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宿州市徽香源食品有限公司与刘正举侵权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0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宿中民一终字第00509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刘正举,男,1963年8月16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原轧花厂宿舍)。
委托代理人:张劲松,安徽黄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宿州市徽香源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
法定代表人:吴向东,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吕本元,该公司办公室主任。
上诉人刘正举因与被上诉人宿州市徽香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徽香源公司)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2015年7月29日作出的(2015)宿埇民一初字第057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9月16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德道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杨俊举、杜飞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正举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劲松,被上诉人徽香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吕本元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徽香源公司一审诉称,2011年6月3日,其与宿禾棉业有限公司及中国农业银行埇桥区支行以转让的方式取得符离镇道东206国道东侧38930.20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以及该宗土地上的房屋等附属物。合同签订后三方均按合同的约定各自履行了各自的义务。2012年2月9日,宿州市国土局为徽香源公司颁发了埇国用(2012)第005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2015年5月底,该宗土地上14户业主全部将房屋腾空搬出,符离集片区指挥部根据埇桥区的统一安排,准备进行拆除时,刘正举于5月下旬强占了已经腾空的2楼约20平方米的房屋。徽香源公司先后多次找刘正举交涉未果。请求判令:刘正举搬出其侵占的房屋。
刘正举一审辩称:其系原轧花厂的职工,从1988年进厂后就住在现在要拆迁的房屋,其在外打工,老婆一直在此居住,不存在强占。一直没有人找其交涉过,原该厂职工没购买房屋的也有赔偿的,就该给其赔偿。
一审法院查明:刘正举于1988年从原宿县棉花原种厂调到原宿县棉花良种轧花厂(现宿州市宿禾棉业有限公司)工作。进厂后该厂即分配给50平方米房屋居住。2005年1月31日,宿县棉花良种轧花厂在体制改革过程中召集本厂30名职工代表对有关职工宿舍改制出售的问题作出会议决议,该决议第6条:轧花厂的职工宿舍一律作价出售,谁购房谁付款,原住房户优先,要在签订解聘合同时一次性付清,由厂方出具职工购房手续,不购房者无权使用,在签订解聘合同后限期搬出。刘正举于2005年3月一次性买断,解聘了劳务合同关系,其在解聘劳务合同时未出资购买所居住的职工宿舍,一直未搬出居住。2011年2月,宿州市宿禾棉业有限公司对该公司的土地处置时与徽香源公司及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宿州市埇桥区支行达成土地转让协议,约定:宿禾棉业共50424平方米土地,使用面积38930.2平方米及其土地上的附属物以1100万元转让给徽香源公司,其中1000万元偿还不良贷款。该协议生效后,徽香源公司于2012年2月9日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宿州市国土局颁发了埇国用(2012)第0054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2015年5月,徽香源公司准备对该宗土地上的房屋及其他附属物拆除时,刘正举居住在原宿舍不搬,徽香源公司遂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宿禾棉业有限公司将其公司的土地及其土地上没出售的职工宿舍及其他附属物转让给徽香源公司,有徽香源公司提供的宿禾棉业(原宿县良种轧花厂)对职工宿舍的处理会议决议和与徽香源公司土地转让协议予以证实。刘正举在2005年3月一次性买断解聘劳务合同时,未按本单位会议决议出资购买所居住的该单位职工宿舍,因此对所居住的职工宿舍不享有所有权。宿禾棉业有限公司将其公司的土地及未出售的职工宿舍和其他附属物转让给徽香源公司,徽香源公司已取得了所有权,且有使用和处分的权利。徽香源公司取得所有权后,准备拆除清理附属物时,刘正举拒绝搬出所居住的宿舍,其行为侵害了徽香源公司的财产权,徽香源公司要求刘正举从所侵占房屋搬出,理由正当,应予支持。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限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由刘正举搬出所侵占房屋,交付徽香源公司。一审案件受理费40元,由刘正举负担。
刘正举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1、刘正举原系轧花厂职工,自1988年进厂工作以来,一直在涉案房屋中居住,原厂长也许诺刘正举永久居住,不存在刘正举强占房屋的事实。2、2015年1月31日宿禾棉业有限公司的会议记录无效,因为参会的30名职工代表于2014年12月31日即与轧花厂解除了劳动合同,已经不具有职工身份,其所形成的决议是无效的。3、刘正举作为原国企职工,虽未取得厂里分配的福利房屋的所有权,但仍享有居住权,居住权一般具有终身性。徽香源公司不让刘正举在该房屋内居住,剥夺了刘正举最基本生存权。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徽香源公司辩称:1、刘正举于2005年3月31日前与轧花厂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同时其也没有按照职工代表大会的要求出资购买涉案房屋,轧花厂改制后,其对涉案房屋不再享有使用权,其于2015年5月26日强行占有房屋对徽香源公司构成侵权。2、宿禾棉业有限公司召开职工代表大会的时间是2005年2月,轧花厂的30名职工已经改制为宿禾棉业有限公司的职工,其形成的会议决议是合法的。至于其生存权的问题与徽香源公司没有关联性。综上,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综合双方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一审判决刘正举搬出涉案房屋是否正确。
刘正举系原宿县棉花良种轧花厂职工,其在该厂工作期间分得房屋居住,依据当时的法律、政策其对该房屋享有使用权,但2005年该厂在体制改革时,经过职工代表大会讨论,决定对职工宿舍进行改制出售,决议要求:轧花厂的职工宿舍一律作价出售,谁购房谁付款,原住户优先,不购房者无权使用,在签订解聘合同时限期搬出。而刘正举在2005年3月与该厂解除劳动合同时并没有出资购买房屋,因此,其对涉案房屋不再享有使用权。刘正举上诉主张涉案房屋系该厂分配给其居住的,其对该房屋即享有永久居住权的上诉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徽香源公司与宿禾棉业有限公司2011年2月签订了土地转让协议,宿禾棉业有限公司将其所有的土地及其附属物转让给徽香源公司,后徽香源公司依据双方的土地转让协议,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其即依法取得了涉案房屋的所有权,徽香源公司基于其取得的涉案房屋所有权而要求刘正举搬出涉案房屋符合法律规定,一审判决予以支持正确。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刘正举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刘正举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德道
代理审判员  杨俊举
代理审判员  杜 飞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夏春秋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