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浏阳市蕉溪乡高升村村民委员会与湖南省郴州公路桥梁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湖南长浏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9-1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湘0181民初2775号
原告浏阳市蕉溪乡高升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湖南省浏阳市蕉溪乡高升村。
法定代表人曾庆晚,主任。
委托代理人周彩平、刘林峰,湖南浏阳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湖南省郴州公路桥梁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燕泉北路32号9幢。
法定代表人刘维生。
委托代理人谭平华,男,1987年6月19日出生,汉族。
被告湖南长浏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浏阳市荷花街道西环村长浏路1号。
法定代表人陈松。
委托代理人田健夫、朱金伟,湖南醒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受理原告浏阳市蕉溪乡高升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高升村委会”)与被告湖南省郴州公路桥梁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郴州路桥公司”)、湖南长浏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浏高速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后,被告郴州路桥公司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作出(2016)湘0181民初277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其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被告郴州路桥公司不服上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9月6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湘01民辖终39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12月8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高升村委会的诉讼代理人刘林峰,被告郴州路桥公司的诉讼代理人谭平华,被告长浏高速公司的诉讼代理人田健夫、朱金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高升村委会诉称,在长浏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被告郴州路桥公司承建长浏高速第五合同段,并成立了湖南郴州公路桥梁建设有限责任公司长浏高速公路第五标项目部。在项目建设过程中,被告尚欠原告1191303元,并约定了月利息为2分。原告多次催要下,被告支付部分款项。但至今被告没有付款剩余款项,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欠款804226.74元,并从2015年3月4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每月2%标准支付利息;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郴州路桥公司答辩称,第一,涉案款项并不是借款,而是拆迁补偿款。对账单中载明的“1191303元”协调款中包含了“239276元”的利息款,该部分利息款是计算到2015年2月11日。第二,对账单是项目部负责人个人出具的,未经答辩人许可,并不是答辩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利息约定无效,不具有法律效力,请求法院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第三,2014年1月29日,答辩人的工作人员胡穗香支付高升村委会的曾庆晚现金200000元,并由曾庆晚出具了领款单注明“预付协调款”;2015年2月17日、2015年3月4日、2016年2月6日,浏阳市蕉溪乡征地拆迁指挥部代答辩人的项目部分别支付原告300000元、100000元、50000元。
被告长浏高速公司答辩称,第一,针对涉案的本金和利息的答辩意见与郴州路桥公司的答辩意见一致。第二,2014年1月29日由曾庆晚出具的领条载明的200000元应当抵扣本金,后续支付的450000元明确为协调款也应当计算为本金。第三,在本案中,郴州路桥公司迟延支付协调款属于违约行为,双方约定的利息过高,请求法院予以调整。第四,长浏高速公司在对账单盖章表示的是长浏高速公司对郴州路桥公司与高升村委会之间的监督与管理,是方便长浏高速公司与郴州路桥公司的结算,根据相关的司法解释,长浏高速公司在对账单上未表明担保人身份,不承担担保责任。
经审理查明,被告郴州路桥公司承建了长浏高速公路第五合同标段的建设工程,并于2009年设立了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被告长浏高速公司系工程发包方。2014年1月15日,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了《补偿协议》,该协议约定:甲方因长浏高速公路项目工程建设的需要,而对乙方的道路损失、天桥用地补征、倒虹吸影响、水田灌溉等赔偿共计880000元,甲乙双方工作人员在该协议上签字或加盖了公章,浏阳市蕉溪乡高速公路征地拆迁指挥部作为见证方亦盖章、签字。2014年1月24日,郴州路桥公司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对以上各项赔偿款出具了承诺书确认:截止2014年1月24日欠付高升村委会的款项为952027元,约定从即日起按欠款的2%计算月利息,并承诺在2014年12月底付清。承诺书上加盖了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的公章及财务章。2015年2月12日,郴州路桥公司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向高升村委会出具对账单一份,该对账单载明:“截止2015年2月12日,我公司欠你协调费人民币壹佰壹拾玖万壹仟叁佰零叁元整(¥1191203.00元)。即日起按月息2分计算郴州路桥长浏五标项目部财务部2015年2月12日”,对账单上加盖了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的财务章以及长浏高速公司的公章。因郴州路桥公司和长浏高速公司未及时支付欠付的款项,高升村委会遂起诉至本院。
