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与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卫爽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四川省稻城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川3337民初40号
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稻城县金珠镇。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错,男,1962年7月7日出生,藏族,住四川省理塘县,特别授权。
委托诉讼代理人:松吉丁真,男,1979年11月13日出生,藏族,现住四川省稻城县,特别授权。
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徐州路79号。
法定代表人:闫君,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景彦宾,四川仁厚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卫爽,男,1976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汉源县。
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与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卫爽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6月6日、6月12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卫爽均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与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庭前达成调解协议后未出庭参与诉讼,本院依法对其缺席判决。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和被告卫爽一次性分别支付原告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砂石费用127050元;2、本案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6年稻城县色拉乡下热乌寺滑坡治理工程二标段工程由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中标。2016年4月17日该标段工程开工,经黄明康介绍,由原告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负责提供砂石,单价为98元每立方,该工程共购进砂石2142立方,共计207050元,被告方先后支付80000元砂石款,仍欠127050元未支付。当时因欠缺法律意识,原被告双方未签订相关合同。2016年8月28日,该标段工程竣工,但竣工后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仍未支付购进混凝土款项。被告卫爽为该工程标段的管理人员,原告方提供的混凝土都由其负责验收。原告方多次找到被告卫爽要求支付混凝土款,被告卫爽辩称公司未拨付工程款。2016年11月10日,被告卫爽书写欠条一张,在欠条中写明购进混凝土的单价、数量、总价,并亲自签名、捺手印、盖章。原告方多次要求二被告支付混凝土款和砂石款,但均以各种借口推脱,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故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如所请。庭审中,原告方提出其与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达成调解协议,由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向其及稻城县精志诚混凝土有限公司合计支付沙石、混凝土货款130000元。原告方与稻城县精志诚混凝土有限公司协商,其从130000元中分割得41350元作为沙石款。剩余沙石款85700元由二被告支付。
被告卫爽辩称,热乌寺滑坡治理中标主体为公司不是我个人;欠条是我作为公司代签的。因此,剩余砂石材料款85700元应由公司承担。
围绕诉讼请求,原被告双方向本院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向本院提交证据组如下:1、《中标通知书》、《工程开工报审表》、《安全技术交底签到表》、《技术交底记录》、《结算审核结果》、《工程结算审查造价书》、《竣工最终验收意见书》1份计13页,用以证明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中标承建案涉项目工程,而被告卫爽为该公司的现场负责人;2、《出库单》(存根)1份计61张,用以证明其向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所承建的工程工地先后运送沙石2142立方米;3、《欠条》1份计1页,用以证明被告卫爽作为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的现场经办人,经过对账后,被告方欠付沙石货款127050元的事实;4、证人格热、洛绒泽它的出庭证言,用以证明原告方向案涉工程提供了沙石的事实。被告卫爽对原告方提供的上列证据和证人证言的三性和证明目的均无异议,但提出《出库单》没有项目工程施工人员的签字。
被告卫爽向本院提交证据组如下:5、《中标通知书》、《营业执照》、《工程开工报审表》、《安全技术交底签到表》、《技术交底记录》、《“三级”安全教育记录卡》、《竣工初步验收意见书》、《竣工最终验收意见书》1份计21页,《财税库银税交易凭条》1份计8张2页、复印件1份2页,《支付往账专用凭证》1份计1张,《增值税预缴税款表》1份计1张,《工程竣工(初验)验收整改问题回复单》1份计1页,《宗瑞利、胡强令二人社会保险参保证明、工作证件》1份计6页,《施工日志》1本计96页,用以证明被告卫爽在案涉工程中作为工长实施工地日常管理、缴纳税款、办理工程款结算、将工程款汇往公司、工程验收等行为,其履行的行为应代表公司,故公司应承担相应法律后果;6、《借记卡明细》1份1页,该证据为电子证据,用以证明其代表公司向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支付沙石货款80000元。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对证据组5的合法性、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被告卫爽是该工程的现场负责人应当承担剩余工程款给付的义务;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对证据组6的三性和证明目的,均予认可。
为查明案情,本院依职权向案涉工程业主方稻城县国土资源局调查了相关情况:1、稻城县金珠镇雄登寺滑坡治理及色拉乡下热乌寺滑坡治理工程项目二标段的中标单位是谁?2、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与卫爽是何关系?业主方稻城县国土资源局向本院回函称:1、该项目于2016年1月12日开展了招投标工作,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中标稻城县金珠雄登寺滑坡治理及色拉乡下热乌寺滑坡治理工程项目二标段;2、卫爽是本项目中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施工单位外聘到稻城县下热乌寺滑坡治理工程项目的现场负责人(卫爽未与聘用单位签订用工合同)。
