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谭玉成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伍家支公司、胡军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2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宜昌中民一终字第0053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伍家支公司。住所地:宜昌市夷陵大道***号。
代表人王丹,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冯愿妮,湖北三峡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谭玉成,安源矿业公司副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亚节,湖北沮城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胡军,司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友明,农民。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伍家支公司(以下简称财保伍家支公司)为与被上诉人谭玉成、胡军、李友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当阳市人民法院(2015)鄂当阳民初字第002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8月1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张灿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王明兵、易正鑫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4月28日,谭玉成驾驶鄂E×××××号小型普通客车载李进、夏维君及其子柳夏峻熙由峡口方向沿土峡线往龙泉镇方向行驶,行至土峡线25.2KM路段超越前方货车时,遇胡军驾驶鄂E×××××号轻型自卸货车对向行驶,两车相撞,造成谭玉成、李进、夏维君受伤及车辆、道路设施受损的交通事故。本次事故经当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胡军、谭玉成负事故同等责任。谭玉成受伤后,被送往三峡大学仁和医院住院治疗84天;因伤情严重,2014年7月24日转院至宜昌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3天;出院后于2014年9月1日再次前往宜昌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41天。谭玉成共计支付医疗费301692元,支付护理人员住宿费578元。2014年12月17日,宜昌三峡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谭玉成左下肢肌力IV级的伤残程度评定为7级,边缘智力的伤残程度评定为10级,轻度构音障碍的伤残程度评定为10级,右侧第1,左侧第1,3,4,5肋骨骨折的伤残程度评定为10级,肺修补的伤残程度评定为10级,左上肢功能丧失达该肢体功能的10%以上的伤残程度评定为10级;肋骨钢板需择期手术取出,后续治疗费约需20000元;误工时间评定为360日;护理时间评定为180日;营养时间评定为180日。谭玉成支付鉴定费3600元。2014年5月19日,谭玉成的鄂E×××××号车辆经当阳市价格认证中心评定损失为50000元。胡军垫付车损鉴定费2000元及医疗费5000元。双方因赔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故谭玉成诉至法院,请求:1、赔偿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共计462088元【医疗费321692元(含后期治疗费20000元)、残疾赔偿金29674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900元(50元/天×138天)、护理费17400元、误工费43200元(3600元/月×12月)、营养费9000元(50元/天×180天)、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交通费2139元、住宿费1500元、车辆损失50000元、鉴定费3600元,以上损失共计802176元,由财保伍家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优先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等122000元,不足部分的680176元由财保伍家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340088元,仍有不足的,由胡军、李友明承担赔偿责任】;2、由财保伍家支公司、胡军、李友明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同时查明,胡军驾驶的鄂E×××××号肇事车辆的登记车主为李友明,在财保伍家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保险期间均自2014年4月10日0时起至2015年4月9日24时止)。交强险的赔偿限额为122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三者险的赔偿限额为500000元,约定不计免赔条约。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另一伤者李进的损失为13523.83元【医疗费8419.0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元、护理费641.29元、误工费4283.50元】;夏维君的损失为2733.76元【医疗费2227.4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0元、护理费356.27元】。
原审法院另查明,谭玉成系远安县安源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月工资为3600元。谭玉成育有一女谭楚楚,2004年12月27日出生,事故发生时已年满9岁8月。谭玉成之父谭朝炳,1946年3月4日出生,事故发生时已年满68岁1月;谭玉成之母郑仕枚,1950年8月10日出生,事故发生时已年满63岁8月;二人的户籍所在地为远安县洋坪镇徐家棚村二组,育有三女一子,分别为谭晓风、谭端雨、谭迎春、谭玉成。
