置业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郑营乡郑营西街。
法定代表人:李洪林,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衍峰,山东亘古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鄄城县张氏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氏公司)诉被告菏泽同方置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公司)排除妨害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2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氏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春亮、被告同方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梁衍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氏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排除被告在原告使用的土地上的简易板房等,使土地恢复原貌;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6年4月28日租赁鄄城县郑营粮食购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营粮食公司)位于郑营西街的经营场地7450.70平方米的土地,并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土地租赁期限暂定20年。合同约定,清理场地构筑物,以原告为主,郑营粮食公司辅助。在原告与郑营粮食公司签订租赁合同期间及前后,被告搭建板房等构筑物,经原告多次催促被告清理,被告一直未清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第一百三十四规定提起诉讼,判如所请。
同方公司辩称:1、原告所诉排除妨害,所依据2016年4月28日的土地租赁合同系虚假的租赁合同,此租赁合同是原告为达到非法目的所签订的租赁合同,所以原告依此合同为依据起诉被告,理由不能依法成立,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请;2、即便原告起诉所依据的租赁合同是真实的,也违犯法律规定,属无效合同,因为原告与郑营粮食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改变了涉案土地的用途,所签订的租赁合同没有经过土地部门及政府机关的批准,同时也没有征得占郑营粮食公司21%股份的国家股鄄城县粮食局的批准,所以依据《中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的相关规定,以及合同法第52条的规定,该租赁合同属于无效合同;3、原告在租赁郑营粮食公司土地之前,原告所诉称的要排除妨害的简易板房以及硬化的相关道路设施均已存在,被告是出资40万元,从原告的股东张景超手中购买的,购买后被告又增加了部分设施,原告现诉请要求排除妨害,应当给予被告赔偿损失,而且该简易板房属于租赁前的设施,不属于原告请求排除妨害的范围。原告的诉讼请求违反了《中国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用条例》第七、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土地管理法》、《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应驳回原告的诉请。
原告提交如下证据:
1、原告营业执照副本,证明该公司名称是鄄城县张氏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张景卫。
被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从形式要件上无异议,但该证据能够证实原告成立于2016年5月11日,而原告向法庭提供的第四份证据租赁合同,落款时间是2016年4月28日,而该合同却加盖有原告的公章,这很显然在签订合同时原告单位没有成立,为何在签订的合同上加盖有未成立的原告的公章,所以被告认为该租赁合同是虚假的,原告依据该合同起诉被告是为了达到非法的目的,进行的虚假诉讼,对此请求法院对该虚假诉讼行为采取处罚措施。
2、张氏公司代码证,证明该公司的代码,有效期2021年5月19日。
被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从形式要件上无异议,但同时能证明被告的辩解是成立的。
3、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明张氏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张景卫。
被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从形式要件上无异议,但同时能证明被告的辩解是成立的。
4、土地租赁合同,证明郑营粮食公司与原告张氏公司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租赁期限暂定20年,该合同约定清理场地构筑物以原告为主,郑营粮食公司辅助。
被告质证认为:对该份证据租赁合同有异议,该租赁合同是虚假的,理由同对第一份证据的意见。
5、郑营粮食公司出具的证明,证明在该租赁土地上搭建的临时板房是被告所搭建,原告与郑营粮食公司曾经共同多次催促被告清理所建简易板房,至今未清理。
被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有异议,因为该证明违反了案件的客观事实,郑营粮食公司从没有让被告清理过被告从张景超手中购买的活动板房,而且该证明所指的租赁合同也是虚假的,所以该证据不具有客观真实性及证据效力,不能作为本案的有效证据使用。