对于上列证据,本院综合分析,认定如下:
对于原告方提供的证据组1与被告卫爽提供的证据组3的部分证据相同,该组证据符合证据三性,能够证明案涉工程由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中标并承建,而被告卫爽作为工长参与案涉工程的施工管理,本院予以采信。
对于原告方提供的证据组2,该组证据符合证据三性,经庭审核实,该组证据能够证明原告方向案涉工程提供沙石96车、21立方米/车,共计2016立方米,故对该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对于原告方提供的证据组3,该组证据符合证据三性。该组证据能证明被告卫爽作为工长对欠付原告方沙石款的总量、单价进行结算,但加盖的公章有明确背书“经济合同、借款、贷款、担保合同无效”的项目资料章,故应视为该结算结果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不予认可;而结合证据组2,能确定原告方供应沙石2016立方米,单价98元/立方米,故沙石货款总价应为197568元。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部分采信。
对于原告方申请的证人格热、洛绒泽它出庭,所陈述的当庭证言符合证据三性,能够证明原告方向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的案涉工地提供沙石的情况,本院予以采信。
对于被告卫爽提供的证据组5为原件,该组证据符合证据三性。能够证明被告卫爽作为工长在案涉工程中实施工地日常管理、缴纳工程税款、办理工程款结算、将工程款汇往公司、工程验收等行为,其持有相应单据的原件,具有合理性,其行为应视为代表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所实施。被告青岛地块岩土工程有限公司虽未向其出具书面委托,但对相应行为并未明确提出异议,故应承担案涉工程相应行为的法律后果。本院依职权向业主方稻城县国土资源局所调取的证据中明确载明“…2、卫爽是本项目中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施工单位外聘到稻城县下热乌寺滑坡治理工程项目的现场负责人(卫爽未与聘用单位签订用工合同)…”,作为该项目的业主方与承建公司日常联系、沟通较为密切,其认可被告卫爽作为该案涉项目的现场负责人,具有合理性、正当性,本院予以认可。而被告卫爽作为案涉工程的现场负责人,对工程沙石用量、单价等进行结算的行为,系履行现场负责人的职责。故该组证据与本院依职权向业主方稻城县国土资源局调取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采信。
对于被告卫爽提供的证据组6为电子证据,该组证据符合证据三性。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予以认可,该组证据能够证明被告卫爽代表公司向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支付沙石货款8000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中标稻城县金珠镇雄登寺滑坡治理及色拉乡下热乌寺滑坡治理工程项目二标段工程。该工程于2016年4月17日开工,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21日至8月6日期间,先后向该工程工地运送沙石96车、21立方米/车,沙石共计2016立方米,约定单价为98元/立方米,沙石货款共计197568元。被告卫爽作为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的现场负责人,但其未与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书面聘用合同,被告卫爽先后代表公司支付沙石货款共计80000元。2018年6月5日,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及稻城县精志诚混凝土有限公司与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达成庭前调解协议,约定: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向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稻城县精志诚混凝土有限公司共计支付沙石、商用混凝土费用130000元。后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公司与稻城县精志诚混凝土有限公司协商,原告方从130000元费用中分的41350元受偿。剩余沙石货款为76218元,原告方要求二被告承担。
本院认为,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与二被告虽未签订书面合同,但其将沙石运送到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所承建的案涉工程工地,用于该项目施工。而被告卫爽作为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的现场负责人与原告方就沙石总量、价款进行结算,应视为现场负责人履行职责的行为。故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与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成立、有效,买受方应当承担给付货款的义务。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要求被告卫爽承担剩余沙石货款76218元的给付义务,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与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达成的调解协议中,约定了沙石款项给付金额、时间的同时,亦明确了双方权利义务了结。视为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自愿放弃对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承担调解协议外相应义务的请求权。故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要求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继续给付剩余沙石货款76218元的诉求,违反诚信原则,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青岛地矿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经合法传唤未出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质证、辩论的权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10.5元,由原告稻城县广入达砂石销售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张      志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二日
书记员 吴青青
附:本案适用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不到庭和中途退庭的处理】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