原审法院认为,胡军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谭玉成受伤,车辆受损。对于谭玉成的损失,因胡军驾驶的车辆已在财保伍家支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应由财保伍家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根据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合同由财保伍家支公司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谭玉成按事故责任比例自行承担50%的责任。李友明在本案中无过错,无需承担赔偿责任。谭玉成主张的医疗费301692元、鉴定费3600元,有票据证实,予以支持;后期治疗费20000元,车辆损失50000元,有鉴定结论证实,予以支持;住院伙食补助费为4140元(30元/天×138天),超过部分不予支持;残疾赔偿金项下的残疾赔偿金为206154元(22906元/年×20年×(40%+1%+1%+1%+1%+1%)】,被抚养人谭楚楚的生活费为29531.25元(15750元/年÷12月×100月×45%÷2人),被扶养人谭朝炳的生活费为8419.13元(6280元/年÷12月×143月×45%÷4人),被扶养人郑仕枚的生活费为11539.50元(6280元/年÷12月×196月×45%÷4人),即残疾赔偿金项下共计226112.63元,超过部分不予支持;护理费,参照2014年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的年平均工资标准结合鉴定意见中的护理时间180天计算为12825.86元(26008元/年÷365天×180天),超过部分不予支持;误工费43200元(3600元/月×12月),计算时间与计算标准均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营养费,根据谭玉成的伤残情况参照鉴定意见中的营养时间180天酌情认定5400元,超过部分不予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考虑到谭玉成的伤情、遭受的精神痛苦及其在本次事故中的过错程度,酌情认定4500元;交通费,结合谭玉成就医治疗的情况酌情认定1500元;护理人员的住宿费,谭玉成仅提供了578元的发票,财保伍家支公司、胡军、李友明认为以发票载明的金额为准,应视为对578元住宿费予以认可,故仅支持578元;为减少当事人的诉累,经双方当事人同意,胡军垫付的车辆鉴定费2000元一并处理。谭玉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的损失共计675548.49元【医疗费301692元、后期治疗费2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140元、营养费5400元、残疾赔偿金项下226112.63元、护理费12825.86元、误工费43200元、交通费1500元、住宿费57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500元、车辆损失50000元、法医鉴定费3600元、车损鉴定费2000元】;因本次交通事故中另一名伤者李进的损失为13523.83元【医疗费8419.0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元、护理费641.29元、误工费4283.50元】;夏维君的损失为2733.76元【医疗费2227.4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0元、护理费356.27元】;故财保伍家支公司应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按三人的损失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即谭玉成的损失由财保伍家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119703.50元【医疗费用限额9679.24元,死亡伤残限额108024.26元,财产损失限额2000元】,不足部分的555844.99元,由财保伍家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根据合同约定承担50%的赔偿责任为277922.50元,下余的277922.50元由谭玉成自行承担责任。胡军的赔偿责任已由财保伍家支公司按保险合同的约定代为承担,其在本案中无需再承担赔偿责任,故胡军垫付的7000元,谭玉成应予返还。综上,原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伍家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谭玉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共计397626元。二、谭玉成向胡军返还垫付款7000元。三、驳回谭玉成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610元,减半收取1305元(谭玉成已预交),由谭玉成负担166元,胡军负担1139元。
上诉人财保伍家支公司不服原审法院的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主要内容概括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上诉人为证明已经尽到告知义务而提供的证据是涉案保险投保单的投保人(特别约定内容)以及被保险人的签名,该份特别约定内容对争议条款的具体内容作出明确的解释,并用黑体字作出提示,足以证明上诉人已经向被保险人陈述了第4条包含的医疗费需要核减。因此该特别约定内容应当对被保险人产生法律效力,不服标的额为29169.20元。故请求法院: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上诉人赔偿368456.80元。2、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被上诉人谭玉成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及法律适用正确,原审判决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根据法律规定,作为受害人的答辩人有权直接向法院提起赔偿诉讼,诉讼依据是法律规定而非与答辩人之间的合同约定,因此上诉人所主张的合同约定不能限制答辩人的诉讼主张。另外,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上诉人与被保险人之间关于免责部分的特别约定也仅能约束合同的双方,所以上诉人要求按照合同约定确认答辩人赔偿金额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被上诉人李友明答辩称:本人已买了保险,就应该由保险公司负责,本人不应该承担责任。
被上诉人胡军未发表答辩意见。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负有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义务。本案保险单生成时间是2014年4月2日,保险期间从2014年4月10日0时开始,本起交通事故发生时间是2014年4月28日。而上诉人在原审中提供的客户权益保障确认书及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附件(特别约定内容)的落款是2015年3月9日,其签订时间是在交通事故发生之后,上诉人未提供其它充足的证据证明其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已经完全履行了法律规定的提示义务。对于医疗费用的核减标准及具体依据,上诉人亦未提供明确的证据予以证实,依法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综上,对于上诉人关于核减医疗费的抗辩,本院不予采信。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原审法院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院诊断证明、出院记录、医疗费收据等证据认定医疗费赔偿数额,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10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市伍家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灿
代理审判员  易正鑫
代理审判员  王明兵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汪 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