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被告人武支金贩卖毒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7-2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2)芜经开刑初字第00061号
公诉机关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武支金,小名”东东”,男,,汉族,芜湖市人,文盲,无固定职业,住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2011年1月17日因犯贩卖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芜湖市弋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2011年9月13日刑满释放。2012年7月30日因本案被芜湖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2012年9月5日经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同日由芜湖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芜湖市第一看守所。
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芜经开检刑诉(2012)6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武支金犯贩卖罪名罪,于2012年10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郑文武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丁家芳、姜建业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1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盛亮、被告人武支金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5月至2012年7月期间,被告人武支金向吸毒人员夏某、袁某、杨某等人共贩卖冰毒共计2.7克。
1、2012年5月的一天,被告人武支金在夏某、袁某的住处将0.4克冰毒以300元的价格卖给夏某、袁某;
2、2012年5月的一天,被告人武支金在芜湖发电厂大门口将0.4克冰毒以400元的价格卖给了袁某及其朋友唐某某;
3、2012年5月的一天,被告人武支金在芜湖市龙山花园门口将0.4克冰毒以400元的价格卖给夏某,此次交易夏某欠被告人武支金400元;
4、2012年7月的一天,被告人武支金在龙山花园大门口将0.4克冰毒以400元的价格卖给杨某;
5、2012年7月的一天,被告人武支金在龙山花园大门口将0.4克冰毒以400元的价格卖给杨某,此次交易杨某欠被告人武支金400元;
6、2012年7月25日被告人武支金被抓获时从其身上搜获可疑物品两小袋,经鉴定为冰毒,共计0.7克,据被告人武支金交代是准备贩卖给吸毒人员吴某某。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武支金以营利为目的,多次向他人贩卖冰毒,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七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武支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应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从重处罚。被告人武支金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贩卖毒品罪,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之规定,从重处罚。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审判。
被告人武支金除对公诉机关起诉书指控的第二起事实没有异议外,对其他事实均提出异议,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一起是其与袁某分别出资100元和300元共同购买后共同吸食的,并没有卖毒品给袁某;第三、四、五起只是夏某和杨某与上家交易时,其正好在场,其没有打电话让人送毒品,也没与上述人员进行毒品交易;第六起中的毒品是自己买来准备到吴国庆家去吸食的,没有想贩卖。
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至2012年7月期间,被告人武支金向吸毒人员夏某、袁某、杨某等人共贩卖冰毒共计2.7克。
1、2012年5月的一天,被告人武支金在夏某、袁某租住的芜湖发电厂宿电力一村将0.4克冰毒以300元的价格卖给夏某、袁某;
2、2012年5月的一天,被告人武支金在芜湖发电厂大门口将0.4克冰毒以400元的价格卖给了袁某及其朋友唐某某;
3、2012年五六月份,夏某因需要吸食毒品,打电话给被告人武支金,双方约定在芜湖市龙山花园门口以400元的价格交易,后武支金将0.4克冰毒卖给夏某,因夏某没带钱,此次交易夏某欠被告人武支金400元;
4、2012年7月中旬,杨某需要吸食毒品打电话给被告人武支金,双方在芜湖市龙山花园大门口现场交易,被告人武支金将0.4克冰毒以400元的价格卖给杨某;三、四天之后,杨某因吸食毒品再次打电话给被告人武支金,双方仍在芜湖市龙山花园大门口进行交易,被告人武支金将0.4克冰毒交给杨某,约定成交款400元,因杨某当时没带钱,该款下欠;
5、2012年7月25日被告人武支金在芜湖市”五一”广场附近购买两袋毒品后,准备给吴国庆,在途中被公安机关抓获,当时从其身上搜获可疑物品两小袋,经鉴定为冰毒,共计0.7克。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本院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
1、户籍资料。证实被告人身份信息;
2、刑事照片。证实抓获被告人时随身搜获的白色晶状物;
3、称重记录。证实被告人随身携带的疑似毒品两包重0.7克;