6、现场照片6张,证明被告在该场地搭建的简易板房及围墙应依法清除。
被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现场照片,从形式要件上无异议,但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
被告提供如下证据:
1、领款凭证,证明原告所诉称的排除妨害的板房是被告从原告的股东张景超手中以40万元的价格购买而来的,且该简易板房的存在早于原告与郑营粮食购销公司所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的时间。
原告质证认为:张景超与本案无关联性,被告所建的简易板房,按照鄄城县郑营粮食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证明中强调在签订租赁合同期间被告建的板房,被告提供证据与事实不符。
2、原板房所有权人张景超给被告索要40万元款项的明细,证明该涉案房屋的存在早于合同签订时间且该板房系被告购买所得并非原告所诉称系被告在原告所租赁的土地上新建设而成。
原告质证认为:对该组证据张景超与被告索要40万元与本案无关联性,涉案的简易板房在签订租赁合同期间所建。
3、鄄城县郑营镇粮食购销有限公司企业改制文件,该文件能够证实原告诉争所租赁的土地是鄄城县人民政府依法出让给郑营镇粮食购销有限公司的土地,该出让土地的用处,为仓储用地,使用期限为五十年,郑营粮食购销有限公司擅自将出让土地对外出租,改变土地用处,违犯法律规定,按照法律规定涉案土地由于改变土地用处,应依法予以收回,所以郑营粮食购销公司对外出租土地是无效的,同时还证明郑营粮食购销有限公司其员工股东只占有该公司79%的股份,而该公司21的股份有鄄城县国资局持有,该租赁合同未经国有持股人同意,违反相关规定也属于无效。
原告质证认为:对该组证据,同第一、二组证据的质证意见。鄄城县郑营粮食有限公司经鄄城县人民政府及鄄城县粮食部门签订的合同,对被告的证明目的有异议,与事不符。被告提供的证据全是复印件,其真实性不应采信;被告加盖鄄城县粮食局印章后,原告质证认为超过了举证期限。
4、张景超、张景卫、张文堂三人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证明张景超的妻子系董翠萍,被告向法庭提供的40万元的三张收据系张景超的妻子董翠萍所出具,还证明原告的成立是村民集资成立的公司,成立的经营范围及目的法人张景卫在笔录中陈述不清楚,其目的是想将粮所的土地租过来,之后再让郑营镇建广场,路北他们建门市,从此获利,同时还证明原告的股东成立公司、租赁土地、涉案土地明显改变了土地的用途,违反法律规定。
原告质证认为:对该组证据提出的张景超与本案无关联性,张景超的妻子董翠萍收40万的收据,与本案无关联性,询问笔录提出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对所询问的一些事无关联性,被告未举出有效证据证明原告改变土地用途。
5、2016年5月10日为成立原告公司郑营西街发给老百姓的明白纸,证明要老百姓交钱成立公司,集资的实际晚于原告向法庭提供的租赁合同落款时间。
原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明白纸是本家族的事,与本案无关。
6、郑营粮食购销公司与2016年4月26日与郑营西街签订的涉案土地租赁合同其合同内容与原告向法庭提供的土地租赁合同内容相同,只不过是在合同第三条第三款处,甲方协助乙方共同清除场地构筑物,改成了以乙方为主甲方辅助,清除场地构筑物,修改处加盖了原告的公章;证明原告向法庭提供的合同是虚假的。
原告质证认为:对该证据土地租赁合同,对被告提出的证明目的有异议,被告提供的该合同第三条第三款,恰恰证明该合同约定必须清除场地构筑物。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依法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异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确定如下事实:2005年12月鄄城县人民政府批准了鄄城县粮食局关于国有粮食购销企业改革形式的报告,2006年3月19日,鄄城县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收回并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复【鄄政复(2006)11号】,将各乡镇粮食收储分公司的原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回,并出让给鄄城县郑营粮食购销有限责任公司等各粮食购销有限责任公司,土地用途均为仓储用地,使用期限为五十年。郑营粮食购销有限责任公司国有股占21%。
2014年刘传高、张景超、王殿强三人开发郑营片区,在郑营粮食公司土地上建设了指挥部,就是涉案板房。后刘传高、张景超、王殿强三人不干了,经镇政府招商将被告同方公司引来,经郑营镇政府协调并由镇人大主任申思江手,刘传高、张景超、王殿强的指挥部经核算以40万元价格卖给被告同方公司,款项由张景超之妻董翠平于2015年12月领取。被告同方公司继续开发,现已建设7栋楼房。
2016年4月26日,郑营粮食公司与郑营西街村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租赁土地为涉案土地),合同约定:租赁期限暂定20年;土地是经国土部门批准的商业出让土地,必须用于商业经营,不得私自改变土地用途,如需改变,郑营粮食公司积极配合办理相关手续;郑营粮食公司协助西街村共同清理场地构筑物。西街村代表:张景卫、张文堂、张广全。原告庭审中称是原告与郑营粮食公司2016年4月28日签订的合同前身。
