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任春芳、成都市武侯区行政审批局其他一审行政批复
    • 公布日期: 2018-12-2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川0107行初304号
原告任春芳,女,1974年4月19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荣县。
被告成都市武侯区行政审批局,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武科西五路360号。
法定代表人杨海平,局长。
委托代理人孙何,系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王浩驰,四川原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成都春江流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佳灵路3号附1号。
原告任春芳与被告成都市武侯区行政审批局(以下简称武侯行政审批局)工商行政登记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3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成都春江流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江流公司)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遂依法通知其参加诉讼,并于2017年12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任春芳,被告武侯行政审批局的委托代理人孙何、王浩驰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春江流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武侯行政审批局于2016年8月5日作出(武侯)企登办结字[2016]第052821号企业登记决定,准予春江流公司设立登记,并为其颁发企业营业执照。
原告任春芳诉称,2016年8月1日,其身份证遗失,其向四川省荣县乐德派出所报案并补办了新的身份证。2017年7月26日,其为自己设立的成都市金域不锈钢有限公司向税务部门申请开具发票时,知悉该公司被税务机关认定为非正常户。此时,其才知晓其为春江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春江流公司系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立的,被告未履行审慎审查义务,将其错误地登记为春江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给其造成严重损失。现原告诉至本院,请求撤销被告于2016年8月5日作出的企业登记决定。
任春芳为证明其诉讼主张,提交了《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春江流公司所提交设立登记材料中的“任春芳”签字并非本人所签。
被告武侯行政审批局辩称,其对春江流公司申请设立登记具有法定职权。2016年8月5日,春江流公司向其申请公司设立登记,并依法提交了相关材料,其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相关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以下简称《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五)项、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十八条之规定,审核人员对申请人提交的登记申请资料进行审查后,认为资料内容全面、形式齐全,无法定需要对申请材料进行实质审查的情形出现,于2016年8月5日作出准予登记的决定。根据《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材料实质内容的真实性由申请人负责,登记机关负责形式审查。综上,其对春江流公司的设立登记程序合法,所依据的登记材料充分,符合形式要求。
武侯行政审批局为证明上述企业登记决定公正、合法,于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依据。
一、证据
1.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2.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3.法定代表人信息;4.董事、监事、经理信息、联络员信息;5.股东会决议;6.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7.股东(发起人)出资情况;8.财务负责人信息;9.公司章程;10.租房协议及房屋产权证明;11.承诺书;12.成都市投资人创办市场主体学历分类统计表;13.企业(含办事处)登记申请材料接收单;14.企业登记决定通知书;15.企业登记颁证及归档记录表。
二、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八条、第二十条、第五十条、第五十一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五项、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
(3)《企业登记程序规定》(2004年国家工商总局令第9号)第五条,第九条。
第三人春江流公司未作陈述。
经庭审质证,原告任春芳陈述,对武侯行政审批局提交的证据1-15均无异议,但申请材料中涉及原告的签名均非其本人所签;对职权依据无异议;对法律依据无异议。
武侯行政审批局陈述,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但只能证明用于鉴定的样材与检材不一致,不能排除原告存在笔迹变化的可能。
本院对证据认证如下:
(一)关于被告提交的证据
被告提交的证据1—12,均系在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前所收集,证据13系接收公司设立登记的申请材料凭据,证据14-15系作出企业登记决定并颁发营业执照的材料。证据1—15能真实客观地反映被诉行政行为作出的经过与原因,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基于此,本院均予以采信。
(二)关于原告提交的证据
《司法鉴定意见书》系本案诉讼过程中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该证据真实、合法,能证明原告对被告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真实,也即申请材料上“任春芳”的签名并非本案原告任春芳本人所签,故本院亦予以采信。
(三)关于依据
被告提交的依据(1)—(3),均是现行有效的法律规范,是被告在作出被诉行政行为时所应适用的法律规范,于本案具有可适用性。
经审理查明,2016年8月5日,“任春芳”、袁江书面委托代理人周静向武侯行政审批局提交了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法定代表人信息,董事、监事、经理信息,股东(发起人)出资情况,股东会决议,公司章程,租房协议及房屋产权证明,任春芳及袁江身份证复印件等申请设立登记资料,武侯行政审批局予以受理,依法经审查核准作出准予企业设立登记决定,并于2016年8月5日发出(武侯)企登办结字[2016]第052821号企业登记决定通知书。案件审理过程中,任春芳向本院申请对春江流公司工商登记申请材料中“任春芳”的签名进行鉴定,经武侯行政审批局同意,本院委托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对《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两份鉴定检材进行了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确认送检的两份材料上署名“任春芳”字迹与任春芳书写的样本签名字迹均不是同一人书写。
另查明,根据《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成××武侯区等地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试点工作方案的批复》(川府函[2016]25号)文件,经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政府办公室文件成武府办发[2015]55号文件批准,原由成都市武侯工商行政管理局行使的部分行政职责划入武侯区行政审批局。
本院认为,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八条“设区的市(地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以及直辖市的工商行政管理分局、设区的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区分局,负责本辖区内下列公司的登记:……”的规定,因第三人春江流公司申请登记注册的住所地在成××武侯区,故武侯行政审批局作为当时行使工商行政登记职权的机关,具有作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的行政职权,且行使职权未超越职权、滥用职权。
根据《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四条“行政机关应当对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进行审查。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行政机关能够当场作出决定的,应当当场作出书面的行政许可决定。根据法定条件和程序,需要对申请材料的实质内容进行核实的,行政机关应当指派两名以上工作人员进行核查”的规定,武侯行政审批局在受理春江流公司设立申请时,根据设立登记的申请,对申请材料进行了书面审查,在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的情况下作出了决定,符合法律规定,故其作出行政行为的程序合法。
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条“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由全体股东指定的代表或者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设立登记。……。申请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提交下列文件:(一)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设立登记申请书;(二)全体股东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三)公司章程;(四)股东的主体资格证明或者自然人身份证明;(五)载明公司董事、监事、经理的姓名、住所的文件以及有关委派、选举或者聘用的证明;(六)公司法定代表人任职文件和身份证明;(七)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八)公司住所证明;(九)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规定要求提交的其他文件。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决定规定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必须报经批准的,还应当提交有关批准文件”之规定,本案中,武侯行政审批局对申请人提交的公司设立申请资料予以审查,因该审查并无法定需要对申请材料进行实质审查的情形出现,故该材料核实属于形式审查,且申请材料内容全面、形式齐全,故武侯行政审批局已尽到了审慎审查的义务,但因申请材料中任春芳签名虚假而导致部分申请材料虚假,行政机关作出登记依据的事实错误。故(武侯)企登办结字[2016]第052821号企业登记决定依法应当予以撤销。
综上,武侯行政审批局在受理公司设立登记申请后进行审查时已尽到了形式审查的义务,作出的行为属法定职权,无超越职权和滥用职权行为,被诉行政行为程序合法,但春江流公司设立登记时提交的申请材料中任春芳的签名系伪造,其依据伪造材料作出的(武侯)企登办结字[2016]第052821号企业登记决定应当予以撤销。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成都市武侯区行政审批局于2016年8月5日作出的(武侯)企登办结字[2016]第052821号企业登记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公告费260元及后续因本裁判文书送达而产生的公告费均由被告成都市武侯区行政审批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胡诗昕
人民陪审员  薛 峰
人民陪审员  王玉兰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瑞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