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与新疆库尔勒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0-0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新民终32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住所地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
负责人:杨新春,支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凯,天阳(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耿琥,新疆天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新疆库尔勒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库尔勒市。
法定代表人:夏华东,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玉梅,新疆君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学堂,新疆君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新疆川汇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住所地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
法定代表人:陶亚凌,公司董事长。
上诉人乌鲁木齐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以下简称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因与被上诉人新疆库尔勒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库尔勒农商行),原审第三人新疆川汇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汇达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巴州中院)(2016)新28民初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上诉人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耿虎,被上诉人库尔勒农商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马玉梅到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川汇达公司经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上诉请求:1.撤销(2016)新28民初8号民事判决书;2.依法判决驳回库尔勒农商行的全部诉讼请求;3.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由库尔勒农商行承担。事实与理由:1.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对本案诉争款项依法享有质权并经生效判决确认,一审法院认定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没有优先受偿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审理后作出(2016)新7101民初37号民事判决书,依法判令主债务人偿还债务本息,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与川汇达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合法有效,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一审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定川汇达公司另行存入资金并质押给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实属认定事实错误,依法应予纠正。一审判决否认已生效判决的既判力,判决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没有优先受偿权,属于严重违反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撤销。2.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是第三人参与民事诉讼的程序性规定,并非实体性规定,无法依据该条规定确定当事人权利义务,一审法院在审理执行异议之诉案件时将上述法律规定作为判决依据,实属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纠正。
库尔勒农商行辩称,1.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不享有喀什市创越建材连锁店(以下简称创越建材)债权,不应当享有担保物权。2014年5月29日的贷款,其贷款放贷行是乌鲁木齐银行喀什分行,债权人应是该分行,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与川汇达公司的质押合同是无效合同,该合同违反质权人与债权人一致原则。(2016)新7101民初37号判决书的原告是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鲁木齐银行),但创越建材的贷款放贷银行是乌鲁木齐银行喀什分行,按照《公司法》总公司与支公司的关系,乌鲁木齐银行不是当然的债权人,无权以自己的名义诉讼。同时该(2016)新7101民初37号案件,原告的诉请为三项,但判决却为五项,明显有问题。在该(2016)新7101民初37号案件判决中已注明涉案质押资金被库尔勒农商行申请冻结,已知该案件判决结果与库尔勒农商行有利害关系,却未通知库尔勒农商行参与诉讼。该(2016)新7101民初37号案件违背贷款合同的管辖约定,综上(2016)新7101民初37号案件审理程序严重违法,不应当被使用。2.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与川汇达公司恶意串通隐匿资产。2015年3月20日巴州中院给川汇达公司发了执行通知、限期报告财产令,并明确告知在3天内报告存款、债权等情况,川汇达公司一边安抚法院要开会商量解决方案,一边在2015年4月7日将9,900,000元存入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并制造质押担保的假象来隐匿可供执行的财产,逃避法院执行。3.贷款与质押资金不是一一对应,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没有优先受偿权。质押合同中四笔贷款金额不一致,贷款期限不一致,影响债权金额不确定,质押期限不统一,权利人不清晰。按照《单位存单质押管理规定》一笔贷款应当单独签订一份质押合同,工商银行诚信支行多笔贷款对应一个质押合同违反规定,属为自己利益与川汇达公司恶意串通隐匿资金。4.根据银行征信系统查询,质押担保的四笔贷款中最后一笔创越建材的贷款于2016年9月5日已全部收回,质押担保的贷款已清偿,质押担保责任已经免除,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不再具有优先权,应属退还川汇达公司的款项,巴州中院作为首封权法院,依法可以划扣资金。
