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明军与深圳市安特精密工业有限公司、深圳市蓝宝实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文书内容
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306民初26413号
原告张明军,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邓纯平,广东鹏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市蓝宝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艾祖学。
被告深圳市安特精密工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飞。
共同委托代理人孙银果,上海市建纬(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明军与被告深圳市蓝宝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宝实业公司)、深圳市安特精密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特精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胡慧玲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2008年8月06曰入职被告安特精密公司,任剧毒品(氰化物)特殊行业一职,办理了社保,签订了劳动合同但未给予原告,原告平均工资为6600元,通过银行转账支付工资,加班没有加班费用,被告经常克扣并拖欠工资,没有支付高温补贴及年休假工资,拒不安排体检,2015年8月份被告安特精密公司搬厂全厂员工转到被告蓝宝实业公司上班,两被告为关联企业,均为正常经营状态,期间原告并没有中止过工作和社保,也从未提出过辞职申请,2017年5月9曰因拖欠工资原告到沙井街道劳动部门投诉,2017年6月6曰原告管理层给原告出具了一份“劳资协议书”,承认共欠原告2017年5月份之前工资36329元,原告确认拖欠的工资数额,被告拒不依法支付劳动报酬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因协商不成原告于2017年8月3日被迫辞职。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62700元;2.两被告支付高温补贴1500元;3.两被告支付年休假工资6068元;4.两被告支付拖欠的工资42809元(2017年6月1日之前的工资36329元及2017年7月工资6500元);5.两被告支付特种行业津贴1200元;6.两被告支付职业病体检费742元;7.两被告支付律师费5000元。
被告蓝宝实业公司辩称,1、被告蓝宝实业公司与原告张明军之间没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蓝宝实业公司也从未向原告支付过劳动报酬,原告的雇主为刘耀辉和伍涛,由刘耀辉、伍涛向原告支付工资。2、原告在仲裁过程中包括仲裁前对其工资支付的欠款有异议,其要求的金额仅仅是3万多元,在其申诉之后其又与刘耀辉达成工资支付协议,实际上工资支付协议有明确约定:工资为36329元,2017年8月底之前支付7000-10000元,剩余的在2018年6月底付清,双方的协议是真实意思表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二)第三条的规定,这样的欠条形式是有法律效力的,而且可以按照民事纠纷进行处理。因此我方认为在此种情况下原告没有权利对被告蓝宝实业公司进行权利的主张,具体理由质证过程中详细阐述。
被告安特精密公司辩称,原告在被告安特精密公司处离职时是提出了离职申请,同时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被告安特精密公司曾经拖欠过原告的工资,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于其他请求已经过了仲裁及诉讼时效,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安特精密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8年8月6日入职被告安特精密公司,后于2014年8月28日提交离职申请单,离职原因注明“搬迁”,离职类型为“辞职”,离职日期为2014年9月1日。2014年9月至2017年6月期间,被告蓝宝实业公司为原告购买了社会保险(原告主张其从2014年9月因工厂搬迁到被告蓝宝实业公司上班,被告蓝宝实业公司则主张仅是代为购买社保,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2017年5月9日,原告向劳动部门投诉“蓝宝工业园A3-2栋”负责人“伍涛”“刘岳耀”拖欠其工资。2017年6月6日,原告与案外人刘耀辉达成一份《劳资协议书》,内容如下:关于刘耀辉原工厂欠刘桂强、张明军、廖中建工资问题,经以与上全体人员共同协商,达成如下协议:……3.欠张明军的工资(36329元)2017年3月底前付7000-10000元,余下部分2018年6月底之前付清。2017年8月3日,原告通过EMS快递方式以克扣拖欠工资、没有支付高温补贴及年休假、拒不安排提交等为由向被告蓝宝实业公司提出被迫解除劳动合同,该邮件因拒收被退回。原告遂于2017年8月7日申请劳动仲裁。
庭审中,两被告主张刘耀辉与伍涛共同投资承租被告蓝宝实业公司的工业园区第三栋二楼(A3-2)进行经营,原告系刘耀辉及伍涛聘请的员工,工资由刘耀辉和伍涛发放,对此提供了投资协议书及补充协议、厂房租赁合同、工资表予以证实,投资协议书及补充协议显示伍涛向刘耀辉在深圳市蓝宝工业园A3-2处经营电镀项目投资,伍涛不参与具体经营项目;厂房租赁合同显示刘耀辉向被告蓝宝实业公司租赁A3-2场地用于电镀,租赁期限为2014年9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工资表显示2017年1月至2017年7月原告的工资情况以及该工资表由伍涛审核,原告在上述工资表均有签名确认(除2017年7月)。原告对投资协议书及补充协议、厂房租赁合同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原告并没有见到过该些协议,被告也未向原告说明过被告与刘耀辉、伍涛之间的关系,原告一直以为刘耀辉、伍涛是两被告电镀车间的管理人员,对工资表的真实性予以认可,系被告蓝宝实业公司的财务向原告发放工资。两被告还提供了仲裁庭审笔录,证明原告与被告蓝宝实业公司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关系,被告蓝宝实业公司从未向原告支付过劳动报酬,原告的雇主为刘耀辉、伍涛,由刘耀辉、伍涛对原告进行管理并支付劳动报酬。原告对仲裁庭审笔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仲裁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有异议,认为该证人与两被告均存在利害关系,并且是两被告的管理人员。原告与该二人除结算工资从未签订过劳动合同或者其他证明劳动关系的协议,从该份笔录可以看出,原告就是从事剧毒品电镀行业,并且原告是在被告蓝宝实业公司的注册地上班。
本院认为,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成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提供由用人单位支付报酬的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关系的成立一般应符合以下三个方面的条件:(1)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是否具备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2)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是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是否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3)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否为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劳动者主张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劳动者应当提供“工作证”、“服务证”、其他劳动者证言等证据证明其需遵守用人单位规章制度、受用人单位劳动管理、从事的是用人单位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给付劳动报酬。本案中,原告主张其与两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虽然提交了社保记录证明两被告有为原告购买社会保险,但从双方认可的《劳资协议书》来看,原告认可系刘耀辉拖欠其工资,这从双方认可的劳动争议调解处理表也可证明原告向劳动部门行投诉要求负责人伍涛、刘耀辉等人支付劳动报酬,并未要求两被告支付劳动报酬,原告在仲裁笔录中也认可其工资是由老板刘耀辉发放的,这与原告签名的工资表能相互佐证。因此,本院认为,劳动者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是用人单位的员工,不能证明其受用人单位的管理且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劳动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院对劳动者关于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不予支持。原告基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本院依法均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明军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元,由原告张明军承担,按规定予以免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胡          慧          玲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记员 李   秀   秀    (   兼   )
书记员 王昭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