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杨亮与罗耀忠、蔡惠娟、谢郁明、广州昌利行货运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1-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穗番法民六初字第427号
原告:杨亮。
委托代理人陈玉玲,系广东同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罗耀忠。
被告:蔡惠娟,身份证地址同上。
上述被告罗耀忠、蔡惠娟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邝浩文,系广东正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谢郁明。
被告:广州昌利行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石楼镇东环路45号3街1号。
法定代表人:黄家昌,职务总经理。
上述被告谢郁明、广州昌利行货运有限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陈培基,系被告广州昌利行货运有限公司的职员。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市桥德兴北路473-489号1-4层。
负责人:熊力,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刁海鑫,系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李丽君,系该公司职员。
原告杨亮诉被告罗耀忠、蔡惠娟、谢郁明、广州昌利行货运有限公司(以下或简称昌利行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支公司(以下或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亮的委托代理人陈玉玲,被告罗耀忠、蔡惠娟及其委托代理人邝浩文,被告谢郁明、昌利行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培基,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刁海鑫,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杨亮诉称:2013年10月27日,在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南大路南大034#灯杆对开路段,罗秀丽驾驶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搭载原告,与被告谢郁明驾驶的粤a×××××号重型自卸货车发生碰撞,造成罗秀丽受伤送院抢救无效死亡,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番禺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谢郁明及罗秀丽均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医疗治疗,共花费了医疗费30494.58元,此费用已由被告方支付。原告住院期间是由亲属护理,且住院期间及出院后,原告及亲属支出了一定的交通费用。2014年5月5日,广东珠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为十级伤残。原告是广州诚远建筑装饰有限公司的职工,月平均工资3800元,自2010年9月至事发时均在广州市居住,相关损失应按城镇标准计算。另外,被告罗耀忠、蔡惠娟是死者罗秀丽的父母,被告昌利行公司是上述货车的所有人,该货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根据相关规定,原告因本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计算如下:1、医疗费30494.58元;2、误工费23813.3元(3800元/月÷30天×188天);3、护理费6400元(100元/天×64天);4、交通费1000元;5、营养费2000元;6、住院伙食补助费6400元(100元/天×64天);7、残疾赔偿金66180.1元(33090.05元/年×20年×10%);8、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9、鉴定费840元;以上共计147128元,扣减被告已赔偿的医疗费,剩余损失为115257.42元。现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起诉请求法院判决:1、被告罗耀忠、蔡惠娟、谢郁明、昌利行公司连带赔偿原告的损失115257.42元;2、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第三者商业险限额内连带赔偿原告的上述损失;3、五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罗耀忠、蔡惠娟辩称:1、被告罗耀忠、蔡惠娟是死者罗秀丽的遗属,原告要求死者遗属连带承担死者的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原告属起诉错误。死者遗属仅仅在死者遗产范围内承担责任,被告罗耀忠、蔡惠娟因为罗秀丽死亡而获得的赔偿款不属于死者的遗产,原告的赔偿款依法不能在死者的死亡赔偿款中扣除。2、死亡赔偿款是受害人死亡后给予家属的补偿,不是死者的个人财产,不属于遗产。根据最高法院相关的复函规定,死亡赔偿款不能作为遗产,故不能在本案原告诉请中扣除。3、法院在分割死亡赔偿款和原告的赔偿款在保险金中的份额时,应当按两者赔偿金额的大小确定比例。4、原告作为肇事无号牌摩托车的车主,明知死者罗秀丽没有驾驶证,在开车接罗秀丽下班时,将没有年审没有号牌的摩托车交给没有驾驶证的深夜刚下班的罗秀丽驾驶,对本次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原告依法应对死者遗属承担过错责任。5、对原告主张的各赔偿项目,依法应按2013年的相关赔偿标准进行计算。原告主张的交通费、营养费、误工费没有事实依据。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也没有依据,其在本案中存在重大过错。
被告谢郁明、昌利行公司辩称:1、被告谢郁明是被告昌利行公司的员工,事故发生时,被告谢郁明在为被告昌利行公司履行职务。2、被告昌利行公司所有的粤a×××××号重型自卸货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保险,故原告主张被告谢郁明、昌利行公司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应由被告保险公司全额赔偿。3、事故发生后,被告昌利行公司为原告垫付了医疗费26870.58元,被告保险公司为原告垫付了医疗费5000元。4、既然被告昌利行公司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险,诉讼费也应由被告保险公司承担。对原告主张的其他赔偿项目的意见与被告保险公司的意见一致。