原审第三人川汇达公司经合法传唤未到庭,亦未发表意见。
库尔勒农商行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撤销中止执行的裁定,继续执行第三人川汇达公司在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的3,100,274.55元存款。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1月30日,库尔勒农商行依据《执行公证书》向巴州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执行川汇达公司账户资金用以承担担保责任,巴州中院审理案号为(2015)巴执字第116号。2015年3月20日巴州中院作出(2015)巴执字第116号执行通知书、(2015)巴执字第116号报告财产令。于2015年4月9日冻结了川汇达公司在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9,900,000元存款,此后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提出执行异议,认为该款是川汇达公司为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四笔贷款提供的质押担保,该款项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享有优先受偿权。此后该四笔贷款陆续到期,借款人归还了6,600,000元,该6,600,000元对应的质押担保责任解除,巴州中院划扣了6,600,000元,现仍有3,100,000元巴州中院依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的执行异议申请裁定中止执行,并于2015年11月12日作出了(2015)巴执议字第40号执行裁定。2015年3月20日巴州中院给川汇达公司发了执行通知、限期报告财产令,并明确告知今后凡涉及财产状况发生变化必须告知法院,川汇达公司一边对法院说要开会商量解决方案,一边在4月7日背着法院把自有的9,900,000存到了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并采取质押担保的方式来隐匿可供执行的财产,逃避法院的执行。
2016年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向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起诉创越建材、赵文寿、郑吓之、川汇达公司、新疆川汇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喀什分公司金融借款纠纷一案后,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于2016年2月26日作出(2016)新7101民初3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川汇达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合法有效;二、创越建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偿还本金1,558,175.61元;三、创越建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自2015年12月21日至2016年1月14日期间利息14,023.58元,2016年1月15日以后的利息按合同约定年利率13.5%计算至偿还为止;四、创越建材不履行上述给付义务时,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有权就川汇达公司提供的质押物《定期存单》优先受偿;五、赵文寿、郑吓之、川汇达公司喀什分公司在承担还款责任后,可向创越建材进行追偿。向创越建材不能追偿的部分由赵文寿、郑吓之、川汇达公司喀什分公司平均分担。
库尔勒农商行认为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的异议不成立。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发放的四笔贷款的《借款合同》及《保证合同》均约定,争议的解决方式是诉讼方式,即在贷款到期后,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只能在经过法院诉讼程序,取得生效判决,且生效判决认定债权金额及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对质押款项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情况下才有权对巴州中院查封款项主张权利,未经上述程序,巴州中院不应解除查封措施。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不服一审法院(2015)巴执字第116号执行决定书,向一审法院提出执行异议,一审法院作出(2015)巴执议字第40号执行裁定。而库尔勒农商行不服一审法院(2015)巴执议字第40号执行裁定书,在裁定书规定的期限内依据法律规定向一审法院提起的诉讼,其诉讼主张为撤销巴州中院(2015)巴执议字第40号《执行裁定书》,对被执行人川汇达公司在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3,100,274.55元采取划扣措施,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保全费。本案中,库尔勒农商行依据《执行公证书》向巴州中院申请强制执行川汇达公司作为保证人在借款未还清的情况下承担连带保证还款责任,该案已进入执行程序中。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与创越建材、赵文寿、郑吓之、川汇达公司、川汇达公司喀什分公司金融借款纠纷一案中,第三人川汇达公司提供的质押物《定期存单》的行为在后。因此,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对该3,100,000元没有优先受偿权。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对巴州中院(2015)巴执议字第40号裁定提出执行异议的理由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以支持。库尔勒农商行继续划扣被执行人川汇达公司在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3,100,274.55元的诉讼请求成立。判决:1.撤销巴州院(2015)巴执议字第40号执行裁定书;2.继续执行川汇达公司在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3,100,274.55元存款。案件受理费31,602.2元,由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围绕上诉请求及库尔勒农商行提交的新证据,依法提交了两组证据。第一组证据:复议申请书三份,复议材料收讫清单三份,撤回复议申请材料三份,执行裁定书三份,罚款决定书一份,业务凭条一份,解除冻结存款通知书一份,协助划拨存款通知书一份;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2016)新7101执131号执行裁定书,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解除冻结存款通知书,协助扣划存款通知书及电汇凭证。