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北碚区蔡家岗镇小屋基皮鞋厂与重庆市北碚区国土资源管理分局、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政府蔡家岗街道办事处行政撤销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渝01行终374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北碚区蔡家岗镇小屋基皮鞋厂,住所地重庆市北碚区蔡家岗镇灯塔小屋基组。
经营者徐健,男,汉族,1979年2月24日出生,住重庆市北碚区。
委托代理人郑尚富,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刘琴,四川希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重庆市北碚区国土资源管理分局,住所地重庆市北碚区卢作孚路555号。
法定代表人牟跃进,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桂川,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韩欢欢,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第三人)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政府蔡家岗街道办事处,住所地重庆市北碚区蔡家岗镇凤栖路8号。
法定代表人刘明刚,镇长。
委托代理人何春润,重庆大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碚区蔡家岗镇小屋基皮鞋厂(简称小屋基皮鞋厂)因重庆市北碚区国土资源管理分局(简称北碚国土局)撤销协议一案,不服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渝0109行初2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诉讼中,因本案案情重大,法律适用问题复杂,于2017年9月28日中止本案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9日,重庆市人民政府渝府地〔2014〕1486号文作出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北碚区实施城市规划建设用地的通知,同意北碚区政府将北碚区蔡家岗镇灯塔村小屋基社、双碑村新堰社、字库社、曾家岩社部分集体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并予以征收。小屋基皮鞋厂,工商登记为个体工商户,该厂是徐健在其父徐洪忠房屋名下经营的,没有单独的房产,在征地实施过程中,北碚区人民政府征地办公室于2016年7月1日委托重庆市瑞升资产评估房地产土地估价有限责任公司对该厂的机器设备进行了评估,2016年12月30日,北碚区人民政府征地办公室(甲方)与北碚区蔡家岗镇小屋基皮鞋厂(乙方)签订企业搬迁补偿协议,协议主要内容如下:“……乙方房屋按折旧后房屋重置价格予以补偿,房屋补偿费203335.56元。……甲方一次性支付乙方企业的机械设备搬迁损失费(含设备消耗、停工损失及搬迁费),按所搬迁设备折旧后净值的20%给予补偿……金额为1766.2元……共计补偿乙方人民币205101.76元”。现小屋基皮鞋厂以前述理由,以及北碚国土局作出的补偿方案未公布为由,要求撤销该企业搬迁补偿协议。
另查明,因徐健对外负有未偿还债务,系一审法院执行局办理的多起案件中的被执行人,在企业搬迁补偿协议签订后不久,蔡家岗街道办事处将205101.76元补偿款打入徐健账户的同时,被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查封。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协议案件,可以适用不违反行政法和行政诉讼法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规范。因此,判断本案协议是否应撤销,可参考《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但本案经审理查明的事实,没有上述应当被撤销的情形。对于本案协议中作为乙方的小屋基皮鞋厂加盖了公章,但签字非徐健所签而是其母郑尚秀代签的情况,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面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本案的协议并未约定须经乙方加盖公章并由经营者本人签字成立,故小屋基皮鞋厂以前述理由请求撤销合同于法无据。对于小屋基皮鞋厂提出,北碚国土局作出的补偿方案未公布要求撤销该企业搬迁补偿协议的理由,一审法院认为,北碚国土局作出的补偿方案是否公布,与小屋基皮鞋厂的请求属不同的法律关系,一审法院在本案中不作审查。综上,小屋基皮鞋厂请求撤销企业搬迁补偿协议不符合法律规定,应依法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小屋基皮鞋厂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小屋基皮鞋厂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在企业机器设备的评估报告及协议中加盖的仅是上诉人企业内部使用印章,而不是上诉人对外使用的具有工商登记备案的公章,且在使用公章时郑尚秀没有取得上诉人的授权。协议上的签名也不是徐健本人所签,而是郑尚秀代签;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被上诉人在从未通知上诉人经营者本人且郑尚秀无上诉人授权的情况下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协议应当适用民法通则第66条的规定,确认无效,一审法院适用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3、一审法院在判决书的行文,违反法定程序。综上,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撤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企业搬迁补偿协议,重新协商拆迁事宜。
被上诉人北碚国土局在二审中答辩称:本案所涉拆迁补偿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体现。并且加盖了上诉人公章,并不存在合同法规定的可撤销的情形。请求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政府蔡家岗街道办事处(简称蔡家岗街道办事处)在二审中答辩称:一、征地行为合法有据。根据渝府地[2014]1486.1488号文批准,征收北碚区蔡家岗镇灯塔村小屋基社全部集体土地。上诉人在征收范围内,应当依法给予搬迁补偿;二、2016年12月30日,北碚区政府征地办与上诉人签订了协议,协议上有上诉人盖章,现上诉人提出徐健本人不在家就认为协议要撤销,没有法律依据;三、协议签订后,上诉人母亲郑尚秀持相关证件领取了补偿费,并签订了承诺书,同日拆除了全部房屋,该协议已经履行完毕,不可恢复原状。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查,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在对本案的处理中主要存在两个问题:
(一)认定事实不清。本案中,一审判决在事实认定部分,认定“小屋基皮鞋厂,工商登记为个体工商户,该厂是徐健在其父徐洪忠房屋名下经营的,没有单独的房产”。根据一审中各方当事人举示的证据以及一审庭审、二审调查中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上诉人小屋基皮鞋厂厂房有产权部分属于徐健爷爷徐子文所有,徐子文去世后该房屋是否实际发生继承并办理产权转移登记不清楚;且各方当事人对于小屋基皮鞋厂的实际坐落、面积等存在分歧,被上诉人北碚国土局认为小屋基皮鞋厂厂房既有在徐子文的产权房屋部分,也有徐健自行搭建部分,而徐健则认为小屋基皮鞋厂厂房仅为在徐子文产权房屋上的部分搭建部分。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明不足。
(二)对被诉协议合法性未作评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查行政机关是否依法履行、按照约定履行协议或者单方变更、解除协议是否合法,在适用行政法律规范的同时,可以适用不违反行政法和行政诉讼法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规范。由此可以看出,审理行政协议案件,不仅要审查协议签订的合意性,还应当按照行政诉讼的一般审查原则审查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本案中,一审法院仅评价了被诉协议签订的双方合意性,而对协议本身的合法性未作任何评判,基于前述第一个理由,被上诉人北碚国土局在小屋基皮鞋厂厂房权属情况不明确的情况下签订的协议,其本身合法性存疑。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依法撤销,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2017)渝0109行初28号行政判决;
二、本案发回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重审。
审 判 长 刘 晓 瑛
审 判 员 夏  嘉
代理审判员 吴 贤 奔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石光一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