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黄纪忠与黄纪耕、叶彩萍排除妨害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1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12民终228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纪忠,男,1963年11月8日生,汉族,住泰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春(系黄纪忠之子),男,1989年12月11日生,住泰兴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纪耕,男,1949年8月15日生,汉族,住泰兴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叶彩萍,女,1950年9月8日生,汉族,住泰兴市。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健(系黄纪耕、叶彩萍之子),男,1974年9月9日生,汉族,住泰兴市。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伯先,男,1958年10月24日生,汉族,住泰兴市。
上诉人黄纪忠因与被上诉人黄纪耕、叶彩萍排除妨碍纠纷一案,不服泰兴市人民法院(2017)苏1283民初43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黄纪忠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决,依法支持黄纪忠的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在1994年分田时和父母亲属于同一家庭户。根据当时的规定,分田以家庭户为承包方,父母亲的承包田应该和上诉人的承包田分在一处。当时分田时,将上诉人的承包田和父母亲的承包田分别登记发证是错误的。一审法院没有准确适用当时的政策规定和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错误认定为上诉人的父母和土地发包方阡垈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合同。该合同的签订也是错误的,不应该一户的家庭成员签订两份承包合同,更不应该发放两本土地承包使用证。一审的行为难道要求上诉人打行政官司?请求二审法院纠正一审的错误。
被上诉人黄纪耕、叶彩萍答辩称: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是排除妨碍纠纷而非土地纠纷,一审法院在庭审中根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陈述和查实的事实情况,依法作出判决。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同时由上诉人承担二审上诉费用。
黄纪忠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黄纪耕、叶彩萍不得妨碍黄纪忠对自家屋后东西水泥路北、东山南北水泥路西0.46亩(南北长36.8米,东西宽8.325米)土地的承包使用权,并由黄纪耕、叶彩萍承担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黄纪忠与黄纪耕系兄弟关系,黄纪耕与叶彩萍系夫妻关系。黄祯祥(黄正祥)系黄纪忠、黄纪耕之父,陈月珍系黄纪忠、黄纪耕之母。1994年农村土地二轮承包时,由黄祯祥(黄正祥)作为承包方代表与阡垈村经联社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一份,承包方式为家庭经营,土地承包经营权共有人为黄祯祥(黄正祥)、陈月珍,其中包括本案讼争土地0.6亩土地在内。黄纪忠与阡垈村经联社亦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一份,土地承包经营权共有人为黄纪忠、蔡红云夫妇及其子女黄春、黄丽,承包方式亦为家庭经营。承包期限均为1994年9月30日至2013年9月30日止,承包土地用途均为农业用地。
另查,2011年12月黄祯祥(黄正祥)去世。2012年12月3日,陈月珍出具《自愿书》,载明:“本人陈月珍愿意把四分六的田交给小儿子黄纪忠”。2013年11月陈月珍去世。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农村土地承包采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不宜采取家庭承包方式的荒山、荒沟、荒丘、荒滩等农村土地,可以采取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承包。因此,我国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分为家庭承包和以其他方式承包两种类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规定,家庭承包方式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其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其本质特征是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农户家庭为单位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因此,这种形式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只能属于农户家庭,而不可能属于某一个家庭成员,其主要目的在于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每一位成员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条的规定,林地承包的承包人死亡,其继承人可以在承包期内继续承包。以其他方式承包的承包人死亡,在承包期内,其继承人也可以继续承包。而对于实行家庭承包方式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法律未授予继承人可以继续承包的权利。
本案中,讼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属于黄祯祥(黄正祥)户,系家庭承包方式的承包,且讼争土地并非林地,因此,黄祯祥(黄正祥)夫妇死亡后,讼争土地应当收归当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另行分配,不能由黄祯祥(黄正祥)夫妇的继承人继续承包,更不能将讼争农地的承包权作为黄祯祥(黄正祥)夫妇的遗产予以分割。故陈月珍出具的《自愿书》,因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应认定无效。
黄祯祥(黄正祥)、黄纪忠、黄纪耕在农村土地二轮承包时,均各自取得了土地承包经营权和相应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是各自独立的土地承包户。黄祯祥(黄正祥)夫妇均已去世,该承包户已无继续承包人,故黄祯祥(黄正祥)夫妇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应由当地集体经济组织予以收回。因黄纪忠不能取得讼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现黄纪忠主张黄纪耕、叶彩萍侵犯其承包经营权,要求排除妨碍之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九条、第十五条、第五十条规定,判决:驳回黄纪忠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黄纪忠负担(已付)。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为进一步查明案件事实,本院依法与泰兴市姚王镇阡垈村党总支副书记王虎形成谈话笔录。王虎称1994年土地承包时,黄纪忠所在的阡垈村是父母一个证,子女一个证,黄纪忠父母名下的土地承包证就是其父母的份额,没有黄纪忠的份额。上诉人黄纪忠、被上诉人黄纪耕、叶彩萍均未发表质证意见。本院认为,该调查笔录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一审查明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1994年农村土地二轮承包时,由黄祯祥(黄正祥)、黄纪忠分别作为承包方代表与阡垈村经联社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其中黄祯祥(黄正祥)签订的承包合同土地承包经营权共有人为黄祯祥(黄正祥)、陈月珍,而黄纪忠与阡垈村经联社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共有人为黄纪忠、蔡红云夫妇及其子女黄春、黄丽。上诉人上诉称其分田时和父母亲属于同一家庭户,户口在一处,父母亲的承包田应该和上诉人的承包田分在一处,将上诉人的承包田和父母亲的承包田分别登记发证是错误的。本院认为,据以确定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依据应为土地承包合同而非户口情况。上诉人并无证据证明其属于黄祯祥(黄正祥)、陈月珍户,作为家庭成员参与黄祯祥(黄正祥)、陈月珍户的承包。本院与泰兴市姚王镇阡垈村党总支副书记王虎的谈话笔录反映出案涉土地系上诉人父母享有承包经营权,没有上诉人的份额,且上诉人在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时,在其起诉状中明确载明案涉土地原为其父母的承包地,母亲陈月珍出具自愿书,将上述承包地交给上诉人使用。与上诉人在二审中所持的1994年分田时上诉人与父母属于同一家庭户的上诉理由陈述不一致。故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与父母均各自取得了土地承包经营权和相应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是各自独立的土地承包户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黄纪忠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黄纪忠负担(已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军生
审 判 员 王小莉
审 判 员 程 岚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张雅慧
书 记 员 袁 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