以上证据用以证明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从本案涉案账户内扣划1,609,459.48元,因扣划行为违反法律规定,巴州中院对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作出罚款决定,要求将错误扣划的1,609,459.48元退回原账户。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将错误扣划的款项1,609,459.48元已退回原账户,对创越建材的债权未受清偿,因此库尔勒农商行出示的征信记载创越建材贷款已还清的事项与客观事实不符。第二组证据:2013年7月10日乌鲁木齐银行与川汇达公司签订的《融资性担保合同书》、财务凭证六份、2015年4月7日《质押合同》一份,用以证明川汇达公司向乌鲁木齐银行分支机构诚信支行存入担保保证金25,000,000元,用于为川汇达公司所担保债务提供的担保,现账户内剩余资金9,900,000元是川汇达公司存入的25,000,000元的保证金进行代偿后剩余的款项,同时为四笔债务提供存单质押担保,该质押合同对所担保的债务约定明确,质押的存单已经交付乌鲁木齐银行,质押担保合同有效并经生效判决确认,乌鲁木齐银行对质押款项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
经质证库尔勒农商行对二组证据中《质押合同》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该合同是后补的,一笔借款对应一份质押合同,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提供的质押合同对应四笔借款,违反法律规定。合同第9.3条亦是后补的,且没有在征信系统的备案,是乌鲁木齐银行的一方行为,不能代表川汇达公司的真实意思,创越建材的担保方式只有保证担保一种,没有质押担保。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的问题不认可。因川汇达公司给乌鲁木齐银行担保贷款很多,第一组证据不能证明执行款项用来归还创越建材的贷款,这次执行的执行依据是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2016)新7101执131号执行裁定书,该裁定书确定的执行金额是1,609,000元,而法院2016年5月16日冻结款项为3,100,000元,说明乌鲁木齐银行喀什支行债权与质押资金不是一一对应,可能还存在其他执行川汇达公司的案件,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协助冻结通知书(回执)》反映冻结金额为0元,与之后的划款亦不相符。从征信报告中显示并无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所称质押合同,且征信报告中显示债务人已经还完,质押款应当已经解除质押。融资性担保合同约定了每笔债务川汇达公司应当与乌鲁木齐银行签订具体的担保合同,创越建材的这笔贷款没有具体担保合同,融资性担保合同所担保的主债权是不确定的,不能证明是否包含创越建材的这笔贷款。川汇达公司的转存行为是拒绝执行的行为,涉嫌刑事犯罪,该质押行为是无效的。
第二组证据中的《质押合同》,有订立合同当事人的签章,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对两组证据中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两组证据能够证明本案涉案质押的9,900,000元形成过程以及川汇达公司账户内1,609,459.48元被法院扣划执行后又退回的事实,并且从法院扣划执行、企业信用报告中创越建材清偿借款以及扣划款退回账户的日期,可以印证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所要证明的事实,本院对证据的关联性予以确认。
库尔勒农商行为支持其答辩理由提交了一份新证据: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企业信用报告,用以证明在信贷记录明细中显示创越建材的借据金额3,000,000元,放贷日期为2015年5月30日,结清日期为2016年9月5日,还款方式为正常收回,创越建材的贷款已经全部清偿,质押应当解除。
经质证,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但对证明的问题不认可,因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错误扣划致使征信系统显示创越建材已经还清借款,实际上借款尚未还清,该笔质押金还在账户内。由于乌鲁木齐诚信支行已提供证据证明企业信用报告中记载的创越建材已经还清借款与客观事实不相符,故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对关联性不予确认。
根据当事人一审、二审期间提交并经质证的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2013年7月10日乌鲁木齐银行与川汇达公司签订的《融资性担保合同书》,双方约定在2013年7月10日至2014年7月10日期间,川汇达公司对乌鲁木齐银行及其所属分支行相关授信业务提供融资性担保事宜,川汇达公司向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交付担保保证金25,000,000元,也可提供其他方式担保,如国债、存单等质押,对所担保债务由川汇达公司与乌鲁木齐银行共同确认。从2013年6月8日至2015年3月2日期间川汇达公司为所担保的债务代偿借款五次后,账户内余额为12,015,174.62元,每次代偿借款后,将账户内余额进行一次转存。2015年3月11日川汇达公司向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申请解付2,115,174.62元。2015年4月7日川汇达公司与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签订的《质押合同》,以9,900,000元存单为四笔借款提供质押担保。
另查明,2016年5月25日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将川汇达公司涉案账户内1,609,459.48元存款扣划执行,巴州中院于2017年3月31日(2015)巴执字第116号罚款决定书,决定对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违法转走的1,609,459.48元的行为进行处罚。2017年4月6日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将1,609,459.48元退回川汇达公司账户内。
2017年4月11日巴州中院以(2015)巴执字第116号协助划拨(提取)存款通知书,对川汇达公司在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的1,490,815.07元存款予以划拨,现川汇达公司在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的存款余额1,609,459.48元仍处于巴州中院的冻结中。
