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段怀强与高善本、高莉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3-1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临泉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临民一初字第01196号
原告:段怀强,男,1973年12月17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临泉县。
委托代理人:段文龙,男,1972年5月18日出生,汉族,市民。
被告:高善本,男,1980年6月25日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颍上县。
被告:高莉,女,1978年3月7日出生,汉族,市民,住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蒙城支公司,组织机构代码66790521-1。
负责人:王曙光,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子龙,该公司员工。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组织机构代码77908228-0。
负责人:陈宝珠,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常秀生,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齐坤,该公司员工。
原告段怀强与被告高善本、高莉、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蒙城支公司(以下简称大地财险蒙城支公司)、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原告于2014年3月10日起诉来院,本院于当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1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段怀强及其委托代理人段文龙、被告高善本、大地财险公司蒙城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子龙、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齐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段怀强诉称:2013年3月11日13时10分,高善本驾驶皖K×××××小型轿车沿X018线从北向南行驶至事故地点(即48KM+15KM处),因避让其他车辆追尾撞在同方向段怀强驾驶的皖K×××××正三轮摩托车尾部,造成段怀强受伤、双方车辆和段怀强所载货物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临泉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于2013年3月20日行左侧肋骨骨折开放整复加内固定术。由于原告伤情严重,后又转入武警安徽省总队医院进行二次手术。2013年4月7日,临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临公交认字(2013)05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高善本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段怀强不负事故责任。被告高善本驾驶的肇事车辆的所有人为高莉,该车在中国大地财险蒙城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在中国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投保有责任限额为2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248924.85元;2、被告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精神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赔付);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支持其上述主张,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材料:
1、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1份,据以表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复印件1份,据以表明发生交通事故及被告高善本负事故全部责任的事实;
3、临泉县人民医院住院病历、阜阳市人民医院门诊病历、武警安徽省总队医院住院病历及医疗费发票复印件各1份,据以表明原告受伤后住院治疗及花费的医疗费的事实;
4、安徽中联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发票各1份,据以表明原告因此次事故构成十级伤残、三期、后续治疗费及花费鉴定费的事实;
5、交强险、商业险保单、交强险批单复印件各1份,据以表明肇事车辆投保有交强险和商业险的事实;
6、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食品流通许可证复印件各1份,据以表明原告系个体工商户,从事批发、零售业,应以该标准计算其误工费;
7、交通费票据,据以表明原告花费交通费2000元。
被告高善本辩称:原告的医药费应该依实际票据为准,本被告为原告垫付医药费28319.4元,请求法院依法处理。
被告高善本为支持其辩解理由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如下:
1、被告高善本的身份证复印件1份,据以表明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借条四张、收条1张、临泉县人民医院门诊病人预交金收据及原告在宋集卫生院的门诊费用,据以表明被告总共为原告垫付医药费28326.4元。
被告高莉未答辩,其向本院提交其身份证复印件1份,据以表明其诉讼主体资格。
被告大地财险蒙城支公司辩称:肇事车辆在本公司投保有交强险,本公司愿意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合理费用。
被告大地财险蒙城支公司为支持其上述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
1、营业执照复印件、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各1份,据以表明其诉讼主体资格;
2、安徽爱民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据以表明原告的误工期为180日。
被告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辩称:肇事车辆在本公司投保有商业险,本公司愿意承担交强险赔偿限额之外的合理费用。
被告大地财险阜阳中心公司向本院提交其营业执照复印件、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各1份,据以表明其诉讼主体资格。
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11日13时许,被告高善本驾驶皖K×××××小型轿车沿X018线从北向南行驶至48KM+15KM处时,因避让其他车辆追尾撞在同方向原告段怀强驾驶的皖K×××××正三轮摩托车尾部,造成段怀强受伤、双方车辆和原告段怀强所载货物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临泉县人民医院检查后住院治疗32天,共支付医疗费34605.1元。原告在临泉县人民医院住院期间,于2013年4月10日到阜阳市人民医院门诊检查,共花费医药费292.35元。2013年10月18日,原告段怀强到武警安徽省总队医院住院治疗慢性鼻窦炎等疾病,花费医疗费10622元。2013年4月7日,临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临公交认字(2013)05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高善本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段怀强不负事故责任。2014年6月26日,经安徽中联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段怀强因车祸致多发性肋骨骨折,评定为十级伤残;段怀强的休息期为评残前一日,营养期为伤后45日,护理期为伤后45日;段怀强后续治疗费需人民币6000元。被告大地财险蒙城支公司于2014年9月1日对原告的误工期申请重新鉴定。2014年10月23日,本院委托安徽爱民司法鉴定所对原告段怀强误工期重新鉴定。2014年10月28日,该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建议段怀强的误工损失日按伤后180日确定。原告段怀强系个体工商户,事故发生前一直在经营临泉县怀强便民店。
另查明:被告高善本驾驶的肇事车辆皖K×××××小型轿车的所有人为高莉,高善本系借用高莉的车辆,该车在中国大地财险蒙城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在中国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投保有责任限额为2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及不计免赔特约险,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事故发生后,被告高善本共为原告段怀强垫付医疗费28330.4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同时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法律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本案原告段怀强的合理损失依法应由被告大地财险蒙城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予以赔偿,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的损失,由被告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根据商业三者险合同予以赔偿。因肇事车辆的驾驶员高善本系借用高莉的车辆,且被告高善本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而原告段怀强未提供证据证明车辆所有人高莉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对于原告超出和不属于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的损失,应由被告高善本赔偿。原告要求被告高莉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段怀强于2013年10月18日到武警安徽省总队医院住院治疗慢性鼻窦炎等疾病的费用,因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疾病与本次事故存在因果关系,该项费用应由原告自行承担,其要求被告承担该项治疗费用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因原告段怀强系临泉县怀强便民店的实际经营者,其误工费应该按批发和零售业的标准计算。依原告主张,参照安徽省统计局2014年公布的上一年度有关统计数据计算,原告段怀强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34897.45元、护理费101.6元/天×45天=4572元、营养费30元/天×45天=13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元/天×32天=960元、误工费107.6元/天×180天=1936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为8000元、残疾赔偿金8098元/年×20年×10%=16196元、鉴定费3000元、交通费酌定为1500元、后续治疗费6000元,合计94013.05元。被告大地财险蒙城支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段怀强医疗费10000元、护理费4572元、误工费19368元、残疾赔偿金1619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交通费1500元,共计59636元。被告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段怀强医疗费24897.45元、营养费13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60元、后续治疗费6000元,合计33207.45元。被告高善本赔偿原告段怀强鉴定费3000元。该款从被告高善本为原告垫付的医疗费28330.4元中扣除之后,高善本尚为原告段怀强垫付25330.4元。被告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对原告段怀强的赔偿款数额扣除被告高善本垫付的25330.4元之后,还应赔偿原告段怀强7877.05元。被告高善本为原告垫付的25330.4元医疗费,由其向被告大地财险阜阳中心支公司另案主张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蒙城支公司赔偿原告段怀强医疗费等各项经济损失51636元,精神抚慰金8000元,共计59636元;
二、被告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段怀强各项经济损失7877.05元;
三、驳回原告段怀强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第一、二项,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034元,由被告高善本负担50元,被告被告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蒙城支公司负担1300元,原告段怀强负担368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汝成
代理审判员  李 明
人民陪审员  张艳芹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陈家宇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条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六)赔偿损失;…。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第四十九条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住宿费、、必要的,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七十六条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但对方当事人认可的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