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深圳市广华通实业有限公司与陈先佳,深圳市华宗晖商贸有限公司,谯晓梅追偿权纠纷一审民事案件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深南法民二初字第593号
原告深圳市广华通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明柱,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慧,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槐瑞锦,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陈先佳。
被告深圳市华宗晖商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海平。
委托代理人王国鸿,广东昂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谯晓梅。
原告深圳市广华通实业有限公司诉被告陈先佳、深圳市华宗晖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宗晖公司)、谯晓梅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刘慧、槐瑞锦,被告陈先佳,被告华宗晖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国鸿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谯晓梅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3年4月至7月,被告陈先佳因向原告购车向一汽汽车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金融公司)借款,被告华宗晖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在《汽车抵押贷款合同》(合同号分别为:CGDGHT100157、CGDGHT100164、CGDGHT100165、CGDGHT100166、CGDGHT100167、CGDGHT100168、CGDGHT100207、CGDGHT100208)上签章,借款总额为1856000元。原告为被告陈先佳和被告华宗晖公司的上述共同借款向一汽金融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承诺在该两被告不依约还款时,由原告承担还款责任,保证范围包括借款本金、利息、逾期利息、违约金、执行费、律师代理费、差旅费及其他应付费用,保证期间为两年。合同签订后,一汽金融公司依约放贷,但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只向一汽金融公司履行部分还款义务。截至2015年4月28日,两被告所欠一汽金融公司的借款债务1233165.70元已由原告履行担保义务,全部向一汽金融公司清偿。此后,一汽金融公司向原告出具了《分期还款垫付证明》。根据法律规定,原告履行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追偿,但该两被告只向原告偿还287399.25元,尚有945766.45元未向原告偿付。被告谯晓梅与被告陈先佳是夫妻关系,其对陈先佳的债务负有连带清偿的责任。综上,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连带向原告清偿欠款945766.45元及其利息5493.33元(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5年4月29日起暂计至2015年6月9日,之后的利息继续计算至欠款还清之日止);2、被告谯晓梅对被告陈先佳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三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陈先佳辩称:本案的实情是案外人张冬冬向陈先佳借款购买泥头车,并承诺所有的按揭贷款由其负责偿还,第一年偿还完借款后,第二年产生的利润按年支付;对尚有欠款945766.45元及利息5493.33元未偿还之事,陈先佳并不知情。陈先佳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无异议。陈先佳于2014年9月23日付款530209.11元给张冬冬用于偿还车辆贷款。
被告华宗晖公司辩称:原告主张的欠款金额与事实不符,其已支付的款项137439.24元原告没有扣除;《汽车抵押贷款合同》系张冬冬在未经公司股东会决议通过的情形下,擅自以公司名义签订的,其行为属于无权代理,相应的法律后果应由张冬冬本人承担,华宗晖公司不应承担责任;根据合同约定借款人是陈先佳,故还款义务人应是陈先佳而不是华宗晖公司。
被告谯晓梅未到庭,未作答辩,亦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被告陈先佳(借款人)、华宗晖公司(共同借款人)与一汽金融公司(贷款人)分别于2013年4月25日、2013年7月4日签订八份《汽车抵押贷款合同》,均约定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共同向一汽金融公司借款用于购买车辆;八份合同的贷款金额均为232000元,共计1856000元,贷款期限为24个月,贷款利率为每月7.3‰;此外,合同均特别约定本合同项下借款人的义务适用于共同借款人。《汽车抵押贷款合同》签订的当日,原告(保证人)与一汽金融公司(债权人)签订八份《汽车贷款保证合同》,约定原告为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的上述借款向一汽金融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借款本金、利息、逾期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保全费、执行费、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和所有其他应付费用;保证期间为主合同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上述合同签订后,一汽金融公司依约发放了贷款,但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未如期还款。2015年5月6日,一汽金融公司向原告出具八份《分期还款垫付证明》,证明原告向一汽金融公司履行了担保义务;八份《汽车抵押贷款合同》项下原告偿还的款项分别为171799.05元、171799.05元、183252.32元、171799.05元、160345.78元、171799.05元、101185.70元、101185.70元,共计1233165.70元;该《分期还款垫付证明》显示原告于2015年4月28日付清上述款项。