2016年2月19日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名称变更为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诚信支行。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对1,609,459.48元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中止执行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一审判决是否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
一、关于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对1,609,459.48元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中止执行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问题。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2016)新7101民初37号民事判决,判决2015年4月7日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与川汇达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合法有效,当创越建材不履行给付义务时,乌鲁木齐银行对川汇达公司提供的质押物《定期存单》享有优先受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商业银行分支机构不具有法人资格,在总行授权范围内依法开展业务,其民事责任由总行承担。乌鲁木齐银行喀什分行与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都是乌鲁木齐银行的分支机构,其民事责任都由乌鲁木齐银行来承担。故对库尔勒农商行提出的质权人与债权人不一致违反法律规定,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与川汇达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不发生法律效力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纳。现行法律并未规定质押合同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企业信用报告中备案作为合同生效的条件,质押合同未被企业信用报告中记录并不影响质押合同的效力,故对库尔勒农商行以征信系统中没有质押担保,不符合银行业质押担保的规定,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不应当有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抗辩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库尔勒农商行认为乌鲁木齐诚信支行多笔贷款对应一个质押合同违反规定,因此不享有优先受偿权。我国担保法律并不禁止一份质押合同为多笔贷款提供担保,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与川汇达公司订立的《质押合同》中,对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分、支行的四笔贷款所担保的债务的借款人、贷款人、金额、合同号都有明确约定,利益的共同主体均为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故对库尔勒农商行的该项抗辩理由不予采纳。
依照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提供的2013年6月8日、2013年10月21日、2014年12月25日、2015年2月5日、2015年3月2日、2015年4月7日财务凭证,川汇达公司存入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的25,000,000元的保证金,当川汇达公司所担保的贷款需要由川汇达公司代偿时,川汇达公司向乌鲁木齐银行提出划扣保证金的申请,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划扣后,对原保证金账户进行销户,将剩余保证金开立新的单位定期存款。2015年4月7日川汇达公司与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在签订《质押合同》后,将原保证金账户进行销户,开立新的9,900,000元定期存单,并以存单设置质押,与以往的交易习惯相符。川汇达公司虽未按照2015年3月20日巴州中院在执行时要求申报该项财产,由于库尔勒农商行并无证据证明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在订立《质押合同》前已知晓川汇达公司被执行的情况,并与之恶意串通协助转移财产,故库尔勒农商行以此认为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不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对该1,609,459.48元享有优先受偿权。一审判决以川汇达公司提供的质押物《定期存单》的行为在库尔勒农商行执行案件进入执行程序之后,而认定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没有优先受偿权,没有法律依据,该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一审法院执行裁定中止对被执行人川汇达公司在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存款的执行,并无不当,库尔勒农商行要求继续执行1,609,459.48元存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一审判决是否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一审判决的适用的法律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该条款是对第三人参加民事诉讼作出的相关规定,本案案由为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故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乌鲁木齐银行诚信支行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三条第二项、第二百四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6)新28民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新疆库尔勒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31,602.2元,由新疆库尔勒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31,602.2元,由新疆库尔勒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亚卉
审 判 员  崔 瑜
代理审判员  陆建蔚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法官 助理  王继芬
书 记 员  张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