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建高诉茶应超生命权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9-2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云南省永平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永民初字第224号
原告:张建高,男,永平县人。
委托代理人:李泽孝,博南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段树宣,永平县人,系原告之堂兄,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茶应超,男,永平县人。
委托代理人:马文清,男,永平县人,系龙门村委会推荐,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茶永祥,男,永平县人,系被告之父,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原告张建高与被告茶应超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7月1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李子俊独任审判,并于同年8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建高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泽孝、段树宣,被告茶应超及其委托代理人马文清、茶永祥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建高诉称:2013年9月13日11时30分许,原告之子张永兵到被告茶应超的洗车场洗车,洗车过程中张永兵死亡,后在龙门乡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协议主要内容约定:“一、张建高负责张永兵的一切后事;二、茶应超给付张建高补偿费197000元,于2013年9月14日9时前支付50000元,2013年12月30日前支付47000元,2014年6月30日前支付100000元;三、如果一方违约,必须支付对方违约金50000元。”协议签订后,被告仅履行了50000元,剩余147000元未支付。该款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均置之不理,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请判令被告支付剩余补偿款1470000元,并承担违约金50000元。
被告茶应超辩称:张永兵生前与被告关系较好,2013年9月13日,张永兵身着白色上衣到龙门派出所办理身份证,户籍民警要求其着深色服装,故张永兵骑摩托车到被告处借衣服,当其穿上被告出借的衣服后,自行去拿被告的水枪冲洗自己的摩托车,在此过程中,张永兵突然倒地,在旁的阿玉笼见状,立即去拉张永兵,并迅速报120求救,与此同时对张永兵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胸按压,120赶到后也进行了抢救,但抢救无效死亡。事后,张永兵家属认为张永兵系触电身亡,要求被告赔偿损失,公安机关对张永兵的尸体进行检验时提出要进一步查明死因,需解剖死者尸体,但张永兵家属不同意解剖,执意要求被告赔偿40万元,否则不埋人。双方僵持不下,于是龙门司法所在十分混乱的情况下主持调解,被告念及死者生前与被告相处情分的同时,考虑到尸体长时间在公路边摆放对社会影响不好,为平息事态,被告勉强在协议书上签了字,并当场履行了50000元。被告认为张永兵擅自拿水枪冲洗摩托车倒地经抢救无效死亡,与被告设备无关;张永兵死因不明,被告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已支付的50000元不予反悔);被告受胁迫才签订了协议,且协议显失公平,违背自愿、合法原则。综上,请求依法裁判。
综合原、被告双方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双方签订的人民调解协议是否合法有效?二、原告的诉请应否得到支持?
针对以上争议,原告张建高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A、人民调解协议书1份,拟证明原、被告在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
经质证,被告茶应超有异议,认为其是受胁迫才与原告签订协议,进而认为双方签订的调解协议违反自愿、合法原则,故认为不具合法性。
被告茶应超对其答辩理由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B1、尸体检验意见1份,拟证明永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应死者张永兵家属的请求,对张永兵的尸体进行检验,但其家属不同意解剖尸体,故张永兵的死因不确定;
B2、申请证人字永军(小名阿玉笼)、罗新明到庭作证证言,拟证明张永兵到被告茶应超的洗车场自行拿起水枪冲洗摩托车时跌倒。
经质证,原告张建高对证据B1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张永兵的死因不确定并不意味被告无责任,故认为该证据不具关联性;对证据B2无异议。
通过原、被告双方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证据A系在龙门乡人民调解委员主持下,并由龙门乡政府、司法所和派出所相关人员的参与下,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的协议,协议中“茶应超支付张建高补偿费197000元”的约定,无证据证明被告遭受胁迫,故协议形式合法,内容真实,且与双方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相关联,符合证据“三性”要求,本院予以采信;
证据B1系公安机关在办理案件时制作的法律文书,该法律文书程序合法、内容真实,且与本案争议的法律关系相关联,符合证据“三性”要求,本院予以采信;
证据B2因原告无异议,且能证明案件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庭审和质证,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2013年9月13日11时30分许,原告张建高之子张永兵到被告茶应超的洗车场洗车,洗车过程中张永兵突然倒地,在旁的字永军(阿玉笼)见状,立即去拉张永兵,并迅速报120求救,紧接着对张永兵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胸按压,120赶到后也对张永兵进行了抢救,但抢救无效死亡。永平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对张永兵的尸体进行检验时提出要进一步查明死因,需解剖死者尸体,但张永兵家属不同意解剖,故该局的检验意见为“不能确定张永兵的死因”。同日下午,龙门乡人民调解委员会组织张永兵家属与被告方进行调解,张永兵之父张建高与茶应超签订了一份《人民调解协议书》,该调解协议书主要内容约定:“一、茶应超支付张建高补偿费197000元;二、张建高负责张永兵一切后事,于2013年9月14日9时前将张永兵尸体抬回家;三、补偿款分期支付,于2013年9月14日9时前支付50000元,2013年12月30日前支付47000元,2014年6月30日前支付100000元;四、如果一方违约必须支付对方违约金50000元;五、本协议自双方签字之日起生效。”调解协议书签订后,被告依协议约定支付原告50000元,剩余款项被告未支付,经催要未果,原告诉至本院。
另查明,张永兵1994年2月生,殁年19岁,农村户口,未婚,其父母均具有劳动能力。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死者张永兵在被告茶应超经营的洗车场洗车过程中倒地,经抢救无效死亡,原告张建高作为张永兵之父对张永兵的生命权主张权利,符合法律规定。原告基于被告不履行人民调解协议要求被告依协议履行义务而提起的诉讼,其基础民事法律关系是生命权,故本案案由应确定为生命权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人民调解协议的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一条规定“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的,具有民事权利义务内容,并由双方当事人签字或盖章的调解协议,具有民事合同性质。当事人应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调解协议。”本案中,张永兵死亡后,在龙门乡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过程中,协议双方均具有民事行为能力,协议签订时双方自愿且意思表示真实,协议内容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和社会公共利益,故该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被告以其受胁迫签订协议,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其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信。虽然该协议对被告补偿金额的约定略高于其应承担损失的金额,但属当事人自愿处分自己的权利,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由此,被告以协议显失公平的抗辩理由本院亦不予采信,故被告应按协议约定履行给付义务。
对于原告主张的违约金50000元,双方虽在协议中明确约定了违约金,但如前所述,本案的基础民事法律关系性质是生命权,调解协议仅是双方解决生命权纠纷而产生的法律事实,合同关系不是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不应当适用合同纠纷的违约金条款,故该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条、第八条、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人民调解协议的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茶应超于判决书生效后一个月内给付原告张建高补偿款人民币壹拾肆万柒仟元整(147000元);
二、驳回原告张建高要求被告茶应超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485元,减半收取742.50元,由被告茶应超负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两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判员  李子俊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四日
书记员  忽鹏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