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1、粤a×××××号车在我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元第三者商业保险及不计免赔,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2、肇事车辆经检验制动系统和灯光系统不合格,存在超载情形,根据第三者商业险保险条款第7条第4款,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机动车检验不合格,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根据第三者商业险保险条款第20条的规定,发生保险事故时机动车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和其他法律规定,增加10%的绝对免赔,故我司认为在本案中不承担第三者商业险的赔偿责任。3、对于原告主张的各赔偿项目有如下意见:医疗费,我司需要在核实医疗费票据和费用明细单原件后明确医疗费,且我司就本案伤者杨亮和死者罗秀丽分别垫付了5000元医疗费,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已用完。误工费,原告没有提供劳动合同、银行流水明细等佐证,我司认为应按最低工资标准计算;结合原告伤情,误工时间应为住院期间加上出院后全休60天。护理费,计算标准应按80元/天计算,计算天数应扣减原告在icu病房的4天。交通费,原告主张过高,具体金额由法院酌定。营养费,原告主张过高,具体金额由法院酌定。住院伙食补助费,对住院天数无异议,但标准应不超过50元计算。残疾赔偿金,应按原告户籍性质农村标准计算。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过高,本事故发生时,原告乘坐的车辆为原告所有,其明知罗秀丽没有驾驶资格,仍将车辆借给罗秀丽驾驶,存在一定过错。鉴定费,不应由我司承担。诉讼费,我司并非侵权人,也不应由我司承担。
经审理查明:2013年10月27日1时00分许,罗秀丽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后载原告(二人均未戴安全头盔),在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南大路南大034#灯杆对开路段的人行道由南往北的方向驶入道路,遇被告谢郁明驾驶粤a×××××号重型自卸货车在该路段由西往东方向行驶至(该车已超载、制动系统与灯光系统不合格、事故时车速约55.41km/h),两车发生碰撞,造成罗秀丽受伤送院抢救无效死亡,原告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2013年12月25日,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番禺大队出具穗公交番认字(2013)第440113820130027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为根据现场勘查、检验鉴定等证实,被告谢郁明驾驶制动系统不合格的机动车超载、超速行驶,其过错行为是事故发生的同等原因,而罗秀丽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未戴头盔驾驶无号牌摩托车未注意道路安全驶入道路,其过错行为是事故发生的同等原因;从而认定被告谢郁明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罗秀丽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不承担事故的责任。另外,交警部门委托广州志力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验报告》对上述粤a×××××号重型自卸货车的制动系统检验结果及分析意见如下“该车制动机件齐全,装配牢固,制动机件与其他部件在相对位移中没有发生干涉、摩擦等现象,通过交警给予资料中得知该车事故前已超载,其制动时承受载荷力超出规定要求,不符合《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第7条规定要求”。
事发当天,原告被送至广州市番禺区大石人民医院门诊救治,并于同日转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二一医院住院治疗。2013年12月30日,原告出院。该院出具《出院小结》,诊断原告为创伤性重型颅脑损伤(双侧额叶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骨折、颅内积气、左侧额部头皮挫裂伤),视神经萎缩,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双侧上颌窦、筛窦、蝶窦、额窦炎症;并建议注意休息,生活规律,定期来院复查,如有不适随诊。原告在上述治疗期间,共产生了门诊、住院医院费共31870.58元,其中由被告保险公司垫付了医疗费5000元,由被告昌利行公司垫付了医疗费26870.58元。另外,被告保险公司于事发后垫付了本事故的死者罗秀丽医疗费5000元。
2014年5月5日,广东珠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经原告委托出具粤珠司鉴所(2014)法检字第084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因交通事故致创伤性重型颅脑损伤,评定为十级伤残。为此,原告支付了伤残程度评定费840元。各被告对原告的上述伤残等级没有异议。
另查明,原告于1987年12月11日出生,其自述系农业家庭户口。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主张其从2012年8月1日起至事故发生时均在广州诚远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从事油漆工,平均工资3800元/月,且从2012年10月至2013年10月均在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租房居住,故要求按上述工资标准计算误工费,并按2014年度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对该主张原告主要提供了加盖“广州诚远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章的日期为2014年4月25日的《证明》原件(主要内容为证明原告自2012年8月1日,在该公司从事油漆工,每月平均收入为3800元,因发生交通事故受伤住院,现仍在家休养,休养期间无工资),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显示经营范围为各类建筑室内外工程提供设计装饰施工服务等等),加盖“广州市特种证件制作中心核查公民身份信息专用章”的人员信息查询表原件(显示原告于2010年9月5日、2011年4月12日、2013年6月25日在该中心办理过登记,登记的地址均属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行政区域)加以证明。
又查明,被告昌利行公司是上述粤a×××××号重型自卸货车的登记车主。被告谢郁明持有准驾车型为b2的驾驶证,并有j-货运从业资格证。上述粤a×××××号重型自卸货车的使用性质登记为货运,并办有道路运输证,至事故发生时在检验有效期内。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或简称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或简称商业三者险)且不计免赔,其中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的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1000000元;被保险人均为被告昌利行公司;本次交通事故发生时均在两保险的有效保险期限内。原、被告于庭审中确认,被告谢郁明是被告昌利行公司的员工,事故发生时被告谢郁明在为被告昌利行公司履行职务。另外,原告于庭审中确认其是上述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的实际车主。
