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长江与灌云县人民政府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苏07行终36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灌云县人民政府,住所地在灌云县西苑南路。
法定代表人朱兴波,该县县长。
副职负责人袁学礼,该县副县长。
委托代理人杨军,江苏明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长江,男,1964年3月15日出生,汉族,住灌云县。
委托代理人杨周,江苏海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伏广春,男,1963年10月24日生,汉族,住连云港市海州区。
委托代理人王运河,灌云县东王集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第三人李加根,男,1952年10月12日生,汉族,住灌云县。
原审第三人郑益栋,男,1958年5月15日生,汉族,住灌云县。
原审第三人灌云县小伊乡人民政府,住所地在灌云县小伊乡。
法定代表人张玉平,该乡乡长。
副职负责人徐瑞,该乡副乡长。
委托代理人夏加成,江苏法哲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灌云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灌云县政府)因与被上诉人王长江、原审第三人伏广春、李加根、郑益栋、灌云县小伊乡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小伊乡政府)行政确认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2015)灌行初字第0000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灌云县政府的副职负责人袁学礼及委托代理人杨军,被上诉人王长江及其委托代理人杨周,原审第三人伏广春的委托代理人王运河,原审第三人小伊乡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夏加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伏广春、郑益栋借用灌云县华源装璜工程有限公司资质,于2004年8月18日以该公司名义与第三人小伊乡政府签订工程开发合同书,在小伊乡建“小伊乡农贸市场”,因占用王长江的自留地,2004年9月13日,伏广春与王长江协商签订一份协议,伏广春将其中一套房屋以80000元价格卖给王长江,经双方结算确认后,王长江尚欠伏广春房款15000元,乡规划办的朱立勇作为在场人在协议上签字。2004年10月13日,王长江与郑益栋又签订一份协议,明确了王长江所购房屋的具体位置。2004年底,王长江入住该房屋,但欠房款15000元一直未付。因欠房款一直未付,2005年3月20日,郑益栋以王长江没有给付房款尾款15000元,其缺钱用为由,又与李加根订立售房协议书,将已被王长江实际占用的房屋卖给李加根,约定房款为70000元,事后,伏广春对此予以追认,并为李加根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及房屋权属证书。2010年5月10日,王长江以李加根、郑益栋、伏广春恶意串通为由,诉请原审法院确认所签订的售房协议无效。原审法院经审理,于2010年8月4日作出(2010)灌民初字第0705号民事判决,确认郑益栋、伏广春、李加根于2005年3月20日订立的售房协议书无效。李加根不服上诉,后又撤回上诉。
2010年12月27日,伏广春诉至原审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解除2004年9月13日其与王长江签订的购房协议。原审法院于2011年3月3日作出(2011)灌民初字第0033号民事判决,驳回伏广春对王长江的诉讼请求。伏广春不服上诉,又撤回上诉。为此,王长江于2014年9月28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撤销颁发给李加根的土地使用证(另案已处理)。
原审法院另查明,灌云县政府于2005年9月颁发给李加根灌国用(2005)字第077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其土地登记权属来源依据系小伊乡政府与李加根签订的《用地协议》和灌云县国土资源局(下称县国土局)与李加根签订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2005年1月18日,小伊乡政府与李加根签订《用地协议》,将已被王长江实际占用的房屋所占用的土地使用权转让给李加根。2005年9月12日,灌云县国土局又与李加根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将该份土地以国有土地性质出让给李加根,但未收取李加根国有土地出让金。灌云县政府按土地初始登记程序颁发给李加根(2005)字第077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并根据李加根的申请于2006年1月19日颁发给李加根灌房权证小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
原审法院认为,申请房屋登记,申请人不得隐瞒真实情况或提供虚假材料申请房屋登记。涉案房屋系伏广春、郑益栋借用灌云县华源装璜工程有限公司资质开发建造,因开发占用王长江自留地,伏广春、郑益栋与王长江协商将涉案房屋卖给王长江,且该房屋被王长江于2004年实际占有。2005年3月20日,郑益栋与李加根签订售房协议又将涉案房屋卖给李加根,该售房协议经法院确认为无效协议。2006年元月,李加根隐瞒真实情况,提供“涉案房屋系自建”等虚假材料向灌云县政府申请颁发涉案房屋所有权证,灌云县政府对李加根提供材料的真实性未进行查验、亦未对涉案房屋进行实地查看,于2006年1月19日对涉案房屋所有权进行初始登记并向李加根颁发了灌房权证小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涉案房屋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已经法院判决撤销。灌云县政府向李加根颁发房屋所有权证的行为,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程序不符合相关规定,依法应予以撤销。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撤销灌云县人民政府于2006年1月19日颁发给李加根的灌房权证小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案件受理费50元及公告费300元均由灌云县人民政府负担。
