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京73行初529号
原告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射洪县沱牌镇沱牌大道999号。
法定代表人周政,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莉莎,北京超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丹,四川超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茶马南街1号。
法定代表人赵刚,主任。
委托代理人于慧颖,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北京润康泉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区西井路17号1号楼六层636房。
法定代表人吴迪,总经理。
原告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沱牌舍得公司)因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6年11月30日作出的商评字[2016]第103117号关于第10140438号“陶醉乐”商标(简称争议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简称被诉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月2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被诉裁定的利害关系人北京润康泉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润康泉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7年6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沱牌舍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丹,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于慧颖,第三人润康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吴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裁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沱牌舍得公司就争议商标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而作出的。该裁定认为:
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麦芽汁(发酵后成啤酒)、植物饮料、饮料香精等商品与第4920495号“陶醉”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一)、第7389553号“陶醉缘”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果酒(含酒精)、烧酒等商品在所用原料、生产工艺、消费对象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别,不属于类似商品。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共存于市场应不致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未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争议商标本身不具有欺骗性和其他消极、负面影响,并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所指的不得注册为商标使用之情形。沱牌舍得公司所举证据尚不充分,不足以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此外,润康泉公司称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具有不良影响和缺乏显著性应被宣告无效,该主张并非本案审理范围,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评述。沱牌舍得公司其他主张缺乏充分事实依据,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支持。依照《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原告沱牌舍得公司诉称: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在文字构成、呼叫及表达的含义等方面无明显区别,其所核准注册的商品与两引证商标所核准注册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共存于市场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虽然争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分属于不同的类别。但是,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的功能、用途、主要原料、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因素综合考虑,应认定争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所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在先行政、司法判例中已经认定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2类“啤酒”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3类“酒(饮料)”等商品构成类似商品。引证商标“陶醉”用于酒类商品上具有极强的显著性。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文字构成、呼叫近似,争议商标完整包含了引证商标一,两者所表达的含义基本相同。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二的显著识别部分相同,整体含义无明显区别。争议商标与原告“陶醉”系列商标结构一致,实际使用中易使消费者误认为争议商标系原告“陶醉”系列商标之一。
原告在国内酒企业中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经过长期的使用和广泛的宣传,引证商标一的显著性得到了较大提升,与原告建立起了较为固定的指向关系,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第三人应当知晓“陶醉”系列商标的知名度和市场价值,却在第32类、第33类商品上注册申请了数件含“陶醉”的商标,具有明显的攀附恶意。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第七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原告认为被诉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当予以撤销。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坚持被诉裁定的认定。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润康泉公司述称:认同被诉裁定的认定。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予以维持。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2类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3类商品不属于类似商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高院)作出的(2011)高行终字第1642号行政判决已经认定第32类饮料类商品与第33类酒类商品不属于类似商品。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呼叫、含义、外观上均有一定区别,未构成近似商标。引证商标直接表示了酒类商品的功能、用途,缺乏显著性。引证商标二系改换规范汉字“陶”、“醉”的部件的自造字,消费者难以将自造字认读为规范汉字“陶”、“醉”。且引证商标篡改规范汉字,应当予以无效宣告。
本院经审理查明:
争议商标系第10140438号“陶醉乐”商标(商标图样附后),由润康泉公司于2011年11月2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32类:“麦芽汁(发酵后成啤酒);啤酒;无酒精饮料;植物饮料;奶茶(非奶为主);乳清饮料;豆类饮料;蔬菜汁(饮料);果汁饮料(饮料);饮料香精”商品上。争议商标专用权期限自2012年12月28日起至2022年12月27日止。