被告华宗晖公司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显示:案外人马广华于2014年12月17日向原告付款216624.82元,用途注明“华宗晖11月份车辆按揭款”;于2014年12月26日向原告付款160345.78元,用途注明“华宗晖张冬冬、陈先佳12月份按揭款”。被告华宗晖公司主张,上述已付两笔款项中各有68719.62元为支付本案所涉车辆2014年11月、12月的按揭款,共计137439.24元。原告主张:关于第一笔款项,原告共为华宗晖公司购买30辆车向一汽金融公司贷款形成的债务提供担保,因该已付款项未特别注明借款人或是贷款合同编号,故应按30辆车平分,本案涉及车辆8辆,已还款项应计为57766.61元;关于第二笔款项,用途注明“华宗晖张冬冬、陈先佳12月份按揭款”,因张冬冬、陈先佳作为借款人各向一汽金融公司借贷8辆车车款,故第二笔款项中有二分之一即80172.89元为本案还款;以上已还款项共计137939.46元已在本案诉讼请求中扣除。
另查,被告陈先佳提交了一份日期为2014年9月23日的《收款收据》,记载内容如下:今收到陈先佳交来广华通车款贷款530209.11元。收款单位处盖有被告华宗晖公司的财务专用章。被告谯晓梅与被告陈先佳为夫妻关系。
以上事实,有《汽车抵押贷款合同》、《汽车贷款保证合同》、《分期还款垫付证明》、银行交易明细、《收款收据》、结婚证等证据及庭审笔录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与一汽金融公司签订的《汽车抵押贷款合同》及原告与一汽金融公司签订的《汽车贷款保证合同》均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均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一汽金融公司向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发放贷款后,该两被告未能依约向一汽金融公司还款,其行为构成违约,原告作为保证人依约履行担保义务,代替该两被告偿还了相应款项,原告依法享有追偿权。
关于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应向原告偿还款项的金额。首先,关于原告替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向一汽金融公司偿还的借款金额。原告提交了一汽金融公司出具的《分期还款垫付证明》证明其履行了偿还借款1233165.70元的担保义务,被告陈先佳对该证据予以确认,被告华宗晖公司虽对该证据不予认可,但其未能提交其已向一汽金融公司还款的相关证据,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认定原告替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向一汽金融公司偿还了借款1233165.70元。其次,关于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已向原告还款的金额。原告主张该两被告就案涉车辆贷款已向其偿还287399.25元。就此,被告陈先佳提交了《收款收据》证明其已还款530209.11元,但从该《收款收据》载明的内容来看,该款项系共同借款人陈先佳、华宗晖公司之间的款项往来,与原告无关,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纳。此外,被告华宗晖公司提交了付款金额分别为216624.82元、160345.78元的银行交易明细,证明其已就案涉车辆贷款向原告还款137439.24元,就该两笔款项原告认可的还款额为137939.46元,且其已将该款在诉讼请求中扣减;原告扣减的已还款项多于被告华宗晖公司主张的还款额,系其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确认;除前述两笔还款外,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未能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其就案涉车辆向原告还款,故本院采信原告的主张,认定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就案涉车辆贷款已向原告还款287399.25元。综上,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尚有945766.45元(1233165.70元-287399.25元)未向原告偿还,其依法应予偿还。
关于利息,原告替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向一汽金融公司还清款项的时间为2015年4月28日,原告自次日即2015年4月2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被告陈先佳、华宗晖公司主张利息,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谯晓梅应否对被告陈先佳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被告谯晓梅与被告陈先佳为夫妻关系,且其未提交证据证明被告陈先佳所负债务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因此,被告陈先佳所负前述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应由被告陈先佳与被告谯晓梅共同偿还。被告谯晓梅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先佳、深圳市华宗晖商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深圳市广华通实业有限公司偿还945766.45元及其利息(自2015年4月2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
二、被告谯晓梅对被告陈先佳的上述债务承担共同偿还责任;
三、驳回原告深圳市广华通实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当事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6656元,由三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雷英孝

二〇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朱启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