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曹阳林与东莞钜升塑胶电子制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0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东二法民一初字第1059号
原告:曹阳林,男,苗族,1985年2月1日出生,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人,住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
委托代理人:吴小伍,东莞市长安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东莞钜升塑胶电子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
法定代表人:陈世昌。
委托代理人:蒋仕元,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祝艳艳,该公司人事科长。
原告曹阳林诉被告东莞钜升塑胶电子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升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4年6月19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黄琪适用简易程序进行独任审判,于2014年7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曹阳林的委托代理人吴小伍,被告钜升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蒋仕元、祝艳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曹阳林诉称:曹阳林于2010年6月29日入职钜升公司处,任工程师,月平均工资4600元,钜升公司在与曹阳林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就停止为曹阳林缴纳社保,且经常不按时发放工资,及钜升公司新招的员工相同岗位比曹阳林的工资还要高,曹阳林在2014年3月19日向钜升公司管理层提出续保及加薪要求,后钜升公司为曹阳林补缴两个月的社保,对于加薪双方一直还处在协商,但钜升公司在2014年3月21日以罢工为由将曹阳林无偿解雇。曹阳林申诉至长安仲裁庭后,仲裁庭以厦岗人力资源服务站开具的证明驳回曹阳林的申诉请求,曹阳林认为仲裁庭仲裁有误,厦岗人力资源服务站是在曹阳林被解雇之后因曹阳林的投诉才介入,却为钜升公司出具曹阳林等12人在2014年3月19日起多次在公司怠工、聚众闹事的证明,显然与事实相违背。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曹阳林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钜升公司支付曹阳林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人民币36800元;2.钜升公司支付曹阳林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劳动合同的代通知金人民币4600元。
被告钜升公司辩称:钜升公司依据《劳动合同法》、《严重违规处理办法》及《奖惩条例》规定对曹阳林合法解除劳动合同。2014年3月19日上午8时起,喷油部科长赵某某、康某某、郑某某、李某某,工程师曹阳林、曾某某,技师陈某某、覃某某、刘某某、肖某某、周某某、罗某某、袁某某、牛某某、肖某甲、周某甲等16人坐在办公室内,不到生产线工作岗位工作,口头要求加薪至5500元(技术员)与7500元(工程师和科长),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并要求钜升公司3年内不得解雇。钜升公司多次劝说该16人先到岗位上工作,加薪的事要与公司商讨,商讨好后再通知到本人,但其均不听劝说,要求立即加薪,否则不去工作岗位工作。当天,钜升公司立即向劳动部门(厦岗社区人力资源服务站)求助,请劳动站工作人员帮助协调,工作站工作人员告知应出具书面通知员工返回岗位工作。钜升公司发出通知要求曹阳林在当天下午16时30分到岗工作。但至下班时间17时30分未到岗工作。2014年3月20日8时,公司再次发出书面通知,要求8时30分到岗工作,如10时00分未到岗工作,按罢工处理。下午16时00分前未见曹阳林返工,钜升公司再次发出通知,要求下午16时30分前恢复出工,未出工者按罢工处理。但截止当天17时30分下班,曹阳林没有返回工作岗位工作。同年3月20日,厦岗社区人力资源服务站和长安人力资源分局相关工作人员到钜升公司进行处理。同年3月21日早晨,钜升公司安排曹阳林在保安室中提出诉求,但曹阳林不服从钜升公司的正常管理,冲撞保安,并诬陷管理部经理陈某甲打人,钜升公司立即报警,厦岗派出所民警对此次罢工事件做有笔录。期间,曹阳林等人两次强行冲闯保安室,在厂区和办公室聚众闹事,钜升公司多次报110,厦岗派出所民警多次到钜升公司现场维持秩序。曹阳林上班时间不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工作,锁定生产线,聚众罢工怠工,已严重违反了钜升公司的规章制度。截止2014年3月21日,曹阳林已是第三天未出工,导致生产停产,给钜升公司带来经济损失。钜升公司在多次通知无效、长安劳动监察人员协调无果的情况下,经钜升公司管理层研究决定,发出《通知》:按钜升公司《严重违规处理办法》之第3条故意旷工或煽动他人旷工,怠工、罢工或组织他人怠工、罢工者无偿解雇处理以及《奖惩条例》之第三条第2点故意旷工、煽动他人旷工、怠工、罢工,或组织他人怠工、罢工,或从事其它破坏性活动的规定,钜升公司给予开除处理,故请求驳回曹阳林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