引证商标一系第4920495号“陶醉”商标(商标图样附后),由沱牌舍得公司于2005年9月28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33类:“果酒(含酒精);开胃酒;酒(利口酒);酒(饮料);威士忌酒;酒精饮料(啤酒除外);食用酒精;料酒;烧酒;米酒”商品上。商标注册专用权期限自2008年7月28日起至2018年7月27日止。
引证商标二系第7389553号“陶醉缘”商标(商标图样附后),由沱牌舍得公司于2009年5月12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33类:“果酒(含酒精);开胃酒;酒(利口酒);酒(饮料);威士忌酒;酒精饮料(啤酒除外);食用酒精;料酒;烧酒;葡萄酒”商品上。商标注册专用权期限自2010年8月28日起至2020年8月27日止。
2015年12月28日,沱牌舍得公司针对争议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申请,理由为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违反《商标法》第七条第一款,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第三十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等规定。
商标评审程序中,沱牌舍得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如下主要证据材料:
1、沱牌舍得公司及其品牌所获荣誉及认证证书;
2、沱牌舍得公司审计报告及纳税证明;
3、引证商标一四川省著名商标证书、陶醉牌陶醉酒四川省名牌产品称号证书;
4、“陶醉”产品经销合同及发票;
5、户外广告合同书、发票及广告牌照片;
6、内蒙古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查处侵犯“陶醉”商标专用权行为的函》;
7、沱牌舍得公司在第33类商品上与“陶醉”有关的商标列表;
8、相关行政裁定;
9、润康泉公司在第33类商品上注册的与“陶醉”有关的商标的商标档案;
10、“陶醉”商标设计资料及公证书;
11、“陶醉酒”百度搜索结果;
12、商评字[2015]第73446号关于第4920495号“陶醉”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润康泉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如下主要证据材料:
1、相关行政裁定书及商标注册证;
2、《新华大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等词典中有关“陶”、“醉”等字查询页;
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广告语言文字管理暂行规定》;
4、关于“不规范使用汉字”的文章及报纸;
5、《商标实质审查规程》;
6、关于“酒”及“陶醉”的文章。
诉讼过程中,商标评审委员会将沱牌舍得公司、润康泉公司在复审程序中所提交证据作为其作出被诉裁定的证据向本院提交。经质证,原告、第三人对被告所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可。
原告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相关行政判决书;
2、沱牌舍得公司与关联公司、经销商的关系说明、沱牌舍得公司企业信息档案;
3、引证商标一四川省著名商标证书;
4、广告合同、发票及照片;
5、销售合同及发票;
6、维权资料。
证据1用以证明争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类似商品。证据2-5用以证明原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第三人应当知晓原告“陶醉”系列商品的知名度,却在第32类、第33类商品上申请数件含“陶醉”的商标,具有明显的攀附恶意。经质证,被告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不是作出被诉裁定的依据,应当考虑到个案的特殊性,行政裁定书不能当然的作为参考。第三人认为原告提交的宣传、使用证据形成时间均晚于争议商标申请日,且也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具有显著性。
润康泉公司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2011)高行终字第1642号行政判决书;
2、有关“类似商品或服务判断”的文章;
3、《新华大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等词典中有关“陶”、“醉”等字查询页;
4、关于“不规范使用汉字”的文章及报纸;
5、关于“酒”及“陶醉”的文章;
6、相关行政裁定书。
证据1-2用以证明争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不属于类似商品。证据3-5用以证明引证商标为不规范使用汉字,且“陶醉”为酒类行业的公用文字资源,引证商标应当被宣告无效。证据6用以证明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经质证,原告、被告对第三人所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对于关联性不予认可。
以上事实,有被诉裁定、争议商标和引证商标的商标档案、当事人在评审程序及诉讼程序中提交的证据、当事人在本案中的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根据前述法律规定,要构成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即:一、商标标识相同或近似;二、争议商标指定使用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述两个条件应同时具备,缺一不可。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注册商标的商品或服务有特定的联系。认定商标是否近似,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及其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
本案中,争议商标为中文文字“陶醉乐”。引证商标一为中文文字“陶醉”,引证商标二为中文文字“陶醉缘”。争议商标完整包含了引证商标一,与引证商标二在文字构成、呼叫等方面近似,且争议商标未形成明显区别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的其他含义,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构成近似商标。
商品类似,是指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在判断商品是否构成类似时,应以相关公众对商品的一般认识进行综合判断,《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商品类似的参考。
本案中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啤酒”商品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酒(饮料);果酒(含酒精)”等商品均为酒类饮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属于类似商品。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麦芽汁(发酵后成啤酒);无酒精饮料;植物饮料;奶茶(非奶为主);乳清饮料;豆类饮料;蔬菜汁(饮料);果汁饮料(饮料);饮料香精”商品均是不含有酒精的饮料商品,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酒(饮料);果酒(含酒精)”等商品在功能、用途、消费对象等方面存在明显的区别,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其各自核定的商品上使用,尚能够区分,不致引起消费者的混淆或误认。因此,争议商标在“啤酒”商品上与两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在其余商品上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综上所述,被诉决定虽作出程序合法,但事实认定有误,被诉决定应予撤销。原告沱牌舍得公司的诉讼主张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6]第103117号关于第10140438号“陶醉乐”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
二、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就第10140438号“陶醉乐”商标所提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宋旭东
人民陪审员  康 健
人民陪审员  郭灵东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法官 助理  熊北辰
书 记 员  王美晶
附图:
争议商标
引证商标一
引证商标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