上诉人灌云县政府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本机关房屋登记行为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原审第三人李加根在办理《江苏省村镇建设许可证》《居民建住宅用地批准书》后建造房屋,属于居民建房,在其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后向房屋登记机关提出房屋登记申请,申请办证的相关资料包括建设规划、用地手续等都真实且合法有效,经权属调查和审核,本机关予以登记发证,办证程序和实体处理都合法正确。即使伏广春为李加根代建房屋,也属于居民建房方式的一种,建成后的房屋产权应属于李加根,伏广春无权处分和买卖。李加根没有提供虚假资料骗取房屋登记。二、原审判决认定涉案房屋土地使用权证已被该院行政判决撤销,依据的基本事实错误。原审第三人伏广春已对该判决提起上诉,原审法院依据尚未生效的判决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错误。三、王长江的一审诉讼请求不能成立。1.本案房屋登记的权属依据不是被法院判决无效的房屋买卖合同,且房屋项下土地系经省政府批准征收为国有的建设用地,也不是王长江原使用的土地,王长江与本机关的房屋登记行为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房屋登记行为不侵犯王长江的合法权益,其作为本案原告不适格。2.王长江民事诉讼主张的买卖合同属于债权关系,与房屋物权登记行为依据的事实不同,属于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且物权效力优于其主张的债权。在房屋所有权已经登记的情况下,其可向与其签订买卖合同的相对方主张赔偿损失,而不能以享有的债权对抗李加根依法取得的房屋所有权。四、一审法院对涉及县政府的案件进行受理违反级别管辖的规定,依法应予撤销。综上,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王长江的起诉。
被上诉人王长江辩称,一审法院判决正确,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
原审第三人伏广春述称,涉案土地事先没有取得政府部门确认,不能认定房屋土地权属属于被上诉人方,原审第三人李加根所取得两证的涉案地块是经批准征收为建设用地上所建的房屋,李加根取得两证是符合法律要件,上诉人依法登记的行为与王长江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土地登记行政行为合法。
原审第三人小伊乡政府述称,当事人所拥有的房屋所有权证不是乡政府所颁发的,因此与乡政府之间无关联性,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原审审理期间,原审被告灌云县政府向原审法院提供以下证据:1.房屋所有权登记申请表、户口证明、常住人口登记卡、婚姻状况声明、村委会证明、建设许可证、土地证、房屋四至申报表;2.房屋权属登记审核表、他项权利摘要;3.房屋所有权证存根;4.苏国土资地函(2004)596号文件、建设用地项目呈报材料、居民建住宅用地批准书。
原审原告王长江向原审法院提供以下证据:1.(2010)灌民初字第0705号民事判决书;2.(2010)连民终字第1232号民事裁定书;3.(2011)灌民初字第0033号民事判决书;4.(2011)连民终字第0468号民事裁定书;5.李加根房产证。
上诉人灌云县人民政府提起上诉后,原审法院已将上述证据和依据随卷移送本院。本院经审查,原审法院对证据的认证意见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根据确认的证据,本院二审认定的事实同原审认定事实。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诉颁证行为是否合法。案涉颁发房屋所有权证的行政行为发生于2006年1月,应当适用当时有效的《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审查其颁证程序和实体结果是否合法。根据《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规定,新建的房屋,申请人应当在房屋竣工后的三个月内向登记机关申请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并应当提交用地证明文件或者土地使用权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房屋竣工验收资料以及其他有关的证明文件。集体土地上的房屋转为国有土地上的房屋,申请人应当自事实发生之日起三十日内向登记机关提交用地证明等有关文件,申请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第二十七条规定,登记机关应当对权利人(申请人)的申请进行审查。凡权属清楚、产权来源资料齐全的,初始登记、转移登记、变更登记、他项权利登记应当在受理登记后的二个月内核准登记,并颁发房屋权属证书;注销登记后的一个月内核准注销,并注销房屋权属证书。本案中,上诉人灌云县人民政府根据李加根的申请及其提供“涉案房屋系自建”等虚假材料,未对相关材料的真实性进行查验、亦未对涉案房屋进行实地查看,即作出被诉颁证行为显然未尽审慎审查之义务,原审法院认定颁证程序违法并无不当。上诉人灌云县人民政府关于王长江与涉案房屋仅为债权关系的上诉理由,经审查,王长江与原审第三人伏广春、郑益栋达成涉案房屋买卖的协议,交纳了大部分的购房款并实际入住涉案房屋,与涉案房屋颁证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灌云县人民政府关于王长江原告主体不当的上诉意见依法不能成立。本案一审期间,王长江对涉案房屋下的国有土地登记行为亦提起行政诉讼,涉案房屋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被原审法院一审判决撤销,后该案第三人伏广春提起上诉。原审判决对该节事实的表述不够严谨,本院予以指正。
综上,原审判决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灌云县人民政府的上诉请求依法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灌云县人民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谢善娟
审判员  戴立国
审判员  李 季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李盼盼
法律条文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