一、入职时间及职务:曹阳林于2010年6月29日入职钜升公司,职务工程师。
二、劳动合同签订情况:双方已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三、离职前的月平均工资:曹阳林离职前的月平均工资4600元。
四、双方劳动关系解除的时间及原因:曹阳林称钜升公司于2014年3月21日发出通知,无故解雇曹阳林;钜升公司则称曹阳林要求加薪,存在旷工、罢工的行为,遂解雇曹阳林。钜升公司于2014年3月21日发出通知称曹阳林已有两天打卡未做事,导致生产停产,给公司带来经济损失。按钜升公司《严重违规处理办法》之第3条故意旷工或煽动他人旷工,怠工、罢工或组织他人怠工、罢工者无偿解雇处理以及《奖惩条例》之第三条第2点故意旷工、煽动他人旷工、怠工、罢工,或组织他人怠工、罢工,或从事其它破坏性活动的规定,钜升公司给予开除处理。为此,钜升公司提交了视频录像、图片、厦岗社区人力资源服务站以及东莞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厦岗派出所出具的证明、3月19日通告、3月20日和3月21日通知、3月24日通知、联络函和回复函拟证明曹阳林存在旷工、罢工的事实以及解除劳动关系的原因。其中,3月19日通告、3月20日通知显示,因曹阳林在19日、20日两天未出工,钜升公司要求曹阳林恢复出工,否则按罢工处理。曹阳林不确认真实性,称在2014年3月19日及20日均有打卡上班。厦岗社区人力资源服务站于2014年3月27日出具证明,证实曹阳林在2014年3月19日起,多次在钜升公司怠工、聚众闹事,冲撞保安人员,并有极端行为(爬到生产区四楼楼顶)。该站多次派员到现场了解情况,并接受过上述人员的投诉。曹阳林不确认真实性,认为该劳动站介入的时间为2014年3月21日,并提供群众来访登记表和录音予以证明,该群众来访登记表显示,曹阳林于2014年3月21日因提出加薪而被解雇、拖欠工资、停买社保、停买公积金等事情向厦岗社区人力资源服务站申请调解。东莞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厦岗派出所证明显示2014年3月20、21日钜升公司到该所报警称赵某某等十余名员工在厂区办公室聚众闹事、冲撞保安人员,该所工作人员在现场了解到赵某某等人因劳资问题同厂方发生纠纷,当场告知双方到劳动部门仲裁或走法律途径,口头警告闹事员工不要影响工厂生产。曹阳林不确认证明的真实性,称该证明是钜升公司报警所称内容,并非事实。钜升公司提供图片显示有些员工坐在行政办公室内,没有工作,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到场协调的情形;视频录像及光盘显示的是2014年3月19日至20日期间曹阳林等人存在不到岗位工作,钜升公司的领导对其进行劝说的情形;3月20日17:00及3月21日8:00记录到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对曹阳林等人进行劝说并到场处理的情形;3月24日曹阳林等人在四楼楼顶企图跳楼的情形;曹阳林对该图片和视频录像及光盘不予确认,并主张由于钜升公司对曹阳林提出的加薪要求没有回应,为此在3月19日至20日两天与钜升公司进行协商,在3月20日由于钜升公司不允许被解雇的员工入厂,曹阳林与钜升公司理论而报警的,并非闹事,3月21日早上由于钜升公司已将曹阳林解雇,曹阳林要求钜升公司作出合理解释,而非闹事,3月24日曹阳林爬到生产区四楼楼顶的极端行为是发生在被解雇后,与本案无关。联络函与回复函显示钜升公司于2014年3月21日就曹阳林等人一直怠工、罢工,钜升公司将对曹阳林等人解雇处理的问题提请东莞钜升塑胶电子制品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处理,该工会委员会于同日复函称支持钜升公司的决议。曹阳林对联络函与回复函均不予确认。钜升公司另提供邮件及损失计算清单证明因喷油部罢工导致损失269398.8元,损失计算清单为钜升公司自行制作,曹阳林对此不予确认。
2014年9月11日,本院前往厦岗社区人力资源服务站调查,该服务站负责人称其出具的证明是根据钜升公司反映的情况及派出所处理的结果出具的。2014年3月21日之前,该服务站接到钜升公司通知,要求到钜升公司协调处理员工罢工问题,于是派人到钜升公司,服务站工作人员在钜升公司会议室中希望向相关员工了解情况,但有关员工不愿意到会议室与服务站的工作人员交谈,故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就离开了。服务站工作人员并没有见到曹阳林等16人,亦没有亲眼看到曹阳林等16人有怠工、聚众闹事、冲撞保安人员、煽动或者组织他人罢工、怠工等行为。2014年3月21日,劳动者来到服务站投诉钜升公司不让其进厂。原、被告双方确认该笔录的真实性。
