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吴毫伟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市分公司保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6-0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漯民二终字第17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市分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
负责人:蒋旭,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郑月亭,漯河市源汇区马路街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毫伟,男,汉族,1990年3月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薛丽娟,临颍县城关镇第二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常州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吴毫伟保险合同纠纷一案,吴毫伟于2014年6月30日向临颍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常州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赔偿其损失112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原审法院于2014年9月17日作出(2014)临民二金初字第38号民事判决。常州保险公司不服原判,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1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常州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郑月亭,被上诉人吴毫伟的委托代理人薛丽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5日0时20分,安云生(驾驶证号为:411122198405024818)驾驶车牌号为苏D×××××的小型轿车,沿临颍县新城路南段由南向北行驶至靶场南时,所驾车辆发生翻车事故,致所驾车辆损坏及一树木被撞断的交通事故。2014年1月25日,临颍县公安交警大队作出了第411122020140009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安云生负全部责任。2014年4月14日,临颍县价格认证中心作出临价车鉴字(2014)069号道路交通事故车物损失估价鉴定结论书,确认苏D×××××小型轿车估损总值为104869元,定损费5000元。事故发生后,该车产生的施救费为2200元。苏D×××××小型轿车在常州保险公司投有机动车损失保险及不计免赔,责任限额为178920元,保险期间自2013年9月5日0时起至2014年9月4日24时止。
另查明,苏D×××××小型轿车登记的所有人为魏善义,2013年10月10日魏善义与吴毫伟签订了一份车辆转让协议,该协议约定:魏善义将苏D×××××小型轿车出售给吴毫伟,合同签订之日起,车辆的所有权归吴毫伟所有,吴毫伟有买卖权。保险受益人为吴毫伟。
还查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编号:A01H01Z02090923)第五条约定:“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人为防止或者减少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所支出的必要的、合理的施救费用,由保险人承担,最高不超过保险金额的数额。”第六条(责任免除)约定: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被保险机动车损失,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其中第九项为:“被保险机动车转让他人,被保险人、受让人未履行本保险合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通知义务,且因转让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保险事故”。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规定:“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苏D×××××小型轿车的原所有人魏善义在常州保险公司为该车投保了机动车损失保险及不计免赔,责任限额为178920元,保险期间自2013年9月5日0时起至2014年9月4日24时止。魏善义按照约定交付了保险费,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常州保险公司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2013年9月5日0时起开始承担保险责任。2014年1月25日0时20分,安云生(驾驶证号为:411122198405024818)驾驶该车发生翻车事故,造成车辆损失,临颍县价格认证中心确认苏D×××××小型轿车估损总值为104869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故保险人常州保险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在该车机动车损失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该车车损104869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保险人、被保险人为查明和确定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和保险标的的损失程度所支出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之规定,为确定被保险车辆苏D×××××小型轿车的损失程度所支出的定损费5000元,应由保险人常州保险公司承担。根据《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编号:A01H01Z02090923)第五条的约定,常州保险公司应当支付事故发生后苏D×××××小型轿车产生施救费2200元。
关于吴毫伟是否是本案适格原告的问题。2013年10月10日魏善义作为苏D×××××小型轿车的所有人与吴毫伟签订了一份车辆转让协议,将苏D×××××小型轿车出售给吴毫伟,并在转让协议中约定:合同签订之日起,车辆的所有权归吴毫伟所有,保险受益人为吴毫伟。常州保险公司的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六条约定“被保险机动车转让他人,被保险人、受让人未履行本保险合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通知义务,且因转让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保险事故”的,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虽然被保险人魏善义、受让人吴毫伟未履行保险合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通知义务,但保险人无证据证明本案所涉事故是“因转让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保险事故”,故本案不属于保险条款第六条约定的责任免除的范围。综上,应认定吴毫伟是本案适格的原告。故常州保险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在苏D×××××小型轿车机动车损失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该车车损104869元,定损费5000元,施救费2200元,共计112069元。吴毫伟诉请要求常州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赔偿其车损、定损费及其他损失共计112000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常州保险公司的辩称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采纳。为维护正常的保险合同关系,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自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常州保险公司支付吴毫伟车损、定损费及其他损失共计112000元。本案诉讼费2540元,由常州保险公司负担。
常州保险公司上诉称:家庭自用车9座以下客车月折旧率为0.6%,涉案被保险车辆的新车购置价为178920元,出险时已使用了80个月,以此推算,发生事故时被保险车辆的实际价值为178920元-178920元×月折旧率0.6%×80个月=93038.4元,而被保险车辆的鉴定评估车损为104869元,即鉴定车损已超过了发生事故时的车辆实际价值,故应推定全损处理,由常州保险公司以实际价值为限赔偿,且残值归常州保险公司所有。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予以改判,并由吴亳伟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吴亳伟二审辩称:常州保险公司无证据证明被保险车辆已达到报废,原审判决以鉴定评估机构的鉴定结论认定被保险车辆的车损损失,并无不当。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原审判决以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认定被保险车辆的车损损失是否有误。
本院认为:2014年1月25日0时20分,安云生驾驶车牌号为苏D×××××的小型轿车,沿临颍县新城路南段由南向北行驶至靶场南时,所驾车辆发生翻车事故,致所驾车辆损坏及一树木被撞断的交通事故。安云生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苏D×××××小型轿车车损总值为104869元。上述事实,有2014年1月25日临颍县公安交警大队作出了第411122020140009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2014年4月14日临颍县价格认证中心作出临价车鉴字(2014)069号道路交通事故车物损失估价鉴定结论书予以证实,本院依法予以认定。事故车辆在常州市保险公司投保有车辆损失险且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故作为保险人的常州市保险公司应依法在保险限额内对吴亳伟的车辆损失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关于原审判决以鉴定结论认定被保险车辆的车损损失是否有误问题。本院认为,被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的车损损失,有鉴定机构临颍县价格认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予以证实,常州市保险公司上诉主张事故造成被保险车辆全损的理由,系常州市保险公司按照家庭自用9座以下客车的折旧率及车辆使用年限推算而来,该推算结论不足以推翻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故原审判决以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认定被保险车辆的车损损失,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综上,常州市保险公司上诉理由不足,其上诉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尚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540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市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石笑云
审判员  王路明
审判员  陶京涛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一日
书记员  田 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