4、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5、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强制戒毒决定书。证实被告人曾因吸毒被行政处罚;
6、芜湖市弋江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2011年1月17日因犯贩卖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
7、释放证明。证实被告人于2011年9月13日刑满释放;
8、证人袁某证言。其称,2012年四五月份,我联系东东,找他买400元的冰毒,让他把冰毒送到我家里来,过了一会东东就带着毒品来到我和夏某租住房里,我给了他300元,东东说要和我们一起吸食,于是我们就一起将冰毒吸食了。也就是那段时间,我有一个朋友叫唐某某也吸食冰毒,找我帮他买,于是我打电话给东东,我和唐某某在电厂门口等他,他将货送到电厂门口,唐某某给了400元。所购冰毒是小包装,一般都是400元0.4克;
9、证人夏某证言。其称,2012年四五月份,我和袁某租住电厂宿舍电力一村,袁某打电话给”东东”要从他那里购买一小包冰毒,约好400元。后来,”东东”就带着毒品到了我们租住的房子,我记得袁某给了”东东”400元现金,之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吸食。过了十天左右,袁某的朋友唐某某找袁某帮忙购买冰毒,袁某打电话给”东东”,让他送货到电厂来,在电厂门口,唐某某以400元购买一包冰毒。还有一次,今年五六月份,我打电话给”东东”,找他买冰毒,他让我自己到龙山花园那边找他拿,电话里说好400元,我打车过去后他给了我一小包冰毒,因为我当时手头没钱,就欠下了。”东东”卖的小包装冰毒,每包0.4克左右,400元一包;
10、证人杨某证言。其称,今年七月份,我在小赌场认识一个卖毒品的人,我电话联系他,他送货到我居住的龙山花园小区门口,我们当面交易,我给了他400元,他给了我0.4克小包装冰毒。隔了三四天左右,我又打电话给那个人,说是要购买冰毒,还是在龙山花园小区门口,他给了我0.4克小包装冰毒,因为我身上没带钱就说400元先欠着,下次给;
11、杨某辨认笔录。证实其所购买的冰毒的那个人是本案被告人武支金;
12、被告人武支金供述和辩解。其称,因为我也吸毒,贩卖毒品是为了以贩养吸。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将0.4克小包装冰毒以300元卖给了袁某,然后和我袁某、夏某三人一起在夏某租住的房子里吸食。过了几天,袁某说帮她朋友买冰毒,我将一小包约0.4克冰毒以400元卖给了袁某。又过了几天,夏某打电话给我让我弄点冰毒给他,这次在龙山花园门口交易,因为夏某没带钱,所以钱没给。我卖给夏某一次,卖给袁某一次,卖给袁某朋友一次,卖给杨某两次,每次都是0.4克小包装冰毒。今年7月25日,我在”五一”广场加油站附近买了两包冰毒,准备带着到吴国庆家去,被公安机关抓获;
13、鉴定结论。证实从被告人身上搜获的两小包白色晶状物经鉴定为甲基笨丙胺(冰毒)。
本院认为:被告人武支金以营利为目的,明知是毒品而非法销售,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贩卖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认定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关于其没有贩卖毒品的辩解,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因被告人自己吸食毒品,贩卖毒品的目的是为了以贩养吸,故抓获时其随身查获的毒品数量应认定为犯罪的数量。被告人多次向多人贩卖毒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符合”情节严重”情形,应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被告人武支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应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从重处罚。被告人武支金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贩卖毒品罪,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之规定,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七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武支金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三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7月30日起至2017年7月29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查获的冰毒0.7克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郑文武
人民陪审员  丁家芳
人民陪审员  姜建业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朱 麟
附判决所依据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五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第三百五十六条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本节规定之罪的,从重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百四十克以上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七克以上不满十克或者其他数量相当毒品的;
(二)国家工作人员走私、制造、运输、贩卖毒品;
(三)在戒毒监管场所贩卖毒品的;
(四)向多人贩毒或者多次贩毒的;
(五)其他情节严重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