五、其他需要说明的情况:根据钜升公司提供的《奖惩条例》第八条规定,故意旷工、煽动他人旷工、怠工、罢工,或者组织他人怠工、罢工,或从事其它破坏性活动的,钜升公司给予开除处理,不需支付经济补偿金,《严重违规的处理办法》第3条规定,故意旷工、煽动他人旷工、怠工、罢工,或者组织他人怠工、罢工,将被扣款或被无偿解雇。钜升公司另提供《培训确认表》、《培训实施报告书》予以证明钜升公司有就该奖惩条例对新入职员工进行培训,《培训确认表》、《培训实施报告书》并无曹阳林的签名。曹阳林对该奖惩条例、严重违规的处理办法、培训确认表、培训实施报告书亦不予确认。
六、仲裁请求及结果:曹阳林于2014年4月17日申请仲裁,申诉请求与起诉请求一致。仲裁裁决结果:1.确认双方劳动合同关系已解除;2.驳回曹阳林在申诉中提出的所有请求。
以上事实,有仲裁裁决书及送达回证、解雇通知书、工作证、工资条(银行流水)、群众来访登记表、录音、《严重违纪处理办法》、《奖惩条例》、联络函、回复函、资格证书、通告、通知、《证明》、培训记录、邮件、损失计算清单、图片、视频以及本院的庭审笔录、调查笔录等证据附卷为证。
本院认为:双方对于劳动合同已解除的事实没有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本院认为,本案属于劳动争议纠纷,曹阳林与钜升公司已建立劳动关系,双方均应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及其相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本案争议焦点为:钜升公司是否应向曹阳林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对此,本院分析如下:首先,钜升公司提供的图片、视频录像显示2014年3月19日至21日曹阳林等人存在不到岗位工作,钜升公司的领导及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对其进行劝说的情形,而曹阳林该行为与通告、通知、东莞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厦岗派出所证明、联络函、回复函相互印证,厦岗社区人力资源服务站的工作人员虽然没有见到曹阳林存在上述行为,但本院的调查笔录显示该站工作人员曾接到钜升公司的通知,要求到钜升公司协调处理员工罢工的问题;综上,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曹阳林在2014年3月19日至21日存在不在岗位工作的行为;其次,曹阳林在起诉状中确认2014年3月19日开始向钜升公司管理层提出续保及加薪要求,后钜升公司为曹阳林补缴两个月的社保,由此表明钜升公司对曹阳林的诉求已经给予回应,但在双方仍在协商沟通的情况下,曹阳林却与其他员工于2014年3月19日开始不在岗位工作,并在钜升公司多次发布公告通知,东莞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厦岗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多次协调的情况下仍拒不回到工作岗位,此行为不但影响钜升公司的正常生产,而且会对钜升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实属不当;最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十二条规定“建立了工会组织的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规定,但未按照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事先通知工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请求用人单位支付赔偿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起诉前用人单位已经补正有关程序的除外”。钜升公司出具的联络函、回复函显示2014年3月21日就曹阳林等人一直怠工、罢工,钜升公司将对曹阳林等人解雇处理的问题提请东莞钜升塑胶电子制品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处理,该工会委员会于同日复函称支持钜升公司的决议。故本院认定钜升公司解除与曹阳林之间的劳动合同已经事先通知工会。综上,曹阳林在2014年3月19日至21日连续数天不在岗位上工作,已经严重违反劳动纪律,钜升公司解除与曹阳林之间的劳动合同合法有据,无需向曹阳林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对曹阳林的相关诉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曹阳林与被告东莞钜升塑胶电子制品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关系已经解除;
二、驳回原告曹阳林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元,由原告曹阳林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黄 琪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邓秀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