另查明,1、郴州路桥公司于2014年1月29日已支付涉案协调费200000元,该费用已由高升村委会的负责人曾庆晚代为领取;2015年2月17日、2015年3月4日、2016年2月6日,郴州路桥公司通过浏阳市蕉溪乡高速公路征地拆迁指挥部分别支付涉案协调款300000元、100000元、50000元。2、在郴州路桥公司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出具对账单当日,高升村委会负责人曾庆晚亦出具了一张领款单,该领款单载明:“高升村委会领取利息款贰拾叁万玖仟贰佰柒拾陆元(¥239276.00)领款人:高承岳曾庆晚”,并在领款单左下角注明“长浏欠款利息”字样,但并未实际领取该笔款项。高升村委会认为该款项系额外的征收补偿款,但未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且郴州路桥公司对此不予认可,认为该款项是利息款。3、郴州路桥公司承建的长浏高速公路第五合同标段的建设工程完工,但长浏高速公司未按约向郴州路桥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至今欠付郴州路桥公司的工程款超过亿元。
以上事实,由当事人陈述、对账单、补偿协议、承诺书、领款单、领条等证据证实,经当事人质证核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郴州路桥公司设立的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因建设工程需要占用了原告境内的道路以及因施工造成的各项损失,双方对赔偿事宜已经达成协议,该协议真实、合法、有效。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由于长浏高速公路五标项目部系被告郴州路桥公司临时组建的内部机构,并非独立的法人,不能独立承担责任,故该项目部的民事责任应由被告郴州路桥公司承担。
在本案中,双方对2014年1月24日出具的承诺书载明的“952027元”以及由被告郴州路桥公司已支付的涉案四笔协调款共计650000元均不持异议。对于2015年2月12日的对账单中载明的“1191303元”中的“239276元”的款项性质双方有争议,高升村委会认为该款项系额外的征收补偿款,郴州路桥公司认为该款项系利息款。本院认为,高升村委会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笔款项是额外的征地补偿款,且高升村委会的负责人高承岳、曾庆晚出具的领款单载明该款项性质系“长浏欠款利息”,该笔款项已计入了2015年2月12日的对账单中。从2014年1月24日至2015年2月11日期间,若以952027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标准计算,由此计算而得的数额与“239276元”差额不大,故本院认定2015年2月12日的对账单载明的数额“1191303元”中包含了利息239276元。故涉案款项被告应付的本金为302027元(952027元-650000元)。
因双方约定月利率为2%,该约定不违反法律规定,从被告郴州路桥公司支付款项的明细而言,本案涉案的利息计算方式如下:1、从2014年1月24日至2014年1月28日止(5天),该阶段利息应以952027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故其应付利息为3173.4元[952027×(2%÷30)×5]。
2、从2014年1月29日至2015年2月16日止(384天),被告郴州路桥公司已付200000元,该阶段利息应以752027元(952027元-200000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标准计算,故其应付利息为192518.9元[752027×(2%÷30)×384]。
3、从2015年2月17日起至2015年3月3日止(15天),被告郴州路桥公司已付300000元,该阶段利息应以452027元(752027元-300000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标准计算,故其应付利息为4520.3元[452027×(2%÷30)×15]。
4、从2015年3月4日起至2016年2月5日止(339天),被告郴州路桥公司已付100000元,该阶段利息应以352027元(452027元-100000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标准计算,故其应付利息为79558.1元[352027×(2%÷30)×339]。
5、从2016年2月6日起至实际履行之日止,被告郴州路桥公司已付50000元,该阶段利息应以302027元(352027元-50000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至实际偿还之日止。
综上,截止2016年2月5日,被告郴州路桥公司应付欠款利息共计279770.7元。
诉讼过程中,长浏高速公司抗辩称其是以见证人的身份签章,但其签章处并未注明“见证人”字样,且其系长浏高速公路第五标合同段的发包方,并非与本案纠纷毫无利益关系的第三方,其身份已转化为本案的共同债务人。另,涉诉款项系郴州路桥公司为承建长浏高速公路第五标合同段工程而产生的债务,且长浏高速公司至今仍欠付郴州路桥公司工程款上亿元,本案债务数额并未超过其应向郴州路桥公司支付的工程款数额,长浏公司作为发包方应在欠付郴州路桥公司的工程款范围内对郴州路桥公司因承包建设工程所产生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综上所述,本院对长浏高速公司的抗辩理由依法不予采纳,长浏公司作为本案的共同借款人,应对本案借款本息依法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七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湖南省郴州公路桥梁建设有限公司、湖南长浏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共同支付浏阳市蕉溪乡高升村村民委员会欠款本金302027元及利息(计算方式:截止2016年2月5日,应付欠款利息共计279770.7元;从2016年2月6日之后,以302027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至实际偿还之日止),并相互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驳回浏阳市蕉溪乡高升村村民委员会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5921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2961元,财产保全申请费5000元,共计7961元,由湖南省郴州公路桥梁建设有限公司、湖南长浏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共同负担7300元,由浏阳市蕉溪乡高升村村民委员会负担661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页无正文)
代理审判员 宋 娇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彭利国
附相关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八十四条: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
第八十七条:债权人或者债务人一方人数为二人以上的,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当事人的约定,享有连带权利的每个债权人,都有权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负有连带义务的每个债务人,都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履行了义务的人,有权要求其他负有连带义务的人偿付他应当承担的份额。
第一百零八条:债务应当清偿。暂时无力偿还的,经债权人或者人民法院裁决,可以由债务人分期偿还。有能力偿还拒不偿还的,由人民法院判决强制偿还。
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