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朱光与中铁二十三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12-2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津高民申字第081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朱光,男,汉族,1975年7月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费贵廉,天津法政牛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学明,北京市金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铁二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高新区桂溪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徐明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邹长林,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吕家哲,该公司员工。
原审第三人:天津金河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开发区第四大街59号C区***室。
法定代表人:许永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龙超,天津融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朱光因与被申请人中铁二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二十三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二中民四终字第1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朱光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关于按转包和降价14%结算处理的决定,既违背了案件事实,也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此项错误导致少判155720.71元。1.施工过程中,中铁二十三局设立项目部,组织指挥施工,朱光以相对独立方式施工,工程款由中铁二十三局发放,工程以中铁二十三局名义验收。朱光多次要求与中铁二十三局签订施工合同均遭拒绝,故二审判决认定转包关系与事实不符。2.二审判决认定应当降价14%价款结算缺少依据,且属于法律适用错误;(二)二审判决认定朱光主张的窝工损失证据不足,与实际不符。此项错误导致少判给朱光286909元。1.已付工资不包括窝工工资,二审判决认定已付清窝工工资,与实际不符。此项错误导致少判给朱光214865元。2.窝工损失确实存在,朱光主张的窝工闲置钢管、扣件、木夹板等损失应得到赔偿。此项错误导致少判给朱光72044元;(三)二审判决从中铁二十三局对朱光的应付款中扣除管理费、税金,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此项错误导致少判给朱光83713.75元。综上,朱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中铁二十三局提交意见称:朱光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对建设工程的计价标准或者计价方法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因设计变更导致建设工程的工程量或者质量标准发生变化,当事人对该部分工程不能协商一致的,可以参照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结算工程价款。”中铁二十三局与天津金河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河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五条“合同价款”约定金额为约柒仟贰佰万元,竣工时以实际面积计算为准,单方造价每平方米960元。该合同专用条款第六条规定,合同价款采用固定价格合同。补充条款约定,涉及变更项目以C座现有图纸计价每平方米九百六十元包干为基准,其他变更项目经现场监理甲方代表确认后,按天津市02定额予以计价。朱光与中铁二十三局未签订书面承包合同,其依照实际施工人的身份起诉,故原审法院追加涉诉工程的发包人金河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发包人金河公司在原审庭审中陈述涉诉工程系包工包料,并且于2009年9月4日在本院申请再审审查期间又出具《证明》,证明工程价款按“2002年天津市工程预算定额降价14%后计算”,该《证明》与上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内容一致。朱光认为,二审法院按照降价14%结算工程款是错误的,但是朱光未能提供证据证实自己的主张,亦未证明该下浮率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价格的实际下浮率明显不符。涉诉工程系在C座设计后参照进行,不存在设计变更的情形,朱光主张涉诉工程相比C座有较大变更,但是未提供证据证实,亦不能支持。综上,二审判决对此问题的处理并无不当,应当依照上述合同的约定计算工程款,即依照2004年天津市建筑工程计价的标准进行鉴定后,降价14%结算工程款。
关于窝工工资问题。因金河公司原因,涉诉工程自开工即存在数次停工的事实,2006年6月27日金河公司向中铁二十三局及朱光发出通知一份,主要内容为鉴于涉诉工程停工,开工日期无法确定,要求中铁二十三局安排留守人员轮流值班,保证现场安全,不得容留无关人员逗留,开工时间另行通知。2007年2月2日,经天津市大港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协调,朱光等六个施工队队长与中铁二十三局及金河公司达成《会议纪要》,《会议纪要》载明金河公司于2007年2月10日前支付农民工工资459000元,剩余拖欠工资于开工后10日内付清,最迟于2007年5月底付清。至2007年7月13日,金河公司已将上述工人工资支付给朱光等六个施工队。朱光亦签字确认工资已经付清。现朱光主张已付的工资不包括窝工工资,仅是产生工作量的人工费,但涉诉工程的造价鉴定中已经包含人工费。朱光提出窝工工资的主要证据是其发放的工资表,在工程长期停工的情况下,朱光仍然雇佣大批工人,不符合常理。综上,朱光关于窝工工资的再审理由,依据不足,不能成立。
关于窝工导致的设备损失问题。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10日作出(2011)滨港重字第13号民事判决书,未支持朱光提出的窝工导致的设备闲置损失的主张。朱光对该判决没有提出上诉,应视为朱光对此判决内容及理由予以认可。二审判决作出后,朱光再次以窝工导致的设备闲置为由主张损失,依据不足,不能成立。
关于管理费、税金的问题。中铁二十三局与金河公司就涉诉工程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铁二十三局设立了项目部,组织、指挥施工活动,并发放工程款,工程验收亦以中铁二十三局的名义进行,朱光对此均无异议。朱光与中铁二十三局并未就管理费和税金如何负担进行约定。朱光虽为实际施工人,但并无相应的建设资质。故,朱光提出的应当由其收取管理费和税金的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朱光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朱光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景 鸿
代理审判员  郭静波
代理审判员  吴 彬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雪男