庭审中,被告保险公司提交了其公司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打印件,主张上述货车在事故发生时超载、制动及灯光系统不合格,属于上述条款第七条第一款第(四)项和第二十条的约定,故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内免赔。上述条款第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的内容为“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四)保险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者:1、除本保险合同另有书面约定外,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机动车没有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及其它相关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号牌,或临时号牌或临时移动证,或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第二十条的内容为“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机动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它法律法规中有关机动车装载的规定,增加10%的绝对免赔率。”被告谢郁明、昌利行公司确认上述条款的真实性,但认为被告保险公司没有提示和告知其相应的条款内容,被告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全部责任。
此外,本交通事故的死者罗秀丽生前未登记结婚且未生育子女,其父母为被告罗耀忠、蔡惠娟。被告罗耀忠、蔡惠娟于庭审中陈述死者罗秀丽没有财产可继承。被告罗耀忠、蔡惠娟已就本事故造成罗秀丽死亡的损失向本院提起诉讼[案号为(2014)穗番法民六初字第120号],其在该案中诉请了相关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共409813元,且罗秀丽因本事故产生了医疗费90940.5元。
本院认为,原告作为本次交通事故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其因此所遭受的损失。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番禺大队出具的上述《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实清楚,定性准确,且原、被告均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采纳,确认罗秀丽及被告谢郁明均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因事故发生时被告谢郁明正在履行被告昌利行公司交付的职务,故被告谢郁明对原告造成的损失应由其用人单位被告昌利行公司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另外,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原告作为上述无号牌摩托车的实际车主,在罗秀丽无摩托车驾驶证的情形下将无号牌摩托车交给罗秀丽使用,且在未佩戴安全头盔的情况下乘坐罗秀丽驾驶的上述摩托车,存在明显过错,结合其伤情,其应为自身的过错承担一定的责任。本案属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根据相关规定并结合各当事人的过错程度,本院确定对本事故造成原告的损失,原告应自负20%的责任,罗秀丽应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昌利行公司应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
关于被告保险公司应承担的赔偿责任问题。上述粤a×××××号重型自卸货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1000000元限额的商业三者险及不计免赔,且事故发生时均在保险期限内。根据交强险相关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原告因上述事故的损失应先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有责任各分项限额内不计事故责任予以赔偿(其中精神损害优先赔偿),超过交强险赔偿限额部分的损失按事故责任分担后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予以赔付,仍不足部分再由被告昌利行公司负担。另外,本案涉及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已对违反法律法规中有关机动车辆装载规定的,实行10%的绝对免赔率作出约定,且“机动车载物应当符合核定的载质量,严禁超载”为道路交通安全法所明确规定的,基于法律的普遍性和确定性,投保人应当知晓并遵守。本案中,驾驶人被告谢郁明驾驶登记车主为被告昌利行公司的上述超载车辆发生本事故,因此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及法律的规定,上述违法行为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免除情形,故被告保险公司在本案中于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实行10%的绝对免赔率。至于被告保险公司提出上述货车在本事故发生后经检验制动系统不合格等,应在商业三者险内免赔的主张,未能提交相关证据证明该车年检不合格,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对此约定对被保险人履行了特别提示及告知义务,故本院对被告保险公司的上述抗辩意见不予支持。
关于本次交通事故交强险保险金的分配问题。因被告保险公司于事故发生后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已分别垫付了原告及本事故的死者罗秀丽医疗费5000元,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已用完,不需要再进行分配。根据本案原告与死者罗秀丽的近亲属分别诉请的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损失,结合一死一伤的情形、损失额等具体情况,本院酌情确定: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由原告占14000元、死者罗秀丽的近亲属占96000元。
根据原告诉请的赔偿项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本院确定本案中原告方因本事故造成的损失如下:
1、医疗费31870.58元。原告因本交通事故受伤,在上述治疗期间,共产生了医疗费31870.58元,原、被告未对此提出异议,且有相关医疗费票据、病历材料等相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2、住院伙食补助费3200元(50元/天×64天)。原告从2013年10月27日至同年12月30日共住院64天,以一般地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每人每天50元的标准计算。原告主张的其他住院伙食补助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3、营养费300元。原告受伤住院,确需加强营养辅助康复,结合其伤情及年龄等情况,本院酌情支持营养费300元。
4、护理费5120元(80元/天×64天)。结合原告的伤情及医院的病历材料等,其在住院治疗期间需要护理合理,本院支持其上述住院期间需1人进行护理,按照本地区护理人员平均收入标准80元/天计算护理费。原告主张的其他护理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5、残疾赔偿金60453.42元(30226.71元/年×20年×残疾赔偿系数10%)。原告被评定为十级伤残,各被告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故残疾赔偿系数计为10%,其于1987年12月11日出生,赔偿期限可计算20年。原告虽为农业家庭户口,但其提交的上述工作收入证明、人员信息查询表等相印证了其事发前在广州市番禺区工作、生活一年以上,有工作收入,可按2013年度广东省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标准30226.71元/年计算残疾赔偿金。至于各被告对上述证据提出异议,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反驳,本院不予支持。
6、误工费21549.44元(41838元/年÷365天/年×188天)。结合原告的伤情,误工时间可从事故发生日计算至定残前一天,原告主张误工188天,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事发前一年的实际平均收入情况,其主张按3800元/月计算误工费依据不足,而其事发前从事建筑装饰方面的工作,故本院参照2013年度广东省国有建筑装饰和其他建筑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41838元/年计算误工费。
7、鉴定费840元。原告因评残支付了伤残程度评定费840元,有相关发票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8、交通费300元。根据原告受伤治疗及评残等情况酌定。
9、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原告因交通事故导致十级伤残,对其身心确实造成较大伤害,应给予相应的精神抚慰。但原告主张的数额较高,且自身存在一定的过错,并结合本案被告方积极垫付医疗费用等实际情况,本院酌情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
综上,上述1-9项损失合计131633.44元。其中第1项损失合计31870.58元,属于被告保险公司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的损失;第2-9项损失合计99762.86元,属于被告保险公司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的损失。被告保险公司已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上述第1项中的损失5000元,尚应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分配的14000元范围内赔偿原告上述第2-9项损失中的14000元(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超出上述被告保险公司交强险赔偿限额的损失共计112633.44元(131633.44元-5000元-14000元)。超出上述被告保险公司交强险赔偿限额的损失的40%即45053.38元(112633.44元×40%),实行10%的绝对免赔率计算为4505.34元(45053.38元×10%),应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40548.04元(45053.38元-4505.34元)。上述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免赔的损失4505.34元,应由被告昌利行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因被告昌利行公司于事发后已赔偿原告医疗费26870.58元,予以抵扣后,被告昌利行公司在本案中不需要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昌利行公司多支付原告的22365.24元(26870.58元-4505.34元),于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应赔偿原告的上述40548.04元内予以抵扣,故被告保险公司尚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18182.8元(40548.04元-22365.24元)。对于上述抵扣的22365.24元,被告昌利行公司可向被告保险公司索赔。超出上述被告保险公司交强险赔偿限额损失的40%即45053.38元(112633.44元×40%),应由罗秀丽承担赔偿责任。被告罗耀忠、蔡惠娟作为罗秀丽的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没有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罗秀丽的遗产,视为接受继承罗秀丽的遗产。继承人在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同时,应当以继承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清偿被继承人的债务。故被告罗耀忠、蔡惠娟应在所继承罗秀丽的遗产实际价值范围内赔偿原告45053.38元。原告本案的其他诉讼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予以驳回。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四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杨亮14000元;
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杨亮18182.8元;
三、被告罗耀忠、蔡惠娟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在所继承的罗秀丽遗产实际价值范围内赔偿原告杨亮45053.38元;
四、驳回原告杨亮本案的其他诉讼请求。
付款义务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2605元(原告杨亮已预交),由原告杨亮负担860元,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支公司负担727元,由被告罗耀忠、蔡惠娟在所继承的罗秀丽遗产实际价值范围内承担101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
审 判 长  李淑萍
人民陪审员  李丽娥
人民陪审员  张智珊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马 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