2016年4月28日,原告与郑营粮食公司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租赁土地为涉案土地),合同约定:租赁期限暂定20年;土地是经国土部门批准的商业出让土地,必须用于商业经营,不得私自改变土地用途,如需改变,郑营粮食公司积极配合办理相关手续;清理场地构筑物以原告为主,郑营粮食公司辅助。原告代表:张恩红、张文华、张景卫、张文堂、张广全。即该合同内容和2016年4月26日郑营粮食公司与郑营西街村签订土地租赁合同内容一致。原告交付郑营粮食公司租金155万元。
2016年5月10日郑营西街发放明白纸,记载:根据发展需要每个人需交纳新股金叁仟贰佰元,缴款日期截止到2016年5月30日。
原告提交的营业执照记载:名称:鄄城县张氏置业有限公司,成立日期:2016年5月11日,营业期限:2016年5月11日至,没有到期日;经营范围:房地产开发、市政工程施工。(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而原告在庭审中称经营范围主要是服务行业。
原告法定代表人张景卫在公安机关对其的询问笔录中显示:张景卫不知道自己公司的经营范围;张景卫与其他人商量把郑营粮食公司的土地租过来,然后再让郑营镇政府用该土地建设广场,路北有地方能建门市,从中获利;土地租赁合同是在常忠庆(郑营粮食公司法定代表人)家签的,合同是常忠庆写好的,常忠庆说粮局和纪委的领导都审过了,合同没事;签好租赁合同后办的公司,发放的集资明白纸,每户一张,有100多户,500人左右,准备集资152万元。
原告股东张文堂在公安机关对其的询问笔录中显示:西街村的代表商量成立的公司,公司注册资金是1000万元,张景卫400万元,张广全200万元、张文华200万元,张文堂200万元;不知道张氏公司的业务范围;我们已把郑营粮所的地租国来了,有张景卫、张广全、正文堂在常忠庆家签订的协议,租赁20年;办公司的目的是建立账户,把集资款存到账户上;签订协议后,发放了机子明白纸,每户一张,500人左右,准备集资152万元,把集资款交给常忠庆;我们把建广场的地提供给政府,政府把租金给我们,另外把北边的一块地坚持沿街门市获利,不知道土地性质、县、镇规划。
原告股东张文华、张文堂在本院调查笔录中称:2016年五六月份成立的公司,工商登记股东4个人。被告方的简易板房得有三年了,是以前几个人(有刘传高、张景超、王殿强)想开发老村庄时建设的指挥部。被告菏泽同方置业开发有限公司在郑营挂牌有二年了。他们接的以前指挥部的办公场所。原告与郑营粮食公司签订租赁合同时,原告与郑营粮食公司都没有通知被告。
原告称其与郑营粮食公司签订租赁合同是经县政府、县粮局批准的,未提交县政府、县粮局的批文及经相关部门登记的证据材料。
原告未提交向鄄城县国资委交纳国有股21%租赁金的相关材料。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七条规定“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出租、抵押、终止及有关的地上建筑物、其他附着物的登记,由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房产管理部门依照法律和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办理。”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土地使用者应当按照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规定和城市规划的要求,开发、利用、经营土地。”第二款规定“未按合同规定的期限和条件开发、利用土地的,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应当予以纠正,并根据情节可以给予警告、罚款直至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的处罚。”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未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规定的期限和条件投资开发、利用土地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租。”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租赁合同不得违背国家法律、法规和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第四款规定“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第十二条规定“依法改变土地权属和用途的,应当办理土地变更登记手续。”根据上述规定和原告目前提供的证据情况,原告不能证明自己已依法取得了涉案土地的使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既然原告没有依法取得涉案土地的使用权,也就是说原告不是涉案土地的权利人,也就无权请求被告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原告诉讼请求所依据的法律规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该条是处理相邻关系的法律规定,不是本案排除妨害的法律依据,即原告援引法律依据错误,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原告没有完成举证责任,其诉讼请求缺乏证据支持,且援引法律依据错误,故原告向法院提出的依法排除被告在原告使用的土地上的简易板房等、使土地恢复原貌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鄄城县张氏置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计50元,由鄄城县张氏置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郭洪杰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七日
书记员  郭 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